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接龙】惟愿长生与共 5

《惟愿长生与共》第五章

文|油小线

惟愿长生与共

简书接龙客栈纯文字协会
接龙客栈纯文字协会【七夕接龙】

原创作者:东水长盈油小线晓熹盼兮

目录:【七夕接龙】惟愿长生与共目录

上一章:《惟愿长生与共》4

二人在苏曼扔出的药粉作用下,顺利地甩开姜离的队伍。

苏曼被咸功拉着,顺着弯弯曲曲的石板路向地宫深处跑去。跑到一扇巨大的石门前,只见咸功空出的另一只手轻按了墙壁的某处略有凸起的地方。
“轰隆轰隆”的声音,石门开了。

咸功拉着苏曼进去后,便倒在地上。疼痛让他不由自主地蜷缩起身子,不得已地放开了苏曼的手,他怕因为这剧烈的痛而弄伤了她。刚姜离的那一枪对他不会有实质伤害,他只需动手将子弹从腰部取出,皮肤便快速地恢复起来。

“你怎么了”苏曼此刻才发现身前的这位穿着古代军服,束着发的男子已经面色苍白,汗流满面了。
每年七月都会发作的蚀骨痛,是他取得长生宝物的惩罚。而像今日这般的痛,数千年里也只有过一次。那一次正是玉璧离开昆仑山后。而这一次的痛是不是因为玉璧近在咫尺。

咸功忍着剧烈的疼痛,对苏曼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燕……儿……你……的……玉……壁”。

苏曼听到玉璧的时候,瞳孔睁大“什么玉璧”。

“拿……出……来……吧。燕儿”咸功此时已经痛到嘴唇被自己咬破,血顺着嘴角流出来。那一抹嫣红撞进苏曼的眼里,竟让她心底一痛。

不知为什么,苏曼看到咸功就有发自内心的信任感,况且他刚刚还救了自己。

苏曼手撩开衣衫的衣角,咸功忙转过头去。见他这样,苏曼一笑,已经将贴身的小包拿在手里。

打开包,小心翼翼地拿出那块玉璧,还是那样的光洁无暇。苏曼将玉璧递过去。

只见咸功小心地接过,像抚摸最重要的物品一样,仔细地摸过玉璧的每一寸纹理。突然,他咬破手指将血滴在玉璧上。

“你干什么”苏曼见此,忙去抢玉璧。在她的手指碰到玉璧的时候,玉璧突然光芒一射,苏曼就此晕了过去。

轮回的时空就此交错,记忆的巨门在此刻打开。

“燕儿,等我与姬夋交战胜利归来,我便要娶你。”骑在马上的年轻男子,面容俊逸,看着马前捧着巫师盅的女子说道,眼神里满是温柔。

“咸功,我是巫女。我不嫁人。不过我还是会等你胜利归来的。”蒙竹燕娇美的容颜,像盛开的蔷薇一般。

咸功坚定地点点头,策马而去。

蒙竹燕看他离去的背影,不由叹了口气。她自小与咸功一起长大,又如何不知他的心思。只是她是巫族最有能力的巫女,是天巫的人选。她心中不能有情爱。她必须为了部落而活。

很快,咸功战败的消息传来。部落之间的战争,是残酷而无情的。首领不投降,部落便要面临被灭族的下场。所以咸功为了部落子民,臣服于姬夋。

七月七日那天,大雪纷飞。整个部落陷于茫茫天地间。那天,蒙竹燕第一次看到姬夋。

他站在部落的中心围场,咸功在他的身后,脸色平静地像一湖池水。

蒙竹燕的眼睛瞬间便红了。明明他就站在面前,雪从空中不停地落下来,纷扰了他们看着彼此的视线。

“你就是天巫蒙竹氏?”姬夋突然向她走来。

蒙竹燕低下头,回道“是。我是蒙竹燕。但我还不是天巫。”

姬夋笑了笑,伸出手,轻扣住她的脸,逼着她抬起头来,直视自己的眼睛“早就听说巫族的蒙竹燕美貌,今日终于见到了。”

被迫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人。姬夋的眉峰犀利如刀入鬓,嘴唇轻薄,肤色微黑,脸轮坚毅,独那双眼睛却清澈无害,透着如水的光泽,仿佛孩童一般天真。当蒙竹燕的眼睛对视到他的眼睛时,像跳入巨大的漩涡里,不由她挣扎,不由她多想,就那样沉沦了进去。

直到姬夋放开她,蒙竹燕都没有回过神,表情依然有些呆滞。

“燕燕,你以后便是我姬夋部落的天巫。咸功将是我最忠实的属下。”姬夋一字一句说道。回身轻拍了拍咸功的肩膀,率先向外离去。

咸功回头看了看蒙竹燕,他的眼里是不舍,是难过,是痛苦。但他不能多说什么,只得立即跟上姬夋的脚步,从此衷心护卫在他左右。

姬夋是极有战力的略侵者。他不停地征战四野八方的部落。让他们归属于他的引领。

蒙竹燕是天巫,是他身边最亲近的侍奉。他在每个出战的日子前,都会问她,会否胜利。

他的脸上带着一抹笑,眼睛亮亮得看着她。“我的部落需要我的保护和壮大,我不能停下。燕燕,你会帮我的对吗?”

