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眼目睹了一桩“闹伴娘”的惨景,然后整个村子也开始发生莫名其妙的事……

我出生在陕西的一个小村落,二十多年来平静的宛如一碗水,然而在2015年的冬天,这种平静的生活因一场荒诞的闹洞房彻底打破。

结婚那人是我堂哥,结婚那天,村里几乎所有人都来堂哥家吃喜酒,一方面是看看新娘子,沾沾喜气,另一方面,更多的人是冲着伴娘来的。

伴娘叫倩倩,是堂嫂大学时候的同学,地地道道的城里人,说着一口普通话,举手投足落落大方,进村的第一天,村里面就传开了,说村里来了一个城里丫头,长得像画里走出来仙女似的。

村里人没见过世面,再加上好奇心比较重,在结婚这天不少人借着这个机会跑来凑热闹,看看传言中的“仙女”,满足一下好奇心。

其实第一眼看到倩倩我也觉得惊艳,堂嫂长的也不赖,但是和倩倩比起来就显得一个天一个地。结婚当天两人站在一起,倩倩高挑,老实说,选择倩倩当伴娘本身就是一个错误,倩倩穿着一身红色旗袍,凹|凸的身材淋漓有致,因而两人站在一块儿,倩倩的光环一时间完全掩盖了堂嫂,不明白的人还以为倩倩要结婚。

对此我有些担心,毕竟结婚这种事人生只有一次,谁都不想被抢了风头,然而堂嫂却表现的很平静,没有一丝不愉快,这一点挺让我意外,刚开始我以为堂嫂不介意,当然,接下来才发现我真的想错了。

吃过饭后,重头戏才开始,村里一帮小伙子嚷着闹洞房,民间常说人不闹鬼闹,我们这地方流行闹洞房,不仅要闹,而且越厉害越好,所以刚吃过晚饭,堂哥堂嫂被簇拥着推进了新房,在这过程中我也跟了进去。

闹洞房的过程比酒席上要疯很多,什么香唇探宝、香蕉蹦极、见缝插针,游戏一个比一个大胆,刚开始堂嫂有些反感,但是渐渐的竟然也玩开了。

倩倩没有见过这种场面,躲在墙角有些害怕,我和堂哥是本家人,在此之前我和倩倩倒是说过几句话,倩倩其实是挺单纯的一个女孩,这种场合当真不太适合她,我怕她被占了便宜,所以我故意挤开众人,挡在倩倩的面前。

我们村这般孙子的尿性我了解,一个个望着倩倩的眼神都冒蓝光,要不是堂嫂事先交代过不能闹倩倩,这些人早已经对倩倩下手了。然而话是这样说,但是闹了足有大约一个多小时,当大家觉得堂哥堂嫂没啥可闹的时候,这时有人将目光投向了倩倩。

我一看事情不妙,这是准备要闹伴娘,我顿时看向堂嫂,想要让堂嫂压压他们,然而堂嫂的表现出乎我的意料,只见她嘴角一咧,呵呵笑道:“倩倩,今个儿是你姐大喜的日子,你也不要这么拘谨了,这里都是好朋友,大家都为了开心,一起来玩玩嘛。”

“可是……”倩倩吓得脸色一白看向堂嫂,然而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两个家伙迫不及待的将倩倩扯了过去。在场的人早已经对倩倩口干舌燥,如今听到堂嫂同意,立马对倩倩上下其手。

倩倩惊叫着喊了两声,眼睛都有些红了,但是根本不顶用,就在这时,不知是谁冲着堂哥堂嫂喊了一声,“闹了你们一下午,你们休息一会儿,我们带着伴娘去隔壁屋子玩……“

倩倩一听,顿时挣扎起来,声音很是委屈的喊道,“不要,不要,放我下去……”

但是这挣扎的声和闹洞房这伙人声音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声音完全被掩盖住了。

众人抬着倩倩一哄而散,纷纷跑到了隔壁的空房,整个新房瞬间只留下堂哥堂嫂和我三个人。

我有些担心倩倩,但是今天毕竟是堂哥堂嫂结婚,有些话我也不适合说,于是冲着堂嫂说道:“嫂子,倩倩毕竟是城里人,我们村里那些人粗手粗脚的,莫要倩倩吃了亏!”

