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情感】为谁生二胎(16)

96
闲和晨宇
2018.02.08 19:37* 字数 4976

文/闲和晨宇

《为谁生二胎》目录

(15)为爱妥协

(16)怀柔政策

周末晚上,罗悦送俊杰去奶奶家。每逢周末俊杰都要陪爷爷奶奶过,顺便找老婶小艾补习英语和数学。周日晚上俊杰才肯回家。她接到俊杰的微信,“妈妈,我进屋了,再见!”

罗悦笑了,放下手机,双手转动方向盘,她的小蓝车快速转道往父母家开去,又有两周没有去看爷爷奶奶。

听到罗悦的声音,奶奶就大喊:“老头子,你的心肝来了!”

“悦悦!”听到颤抖的声音,罗悦心急火燎地换上拖鞋,都没和爸爸说一句话,直奔主卧。罗悦妈妈摇摇头,嘀咕着:“还真是姓罗的!”老罗同志笑了,爷爷奶奶没白疼她。

在主卧,爷爷正挣扎着,要从轮椅上站起来。罗悦奔过去,扶着爷爷站起来,轻轻一个吻落在爷爷额头上,爷爷咧着嘴笑了。她扶着爷爷坐下去,转身拥抱一下奶奶,算是不偏不向,不然奶奶会挑理的。

罗悦围着爷爷奶奶聊几句,又去厨房帮父母忙乎晚餐。妹妹远在深圳,一年也见不上一面,罗悦可是家里香饽饽啊!晚上要吃炒面,老罗同志正在洗油菜,妈妈把大虾仁用开水焯,捞出来,放在碗里备用。做炒面,准备工作繁琐。

橱柜上,已经备好料。小油菜、胡萝卜、虾仁、和木耳,切细肉丝。最关键的是,面条蒸八分熟,放到盘子上面,凉透了,油热了,面条快速过油,崩皮,变成黄色,就捞出来,控油。

“今天晚上,能不能住在家里?”老罗同志抬眸望着女儿,嘴角上扬,女儿来,他的笑容才会那么灿烂。

“不知道韩霄那边啥情况?”罗悦接过妈妈的锅,刷刷,递给妈妈。

“小霄还准备要老二?”妈妈小心翼翼地询问一句,再生一个孩子,挨累的是女儿。悦悦执拗不要,那韩霄不得没完没了闹呀?

“妈,小霄非要小二咋办?”罗悦数数手指头,还有四天,下周二,她和韩霄去医院检查,检查结果没问题,他们就准备孕育第二个孩子。月末大姨妈结束,就得去摘环。没有避孕措施,就他们俩还不到四十岁,怀孕的几率非常大。可是,她还没有准备好迎接第二个孩子。

母亲摇摇头,担忧道:“悦悦,夫唱妇随观念变了。其实,夫妻和谐,很难很难,除非一方妥协,有几个家庭能做到步调一致啊?”

“妈,那您的意思,让我妥协要小二?”罗悦眉头紧蹙,至于二胎的问题上,妈妈一直没有明确表态,不像爸爸,就是不愿意让她再要一个孩子,怕女儿挨累。

“悦悦,韩霄为你们要小二做出什么让步?”妈妈的眼睛里有一丝捉摸不透的情愫,妈妈也不愿意让你要小二的吧?

罗悦接过水盆,摘泡发的黑木耳,咕哝着:“小霄说,有小二,准备让县城小姨过来,帮我看孩子,不耽误我上班。”

母亲没有抬头,继续摘香菜,“婆婆咋说?”