这数月的相处,蒙竹燕感受着他作为部落首领的无上才能,了解他的野心以及魄力。又感动于他对臣服于他的其他部落的照顾。以及他对自己点点滴滴的情意。蒙竹燕的心不知什么时候如同积雪化去般,春风吹了一地。

“首领,神明会护佑你,会护佑我们部落的。”
姬夋轻轻拉过蒙竹燕的手“有燕燕在,我是安心的。”

咸功站在营帐外看到的便是这幅场景。姬夋握着她的手,眼神里极度温柔。而燕儿没有挣扎,没有推辞,就那么任他握着。红晕渐渐爬上了她白皙的肌肤,她的头略低着,嘴唇轻咬着,如此娇媚。

咸功的眼眶被这一幕刺激得发了红。他一直深爱的女子,终于动了情。却不是为了他。

姬夋吞掉最后一个部落的时候,拉着蒙竹燕登上最高的山顶,兴奋地像个孩子。

他拢着蒙竹燕的肩,指着山下的江河百川,说道“燕燕。万里河山,唯与卿同。”

姬夋统领所有部落,称帝。封蒙竹燕为国师。咸功仍是他一族的族长。也是姬夋最依仗的属下。

蒙竹燕得知自己被封为国师的时候,先是吃惊,然后是恼怒的。

她跑到姬夋的营帐,姬夋正拿着一块玉璧。见她来了,并不吃惊,像是一直等着她。

“你来了,快来看。我新得了件宝物。”

蒙竹燕停步不前,不加犹豫地对他说道“为何要封我为国师。我已经不愿做巫女了。你不明白吗?我以为你会……”说到这里,她停住了,有些委屈。

姬夋走到她身边,将她搂进怀中,下巴抵住她的头顶,轻声说道“我不能没有你的帮助,燕燕。你与我的那些女人不一样。你的能力,是她们所没有的。燕燕,我需要你。”

蒙竹燕听他如此说,一颗委屈,不安的心才渐渐平息下来。温声温气地说道“你已经平定所有部落,还需要我做什么。”

“我的燕燕只需要陪在我身边就好。”姬夋的柔情像溪水一般流进蒙竹燕的心中。

正在此时,有族人来报。有几个部落因为没有粮食,闹了饥荒,引发了动乱。

姬夋好看的眉毛皱了起来,蒙竹燕也跟着揪心了。

“我是拥有神赐力量的巫女,我得为你,为他们做些什么。”蒙竹燕轻声说道。

“燕燕,部落连连征战,族人难以喘息。再遇上气候无常,自然粮食短缺。光靠你的力量,只能解了一时之困。若想长远,还需其他方法。”姬夋缓缓说道。

“首领可是有何方法。”

“我的叔叔句芒曾在昆仑宫留下一件宝物。可以为我们部落带来源源不断的粮食和长生不老的生命。我需要它,燕燕,你会帮我吗?”

姬夋的眼睛还是一样的清澈,里面有温柔,有期待,有让她动心的所有情愫。她坚定地点了点头。
姬夋将手中的玉璧递给她“燕燕,这块玉璧送给你。”

蒙竹燕接过这块玉璧,白得透明,纯洁无暇。她小心地放进随身带的布包里,珍视非常。

是咸功陪着蒙竹燕,带着一队人先行去昆仑山寻找当年句芒留下的祭坛。没有多少标记,没有什么地图。他们踏遍了整个昆仑山,不停歇地寻找。终于在昆仑山的深处发现了这祭坛。

如今的咸功不再是当年肆意的一族首领。他时常安静地坐着,不说话,不笑。

只有当蒙竹燕在他身边的时候,他才会说上一两句话。

蒙竹燕懂得他的落寞,却无法给予任何回应。她既不能给他自由的身份,也不能给他自己的爱。只能在心底觉得深深的愧疚。他一直陪在她身边。她却不会回应他。

蒙竹燕和咸功带着祭坛具体位置的消息返回部落后,发现在他们去昆仑山的这段时间里,姬夋新娶了两位妻子。

蒙竹燕的心被刺得生疼,看着所爱之人一脸期待的样子,话语从嘴里说出来,只觉得满嘴的苦涩。
“首领,找到祭坛的位置了。就在昆仑山最深处。”

姬夋笑的眉眼那样好看“辛苦你了。燕燕”。

“首领,什么时候去祭坛取宝物”咸功语调平静地问到。

“不急,时候还未到。”姬夋的眼里射出志在必得的光芒。

自从祭坛的位置被寻到,姬夋便带着几百族人,由咸功领着去往昆仑山。在那里,他亲自指挥着族人耗费物力建了座地宫。

蒙竹燕想不通他为何如此,却没有问过他。她以为他肯定会有他的理由。

直到有一天,蒙竹燕无意中听到姬夋的两位妻子的对话。

“首领的地宫已经建成,什么时候会去取宝物呢。”

“很快就会去了。只要有法力强大的巫女献祭,就能取得宝物了。”

“法力强大的巫女,不就是国师吗?”

“是啊。首领怕是心有不忍吧,所以建了地宫,好让国师在昆仑山安眠。”

“原来是这样。”

听到最后,蒙竹燕已经流不出眼泪了。她只觉得心狠狠得绞痛起来。原来那地宫是为我而建的。原来我对你真的如此重要。

“啊,啊,啊”

苏曼大叫着醒来,头痛欲裂。眼泪已经流了满面。
咸功在一边担忧地看着她“燕儿,你醒了。”

此时的苏曼,脑子里都是关于蒙竹燕的记忆。原来她便是蒙竹燕的转世。

看着面前隔了数千年的人,苏曼的泪再一次涌出来“对不起,咸功。是燕儿害了你。”

说着扑到咸功的怀里,痛哭流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