倩倩毕竟是堂嫂的闺蜜,我心想这样说堂嫂应该会去帮一下倩倩,但是话落,堂嫂竟然有些不高兴,反呛了我一声,说道:“能吃什么亏,就是被人摸两下而已,我刚刚不是也是被人摸了,现在不还是好好的,又不会掉块肉。”

我一愣,堂嫂先前还是对倩倩关心备至,转眼间就是变了脸,我有些不敢相信,倩倩这么相信她,她不仅将倩倩出卖了,而且还说出这么无情的话来。我转头看向堂哥,堂哥听着旁边倩倩的叫喊声,转头看向堂嫂说道:“我去看看吧,倩倩是客人,村里那帮孙子会折腾人,到时候闹狠了不好看。”

这话说完,刚开始略显不高兴的堂嫂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彻底动了怒,她指着堂哥说道:“咋地,也不看看你看倩倩的眼神,心疼了是不是,陈冲我告诉你,今个你下了老娘的床,就永远不要想再上来。”

堂嫂竟然为了这事直接和堂哥吵了起来,望着堂嫂狰狞的脸,我此时才明白堂嫂先前表现毫不在意,其实她的内心却是在吃倩倩的醋,如今对堂哥发火,当然这仅仅是借口,真正的原因还是因为婚礼上倩倩抢了她的风头,只不过堂嫂从开始到现在一直在隐忍,如今借着堂哥发作,并且同意那些人闹倩倩,想来也是堂嫂故意的。

眼见堂哥堂嫂吵起来,我没有再待在新房,而是来到隔壁的房间,屋子里很吵,只能若隐若现听到倩倩的声音,我拼命的敲门,但是根本没有人给我开。

正当我不知所措的时候,房间内突然传来倩倩尖刺的声音,我一愣,急忙跑回了堂哥堂嫂的房间,此时两人背对着背,正生着闷气。

我已经顾不了太多,直接说道:“堂哥,你赶紧去看看,我感觉事情不太对劲,敲门他们也不开!”

堂哥看我表情不是在开玩笑,顿时从床上站起来,堂嫂瞪了我一眼,直接躺在床上蒙着头骂道:“大惊小怪,能出什么事!”

堂哥没有理会,直接出门来到隔壁的房间,当敲开门后,望着堂哥和我站在门前,屋内的人都愣在原地,脸上带着若隐若现的尴尬。

有几个人眼神闪躲,说道:“好了好了,不闹了!”

这些人大大咧咧的,说完,陆续走出房门,接着快步离开。

我望着这些人表情不对劲,待到他们走后,赶紧走了进去,放眼望去,发现整个屋子狼藉一片,这些人还真会闹,我偏头朝着床头望去,只见床角蜷缩着一个人,岂不正是倩倩,倩倩衣服已经被扒的干干净净,全身还有淤青,更严重是她身体下面还黄色的污渍流了出来。

我脑袋嗡的一声,岂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么单纯的姑娘竟然被他们欺负成这样。

“我草你妈,老子弄死你们!”

短暂的惊愕,我直接冲出房门,拿起一个铁锹追了出去,但是闹洞房的那伙人似乎知道事情闹大了,早已经跑的无影无踪。

当我回去的时候,发现堂嫂已经来到倩倩的房门,她站在门边,用手捂着嘴唇。我走上前拿起铁铲子,恨不得直接劈了这贱人,幸好堂哥推开堂嫂,要不然这一下还真的劈在她身上。

我指着堂嫂骂道:“你不是说不会出事,你自己看看都发生了什么。”

我望着床上的落红,这倩倩,显然还是个黄花大闺女,一个姑娘家发生这种事以后还怎么见人!

堂嫂已经六神无主,吓得脸色惨白,这时,倩倩晃晃悠悠从屋里走了出来,全身一丝不挂。她先是看了眼堂哥堂嫂,最后落在我身上,本来我以为她会爆发,但是她的样子却平静的可怕。

我急忙走上前,脱下衣服披在倩倩身上,问道:“倩倩,现在天黑了,你这是要去哪里?”

倩倩没有答话,宛如行尸走肉向外走,我和堂哥跟在身后不远处,不多久来到了一处树林,然而在一眨眼的功夫,倩倩竟然不见了。

整个晚上,全村人将村子翻了个底朝天,都没有发现倩倩的踪迹,直到第二天早上,村头响起一声狗叫,所有人纷纷聚在村头,发现位于村东头山坡一棵老槐树上,倩倩一丝不挂吊死在上面,而眼睛睁的硕大,眼珠血红,正巧盯着我们村子的方向。

2

倩倩的死一下子在村子里炸开了锅,村中所有人都不淡定起来,尤其是堂嫂已经吓得不行,万万想不到倩倩性子这么烈竟然吊死在这里。

堂哥追着堂嫂就想要打她,毕竟这事她有直接责任,若她不让人闹倩倩,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但是婶子拦住堂哥,指着他骂了起来,说人都死了,现在打她有啥用。

婶子这个人护短在村里是出了名的,堂嫂是家里面花钱娶进门的媳妇,就算倩倩真的是堂嫂害死的,凭着婶子那张嘴也能将之撇的干净。

堂嫂听到婶子在帮她,顿时犟嘴道:“对,倩倩是自杀,又不是我让她去死的,和我有啥子关系!”