罗悦心不在焉,“婆婆说,俊杰,她帮着带了,小二,她就不想插手了,没有精力。”婆婆才不管你生不生第二个孩子,有了俊杰,再有多少孩子,好像也入不了她的法眼。

母亲眉毛挑了一下,嗔怒道:“婆婆说得没错,想当年俊杰小时候,我和你婆婆轮番上阵,赶上俊杰发烧肺炎,我们两个老太太一起上,你还着急上班,小霄根本都不露面。”

罗悦凑到妈妈身边,和妈妈贴贴脸,妈妈挑理了,俊杰从小长大,姥姥也没少出力。“妈,您也六十多岁,你们也没精力帮我。”

“有精力,也不能给你再看小二。你快四十岁的人,怎么一点心眼都不长啊。”爸爸擦擦手,满脸不耐烦,韩霄站着说话不腰疼,他就动动嘴,什么忙帮不上,挨累的还不是他女儿。

“爸,你什么意思?”罗悦凑到爸爸身边,拽过毛巾,递给爸爸,爸爸额头上都是汗。

“老邻居媛媛,你还记得吗?”爸爸可不想他的女儿沦落那种被人遗弃的地步。

“当然记得,我们两个人一起玩到初中呢。”罗悦眼前浮现出那个漂亮的小女孩,咯咯,特别喜欢笑,一笑,脸上两个小酒窝,好像是工大毕业的。

“让你妈说。”老罗同志挥挥手,心情抑郁啊。

前天妈妈在菜市场遇到媛媛妈,媛媛妈吐槽一番。媛媛家庭条件一般,丈夫非要生二胎,要生儿子,没想到第二胎还是女儿,丈夫竟然甩手不管了。

因为生小二,媛媛原来的职位没有,每个月只有基本工资,丈夫一毛不拔。媛媛带两个孩子,照顾不过来,只能回娘家,父母出力出钱。媛媛提出离婚,一人一个孩子。丈夫不现身,婚不离,也不掏抚养费用,就这样吊着,算什么事啊!

罗悦想起来,媛媛嫁给大学同学,因为爱情走进婚姻。只是爱情淡了,情呢?媛媛的丈夫是家里独子,家庭条件也一般,父母还都在上班。非要生儿子 ,可他只是工厂里小技术员,工资也不算高。非要赶时髦?生了孩子,又不负责任,男子汉一点担当都没有。唉,可惜了,媛媛那么有才华的人了。选错郎?

“唉,生儿子就幸福吗?”安羽处长倒是生儿子,都上高一,这不也被逼离婚。那天晚上聚会,罗悦站了一下,就着急回家了。听说,安羽喝到最后,哭得稀里哗啦。原来她内心深处还是爱着前夫,不得己才离婚。就是嘛,小三女儿都生出来,还留恋什么劲啊!婚姻幸福与否,和生男生女没啥关系,主要夫妻感情好不好。可是韩霄为什么非要二胎呢 ?

“爸,您没有儿子,你有遗憾吗?”罗悦生了儿子,到没觉得婆婆高看她一眼,倒是对弟妹小艾更好一些。

“罗崽子!”爷爷喊声传进厨房了,爸爸一步就窜出去了,恐怕爷爷摔倒,爸爸回头甩出一句话,“有啥遗憾,我还有两侄子。”罗悦笑了,那两侄子自己父母都不管,还管你?

原来爷爷又要去卫生间。爷爷非常倔强,白天非要去卫生间解手,爸爸一个人扶着爷爷去卫生间,安置爷爷坐好,奶奶再进去帮他上厕所,需要两个人伺候着。

有时候奶奶睡了,爸爸不忍心喊她,就想着帮爷爷上厕所,爷爷不妥协,就大喊:“老太婆!”一声接一声喊,非把奶奶喊醒为止。

爷爷犯腔梗以后,性格变化大,全家人把爷爷当小孩子哄。奶奶腿骨折刚刚恢复,走路也颤颤巍巍的,住在五楼,爷爷奶奶都下不去楼,她劝父母买一个高层住吧?父母不愿意再折腾了。

去年,婆婆住上高层,罗悦向韩霄提了两次,就算先借钱,韩霄都没吱声,她也就没再提。其实,如果韩霄先拿出来一笔钱,买高层,父母卖房子钱,肯定会还给他的。唉,韩霄就这样,不见兔子不撒鹰。天平还是倾斜着 。三十万?突然罗悦想到那三十万,凑凑,四十万,帮父母先住上?

