5月5日出行的流水账

5 月 5 日,晴,30 度。

回国已与时差、水土不服奋战四日,懒病缠身,市内出行计划搁置多日。本想继续赖在宝安家中,但突然发现今日起 10 天皆为多云有雨。如果有什么比这烈日晴空更差的出行天气,那便是将雨未雨的阴天。湿热、气闷,令人窒息。

择日不如撞日,我随便从 iMuseum 里找了两个展览,便收拾行装出发。

公交

从宝安的福安第二工业园(我目前所住地)到市区有相当的距离,需乘车至机场东转乘地铁,全程公交约摸 1 个半小时,打车也需一小时。我选择了坐公交去地铁,毕竟有 4、5 年没坐过,也想看看工业区附近的环境。不过这比预想中还要无趣,十点的道路上早已没有上班工人的身影,街边的商铺建筑透露着三线城市的气氛,而公交上的报站员录音连英语都念不准,唯有自带免费 Wi-Fi 这点保住了一线城市的优势。

深圳地铁的硬件设施自然是相当现代,但他们似乎从来没有在标识、宣传的设计上下过功夫。比如门上的警告指示,它们的英文大小写格式上从来没有统一,首句字母大写、单词首字母大写以及介词首字母大写混用;比如安全知识动画 8 年如一日的使用着每秒 2 帧的动画;比如海报的图片根本无法突出宣传语的主题等。表面上非常的发达,却在细节上栽了些跟头,这着实很深圳。

地铁标识

创意文化园

创意园南区街景

大概我的出行确实过于随性,工作日里少许多活动和展览,不过也正好躲过了密集的人群。路上所见大多数附近工业园以及创意园内工作的人,也依稀可见一些游客在餐厅街边闲逛。我从南区进入看到的大多都是有些独特设计的餐厅、咖啡厅与酒吧,我没太记住什么设计,只记得我点的那份特色排骨刀削面只有四粒排骨、一条生菜,盛惠38元,分量只有一半,价格却是我爸食堂的5倍,非常直观地拉开了设计和工人之间的贫富差距。南区还有些设计办公室,当我尝试打开一个带有家具设计展示门厅的大门时,被一个光头大叔怒斥离开,大概是看我这高中生模样的人肯定买不起他们的设计吧(嗯,买不起)。

在南区参观了上个月刚开始的展览,「事件的地貌」。


广场

除了图片上看到的金字塔,后面的拼接着几何图形的绿色房间,以及一条用在地面挖空相似图案的路道,其余的皆是以影像的方式展出。比如从十字路口中央挖出一块一平方米的空地;比如在装满施工石料的货车前装上托马斯火车头;还有在工地里对站在清扫机器人上的「鸡」进行狩猎等。旁边阅读角处有一些英文论文可以阅读,多与土地艺术有关。据介绍称,这次展览在展示着一些未知、未被挖掘的土地属性,但无奈我看不明白。再次认识到本人知识与感知力的不足后,我开始前往北区。

旧天堂书店

北区的办公楼群中混杂着不少小型的工艺品店,起了些像「负波普中心」、「吃茶去」这样有意思的名字。乍一看它们的招牌都有些台湾的感觉,但仔细想想,大陆优秀的中文字体匮乏,想寻找有「文艺」气息的字体,大概也只能往台湾的字体工坊中寻觅。在其中一栋办公楼的旋梯下方,有一间颇有特色的店,叫「旧天堂书店」。

旧天堂书店门口

书店大概80平米,中间一道墙隔开两层,外一层售书,里一层作茶室。书本大致地按类别或放置于墙上与中央的书架、或堆叠于书架周围,每个类别的书籍并不多,至多30来种。最内侧摆有许多CD、黑胶与磁带,墙上、房梁、书架上都有摆上一些黑胶封面、乐器与工艺品等,颇似旧时代的街头拐角处的独立书店。

书店室内

她出售的书籍倒是没让我感觉有多么特别之处,大多还是书城中也能找到书目。我捎上了两三本书喜欢的,便离开了书店。

充分体现了我的喜好

关山月美术馆

下午来到了关山月美术馆,虽然初中三年每日都经过,但从未踏入过一步。今日终于到了,却发现只有左右与中央三厅(两个展览)开放,有些失望。

左右两厅展出的是侯登科摄影回顾展,是对著名纪实摄影家侯登科生前作品的一个回顾。除了照片外,还有许多他的来往信件和笔记,部分手稿还被放大印在了展厅中一些关闭的门上,并配以印刷版供阅读。

「生命对于我只有一次,为了这一次,让他留下一道血迹!也许死了以后这一切会变作虚无,可当你在关闭自己心灵之门的时候,你知道自己没有白活,你为了这个死而耗尽了全部的生」

侯登科手稿

一个现场视频说,侯登科是用摄影来寻找自己,从上图摘句中可见一斑。

侯登科对人有种极其深刻洞察力,这让他相框里的人像复杂而丰富。我不太确定如何描述这些图像对人的状态以及人与人与环境之间联系的微妙诠释,但当我看到《四方城》中一张照片中,妇女微微抬起左腿托着儿子却又安稳自如的神情时,我想起前些日子看 Garry Winogrand 作品时心中的那种赞叹。

四方城 - 侯登科

计划生育突击 - 侯登科

侯登科的一些大漠风景也颇有味道,一张月下孤树的光影把握的相当漂亮。旁边的一对情侣对同一张照片发出了赞叹,但在这之前他们还把「构图超级好」放在一张我认为相对普通的照片上,这让我对自己的审美产生了些许怀疑。

中厅是青年工笔画展,也有一些有趣的作品。

20160505_150630_meitu_1.jpg

结束

回家前,我去书城转了一圈。《Design of Every day things》的中文译名居然是《设计心理学》,这真是贴切而又富有大陆特色的译名(比如《怪诞心理学》),但对于我而言,这译名大概和国内书籍的各种腰封一样,对于荐书起到了反效果。各种吹嘘追捧,反倒让对其质量产生了不信任。

回去路上,遇到地铁警察突击检查身份证。许多未带身份证又不记得号码的乘客都被拉到一边填表。我身上正好未带(前日刚开始补办),刚说一句,「我没带身份证……」,警察就已挥手示意我可以离开。

谅我一个高中生模样的人也干不出什么事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菩提树下迷航者, 半碗焦愁半碗忧, 寻芳万里无从寄, 只把倾心落菩提。
    烟雨心清阅读 130评论 1 4
  • 摘要 所谓的情商低,只是你自私的借口。 ——影昕 在访问社交网站时,你是否也遇到过这种现象:某些社交好友隔三差五地...
    影昕阅读 541评论 0 0
  • 看某篇文章说很恩爱的夫妻一生也会有300多次想掐死对方的冲动,很真实,今天是记下的第一次。微信不回,说微信没有提示...
    shiyan03阅读 99评论 1 0
  • 今天一人发呆的时候,想起以前做业务时的某个场景。 某市,三级甲等医院,骨科大主任的办公室里。我小心翼翼的跟对方介绍...
    幻梦一场阅读 127评论 3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