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击退第三者的不是大婆

字数 1331阅读 27
放大图片

门外风雨交加,电闪雷鸣,屋里漆黑一片,偶尔有闪电划过,白亮的光刺目而又渗人。

安宁蜷缩在床上,紧紧裹住被子,捂住耳朵,偌大的屋子里空荡荡的,这样的雨夜让她惊恐不已,只盼望雷雨天气赶紧过去。

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安宁吓坏了,用被子蒙住头,浑身不住的颤抖。

过了一会儿,安宁悄悄的钻出被子,伸出一只手摸索着把台灯打开,然后飞快的穿梭在各个房间,啪啪啪把所有的灯全都打开了。

做完这些,安宁颓然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拿出手机点开微信,那个人的名字静静的呆在微信的最顶端。

安宁却反复的点开聊天对话框,然后又关上,打一些字却又删掉,最终颓然的扔掉手机趴在了沙发上。

安宁在沙发上昏昏沉沉的睡了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安宁一睁眼,天已经大亮,雨过天晴,阳光稳稳的穿过玻璃照到阳台上。

安宁慵懒的走到阳台上,阳光有些刺眼,但是暖暖的照在身上很舒服,昨夜那场暴风雨带给她的惊吓似乎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安宁拥很多正统女人所不齿的身份:第三者。

这套房子是老林买给她的,房产证上是安宁的名字。

安宁,人如其名,身上有一股子安宁的气质。在商场上拼杀了多年的老林,杀气已经浸润到了骨子里,或许是缺什么便喜欢什么,安宁这样温和、无欲无求的人深得老林喜欢。

安宁身上穿着白色的丝绸睡衣,一头黑亮的长发披散在身后,不施脂粉的脸蛋儿在阳光下能看到细细的绒毛。

安宁静静的趴在阳台上,看到楼下有孩子在嬉戏,一个非常漂亮的小女孩儿正开心的在妈妈的怀里撒娇。而这些最普通的生活,因为老林,安宁却注定享受不到。

老林其实只有30多岁,因为20出头的时候就一个人来到这个城市拼杀,早早就练就了成熟稳重的气质。

饶是如此,老林仍然是很帅的:五官成熟俊朗,因为长期应酬熬夜,脸上的皮肤细看微微有些下垂,眼角一笑便绽开了细细的皱纹。

但安宁听说,这种类型的大叔却深得女孩子们的喜欢。安宁喜欢老林吗?她自己也不清楚,只知道从小父亲去世的她,看到老林的第一眼,莫名的有种安全感。

那也是一个下雨天,安宁没有带伞,被淋得狼狈不堪的时候,老林开着黑色宝马一个急刹车便停在了安宁的身边,从此安宁就成了老林养在笼子自里的“金丝雀”。

正恍惚间,老林的电话打来:晚上等我。

若是此前,安宁的心里定然是欢喜的。但现在的安宁却不再有了期盼,难道以后自己就真的要过这种被人圈养在房子里,每天眼巴巴的盼着一个男人偶尔“临幸”的日子吗?

阳光很好,安宁看到窗外的树叶在微风的吹拂下晃动着,突然很想出去走走。

推开门,一张纸条从门缝里滑落下来。

“你的钥匙没有拔,敲门你也不开,怕有坏人不安全,我帮你拔下来放到楼下物业了”。

安宁看到字条上的字,翻了翻自己的包,这才想起来昨天回来的时候,开了门好像没有拔钥匙。

好险!安宁捏了一把汗,幸亏昨天遇到的是个好心人,否则真有人图谋不轨,自己就惨了。

从楼下物业拿钥匙的时候,安宁被物业大叔给狠狠的批评了一顿,怪她一个女孩子一点儿安全意识都没有。安宁笑着接受了批评。

身边一位妈妈带着孩子正准备出门,小男孩儿牵着妈妈的手蹦蹦跳跳的,见到安宁叫了一声:姐姐好!随即被身边的妈妈戳了一指头,“叫阿姨,这么没礼貌……”

安宁突然就想换个活法儿了。

想了想,安宁还是给老林发了一条信息:再见,祝安好。

回头望了一眼住了将近一年的房子,安宁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