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桃花镇:这一局,代价太大

01

桃花镇上的温家,并不是什么大户人家,宅子坐落在布衣街里,早些年开过一个绣庄,不过温夫人去世之后,绣庄里没了主事的人,温老爷又是个读书人,绣庄只好另请人管理,生意大不如从前。

温家的温眉山,是出了名的任性跋扈,母亲去世的早,温老爷只这一个独女,年幼丧母,无人照拂,父亲凡事都依着她,不舍得打骂,导致她越来越任性妄为。

当年温夫人重病,耗尽了家产为她医治,便寻名医无果,还是撒手人寰了。温母离世之时,唯一的心愿便是保全绣庄,她的心血不至于拱手他人。

眼瞧着绣庄经营不下去了,温老爷却无计可施,急得团团转,温眉山仰着脸说:“家里还有多少银子?一并给我,我定要给母亲守下绣庄!”

那年,温眉山十六岁。

那一夜,温眉山在赌庄输得惨烈,把温老爷的棺材本一并输了进去。

“这一局,我的赌注,是我。”

众人看着这个小姑娘,头发凌乱,眼睛通红,脸上带着孤注一掷的悲壮,纷纷劝她算了,小小年纪,不要把身家性命都赔了进去。

温眉山急红了眼睛,她知道她已经没法回头了。

卖身契很快就写好了,地下赌庄,万物皆可做赌注,有几个纨绔的公子哥,遇到这种新鲜事儿自然要插一脚:“哟,小姑娘脾性爽快,哥哥陪你玩一局。”

“我要的是你们手里所有的筹码。”

众人纷纷下了注,温眉山额上冒出了细密的汗,她一点把握都没有,此局,只能听天由命。

这时候,突然有个小厮从一侧偷偷溜到了温眉山身边,抓了她的一只手,温眉山正慌得不行,被人这么一抓,吓得差点叫出来,一看抓着自己手的人,又定了神,来人什么都没说,在温眉山的手心里写了个什么字,就快快地退出去了。

温眉山攥紧手心,望着那个人离开的方向,心里一下子就有了底。

温眉山赢了赌局,卖身契被撕得粉碎,她收拾了一桌子的银子,众人面色讪讪地看着她装满了一个破口袋,连蹦带跳出了赌庄的门。

长街上清清冷冷,那人早不见了踪影。

02

第二日,温眉山一早买了烧饼,去了西城的城隍庙。

庙里早已不供香火,院子里被人种了几样菜,围成了菜园子,屋里收拾得干净整洁。

“旷野!”

正在窗前看书的青年听见温眉山的声音,头也没抬一下,温眉山并没恼,似乎是习惯了这人的冷淡,自顾自地坐到屋里唯一的那张木椅上,随意把烧饼往桌上一搁:“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正在看书的年轻人没有看她:“这报酬,亏你拿得出手。”

温眉山摇头晃脑地调侃:“我说算命的,你不是说赌局上的事儿,是天机不可泄露嘛,何以这次就帮了我呢?”

旷野眼神暗了暗,他眼前的书上赫然写着:“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旷野起身走到桌子边,拿起烧饼咬了一口,扭头跟温眉山说:“下次可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女孩子家,玩那么大,被你父亲知道还得了?”

温眉山佯怒,不过见那个呆子兴致缺缺,懒得跟他理论了。

03

旷野是孤儿,自小吃百家饭长大的,后来被一个算命的瞎子收养,没几年,瞎子就死了,临终只将一箱子的书留给了旷野。

旷野本想跟着瞎子学算命,瞎子却不肯教他,只说书里有,凭他自己琢磨去。

旷野因了跟温眉山年纪相仿,小时候温眉山太皮,俩人不打不相识,后来成了好朋友。

旷野性情多变,对待温眉山,有时像兄长,有时是冤家,而温眉山对别人嚣张跋扈,在旷野这里,却存了一份女儿家的心思。

那天温眉山从城隍庙走的时候,旷野望着她的背影发了好一会儿呆。

04

温眉山好像一下子长大了,拿着在赌庄赢下来的钱又聘了一个主事人经营绣庄。

等温眉山闲了下来,才想起来已经数月不见旷野了。

她得了空,又跑到城隍庙去,却见大门锁着,以往旷野即使不在,也不会锁门。

温眉山慌了神,想起两个人上次见面时,她察觉到旷野的不对劲,却没来得及问。如今旷野突然不辞而别,让温眉山心慌不已,又定定心安慰自己,他之前说过想出门云游,大概是临时决定了来不及通知自己吧。

从门缝里望了望,院子里的野草已经郁郁葱葱,温眉山叹了口气,大概旷野真的志不在桃花镇吧。

温眉山重金聘的人,能力欠缺,没多久她就把人辞了,亲自上阵,一来承袭她母亲的遗愿,二来也想找点事转移注意力。

旷野走后的第八年,温眉山已经二十四岁,仍然未曾有过什么心上人,成了桃花镇人人皆知的老姑娘。

05

那年元宵佳节,长街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温眉山从绣庄里出来,看天色已晚,又不想回家面对温老爷那张苦大仇深的脸,便往主街上去了。

还未到主街,温眉山在巷口发现了一团黑影,仔细一看是个穿长褂的中年男人,双眼无光,手里拄着拐杖。

“先生打哪儿来?”

