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肆年【13】

96
帝恶道
2016.06.23 23:37* 字数 2013

目录

蒋学文回到宿舍,时间正好,估计苏颖应该下完自习了。他要给苏颖打个电话,但是宿舍的电话一直让死胖子给占着,只好到外面去找IC卡电话亭。蒋学文把IC卡插入卡槽,脖子夹着话筒,右手去拨写在左手掌心的号码,嘴里叼着苏颖送她的那颗狼牙。电话“嘟…嘟…嘟…”响了三声后接通了,接电话的是苏颖的室友。

蒋学文:“喂!你好!我找苏颖。”

电话里回答:“你等一下。”

苏颖正在吹头发,于是放下电吹风走到电话前接起电话:“谁?”

蒋学文马上说道:“颖颖,是我,你还好吗?”

再次听到这个日思夜想的熟悉的声音,连日来的思念和委屈都化成汹涌的泪水夺眶而出,豆大的泪珠顺着苏颖的脸颊掉落在地上,她哽咽着说不出一句话。

“颖颖你怎么了?怎么哭了?是不是谁欺负你了?你告诉我是哪个混蛋,我马上找人灭了他。”蒋学文着急的说到。

苏颖真想告诉他“你就是那个混蛋”。终于,她抽一声鼻涕,说道:“三个月了,这是你第一次给我打电话。”

蒋学文万分愧疚,千不该万不该!怎么就把最疼爱的小妹给忘了,开学都这么久了才想起来苏颖。不闻不问、不管不顾,他蒋学文什么时候变成这么没良心了啊!他后悔的说道:“颖颖你别哭了,是我不对,只顾着玩乐忘了关心你,这样好不好,只要你乐意,哥以后每天给你打电话……”

蒋学文好说歹说,把所有好听话都说遍了,苏颖才收住了泪水,平复了情绪,才进入正常聊天模式。蒋学文绘声绘色的和苏颖说些大学里发生的趣事,他说:“我们班有个大傻冒,从内蒙过来的,开学第一天,我第一眼看见他还以为遇到个傻子呢,你猜怎么样?武汉的天气多热啊,我一件短袖都穿不住,他竟然穿着冬天的外套。上了大学才第一次吃蒸馒头,进食堂吃饭买了个大馒头,连底下垫着的那层纸都给吃了。”

苏颖被逗的呵呵直乐,多么熟悉的感觉,蒋学文还是那个嘻皮笑脸的蒋学文,永远都有讲不完的趣事。蒋学文完全掌控了苏颖的喜与悲,他的一个电话就驱散了苏颖的阴霾,苏颖像个重新找回水晶鞋的灰姑娘,心情大为舒畅。这通电话他们足足聊了两个小时,直到楼管大爷要锁宿舍门了蒋学文才不得已要挂断电话。

白婕洗漱毕,坐在自己的桌子前准备在熄灯之前再看一会儿书,王丽颖故做清嗓子状:“嗯哼!嗯哼!今天是个好日子啊!秋高气也爽,有情人终成了眷属,可是某些人明明有好事也不愿和大家分享,哎……”她一边说一边靠近白婕看她有什么反应。

白婕听出来了,王丽颖这是故意呛她,她转过身来给了王丽颖一个白眼:“你这含沙射影的话说给谁听呢?”

“哟!你听出来啦,果然是高智商了,一点就透,那就老实交代呗。”王丽颖马上回道。

白婕可不耐烦了:“交代什么呀?有什么好交代的?”

王丽颖:“看看,着急了吧!着急了说明心里有鬼。”

白婕顿时无语了,这个八卦婆娘怎么什么事都要管,跟个女特务似的,什么情报都能第一时间掌握。她已经猜到王丽颖肯定是看到了今天晚上蒋学文骑车送她回宿舍了,心里纠结着要不要告诉她这事,可是这又有什么好说的呢?本来就没什么事啊!不就是搭个顺风车吗,如果说出来这不是等于不打自招吗?但如果不说点什么,这个难缠的八卦婆娘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她马上就会开始胡编乱造到处传谣言,那就更麻烦了。遇到这种情况真是进退两难,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白婕权衡了一番还是决定把今晚发生的事告诉她吧,尽快平息风波,赶紧躲开这个难缠的讨厌鬼。王丽颖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正等着听白婕讲故事呢。

白婕无奈:“哎!好吧好吧!我真服了你了,但是你得答应我不许造谣。”

王丽颖立马高兴的回答:“我向毛主席保证,绝不乱造谣言!”

诚实的白婕一五一十的交代了晚上是怎么搭的蒋学文的车,蒋学文是怎么帮她赶走了小流氓的来龙去脉。

没过几天,学院里就开始传蒋学文英雄救美和白婕才子佳人的故事。

十二月,一股西伯利亚的寒流带来的强降温揭开了武汉漫长而阴冷的冬季。大多数人都提着衣服走进澡堂排队洗热水澡,二号楼的冷水淋浴房变得冷清起来,蒋学文仍然坚持每天用冷水洗澡,这是他中学时代养成的习惯,无论春夏秋冬都只洗冷水澡,他喜欢那种从头到脚透心凉的感觉,上了大学他依然延续这个习惯。寒流来袭,有些怕冷的同学已经穿上了秋衣裤,甚至羽绒服,从来没有穿过秋裤的蒋学文仍然坚持着穿单裤,上身穿件T恤外加披件单薄的外套,别人看着都觉得冷。在他的福建老家一直都是这么过冬的,高帅说他这是装酷要风度不要温度,可他真不是装酷,这是他多年来在福建老家的生活一贯,在老家就算最冷的天气这样穿也能抗的过去,多穿一点是会暖和一些,但是相比穿着厚衣服被束缚的感觉,蒋学文宁愿冷就冷点,反正依着年轻人身体好。

寒流来袭气温骤降,武汉迎来第一场大雪,一觉醒来发现世界都变白了。福建人蒋学文和唐英这辈子第一次看见真实的雪非常兴奋,他们跑到操场上狂奔大喊大叫,像疯了似的相互扔雪球,依然只穿单裤的蒋学文把鞋子都给脱了光脚踩到雪地上去,回宿舍还不忘带个雪球直接塞到正在裸睡着的高帅的被窝里去。蒋学文低估了武汉冬天寒冷的威力,没扛多久,最终他还是感冒了。

下一章  目录  上一章

大学肆年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