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志 | 十一月的10件小事

封面

本以为初冬的寒意轻轻扫过后,十一月会是个异常冷静的时节,带着它独有的安静与孤独:萧瑟的街道、灰蒙蒙的雾霾天,遮住半张脸的围巾、以及捧着热水杯无暇牵着他的双手…而我这里,温暖明媚!

给自己做了杯香蕉奶昔,我决定记录下这些许平凡又稍纵即逝的日子,想着无形无声的时间流动,如果有了具体的刻度和印记,就像是给心脏盖了层棉被,在这个兵荒马乱的节气里,就会格外踏实了。

1

《Together Journal》

那天在一家花店闲逛,那是间格外优雅的小店,店主老奶奶满头银发、神采奕奕,涂着精致的口红和指甲油,纤细的手指在花卉中显得格外打眼又恰到好处,仿佛一副流动的手捧花特写。

店里的绝大多数花卉我都叫不出名字,哪怕只是它们的中文名。我总以为,欣赏鲜花是需要某种意境牵引的,又或者需要点天赋来帮你把情绪和花朵的寓意融为一体,而我天资匮乏又缺乏想象力,这美好的一切融入我眼中都变成了简单朴实的“好看”,想要把它们摆在餐桌上、床头边,或者干脆拽在手心里,那种冲动,非常直接。

桌上有本叫《Together Journey》的杂志,随手翻了翻,多半是婚纱和花卉的介绍,跳过产品细节,只是看着新郎新娘在森立里跳舞,在原野上露营,在大海边野餐的图片,伴娘们的嬉戏,打闹…画面温柔的让人想要结婚!看吧,美丽与妆容无关,因为快乐会传染。

“蚂蚁,地震了,手机显示7级!整个楼都在晃!”坐在屋外打游戏的昶爷爷突然喊我,我一脸疑惑地抬头看着老奶奶,她也神色惊慌:“Didn't you feel it?It was shaking!”我这才信了昶爷爷的话跑出门,还好地震只持续了短短两秒,尽管我完全没有察觉到,见到周边的人都在讨论,相互安慰,一旁的大婶在虔诚地感谢主的恩惠,莫名有了一种劫后重生的庆幸。我握着昶爷爷的手,逗他:“Hey man,咱们现在可是生死之交了呢,2次!”

我赶忙跑回花店里买下了这两本杂志。上车后,翻到“森林婚礼”的这一页,指给昶爷爷看:“喂,我理想中的婚礼是这样的,知道吗?”他瞟了一眼,应和到:“得令~”

Yep,Together Journey!❤️

2

@ Victorian Heritage Festival

一年一度的维多利亚文化节,是南岛难得的热闹日子,听说好多奥克兰的朋友都专程飞到Oamaru,就为一览维多利亚时代的风光。那天果真有好几百人都穿着维多利亚的华丽服饰,穿梭在几百岁的白石小镇里。

Oamaru在“殖民”初期作为港口小镇,经济发达,城市繁荣,随着世界政治文化环境的变动,也就逐渐落寞了。当地人民为了发展旅游业,创立了这个节日。镇上的百姓十分团结,为此亲力亲为,时至今日,小镇人家几乎都自备有维多利亚时期的服装,上至优雅的老太太,下到顽皮的小男孩儿,都会穿着合身得体的服饰,走进人群里,他们把自己当做节日里的布景,志愿与游客拍照,聊天,进而有了传说中“穿越”的景象。

在街道的拐角,我注意到一对年迈的老人,大概老奶奶的裙摆有些繁复,爷爷来来回回帮她拿东西,最后买来冰激凌,两个人像热恋中的少男少女,有说有笑,惬意地看着人来人往。我跟渺渺说:“看,他俩儿多sweet!”,爷爷听到了,回应说:“Oh yes,She is!”奶奶有点害羞,解释道:“He's naughty,always!”

那一瞬间,感觉空气里都是粉色的泡泡,爱情在岁月中沉淀后,真是无与伦比的美丽!

3

叔叔阿姨在做煎饺

小白姐姐怀孕了,所以爸妈过来照顾她。此后,我们的日子开了挂,简直不能更幸福!

叔叔在院子里尝试种植各类蔬菜,目前生长的最顽强的要数葱和大蒜,这些在纽村都不算便宜,在咱们“计划经济”的家庭里,每一份收获都是尤为自豪的。所以到做饭的时候,叔叔会默默踱近厨房,高冷地试探:“今天你这个汤,没有葱可差点味儿啊!你们要不要申请,我给你们拔两根。”阿姨偷偷乐了,应和着:“那咱们就向组织申请来一根葱吧,加点颜色好看些。”然后叔叔健步如飞地去院子里拔来三五撮,霸气地递给阿姨:“有的是,大家吃好!”阿姨急了:“哎呦,一点汤哪要的了这么多葱啊,你这就是浪费…”只见叔叔潇洒转身,走出厨房,风吹头发,留下他潇洒的背影。

岁月很慢,一辈子好长,你若能看到他眼中孩子般的快乐,像叔叔阿姨这样,保护好它!

