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人住第一年

96
溯溪向南
2017.10.03 14:21* 字数 1021

       

        按下砂锅的炖煮键,我踏实的呼出一口气。

        窗外是一个职业学校的操场,不时传来学生们喊口号的青涩声音,傍晚的凉风夹裹着秋意卷进窗内,带着雨的湿意。

        这是我一个人住的第一年。

        我所在的城市,秋季尤其短暂,常常一夜骤雨后,就入冬了。往年的这个时候,妈妈会拿出浸润了十几年油脂的沙铫子,洗的白生生的九孔藕,挂着几缕瘦肉的猪脊骨,煲一铫子猪骨藕汤。

        而现在,终于是我自己来做这些事。

        与父母住在一起时,我可以说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衣食皆有父母照顾妥帖送到手边。而今才体会到,这平凡操劳的辛苦,及蕴含其中的爱意。

        一个人的生活大多数时候是孤独的。或许,我们有朋友与同事,白天的频繁交流,让我们无法顾忌内心的思潮。下班回家后,守着落日至天黑的数小时,才是属于自己的时光。白日喧嚣留下的疲惫,在一下一下刀碰砧板的声音与砂锅内蒸发的水汽中被治愈,这是我为数不多能安静与自己交流的方式。

        楼下小公园的傍晚,人们散步、遛狗,沐浴在金桂芬芳中,尽力感受这个城市短暂而珍贵的秋季,我揣着以前装首饰留下的小兜下楼,穿梭在枝蔓树丛见,轻轻摇下树上松散的桂花,小小的花儿散落在手心,精致的让人心疼。过往千年的岁月,人们是不是也像这样,收集这些自然的恩物,烹茶入膳,通天地自然。想想不由自嘲,为了满足口腹之欲的我,竟行事颇有古意。

        桂花适合做甜品。洁净剔透的玻璃罐子,细细码上一层桂花,再撒上一层砂糖,一层一层的重复,装满一瓶,一个月后,便是一罐浓香甜蜜的桂花糖,适合空口吃及搭配一切。

        生抽提味,老抽上色,姜蒜去腥,黄酒增香。一点一滴由自己慢慢摸索,琐碎的日常,组合成最真实的独居生活。

        慢慢来,慢慢来。这是我现在对自己说过最多的话。时代列车呼啸而过,人们追赶着赚更多钱,买更大的房子,搜罗更多的资源,经营更广的人脉。吃饭,这个我心中本应极有仪式感的事,在推杯换盏的应酬中,成为了人们交往的背景板,在日益反复的奔波里,成为维持生命的程序。记忆里,小时候好像这个世界有我们永远都吃不完的美食,而如今,见多识广的我们已很难再为某一样食物而惊喜。

        常有人问我,每天花这么多时间在厨房与食物上,不觉得浪费光阴吗?

        每到此时,我只是摇头一笑。于我而言,一蔬一饭,介是英雄梦想。

        独居数月,厨房小家电已摆了满满一架,手指滑过它们每一个,仿佛将军满怀爱意的拂拭长剑。它们是我的兵器,品尝喜怒哀乐后,与生活搏斗的利刃。

        “啪”的一声,砂锅的按键弹起,三个小时,煲成一锅鸡汤,人生况味,不过如是。

        这是我一个人住的第一年。

随笔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