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未来,我不能带你去

字数 5998阅读 86001

文/唐露

“你的一生会遇见很多人。有人爱你,有人忌妒你,有人把你当做宝,有人不把你当回事。你痛了,你累了,你失落了,你错过了,这些统统与人无关,你的未来,统统要你自己负责。而我不能带你去。”——前几日在杂志上看见一篇名为《不能带你去》的文章,其中有这样一段话,具体我已记不清楚,只记得依稀大概。我突然就想到了你,徐杙。

【一】

三年了,我们分开已经三年了,可我还是会时常想起你。而你总是那样猝不及防便进入我的脑中,毫无征兆可言。不知你现在可否明白我当时的决定,或许你明白了想通了,不再怨恨我了。或许你依旧不明白,可你已忘记我了,与另一个女子相恋,幸福美满。然而这些我都无从知晓了,因我们已三年不曾联系,或许是永远不再联系。

现在我还是孤身一人,在那些失眠的夜里,你会忽然出现在我的脑中,使我措手不及。而现在,就是现在,我要将你我的故事写出来,不知你是否会怪我——就这样轻易地将我们之间的故事公之于众,却没有得到你的允许。但你放心,我只写我们的相识与分开,绝不会将我们相爱的过程写进其中,因再谈一切也是空。我只是想告诉这世上之人,两个人并非相爱就能在一起。就如同我们,就算你爱我,我也爱你。可我们无法在一起。

那时我大二,你我本毫无干系,唯一的交集便是玉儿。她过生日,你我均受邀替她庆生。KTV依旧沸反盈天,刚一打开709的包厢,坐在靠门口沙发上的玉儿便“腾”地起身——热情地揽着我的手臂,在我脸上亲了一口,以示欢迎。她总这样风风火火,她的豪放大气我学不来,可我却偏偏喜她这性子。玉儿一边埋怨我来晚了,一边将我介绍给她的其他朋友。我将在座的每位都看过一眼后,不禁感慨玉儿真厉害。她的朋友“男女老少”皆有,不少人打扮时髦,似乎只我最简单朴素,我身着一条简单的白色连衣裙,扎一根红色腰带,提着一只裸色包包,彼时刚刚学化淡妆,为使自己精神一些——但站在他们当中,依旧显得单薄与不起眼。

包厢的茶几上沙发上一片狼藉,零食袋啤酒瓶散落一地,玉儿忙着给其他尚未到的朋友发短信——无闲暇顾及我。我走至包厢的角隅里,将沙发上的一小块地方整理干净便坐下。玉儿的其他朋友都开朗活跃,比我放得开,他们都跟着显示器一起唱歌,还熟络地招呼我吃东西。可我哪有心思吃喝玩乐,我的心彼时沉浸在悲痛中,无法自拔。即便周遭如何热闹,我都无法融入其中。身旁之人轮流上前唱歌,耳里一直充斥着欢快的曲调,我百无聊赖,便从包中将手机拿出来玩——可它很不给面子地因电量过低而自动关机,我懊恼自己最近做事总是心不在焉。

于是我抬起头,正好看见玉儿打着电话走出包厢,随后便将提着一个大大的蛋糕盒的你领了进来。你也是一身白装束,白衬衫白裤子,那样干净,好似天上的一片云,就这样走进我心间。那时我在想,我们竟毫无商量地便穿了“情侣装”,真是巧呀。而在场那么多的人,而我又在最角落里,你却第一个看到了我,冲我一笑,仿佛我们认识彼此。我便也向你微笑,视作回礼。你笑起来真是好看,左边的脸颊上有一个浅浅的酒窝。后来我们在一起了,我总是爱用手指去戳你的那个酒窝,想将它越戳越深,然后每当你照镜子之时,便会想起我。那个酒窝是属于我的,我要将它命名为——方韵。是的,就要叫我的名字。

玉儿把你领到我的身边,我知她是故意的。她向我介绍你,原来你叫徐杙,我在心中默念了一遍你的名字,脑中闪过所有熟悉的“yi”字,猜测你是哪一个“yi”。当我还沉浸你名字的猜测之中,玉儿已浑然不觉地将话筒递给了我身边的你,而后又拍拍我的肩膀递给我一只,起哄着要我与你一起唱《小酒窝》。