4

@ Steam Punk

如果我是个男孩儿…

……

…………

………………

那铁定是帅到掉渣的那一类!

5

1960s的双眼相机
1960s的双眼相机

人生中第一次摸到1960年代的相机,这个跟我爸妈一个年级的老古董,自带着岁月的光芒。

翟老师喜欢收集老相机,他们家我能看得到的相机大概就有200多个,堪称一个小型博物馆。每次出门,他都不厌其烦地背着三五个老相机,还有一大把胶卷,挂着这个双眼走在大街上,比长腿美眉还要引人注目,嗯,他肯定相当享受这种快感。

拍照这件事情,我总认为自己技术是业余的,但热情绝不输专业的。除了那些缜密枯燥的参数,更多的乐趣应该在于对细节的观察以及对生活的感知上,所以用什么相机真的没有那么重要,量力而行,自娱自乐一直是我信奉的原则。

带着胶片去徒步的那天,我似乎又领略到一丢丢更为高深的仪式感。24次快门,每一下都紧张又隆重,等待冲洗的过程,满怀期待地坐立不安,好像等待即将临盆的新生命。我拍了一组数码与胶片的对比图(去微博“@蚂蚁Yee”看),仔细揣摩,才发现,数码精准地记录了景象,而胶片还原的不止是风景,还有情绪。

冲洗胶片的那个下午,我明白一个道理:美好的事物,都是需要耐心等待的。

6

人生第一张乐透

作为一个连买矿泉水“再来一瓶”都不曾中过的人,打小我就杜绝投机倒把,倒不是我有多高的觉悟,只是单纯认定“运气”这家伙好像不大喜欢我,那我就不要跟它玩儿了,好汉不吃眼前亏。

据说这次又有一个大奖,35million呢,昶爷爷求了我很久我才同意他花20刀买了一张彩票。20刀我可以吃2碗面、3杯鲜芋仙、20根烤串又或者一个港式早茶…为什么要送给“运气”这个不靠谱的家伙?

买完之后昶爷爷可开心了,他一路念念叨叨:“我擦,38million啊,换成人民币,我的天啊天啊,直接可以退休了。蚂蚁,你不是要去古巴吗?咱们就去古巴,直飞,然后再带你去法国住城堡,怎么样?我要的玛莎拉蒂你也甭奋斗了,我自己买;咱也别在什么Avonhead看房子了,Fendalton吧,挑一个你喜欢的,要有大大的落地窗,还有walkin的衣橱…不对,是不是得了奖还得捐一点出去才行啊,那咱们捐多少合适呢?”送他一个白眼自行体会。

第二天开奖,师父先查的,说他们没中,昶爷爷一下激动了:“呀~那会不会是我啊?”丢下饭碗就去开电脑,结果自己的那张跟答案的重复率不到10%,连再来一张都木得,这下总该消停了吧!

第二天醒来,他一本正经地跟我说:“蚂蚁小姐,我想了一晚上,我觉得我们可以再接再厉,下次可能就中了…”气得我一脚把他踹下床:“滚去上班赚银子!!!”

7

@某个不为人知的山峰

跟渺渺去徒步的那天,我们走了一条叫不出名儿的路线,入口隐蔽在盘山公路的某个拐角,没有人带铁定会错过。它到底算不算个正经儿的步道呢,在我看来,一片杂草中一条细细窄窄的矮草丛,应该属于鲁迅先生口中“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的那一类。

@某个不为人知的山峰

徒步难度不大,很适合带着相机。我跟渺渺一前一后,拍拍花拍拍草,拍拍山峰和湖泊,这是我和自己独处的时光,无比享受。曾经我以为,人世寂寞,孤独是可怜的,要想尽办法与社会高粘度的融合去寻找些许卑微的存在感。长大后我发现,比起这个“社会”,我更需要我自己,需要和自己对话,需要给自己拥抱和温暖。

我一个人坐在峭壁上俯瞰山河,爬到石岩顶被大风吹得东倒西歪,累了倒在草丛里闭目养神,感觉得到阳光扫过每一次肌肤,清风也飘来打招呼。相机里拍了满满的图,有风景有心情,那个瞬间我就是最富裕的人。

