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窗外的秋,一窗外的事

文/骑马上岸的人


透过窗户

听虫鸣叫的秋越来越淡

风吹过谷场时

越垒越高的秸秆比云朵更轻

一只蟋蟀负重前行

一只麻雀硬生生

撞破天空的一角

还有更多的蓝流出

田埂上祖先的耕耘

让河流弯曲

弯曲是河滩上残余的

姓氏 肤色

连同骨骼上的灰尘

谁能止息流浪者四处行吟的步履

从一群羊到一匹马

从一束光到一片黑

赤裸而归时

绿色在他的眼中泛滥

树的呻吟永不止息

饥饿在八月 在九月

在季节的裙褶里杳无音讯

溪流干了 雨水尽了

他就背着村庄住在海上

那里有波浪追逐波浪

那里的冬天白的漫长。

2020.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