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      (连载)

                          (第一章)


                            远方的家


                              (一)

        冬天西北的小村,阵阵寒风过,阵阵如刀割。

        那三间土坯房在寒风中摇摇欲坠。

        四十八岁的刘新国坐在炕上的火盆旁煮着罐罐茶,听着窗外呼呼的风声,想起一年前远嫁到陕北的大女儿玉萍,已经半年多没写信了,也不知道过的怎么样,看着旁边睡着的三女儿媛萍,心里满不是滋味。

          因为家里的收入实在维持不了一家六口,不得不在一年前将十七岁的玉萍嫁给陕北的放牛娃黄生,就这样减轻了一份生活的负担,玉萍走的时候眼睛都哭肿了,拉着她母亲郭丽丽的衣袖,一个劲儿的扯,她还是个孩子啊,刘新国看在眼里,疼在心窝子里……

      “爸,叫媛萍起床,吃饭了”,厨房传来了老二刘玉媛的声音。此时的刘新国眼窝里湿润润的,急忙用袖口擦拭着眼睛,老伴儿已经端着一大盆野菜汤进来了,后面的玉媛拿着七八个“白面”饼,刘新国赶紧放上炕桌(一种放在炕上的小桌子,桌腿很短,可以趴着)将东西都接着,放到桌子上,又坐回到原来的位置,媛萍坐在旁边,玉媛和老伴儿坐在炕沿上,一家人就这么坐着……

        “妈,我放学啦”,随着一声爽朗的叫声,一个十二三岁小女孩走了进来,穿着一件浅蓝色的上衣和一条灰色的喇叭裤,通红的手里提着一个用碎布勾的书包,“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这是最小的女儿小玲。玉媛赶紧起身,让小玲坐下来烤火。“来,大家可以吃饭了”刘新国说着,拿起一个饼,递给媛萍,摆手示意小玲也吃,“小玲,你多吃点,下午还要去学校,全家就供你一个读书着呢,你可要给咱家争气啊!”,“嗯,我学的好的很,你们就知道逼我,我本来不想读的……”,“小玲少说点,快吃饭吧,都凉了”玉媛说道,老妈也插嘴道“新国,你就知道说孩子,你看都冻成啥样了,还不让好好吃饭”,刘新国长叹了一声,没有说话,拿着饼看着窗外……

             

                                (二)

        “哈哈哈,老哥,在家不?我有个好事要告诉你们”,随着话音进来了一个高大壮实的中年人,皮肤黝黑,他叫世科,是邻村的电工,热心肠。和刘新国以前是工友,两人关系不错,由于世科年龄较小,他一直对刘新国以老哥相称,“在在在,哎呀,世科呀,怎么想起到我这儿了来了?”刘新国放下手里劈柴的斧子,起身迎了上去,“来来来,走,进去说,玉媛啊,给你叔叔倒水”,“走走走,新国,别客气”,说着坐到了炕沿上,摆手道“玉媛啊,别忙了,我跟你爸谈点儿事,你去忙你的吧!”,“好,叔叔,那你们聊”,说着将手里的杯子放到炕桌上径直往院子里走去。

          世科开口了“孩子她妈呢,一起听听吧,我有个事得给你们说说”,听罢这话,刘新国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压低声说道“世科,是不是有啥大事啊,你别吓唬我,有事就赶紧说”,世科一听乐了,哈哈大笑,“哎呀,老哥,是好事,嫂子呢?嫂子,嫂子”说着喊了起来。

            此时的郭丽丽还在厨房呢,听到有人叫,急忙跑出来,一看是世科,“哎呀,世科来啦,新国真是,也不叫我,我还不知道,来,快坐下来,喝茶”,说着解下围裙,帮世科把茶添上。刘新国开口了“世科啊,什么事,你说,我跟你嫂子都在呢,都自己人,别避讳”,“哎,好嘞,我也就直说了”世科端起茶,泯了一口道:“我有个远房的表哥亲戚,住在安徽,那是个大地方,四周都没有山呢,虽然是农村,但比咋们这儿好的不知几千万倍呢,他小儿子,今年二十了,家里弟兄五个,没办法,只好托我让我在这边帮忙找个要招上门女婿的,过来坐家,我呢,看玉媛也长大了,女大当嫁嘛。   