那人闻声似是吃了一惊,不过立刻又缓了神色,捻了捻胡须:“姑娘算命吗?”

说话时那男人的眼睛并不看温眉山,巷子里没有烛光,只有清清冷冷的月光撒下来。温眉山扬起手来在他眼前晃了晃,那人并不为所动。

原来是个算命的瞎子,真是奇怪,旷野那个算命的师父也是瞎子,说起旷野,也不知道他如何了。

瞎子留在了桃花镇,住在汤口巷一间破落的院子里。

起初他在集市上摆摊时,还常常有人去算上一卦,不过,找他算过的人,无一不说他是满口胡言,有人家中三儿两女,他说人家命中没有子孙福;有人家产颇丰,他说人家是个破落户。

后来,人们背地里都说他是挂着算命的幌子骗钱,久而久之,再没有人找瞎子算命了。

06

那日温眉山又在集市上看见瞎子,他正摆弄着一个竹筒,里头装了几根签子,随着瞎子的摇动哗哗作响,有时会掉出一根来,瞎子摸索上面的字,并不作声。

“先生可否为我算一卦?”

瞎子闻言怔了一怔:“姑娘之前见过我吧,我知道姑娘想问什么,不过还是请回吧,人人都道我卦象不准。”

“先生可认识旷野?若先生不识,可否为我算算,他如今在哪里?”

温眉山紧紧盯着瞎子,生怕错过他任何的神情变化。

瞎子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到底还是被你识破了。”

温眉山蹲在瞎子面前,咬住袖口,掩面哭了起来。

旷野不辞而别之后,温眉山曾翻进城隍庙,去找他留下的蛛丝马迹,旷野似乎走得匆忙,屋里一片狼藉,书本凌乱地摊在地上,温眉山一本一本地捡起来,拂去灰尘。

无意中看到了一本破旧的集子,封皮上连题目都没有,摊开的一页写着:“天机不可泄露,天行有纲,若逆天而行,必受其谴。”旁边有一行小字批注,泄露天机的人大都命不久矣,且会失其心门,心门者,双目也。

温眉山突然就什么都明白了。

“你为我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太重,你明知要承担的后果会让你落入一个如此不堪的地步,为何要悖天?”

瞎子笑了,从他来到世上,未见过父母一眼,师父也早逝,这人间,于他所有的美好,都在温眉山身上。

温眉山默默牵住了瞎子的手,面前的宣纸上写着:“天象道尽,无谓薄凉。天终有故,情敢至深。”


其他精彩点蓝字:

故事:

房事重要,还是命重要?

勒索计中计,局中局

他是个好官

苏小姐做的丑事,这回兜不住了

闺蜜离婚后,姚太太开始慌了

一念之差,她害了丈夫的命

旧爱强行插足,刘太太霸气反击

我用实力赢来的老公,凭什么还给你?

无人问津的杨女士,突然成了抢手货

温暖逗趣日常:

我的父母遭遇了中年离婚危机

情感观点文:

谢谢您,教会我做女儿

短篇古风文:

古风桃花镇:风流桃花债

古风桃花镇:合欢情

古风桃花镇:良人怨

古风桃花镇:以情换命

古风桃花镇:俗世男女,谁没私欲?

古风桃花镇:婚礼当天她悔婚了

芒小芒:故事写作课讲师,自由撰稿人,专业主播。

看完喜欢的话,点一颗小心心再走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桃花镇上的温家,并不是什么大户人家,宅子坐落在布衣巷里,早些年开过一个绣庄,不过温夫人去世之后,绣庄里没了主事的人...
    长腿程阅读 194评论 0 1
  • 昨天到新房子里,请电工小师傅装开关、接水电,做最后的扫尾工作。 这位小师傅性情忠厚,做事快而有序,是那种让主家一看...
    打工者的小窝阅读 247评论 15 9
  • 昨夜收获一姐姐,崇拜于她的挥毫泼墨,游荡在她的字里行间,回味于她的思想见地,遨游在她的世故人情,因她一句(长的虽没...
    小鱼儿_2dbc阅读 34评论 0 0
  • 这是一个少年与猫的故事, 请你来,我讲给你听啊。 (一) 寂寞, 明明在人群中,身边都是嘈杂的声音,她们喊着的明明...
    易长生阅读 142评论 0 0
  • 问世间什么样的爱是永恒不变的?那无疑是父爱和母爱,这份爱从我们出生的那一刻起,就一直伴随着我们,然而,我们的到来,...
    想想想想想想阅读 105评论 0 0
  • 教育界有句谚语:初一相差不大,初二两极分化,初三天上地下!行业公认,初二是孩子成绩下滑的高危期!很多孩子在小学、甚...
    每个人的孟母堂阅读 16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