以前对堂嫂还有些好印象,如今完全颠覆了,堂哥还想要打她,但是奈何婶子始终护着堂嫂,堂哥也拿不出办法。

倩倩的死在村里迅速传开,都知道倩倩为什么上的吊,倩倩的死和闹洞房有关,这过程牵扯不少人,所以这件事真的调查起来,村里没有几户人家能撇清关系。

最后为了不让事情闹大,村长将村里人都聚集一起,商量起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处理这件事?

报警之类的肯定行不通,因为谁都不想担这个责任,最后有人提议,说将倩倩找个地方埋了,到时候真的有人调查起来,大家说倩倩已经回家了就行。

我们这地方偏僻,治安又很好,谋财害命的也偶有发生,到时候警察调查不出个所以然,自然也是拿不出办法。

这提议我听着极其的反感,我爸给我取名陈善,就是让我做一个善良的人,从小到大我连谎都没有撒过,更何况对于这件事倩倩本来就是冤死的。

我本想坚持原则,但是最终无奈却是妥协了。

我们村子不大,都是沾亲带故的,加上挨家挨户抬头不见低头见,若是我真的将真相说出去,恐怕我爸妈就没办法在村里生活了,我也不能自私的连累他们。

所以和村里人一样,我选择将这件事瞒过去,事情也和预料的一样,两天后倩倩的父母报了警,警察来村里调查,所有人都是按照之前商量好的说,警察没有调查出个所以然,最终将之归纳为人口失踪,这件事也就这么不了了之。

这件事发展到如今这个地步,我原本以为算是彻底结束,但是事情远没有想得那么简单,警察走后的几天,不知为何我整宿整宿的做着噩梦,梦里面倩倩满脸是血吊在村口的槐树上,最可怕的还是她临死前的眼神,那眸子中充满怨毒,像是对村子的一种诅咒一般。

那种感觉当真让我感到惊悚,这件事我和村长说了一下,想要村长请个先生给倩倩做一场法事,毕竟倩倩枉死,但是村里的人就是不同意,说如今事情还在风口浪尖,不要没事找事。

我妈听说我做恶梦,安慰我说之所以做那样的梦是我因为想得太多,过段时间就没事了,我想着或许真的是我想多了,但是就在倩倩死后的第七天,也就是倩倩头七的晚上,村子里出了事。

晚上刚过十二点,全村的狗便开始疯狂的叫了起来,这种现象村里深更半夜也时有发生,所以我也没有在意,但是等到第二天醒来后,发现村子沸腾了起来。

村里的狗集体消失了!

我找了一圈,发现我家的大黑也不见了,村子里的人都在找自家的狗,后来终于有人喊了声在村东头,于是村里人成群结队的朝着村东头涌去,等到来到村东头让我见到这一辈子都难得一见的一幕,只见村东头的大槐树上,也就是倩倩吊死的这棵树,吊着几十只死狗。

按理说狗被吊死该张着嘴,但是这些狗都是紧闭着口,就这样活生生吊死在这里,更可怕的是这些狗的眼神透着人性化,怨毒的盯着我们村子,和倩倩死前一模一样。

这恐怖的一幕吓坏了村里不少人,村长急忙找到我,说道:“小善,你前天不说找个先生给倩倩做场法事,这样,你跑得快,你赶紧去赵家村,将赵麻子喊过来一趟。”

赵家村离我们这里不是很远,赵麻子这个人我也是听说过,听说有些本事,小时候孩子得了惊厥或者得了一些小病,都会找赵麻子到家里看看,听说一碗符水喝下什么妖魔鬼怪都能治愈。

找到赵麻子,果然人如其名,个子不高,满脸的麻子,我将来意和赵麻子说了一遍,本想着赵麻子能尽快去我们村子一趟,但是这赵麻子非但没走而且拿腔拿调的,愣是拖了大半天。

到了村子,村长点头哈腰将事情说了一遍,当然对于倩倩的死,村长含糊其辞的掩盖了过去。赵麻子听后,佯装着思考状,捋了捋山羊胡说道:“这件事听你这样一说,似乎不太好办呀。”

村长望着赵麻子漫不经心的望着远处山头,立马走上前说道:“赵老弟,你想想办法,只要你能将这件事解决,钱的方面都好说。”

赵麻子一听立马转过头来,哈哈笑了起来,说道:“看陈老哥这话说的多生份,谈钱多伤感情,根本就不是钱的事!”