          那人啊,是没得说,就是个子小点,特别能吃苦,要是这桩事成了以后,可一定是你们家的一大劳力,也给老哥你减减压,你们说呢?”。刘新国听完,眉头已经皱在一起了,夹着焊烟的手不觉的颤抖,沉默不语。

          老伴儿道:“世科啊,你也知道,就咱家这情况,有这么多女孩子,本来岁数都不大,玉媛今年才十七,你看能再等一年么,让孩子们都在长一岁,本来去年玉萍就是十七岁嫁走的,我跟新国都伤心了好一阵子,现在又是玉媛,我怕孩子们受不了,你说呢?”,世科不答,转头看着刘新国,想听听他的意见,刘新国深吸一口烟,吐出圈来,道:“那就先让人家过来,见个面吧,合适的话,今年订下来,明年再结婚”,世科听完后,连连点头,笑眯眯的走了。夫妻二人相互看着,眼里充满了无奈。门帘子后面偷听的玉媛早已涕泗横流,泣不成声……

                                  (三)

        那人叫李根元,穿一身黑色中山装,小小的个子,脸黑黝黝的,笑着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说着几天前刚学会的“本地”方言,手里拎着一大袋红薯,说是他家带过来的,跟着世科走了进来,“老哥,在家不?”。

          “哎,在在在”,说着刘新国迎着出来,“走走走,进去说”,一边接过红薯,一边仔细打量了这个年轻人一番,看着挺机灵,自己心里也有了数总体来说还是比较满意的。“玉媛,进来给你叔叔们倒茶”刘新国说着,也给玉媛一个机会让她看一眼自己未来的丈夫。

          玉媛拿着水壶头也没敢抬,倒完水红着脸就匆匆出去了,玉媛瓜子脸,一对大眼睛放在颧骨上面,两根辫子搭在肩上,外加高挑的身材,是四个女儿里面最好看,最听话的一个,李根元早已借着倒茶的机会偷偷地看了几眼,心里乐开了花,原本以为自己兄弟五个,家境又不好,自己会打光棍,谁曾想自己的叔叔给自己找了这么一门好亲事,表面上还是那样,可心里早就七上八下了,他要做的就算乖乖坐着,等叔叔和刘新国的协商结果。

        世科笑着, “老哥,那我走了,那就下月十五我们过来,把婚先给订了,让根元也回趟老家,把彩礼钱带过来”,“哎,好嘞,那你们先过去啊,我就不送了”,李根元也高兴的打着招呼,“叔叔阿姨我们走了”,边说边招手,背影消失在拐角处。

        这回,刘新国的老婆郭丽丽说话了:“新国啊,你一下子要了四千块钱,是不是有点多了,听世科说,那孩子家里兄弟五个,也没多少钱啊”,“别说了”刘新国打断了她的话,继续说道“我也不想啊,但有办法么?我们家里吃了上顿没下顿,你让我怎么办?你以为我想这么早就让玉媛结婚啊?”越说越生气,声音也大了起来。

          郭丽丽也来气了“你这么大声干嘛,咱家穷的叮当响,你这掌柜的是怎么当的?”,旁边默默掉眼泪的玉媛带着哭腔阻止“爸,妈都别吵架了,这么多年都是吵过来的,我们一家子这么不容易,去年嫁走了玉萍姐,今年的饭才算有着落,我也长大了,嫁就嫁了,反正又还在家,你们就少吵一次,别让邻居们看了笑话。”

        夫妻俩听了玉媛这话,也都坐了下来,十五岁没读过一天书的媛萍插话道“爸,怎么不让老二嫁出去啊,去安徽多好,像大姐那样,就不用回家吃饭了,我们就可以多吃一点儿了,还有牛奶喝”。