找到那个会陪伴自己一辈子的爱人,以及那个陪伴自己一辈子的爱好,这样你就是最富足的人了。

8

@ Oamaru

我对洋气的西餐没有上瘾的追从,加上昶爷爷的“中国胃”,即便偶尔外出就餐,也多半会选川菜馆子来盆地道的毛血旺,辣子鸡。

在Oamaru的时候,选了家排名靠前的西餐厅,只因为饥肠辘辘的时候恰巧发现,它就在我的右手旁。其实点的是啥我已不大记得了,只记得当服务员端上第一道菜的时候,我不自觉地坐直了腰板,看着这精致的摆盘和配色,沉甸甸的刀叉,擦的发亮的盘子,再加上服务员各个都是金发碧眼的帅哥,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仪式感就油然而生了,有那么一瞬间,我竟沮丧自己没有穿条白裙子配着高跟鞋。

吃完我跟昶爷爷说,我是武汉妹纸,受不来这一套。池莉说了,咱们江城人民的生活,它不肯安静,不肯有秩序,不肯健康,也不肯温文尔雅合情合理,咱们就是喧闹又宁静,市井又温情。对,这才是我。

9

Christmas Party

公司提前举办了年会(Christmas Party),包下赌场的一楼,请来乐队现场表演,隆重的我都化了个妆。

和团队里的同事还并不熟络,我似乎变得羞涩和偏爱独处了,以至于Liza从舞池里扭着她圆润的臀部过来邀请我跳舞的时候,我第一反应是害羞地躲掉了。左手边,洋人同事们不分年龄、身形和性别,集体在舞池里摇首摆臀,高声唱歌,嗨到不能自己;右手边,亚洲同事,中国、韩国、马来西亚,各个都抱着手机嘟嘴微笑、自拍合影。

而我自己,拿了杯香槟坐到舞台边,静静得听着主唱一首又一首,不知道是这酒太烈,还是他声音太柔,我竟有点微醺了。

10

@Christchurch

一时兴起,参加了坎特伯雷大区的一个旅行活动,选拔还在进行中,决赛的10位参赛选手中,我有幸认识了一位超级无敌酷的popo。

这位Popo即将78岁了,2001年,一個人在新加坡玩了兩天。之后同家人一起去澳大利亚多次。2009年开始和老伴一起去过英国、爱尔兰、德国、法国、比利时、美國、加拿大、南非、埃及、埃塞俄比亚、约旦、以色列等30多个国家。上个月还约了五个老人家带队去斐济自助游。

popo说:“瓦纳卡湖,长在水里的那棵小树,全世界出镜率最多的树,不是太高,有一点小湾,却是那样清新、自然、淡定、坚韧、顽强。我是它的铁粉,感觉自己有点像它,給点水就能活 ,78岁老妪,无身材无颜值,不爱养身保健,去过三十多国家仍旧乐此不疲…”

我跟自己说:等我老了,也一定是一个又酷又美的老太婆!

活动链接在这里(戳👉:基督城旅游大使招募:投票通道开启!)我为Popo疯狂打call,如果你不嫌弃,也顺便帮我投上一票呗~~可以多选哒!

生活从来没有亏待我,从前是,以后也是。

Let's just enjoy what life has to offer!

写在最后:我不是一个专业的旅行者,没有去过几十个国家几百个城市。我只是踏踏实实用一两年的时间沉浸在南半球,体验生活,感受差异,之后继续在常规的生活节奏中探索世界。这些体验与故事构成了我完整的青春,让我丰富且满足。如果它也感动了你,我很快乐。

THE END.

原创内容,转载请联系蚂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那天,世界突然风云变幻, 整片的乌云在一分钟内就集合完毕, 齐刷刷地盖在海面上, 海风也瞬间有了的态度,刺骨的...
    蚂蚁Yee阅读 247评论 3 10
  • 前段时间,新西兰华人媒体天维网推送了一篇关于我的采访,一时间朋友圈炸了,好多朋友@我,好奇心也被充分发掘,八卦基因...
    蚂蚁Yee阅读 4,320评论 30 71
  • 有种安全感,叫“每次回家,娘都在家”。 这样的家,这样的妈妈……对于生性敏感的我是多大的福分啊~ 而我竟曾忘记。惭愧~
    雨泽儿阅读 15评论 0 0
  • 心情好起来吧,即使在雾霾的天气里,对面三米处不见人,开车出去会迷路,想找回家得靠导航的帮忙,心情郁闷的无法形容了,...
    凤来仪阅读 38评论 0 0
  • (一)目遇 昨天出校门,在校门口看到这一场景:那是三个人的交谈,其中两个可以看出是在校女大学生,有可能是大一刚...
    Strayheart阅读 2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