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山,泰山

泰山,泰山

在车上,导游就介绍远处那个朦胧的傲徕峰,朦胧中不改险峻。据说是因为它不像泰山低头,所以叫傲徕。但是我们此行的目的是泰山,泰山的雄奇更吸引我的目光。

远远望着泰山,朦胧中尽显神秘,我口里呢喃着:“泰山,泰山……”如同耳边回荡着的呼唤,似乎冥冥中某种安排!

记得那年,我也专门来过泰山,那时心境不宁,体力不支,所以在磕磕绊绊中只爬到了中天门,没能登顶是我的遗憾,这次一定要弥补!

这一次,再见泰山的激动让我忘记了一切,只想着,爬山,登顶!

再重登泰山之前,我重温了那篇著名的《挑山工》。儿子说,这片课文告诉我们要一门心思地坚持做一件事情,不放弃才能成功;另外还告诉我们不能被外界的事物所吸引,要拒绝诱惑,才能坚持干好自己的事情。

我也记住了这些话,在登山的过程中,我并没有过多地纠缠石刻的文字,也没有花费时间去拍照,我来了,我来过了,这就好!

攀登的过程中,也有松懈的时候,想着怎么还没到啊,这样的想法多了,就更生出懈怠来。于是想起几年前跟一群户外的朋友登祖山,路途不险峻,但是也足够漫长,队员们也是在问“还有多久到达目的地啊”,领队的总是说“快了”,问得急了,就回答说:“还有大约二十五分钟”,于是大家又有了力量,可是等到忽然觉得二十五分钟太漫长了的时候,早已走出了近一个小时的路程,也就是在这样“快到了”的状态下,大家也就真的坚持到底。

当孩子们倦怠了,不想爬了,也是一直在问,“什么时候到啊,怎么还没到啊”。等他们再问的时候,我就痛快地说:“快了,还有两里。”或者说:“宝们,加油!还有500米!”其实这500米是一个海拔的高度,换成或者平缓,或者陡峭的山路,那得是多长啊。

孩子就是这样在我的一次次忽悠中前进,最后,终于发现了我的小伎俩,可是这时候,真的就到达天街了,距离玉皇顶没有多远了。都这么近了,胜利就在眼前,谁还能放弃呢?

最精彩的感觉莫过于在高处远望的感觉。

在近似于垂直的十八盘,我站在高处的台阶向下望,望见曾经经历的地方成为了远远的低处——我竟然征服了又一个高度!望见脚下一群的人在匍匐——一种俯视众生的感觉油然而生。

当我爬上玉皇顶,站在高处远望:群山都在我的脚下簇拥,我就是那个“山高为顶我为峰”的至高点,忽然就理解了为什么那么多的帝王要封禅,为什么全国各地乃至全世界的人都要攀爬泰山——那是一种豪情,那是一种征服,那更是一种自我挑战!

当观日台的风吹动我的发梢,我看见云雾在半山腰徘徊,远处平原的平辽阔,遥远的世俗世界如同沙粒尘埃,忽然就觉得真的远离了俗世,没有了烦恼——跳出那个世界看那个世界,那个世界又算得了什么?同样道理,跳出烦恼看烦恼,那些烦恼又是一些什么烦恼!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