          “闭嘴”,郭丽丽打断了她的话,继续说道“你从生下来就吃闲饭,这么大人了,不知道给家里帮忙干活,现在还说这种话,玉媛是你亲姐姐,你……唉”剩下的话没说出去,“那……”媛萍还想说话,见这种情况,也识相的咽了回去。

        玉媛红着眼眶,将头发缠在手指上,默默的坐着,想着以后她的日子,豆大的泪珠夺眶而出,湿了一地。

                                  (四)

      还是一套黑色的中山装,在十个人的簇拥下走进了那三间土坯房。

        他人生的转折就此开始,喜喜悲悲就此将这个二十一岁的少年封存在这大西北的农村里,他只是为了好好活着……

                                (第二章)


                                    孩子们


                                    (一)

        刚结婚不久,根元就坐不住了,他回了一趟老家,不顾家里兄弟们的反对,将家里一年的收成(玉米,小麦)都卖了,收了三千块钱,拿着钱又回到了这个他充满信心的家,和岳父大人商量着翻修一下这三间土坯房,将主房修成五间,工程也不算大,其实就是在原来的基础上补上两间,一家人乐呵呵的合计着。刘新国想着“这下好了,找了个好女婿,既能拿的出钱,又能干的了苦活”。心里美滋滋的,似乎是穷怕了,他此时想着的,是让这个女婿来接他的班,将这个他半辈子没打理好的家打理好,跟上村里富人的脚步,自己也算有面子。

      “爸,妈,我们来看你了”,往声音处看去,那玉萍和黄生拎着大大小小的袋子,往屋里走来,那玉萍怀里还多了个孩子。

      “哎呀,傻孩子,这么长时间了,也不给家里写封信,急死我了。”一边说着一边快步迎了出来,刘新国跟根元也站在后面嘿嘿的笑着,玉媛接了上去,拉着玉萍的手哭了起来“姐,你也不写个信报个平安,都急死我们了,姐夫你也是,让我们担心死了。”

        “玉媛啊,不是姐不写,是那个地方,信根本就寄不出去,每天还要数牛,割草,要是丢了牛,要赔钱的,后面我又有了雅如……”早已泣不成声,说不下去了。

        母亲抱着孩子,用手逗着她,“这孩子,这么水灵,只可惜又是个女孩儿”。“大姐,姐夫,走,进去说,别站着了”,根元说着,并让开路,让黄生进去,玉萍跟黄生都没见过根元,也不知道玉媛结婚的事,当然有些不解,这么小的家,突然多出来了这么一个礼貌热情的小伙子,听口音也不是本地人啊,黄生楞了一下,但出于尊重,还是客气的回礼,一并走了进去。

                              (二)

          一家人坐在一起,格外亲热,整天说说笑笑,媛萍就包揽了照顾雅如的活儿,整天和雅如笑笑闹闹。

        刘新国,黄生,根元,玉萍则开始了主屋的修建。玉萍后半年以来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只能帮母亲做饭。

        那黄生,根元本就是穷苦人家出身,做起苦活儿来特别卖力,尤其那根元,他想一手撑起这个家。原本从十七岁开始就跟着叔叔走南闯北,去工地干活,让他有了很多的干活经验,干起活儿来一点儿也不含糊。那黄生比玉萍长四岁,一米八的个头,皮肤黑黝黝的,是个极老实的人,于是这个家的门里门外有两个一大一小的身影每天进进出出。

          一眨眼五个月过去了,主屋也修好了,还上了漆,棕红色的,一个家就此落成。

          冬天,玉媛生了个男孩,全家人欢欢喜喜迎接这个新的生命,他是家族里第一个男孩,尤其刘新国夫妇更是打心里开心,只不过这个男孩由于母亲玉媛怀孕的时候营养不好,早产,孩子生下来才三斤多,奄奄一息,为了照顾好孩子,全家人一起动手,就连平时最懒的媛萍,最调皮的小玲也都争着抢着抱孩子。

        在大家的精心呵护下,孩子度过了出生后的第二个月。由刘新国给孩子起名叫刘哲浩,哲浩的出生,使这个家走上了一条转折后的路,前方的刀枪剑戟,波波折折从他一出生就为他准备好了。