我嗤之以鼻,这赵麻子还真的不要脸,嘴上说不是钱的事,但是一谈到钱,变脸比翻书都快。

赵麻子拿了钱也办起了事,他先是在村中走了一圈,最终走到村东头的大槐树下,指了指大槐树,若有其事的说道,“那女孩吊死在这棵树上,这大槐树就含了她的怨念,将这棵树伐了就行。”

大伙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人开始质疑,“就这么简单?”

赵麻子眼一瞪,看了那人一眼,伴着一副得道高人的样子说道:“当然没这么简单,那女孩死了,有煞气,我这里有一些开了光的黄符,你们晚上睡觉前将这些符贴在门头,什么妖魔鬼怪都近不了门,三天后,这黄符就能取下了。”

我一愣,尼玛,黄符还有开了光的,但是大伙一听这黄符这么厉害,纷纷抢了起来,当然我也抢了几张,到了傍晚的时候,村里十几个年轻人轮番运作,终于将这大槐树给放倒了。

这下子,村里人都松了口气,回到家后,我自然也是将黄符贴在门前,本想着这样一来晚上就能睡个安稳觉,睡之前我还特意打开了内涵段子,想看点笑话放松放松,忘掉那些恐怖的事情。但是遗憾的是我再次梦见了倩倩。

与前几次做的梦不同的是,这一次我竟然梦见倩倩眼睛流着血水,就站在我的床边盯着我,那眼神让我发毛,想叫叫不出来,宛如中了魔怔一般。

等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想起昨晚做的梦还心有余悸,这时外面再次响起村里人的声音,我好奇的走了出去,然而刚推开门,顿时迎头撞到什么东西。

正奇怪,抬头一看,下一刻几乎将我吓瘫了,只见赵麻子双脚离地,吊死在我家门头上,他的眼睛瞪得硕大,嘴角挂着诡异的笑容,刚好和我的眼睛对视在一起。

3

赵麻子死了,就死在如此近在咫尺的距离!

这样恐怖的一幕我何曾见过,差点将我吓尿了出来,我急忙跑到屋里将爸妈喊了起来,我爸妈看到赵麻子如此诡异的死在我家门前,也是吓得不行。

村里人全都聚集到我家门外,当看到赵麻子的尸体的时候,没有一个脸色好看的,昨天大伙还在议论说赵麻子挺有本事,以为大槐树伐了就没事了,但是今天一看才知道这赵麻子纯粹就是扯淡的货色,啥本事没有不说,反而将自己搭了进去。

这下子村里人真的怕了,大伙都明白,上次若说村里的狗死的是巧合,那么这次几乎全相信这一切都是倩倩的报复。

堂嫂表现的夸张,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不多久后站起来转身就跑,嚷着要回娘家。对于倩倩的死,堂嫂这是心中有愧,虽然这一切堂嫂不是有心,但是倩倩的死绝大部分的责任要归咎到她的身上,若是这一切真的是倩倩的报复,恐怕下一个死的人就是她了。

然而堂嫂没跑几步,婶子上前就揪住她,堂嫂可是婶子家花十几万娶进门的儿媳妇,岂能让她就这样跑回娘家,嚷着说,就算是死堂嫂也要死在村子里。

这一下将堂嫂吓得不轻,顿时嚎啕大哭起来,说着我们这些人欺负她一个妇道人家,又说倩倩我对不起你之类的话。

村长见两人闹腾,又看向大家铁青的脸色,知道大家心里都是害怕的,出声安抚了一声,说道:“大家先不要慌,先将赵麻子的尸体取下来再说。”

这话我比较同意,毕竟赵麻子吊在我家房头这不算个事。

村中几个小伙子走上前,搭着手将赵麻子的尸体从房头上取了下来,将之放在院子一边,我忙活着扶着赵麻子的尸体,不过将赵麻子的尸体放下的时候,我突然察觉一丝不对劲,在我大腿内侧这一刻疼痛起来,宛如火烧一般!

当着这么多村里人的面我没好意思将裤子腿撩起来看,片刻后我避开人悄悄来到墙角,在我将裤管捋开之后,我只感觉后脊一凉,整个人都不好了起来,只见我大腿的内侧一个清晰的乌青掌印清晰可见,宛如一只漆黑的鬼爪纹在大腿上。

“这怎么回事?”望着这只鬼爪,我额头上瞬间冒出一层冷汗来。

灼痛感就是从这只鬼爪形状的淤痕散发出的,我仔细打量这只鬼爪,脑袋中突然想到昨天晚上梦里面倩倩站在我床边的恐怖场景,宛如受到雷击,心中闪过一个惊悚的猜测,难道昨晚上我做的根本不是梦,真的是倩倩找上了我?

