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度槿》59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月飞飞知道严俊那个星座从来是一个不靠感情不以感觉行事的星座。

严俊当时看上她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这个问题她觉得还是问问本人比较好,谁知刚一推开门一脚就把他放在门下面的石斛兰踢翻了个底朝天。

严俊闻声朝着看了一眼,重新拿起一个新的花盆将花土重新套上,又把碎渣从新收拾了一下。

月飞飞抬手:“那个,有没有需要帮忙的,我在这站着多不好”。

严俊:“怕你再帮忙,另一盆石斛兰也没了”。

月飞飞:“哎?”

第一次和他约会还紧张的把要问的话列在一个小纸条上,你看我跟你不熟,连开玩笑都不知道怎么跟你开。

三个月后她到机场接他,她远远看着他,好久没见伸出的手本来想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最后指尖还是最终搭在他的肩膀上为他弹落了一下肩膀上的灰尘。

月飞飞一边走一边问:“伊斯塔布尔又有新的项目了?”

新来的小秘书活泼许多,白皙的娃娃脸一脸狐疑的投向我:“听说飞飞姐是先锋派油画家,严总是著名建筑师在欧洲又开发了许多海湾地产项目”

月飞飞:“哎?这小妮子说话,你们是现代社会的基石,建筑的是地表的外壳,我们关注的是万物的精神内涵与信仰。”

严俊:“这个意思,你们比我们高级许多,我们是垫底的那个。”

月飞飞愣一秒:“其实也不是”。

严俊:“没有我们,你们站在哪里”。

月飞飞:“。。。。。。”

在结婚前一晚上,月飞飞找严俊谈话,直接开门见山:“我喜欢一个人可不像你这么矜持,喜欢摸摸头了,摸摸脸什么的”

“更夸张的时候跳到腿上撒撒娇什么的。。。你能受得了?”

他低头看书:“受不了能怎么办,能退货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揽尽风尘又一秋,三千文墨复何求? 初心长伴芳华晚,诗韵闲敲竹梦幽。 枉叹浮生空度日,且将清酒自消愁。 宛然从物烟云...
    紫风铃_阅读 944评论 38 67
  • 20170512 星期五 晴 “特别时光”是与家庭平常氛围不同寻常的时间,是做亲子沟通的最佳时间。 昨晚,晴爸在家...
    晴妈爱上阅读阅读 30评论 0 0
  • 如松浦先生所讲,纸张比人类更有耐心。 通过梳理,大概对于理解自己有了些许进展。 昨晚读《不能不去爱的两件事》,16...
    不着子阅读 17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