                                  (三)

        快过年了,玉萍她们要回家过年去了,她们这次来,是想把雅如留在这儿。

          吃过早饭,一家人都坐在一起,黄生开口了“爸,妈,我们家干活又忙,我爸也一直身体不好,三年没下床了,每天还要放牛,还有黄豆,绿豆,玉米都要有人下地,再加上雅如,我们实在是撑不住了,我跟玉萍商量了好多次,这次过来是和你们商量一下,能不能把雅如留在这儿,你们帮着照顾几年,稍微大一点儿了我们就接回去。”

          “不行”,刘新国说的坚决,“我们家也吃了上顿没下顿,现在还有哲浩,你让我们怎么办,现在雅如连自己走路都摔跤,你们这不是把我们家往火坑里推吗?”,玉萍带着哭腔“爸,我们也是真的撑不住了,家里情况我也知道,可是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这次回来,我们把去年的谷子都卖光了,拿了六千元,给你们留着,你们就看在我的份儿上,帮帮我们家吧”。

          刘新国也不忍看着女儿这样,把目光看向了老伴儿,郭丽丽没有说话,勉强的点了下头,玉萍早就抱着雅如哭的泣不成声了,黄生啪嗒啪嗒的抽着烟,玉媛也静静地看着父亲,等着父亲的决定,因为她知道,这个孩子留下来对这个家意味着什么。根元带来的钱花光了,这个家是个烧钱的地方,他现在基本上没有发言权。

          终于刘新国说话了“好吧,那就这样吧,留下来,你们留下六千元,我给你们带六年,六年后你们接回去。”

          玉萍哭趴在媛萍的身上哭的没心没肺,豆大的泪珠瞬间渗透了衣襟,黄生也拉着刘新国的手一个劲儿的说着“感谢,感谢爸爸的救命之恩”。

        第二天,都收拾好了,玉萍夫妇道别之后踏上了回乡的火车,一切仿佛就这么平淡的结束了。

          但是世间之事总是一波接着一波,一波未息又起一波。家里自黄生他们走后生活压力日趋紧张,根元也只能到附近的县城工地去干活,但是一个人在建筑队,一个月只有三十几块钱的工资,怎么能养活的了这么一大家子人呢,小玲上学还得要钱,还有两个孩子,还有吃干饭的媛萍……太多的压力,压的根元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

          终于等到放假回家,去家里看看哲浩。为此还特地用五角钱称了两斤橘子,兴冲冲跑回家去。这半年他受了太多的苦,已经没有一年前的那个干练的样子了,家里的房修好以后就赶紧出去干活挣钱,现在的他衣衫褴褛,更像个乞丐,但他有梦想,有牵挂,这些他都不在乎,那么多人欺负他是外地人,让他干最脏的活儿,最累的活儿,他只能咬牙坚持,因为他知道,他是父亲了……

            刚一进门“爸,我回来……”话还没说完,“回来了,快给点儿钱,家里撑不住了,就等你呢”,这话是刘新国说的,他瞬间软了,东西都没放下呢,就这么着急?

          他缓缓放下手里的东西,他知道,家里确实没钱,他不怪岳父,但就是心寒而已。

        将身上辛苦攒下的二百元恭恭敬敬给到了刘新国手里,刘新国没有说话,一天无语。

        玉媛将做好的饭端到根元跟前“快吃吧,这半年苦了你了,你还有我跟哲浩,你要坚强,撑下去”,听了这话,根元哭了,这次是真哭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他是真的难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学会了怎么创建类, 我们继续用它来构建我们的中心内容: 但是注意到了吗? 这三个方法包含了同样的方法, 在类中重复...
    焉知非鱼阅读 107评论 0 0
  • 佳节圆月无伴赏, 独在异乡人难欢。 何处旅途路长安? 中秋月夜把愁传!
    徒步边城阅读 461评论 6 6
  • 近日在青岛度假,住了两个不同的酒店,有感而发。 青岛王朝大饭店是一家五星级涉外宾馆,1979年开业,2006年重新...
    午后窗台的猫阅读 18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