我害羞不已,因我不愿在众多陌生人面前“出风头”。我再三推托,可玉儿坚持。我想着今日毕竟是她的生日,不好随意扫兴,便答应下来。你站在我身旁,那样高,而我那样矮——不得不仰起头才能注视你的眼睛,对你说话。我与人说话时,总是喜欢看着别人的眼睛,因只有眼睛最真实,不会说谎,所有的真相都藏在眼睛里,可我是一个喜欢探究出真相之人。

一曲唱罢,大家不怀好意地笑起身鼓掌。

“你的声音真甜,真好听。”你转过身看着我,真诚地说。

“谢谢。”我不好意思地低着头,礼貌又简短地回答你。我是人们常言的那种十分“闷骚”之人,即便内心已“波涛汹涌”,紧张至不行,脸上与嘴中却始终以“冷漠”示人。直至我们熟识,才是另外一番光景,我才会将一切外向与放肆显露出来。

【二】

我不太喜欢与陌生人接触,且心情本就不佳,便假借有事需先回去。玉儿自然不悦,但我还是说过抱歉,便落荒而逃。其实我明白玉儿的用意,徐杙是我喜欢的那种男生,阳光温润,翩翩公子。但我还未准备好,“你知道,恋爱一次,元气大伤。”

那时,我刚与L分手。这件事对我打击颇大,我终日悻悻,将自己困在家中,不愿出门。此刻既已在外,索性就散散心好了,于是四下闲逛。看见橱窗里的白色婚纱,真是漂亮;看见一对情侣共喝一杯果汁,真是羡慕;看见马路对面,正冲我微笑的你,真是讶异。

“嗨,方韵。你也在这儿啊,不是说有急事吗?”你就这样走了过来,直率地问我。

我一时语塞,脑子闪过无数借口,却又全被自己一一否定掉。再我还未想出一个好的借口之时,你又说:“一定是不喜欢热闹,对吗?”似乎不肯定自己的猜测,你将陈述句改为问句。

我“嗯”了一声,你便住口不问。

得知我的住处以后,你略显惊讶,而后你说你就住在我家附近的“水岸康桥”。我想着反正一人也孤单,两人正好做伴,便答应与你一起回家。我听母亲说起过,新建的“水岸康桥”,距市中心仅几分钟,小区依山傍水,古木苍天。可谓,晚听河水奏曲,朝闻百鸟争鸣,俯看潇湘二水,仰观全城美景。

“水岸康桥”是有钱人才住得起的地方。徐杙,那时我就知道,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可那时我不知道的是,其实我们并非碰巧相遇,而是你悄悄跟了我一路,最后故意走到我的对面。你看,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巧合,大多数的巧合都是人为制造的,而我却天真的以为是上天注定。

毕竟陌生,我们走在一起,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大多时间都是彼此沉默。

“听玉儿说,你是个大才女呢,会写文章,又会画画。”他忽然说道。

“啊?没有啦,她总是那么夸张,到处向人说我的好,其实我都只懂一点点,根本不足为外人道的。”这个玉儿,总是如此,生怕别人不知道我那一点点的小才华,逢人便夸我,倒使我不好意思了。

“你是不是不开心啊?”你小心翼翼地问我,仿佛我的脸上便写着“忧郁”两个字。

“没有啊。”我勉强一笑,但我知道那笑容难看得很。

你个头高,腿长步子大,原本并排而行的我们,此时变成了一前一后。以前我和L也是这样的,他知道我爱美,皮肤白皙的我,最怕晒黑,是以每回出门,都在全身擦上厚厚一层防晒霜,后来他就时常走在我前面帮我挡阳光。而此刻你在我前面一步的距离,我想起了L,鼻子忽然泛酸,不自觉地掉下泪来,而后不可抑制。你终于察觉到身后的啜泣声,忽然停下脚步,转身问我怎么了。

我只顾着埋头哭泣,没能控制好步调,你忽然停顿,使我一头栽进你的怀里。听见你温柔的声音,我瞬间崩溃,哭得溃不成军。与L分手到现在三个月的时间,我不曾掉过一滴眼泪,也不欲与人言半分感情,只是独自承受,倔强如我,始终不肯向外人道出我的软弱。此刻泪如洪水决堤,辛酸苦涩一齐涌出,不管不顾地宣泄情绪。我抱紧着你,企图将你怀抱中的温暖死死抓牢,不让其离开,否则我便会难过至死。

