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阳光很好,暖烘烘的,让人觉得心里特别熨帖,舒服。

温暖的秋阳容易让人的心变得很柔软,惹人想起旧时光。


篮球

我想起初二那年,也是一个暖和的秋日,周末。

我边拍着篮球边往家走,路过车水马龙,心满意足。

那时候我还是男孩子一样的短发,T恤上印着NBA,松松垮垮的裤子,球鞋。

我特别中意我那件T恤,因为NBA三个字母让我骄傲。

其实那是一件男款T恤,是我姐大学同学的弟弟的衣服。但这一点儿也不影响我穿上它的骄傲感。


对《灌篮高手》爱得发狂的那些年,爱屋及乌也看NBA。

然而NBA也无法排遣我对灌篮少年们的相思之苦,就经常周末和班上两个好友一起,去我们市里的高中看那些男生打篮球。

看得手痒也自己打,虽然打得很烂。

好在我们三个打得都一样烂。三人一起,不惧外人嘲笑,不怕不好意思。


打累了,三个人就席地而坐,在秋天的暖阳里畅聊樱木三井仙道水户阿神……

一路拍着篮球回家的时候,就觉得特别快乐。

偷葡萄

秋天来了的时候,学校教学楼一整面的爬山虎叶子都会由绿变红,很美很绚烂。

七彩园里满架的葡萄也终于变成一串串诱人的紫色。

有人会在午休时独自伫立窗边,在四周爬山虎红叶的掩映下,吹着风,望着远方的田野,做着少年应该有的美丽的梦,或者忧愁。

有人则把觊觎的目光投向窗外近在咫尺的葡萄。


学校明令禁止不许偷摘葡萄,却哪里挡得住人小鬼大的我们。

三四个人趁着体活课装模作样去里面溜达。一人把风,两人前后打掩护,中间那个眼疾手快,迅速薅一串下来,往校服上衣里一兜,然后大大方方气定神闲往外走。

水管底下冲吧冲吧就开吃。

不知为什么,偷来的葡萄特甜特好吃。


也有失手的时候,薅得不那么顺利,被巡逻的大爷撞个正着,一状告到班主任那里去,几个人只好一起在走廊罚站。

罚站也不气馁,悄悄交头接耳,总结经验教训,探讨下回薅哪个枝儿上的会比较容易得手。

班主任鬼一样伸出头来,嗷一声河东狮吼:你们还聊上了!那就接着聊吧,下节课给我接着站!

我们几个面面相觑,交换眼神,谁怕谁啊,反正呆在里面比较无聊。

听风吹稻叶的声音

再往前,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我们一帮好朋友常常喜欢放学后,骑着自行车,在乡间的小路上纵横驰骋。

那条路很迷人,因为路两边是一望无际的稻田。

我们大声唱着歌,在一片华灿金黄中呼啸而过,感觉自己像偶像剧的女主一样潇洒快乐。


骑得累了,把车子随便一放,坐在田埂上。

秋风一扫,满眼碎金,连绵不绝。

那种梦幻般的感觉,让即使没读过几首诗的我们,都觉得有些什么东西在心里生长了出来。


我们静静地坐在那里,仰目看头顶悠悠的白云,侧耳倾听风吹过稻叶的声音,心里快活极了。

日头沉下去的时候,稻田也跟着变幻了颜色。

等到炊烟四起晚霞满天,我们才恋恋不舍地起身,回家去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