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麻将

楼下的两个老太太正在召集人,准备麻将战。

看到我,就急忙招呼:“今天没啥事吧,你会打牌吗?”

“哈哈,我不会。”

“噢!今天凑不上人了,咱们找xxx三个‘推磨’去吧。”说着她们两个人落寞的走了。

我只能说不会,不想再参与“长城之战”,那些年“疯狂麻将”战的情景,还历历在目----伤神、伤身、伤和气。

刚进县城时正好是在暑假,闲着没事,丈夫单位有好多喜欢打麻将的人。家属院就在丈夫的单位,所以,能组成好多场麻将,丈夫有时也带同事来家打牌。我也就慢慢参与到其中。

起初,也就是小打小闹,几块钱的输赢,只是星期天,晚上才组组场,热热闹闹,增添了不少快乐。

后来,慢慢的加码,由原来的几元输赢到几十无,然后上百元,那时的工资也就几百元,输赢就关乎到心情了。赢的兴高采烈,输的心情黯然。

有一次,一家赢三家,赢钱的两口子,高高兴兴买回了一辆自行车。

第二天去他们家时,他们拍着自行车说:“前轮是自己买的了。”

第三天,他们说:“只剩下车架子了。”

第四天:“自行车全是自己买的了,从买了这辆倒霉的车,就他娘的一直输!”

从由赢钱时的惊喜,到输完时的自嘲,伤神。

因为数码的加大,赢了的想早早退场,输了的一心翻本,不肯离场。于是就有了不成文的约定,啥时散场,由输家发话。

打麻将不再是休闲怡情,而成了赌输赢,耗时间,坐的腰酸背疼,腿发麻,身体疲惫。

当时还发了一通感慨:

          麻将治百病

我说头疼啊,什么也不能干。

有人提议:打麻将去,一会就不疼了。

我说闹肚子,坐不住。

有人说:打牌去啊,一整天也想不起来上厕所。

我说烦哪,啥事都不想做。

有人说:嗨,打四圈,烦恼丢一边。

总之,上了牌桌,不困、不饿、不想、不动、不要命。

因为打牌不再单纯是玩,有的人开始不诚实、耍心眼。

趁人不注意偷偷换牌,藏牌成了常事,诚实的人就只有输的份。记得有一次,有人赢了第五张九条,其他三人都没有觉察,散场后才想起。输的人就有被人耍了的感觉,纷纷不平,心中逐渐有了看法和隔阂,有了怨愤,伤到和气。

于是,果断戒除,不参与,也不旁观。搬了新家后,没人知道我也为麻将疯狂过。十几年过去了,今天被两个老太太又勾起了回忆。

打打麻将,没事娱乐一下,也是打发时间的不错消遣。但要学会控制自己,别让娱乐成为赌博,以至伤神、伤身、伤和气。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