“我有什么不好?他凭什么一句话,就放弃了我们三年的感情?凭什么为了另外一个女人,就这样抛弃我?我那么爱他,三年,我们在一起三年,他曾那样爱我,可如今就这样离我而去,我以为我们会白头到老的,可是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语无伦次地说,擂他的肩膀。仿如沉寂百年的火山,陡然爆发,泪水与回忆散落一地。偏偏就被你撞见了我最狼狈的样子,一股暗潮将我推向陌生的你。

【三】

伤心过后,我恢复常态,不好意思地对你道歉。你说你都明白,然后不断地安慰我,直到我笑出声来。你那时说的话,我一直都记得,你认真又愤懑地表情,我也记得。我还记得你替我擦眼泪时,一脸的温柔与心疼。后来你告诉我,你就是那时想要保护我。

——“有什么可伤心的?你失去的不过的是一个不爱你的他,可他失去的却是一个深爱他的你,后悔的应该是他。”

——“你这么优秀,他居然放弃你,他脑子一定有问题,要是我是他,就该把你牢牢抓住不放,到哪去找你这么好的女生啊。”

——“刚刚你哭的样子好可怕,没想到这么娇小的你,爆发力这么大啊,现在胸口还疼。”

——“要是你不嫌弃,要不你就和我好吧,我长得也还成,人也挺不错的,你考虑一下。”

【四】

后来我们就在一起了。

那时我以笔为生,每月写些庸俗的爱情故事给杂志。是的,写一些我自己都看不上的——庸俗的爱情小说。结局无非是,两人相遇,而后产生误会,若误会没解开,两人便分开;若误会解开,两人便在一起。再无其他路数。可我能怎么办呢,我需要钱。

这世上毕竟大多数是俗人,而我只能写这样的小说给他们看。这篇文字是没有人会喜欢看的,我明白。它太过于简单,甚至毫无情节可言,只是我一个人的自说自话。而读者喜欢的是情节曲折,男女主角经过种种误会、种种苦难最终不能在一起或在一起的小说。我的编辑也是这样要求我的,甚至常常严肃地告诉我,“你不要老是写这些注重内心戏码的文章,要情节要故事要悲剧。”

我写好的小说,总是第一个给你看,你永远是认认真真看完,然后对我说“好”。我问你哪里好,你却说不出所以然来。其实我知道,你根本不爱这些情情爱爱的故事,我也知道,因为你爱我,所以你总是对我言听计从。我让你看,你便看;我让你来,你便来。可每次我让你走,你却不听我的了。你总爱无赖地躺在我床上,像孩童般拉着我的胳膊撒娇,要我陪你。

可你永远不知道,我每月有多忙碌。我不停地赶着稿子,一篇又一篇,有时我喜欢的稿子,却偏偏过不了;有时我自己嫌弃的稿子,编辑与读者却偏偏爱。你看,这个世界总是不如我心意。你总是抱怨我整日坐在电脑前码字,沉闷且无趣。你的人生准则是,人要活得轻松快乐——因为你从未看过这世间的黑暗与浑浊的一面。你只知道人一定要快乐地活着,应该去玩尽世间好玩的玩意,愉快且轻松,否则人生便毫无意义。

可我不能。

我不能如你那般的轻松与自在,因我看见了这世界的复杂与险恶。我必须小心翼翼地说话做事,必须努力地挣钱。可你不会懂,徐杙,你永远也不会懂。

你怎么会懂呢。你每月有上千元的零花钱,你对我永远大方,请我吃饭看电影,给我买衣买鞋。可我不允许自己肆意用你的钱,即便你是我的男朋友。你一出生便是娇贵的大少爷,你无须知道其他人是怎样生活。你无须知道别人要多努力挣钱,才能维持正常的生活,你无须知道我拼命码字,是因为我的学费与生活费都要靠我自己。倘若我不积极我便无法生活。

徐杙,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五】

所有人都祝福我们,包括你的母亲。我们在看似被充满祝福之声中恋爱,你依旧每日欢愉,因你看不到我看到的东西。而我看到的是——同学人前对我百般讨好,人后便说我只是贪图你家的钱财。你的母亲更为聪慧。她主动约我见面,我以为她会如电视剧里那样——甩出一张巨额支票,然后让我离开你。我甚至已经想好了,倘若她这样做,我便坚定地告诉她,我不会离开你,因为我爱你。我是真心爱你的,徐杙。

