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森林

晚上散步,空中圆月已高悬。不免想起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这明月是原始人从篝火深处抬头可见的那一瞬;是王朝覆灭下游亡之人脚下的那一线;是霓虹摇曳间蓦然回首的那一轮。贪看良久,始终默然以对。

想起《黑暗森林》已看至近中段,罗辑在僵冷的冬夜,在碎裂冰层和冻凉的冰面下看到碎银般旋转坠落的星空,脑海中有如被闪电击中般照彻混沌。这一切都存乎想象中,不能抵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