我感觉无法理解,当初闹洞房我根本没有参与,而且其他人在闹洞房的时候我还拼命的阻止试图帮她,在倩倩死后,我还找村长想要找个道士为她超度,就算倩倩不领我的情,就算她最终还是会找上我,但是为什么我是第一个?

“难道是因为赵麻子?”

我偏过头看了眼赵麻子,突然想到一种可能!

虽然我没有闹过倩倩,但是赵麻子是我请来的,赵麻子尽管只会一些唬人的把戏,但是这赵麻子确实是我找来对付她的,这一点千真万确,也许正是这个原因惹怒了倩倩。

我望向村长,接着快步来到他的身边,将裤腿掀起来给他看,委屈的想村长抱怨道:“村长,这下你将我害死了,你看看,昨天晚上倩倩找上我了。”

这件事要怪就只能怪村长,要不是他让我去找赵麻子,倩倩指定不会这么快找上我,我这纯粹就是遭了无妄之灾,这种感觉比掉粪坑里还憋屈。

村长似乎也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如今望着我腿上的鬼爪,嘴角顿时抽了几下,一时之间拿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来,只能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我说不要急,会有解决的办法的。

我急的快要哭了,村长这完全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节奏,鬼爪不是长在他的腿上,他是不用着急的,如今我最担心的是昨天晚上倩倩来找我,今天晚上估计倩倩还要来,到时候那赵麻子恐怕就是我的下场。

我和村长正商量怎么解决这事,就在这时堂哥竟然鬼使神差的来到我身边,将我吓了一跳,他偏过头来刚巧看到我腿上的鬼爪,一脸的惊疑,忙问我这是怎么回事?

堂哥声音不低,瞬间引起不少村里人的注意,接着那些人也是纷纷朝我走了过来,我见这事兜不住,也没有再打算隐瞒,将昨晚上梦到倩倩以及腿上的鬼爪印记说了一遍。

听完我这话,村里人都是吓得脸色惨白一片,尤其是堂嫂,身子像抖筛子一般不停的在发着抖,不过在场的也有几个胆大的,拿着这不当回事,吵吵嚷嚷的说道:“不就一个小丫头片子,死都死了,还能有多大能耐,咱们这么多人,我看大伙这就去烧了她的尸体,扬了她的灰,看她还怎么祸害人!”

这句话无疑是一剂强心针,如今大伙正没有主意,听到有人这么说不少人竟然同意下来,甚至就连畏缩的堂嫂听到这话眼神中也是闪过一道狠色,先前眼神的悔恨一扫而空,跟着众人准备去烧了倩倩的尸。

我们这边流行土葬,烧尸是十分忌讳的,都说烧了人的尸体后下辈子就无法投胎做人,我想不到这些人仍旧没有丝毫的悔过之心,而且还想到这么恶毒的方法,我想要阻拦,但是大伙铁了心,根本不听劝,一个个拿着铁铲铁锹,气势汹汹的朝着村北边的柳木林走去。

看那样子,誓要让倩倩魂飞魄散了才肯甘心!

村长这时跟着村里一帮人悄悄也想离开,我一看这老不要脸的还想趁我不注意开溜,见此我急忙拉住他,说到底倩倩找上我和他脱不了关系,我腿上这块青印也是他害的我,这事他必须帮我解决才行。

我问道:“村长,你说这事该怎么办?”

村长脸色露出一丝尴尬,想了想说道:“这样,我先去村头看看什么情况,你自己先拿温水将这淤痕敷一敷,看看淤血能不能散了,实在不行的话,中午咱俩在村东头汇合,我陪你去一趟八角镇,给你找个道士,顺道请个道长回村看看。”

八角镇离我们这里十几里的路程,那里有一座八角山,八角山上有个道观,曾经住着几个道士,但是我已经有些年头没去过八角镇,也不知道这几年是个什么情况。

我想了一下,觉得这事只能这样办,于是答应下来。

村长见我答应,也不多呆,跟着大伙朝着村北走去,倩倩尸体就埋在村北的柳木林,想来这时已经开始开挖了。

我想了一下,最终也是去了一趟柳木林,虽然我不能阻止村里人烧了倩倩,但是我想着临死前给倩倩烧点纸钱,多少能够弥补一点我心底的愧疚。

然而,刚到村北的柳木林,望着村里人一个个惊恐的表情,一下子便让我愣在了原地。

来源公众号:汉唐文学

关键词:伴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