可她没有。她只是对我微笑,甚至夸赞我,很漂亮很好。可她越是如此我越害怕,她不按常理出牌,打乱了我的阵脚,我不知该如何是好。可她总是在你面前说我的好,要你好好对我。于是我慢慢放下心中戒备,我以为她是一个好母亲,她尊重你的决定,是以她接受我。可我还是错了。就像《胭脂扣》里的如花——天真的以为十二少的母亲会接受她一样,皆因我们太年轻。

她让你带我去很多高级的地方。她让你带我去豪华的西餐厅吃饭;她让你带我去听交响乐;她让你带我去众多名人名媛的派对......你总是对我说,你的母亲有多好,多么宽容你的一切。可是你根本看不到她说这些话与让你做这些事的用意。她明明知道我不会使用刀叉;她明明知道我根本听不来所谓的交响乐;她明明知道我没有漂亮的礼服以及我不会跳华尔兹。她这样做的目的无非就是使我难堪,让你看到我的缺陷。

她的用心良苦你统统都看不到,可我能看到。你的母亲多聪明,她知道如果硬逼我们分开,你定会反抗,定会与她反目,这样做得不偿失。是以她要用这样的方式逼我离开你,让我主动离开你。却完全与她无关。她要让我明白,我与你是两个世界的人。她要让我自卑,并且一直在践踏我的自尊心。可我只能默默与她对抗,在你看不到的背后。我不能在你面前说你母亲半句坏话,即便我曾无意间听见你母亲与友人谈话时,对我的轻蔑与不屑。

终于我累了。我再也不能与你的母亲与整个世俗反抗了,我认输。我认输了。

“明天晚上八点我们去XX伯伯的派对,到时我开车来接你。”你满脸笑意。

“我不去。”我直接拒绝,其实我已决心与你分手,但却找不到借口,只好借此机会。

“为什么?请帖说明要带女伴一起去的,我不管你一定要去。”你毫不知情,还是无赖地对我撒娇。

“我不去。”我故作冷漠,坚持说道。

......

“你干吗啊?总是这样一副我欠你钱的表情,不去别去,我去找别人行了吧!”你终于生气了。

门“砰”地一声被你关上。徐杙,我们之间的矛盾已经产生,并且会一直持续。你我都毫无办法。并非所有人都爱钱,至少我不是。可就算我爱的是你,我们也无法在一起。你是否明白?你应该知道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从一出生,便已注定。这世上没有那么多丑小鸭变天鹅,灰姑娘变公主的故事。童话永远只是童话。

从前看《秋天的童话》,我竟当真以为那是一个童话。而今我才了解,那根本不是所谓的童话,只是导演故意在最浪漫之处停住了,不再拍了。十三妹爱的船头是潇洒不羁的船头,可船头为了能与之相配,最后成了衣冠楚楚的老板。即便最终他们在一起了,又能够白头到老吗?不能的,他们原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就好似你与我。徐杙,哪怕这世上之人都不反对我们在一起;哪怕你的父母也接受我;哪怕你爱我,我也爱你。可我们依旧不能在一起。

许多人总以为嫁给有钱人,便是一生享福,可又有谁明白其中的酸涩与难堪。彼此成长的环境不同,接触的人与事不同,看到的东西不同,人生观价值观都不同。这样多的差异要怎样才能白头到老?最终我们会一次又一次因不同而吵架,而分手。与其这样,不如早点结束。请原谅我的自私,徐杙。我很累,倘若两个人的爱情是这样累,我觉得你我并不是最合适的伴侣。

“徐杙,我们分手吧。和你在一起我觉得很累,我有我自己的生活,你也有你自己的未来,而我不能带你去。”

你如木桩一样站立不动,你早该猜到了。我最近无端地发火与故意的疏远你,聪明的你早该猜到了。而后你哭了,那是我第一次见你哭,亦是最后一次了。

徐杙,你的一生会遇见很多人。“有人爱你,有人忌妒你,有人把你当做宝,有人不把你当回事。你痛了,你累了,你失落了,你错过了,这些统统与人无关,你的未来,统统要你自己负责。而我不能带你去。”

2012-04-12

也许你还会喜欢:《总有一人让你念念不忘》

(本故事纯属虚构。)

----------------------------------------

喜欢简书,就下载吧。点此下载简书

新浪微博:唐露LOVEhttp://weibo.com/tanglu0927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