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   《信天堂》  ④

     

此刻的城市被分为两半,一半黑夜,一半白天。


前情回顾☟

《信天堂》③



                                               04

                                               ☞


       翰柏本以为“小鹿乱撞”这类人类感情在妻子死后,就再也不会出现在自己的感情波动中了。

        从打开最后一封信到十二月的第一个星期三一共还有一个月零五天,翰柏也渐渐意识到自己必须去寻一处住所过冬了,一想到这个问题便不得不严肃而惆怅起来。

       可是今年入冬准备做得非常不充足,翰柏揪心地计算着,自己不但把太多钱投入到寄信上,还因为露莉的到来而增加了一部分伙食费的开销。如今身上所剩的钱,远不够租一间过冬的屋子了。

     “不管怎么说,我们绝对不能让这个可怜的小姑娘发现事实,她会受不了的。”翰柏对露莉说道:“只要熬过这个冬天,没错,我们都加把劲挺过这个该死的冬天。”

        他经常给露莉嘟囔的一句话就是:“我老了,没有多久你又要去寻找一个新主人了,这次不要再躲在灌木丛里,除了我这种失败的人没有人会对那种地方提起注意力的。”往往此时露莉都会用毛茸茸的黑爪子擦擦脸,不耐烦地将眼睛瞪向别处,怄气一般拒绝看旁边这个狼狈不堪的老人。

        翰柏日思夜想了整整一个星期,否定了千千万种圆谎的主意,终于选出一个较为合情理的办法。

        在约定日期到来之前,翰柏变卖了自己所有的家当,包括那把精致的茶壶。他偷偷去订制了一身军装,打算冒充乔的长官去会见橡适姑娘,并告诉她,她的未婚夫需要执行一个秘密任务,暂时不能见她,不过很快就会准许他回家结婚。

         一切准备就绪。但在寒冬之时,空瓶子越来越少,好像连这种无生命的垃圾都被寒冷驱逐躲藏起来了。往年的此时翰柏都依靠秋日的积蓄勉强支撑生活,可如今的他身无分文又不肯伸手去问过路人乞讨,那就必须空着肚子挺过四天,然后以不合身为由把军装退掉便可以恢复进食。

        第一天,翰柏空着肚子回到了长椅,除了没有热量而被冻得僵直以外,他并没有什么不适。

       第二天,翰柏的肠子开始打结,空空的肚子被灌满了寒风冷气。

       第三天,翰柏再也忍受不了这饥饿了,他跑到垃圾桶边,来来回回地踱步,却还是不肯像流浪狗一样低头翻找食物。

       第四天,一想到明天就要见到信的主人,解开这几个月来心中最大的一个结,翰柏就激动得忘记了饥饿感。也许是天气寒冷得有些过分,公园里连匆匆路过的人都少得可怜,翰柏在长椅上哪都没去,躺躺坐坐一整天,寒风劲时来回走动保持热量,不过大部分时间他是呆呆地望着一个个房屋,温暖的光透过紧闭的小窗洒在路边,不时有人影闪过,忙碌而欢快。

        终于到了十二月的第一个星期三。

       天还没有亮翰柏就穿好了仿制的军装,左边扯扯右边拽拽,好像一个正要去相亲的年轻小伙。

   “千万不能让那个惹人讨厌的女人看见我,要不然所有事情都败露了。”翰柏长舒一口气,趁着夜幕未消,偷偷藏在了距离信箱不远处的高墙后,眼睛紧紧观察着公寓楼周围的一切动态,生怕错过些什么似的,比平日寻找空瓶子更加用力。

      太阳出来一段时间后,街道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但是翰柏并没有发现一个和自己想象里的橡适相似的年轻女人。

       又过了一段时间,公寓楼的窗帘拉开了,女房东和平常一样抬出头冒着烟。

       快要正午的时候,一个穿着碎花长衫老妇人坐在了公寓楼对面的长椅上,拐杖胡乱倚在一边。

       太阳要落山的时候,一对情侣在公寓楼下嬉笑打闹,女房东出来泼了一盆水,狠狠地摔上了门。

       快要午夜的时候,除了长椅上碎碎念念的碎花长衫老妇人,所有人都被寒风赶回了各自温暖的小窝。此刻的城市被分为两半,一半黑夜,一半白天。

       翰柏绝望地僵直地倚在高墙后,心中亮了这么久的灯好像突然就灭了,只有眼睛还无神地反着万家灯火的光。这也许是自己六十多年来最孤独的时刻了,翰柏想,四十年前,妻子因病痛无钱医治而离开了自己,因为愧疚,发誓从此不允许自己去过好日子,而上帝好像真的就听见了这个可怜人的怨言,使他终究做了一辈子的拾荒人。如果放弃诺言,如果放弃尊严,如果放弃善良呢?“不,这是我仅有的东西了”,翰柏想。因为虚弱而抽搐着,五脏六腑仿佛已经被冻结在了一起,折磨着,煎熬着。

       就这样不知僵持了多久,终于,翰柏眼中的光也灭了。

下章更精彩☞           《信天堂》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