老罗同志,机械高级工程师,本来单位还留用他,为了照顾爷爷奶奶,只能离职。父母照顾爷爷奶奶生活,不然还咋办?雇人照顾?爷爷那么倔强,根本不同意。大伯母去世,大伯飞珠海,去大儿子那儿养老,爷爷奶奶不靠爸爸,又能指望谁呢?

奶奶先从卫生间出来,絮絮叨叨,“我还想要女儿呢,这不没生出来,悦悦,你不知道啊,当年,我生两个儿子,爷爷老瞧不起我,换年代呀,你爷爷准保娶妾。”

罗悦冲妈妈眨眨眼睛,这又是被爷爷骂了,爷爷脾气老大了,稍不顺心,就骂奶奶。对待其他人,和蔼可亲着呢!尤其对妈妈,非常客气。

爸爸是老二,大伯家三个儿子,大伯飞到珠海之前,把滨海的房子卖掉。一半给大儿子,剩下一半分三份,自己留一份,其余两份给双胞胎儿子,谁也挑不出理来。

爸爸扶着爷爷缓缓坐下来,递给爷爷茶杯,爷爷喝一口茶水,放下茶杯,笑眯眯,“那是,就喜欢女孩,咋地?就因为你爸爸给我生两个宝贝孙女,所以赖在你们家不走了,哪天让俊杰过来,我想他了。”

“当年,如果不是我和你爷爷两地分居,说不定生五个儿子。”奶奶笑了,想生啥,也不是她说得算啊!

“哈哈,五个儿子?那奶奶,你可累坏了。”罗悦想想,她还要有三个叔叔,那家里真要乱套了。

爷爷撇撇嘴,“如果不是我支援边疆,说不定也有女儿了。”

“你做梦去吧!”奶奶一把抢过爷爷手里的茶杯,爷爷笑呵呵,根本不忌讳奶奶呛他。罗悦和妈妈进进出出,几个凉盘端上来,妈妈不时望一眼,餐厅墙上那个石英表,妈妈要等谁呀?咋还不掌勺呢!妈妈炒面功夫那是一绝啊!

“爸,该吃药了。”爸爸端着小绿盒子,递给爷爷,饭前吃什么药啊?爷爷乖乖地把药片送到嘴里,冲罗悦笑道:“八十多岁了,就剩吃药这一项活了。”

“老头子有本事,你别吃药啊!”奶奶还不忘呛一句。爷爷仰头喝一口水,抹一下嘴,不以为然道:“老太婆,我这不是为了和你就伴,我是怕我先走了,你那臭脾气,没人给你饭吃。”

“哈哈。”大家都笑了,妈妈摇摇头,老两口不掐架,日子不热闹。她给婆婆端出来一个碗。“妈,先喝麦片粥。”

“芬啊,我的脾气有那么坏吗?”奶奶摇头,小心翼翼地望着儿媳妇。

“凑合事吧!别摔东西就行。”妈妈装作生气状,就像和俊杰说话一般。

“啊?奶奶你还摔茶杯啊?”罗悦朝茶几望去,老罗同志笑道:“你奶奶不摔了,她说韩霄送的茶杯贵,改成摔碗了。”

“奶奶,你可真逗!”罗悦嘴成O型,还看不出来啊,奶奶脾气不小啊。伺候爷爷奶奶,父母也不轻松啊!

滴滴,罗悦翻看微信,“悦悦,我来了。”

“小霄?你在楼下?”罗悦跑到凉台,往楼下望去,韩霄那台大吉普停在她小蓝车旁边。

“妈,韩霄来了。”妈妈撇撇嘴,爸爸接上话茬:“哼,贿赂来了。”

啊?事先韩霄来过电话了?奶奶坐在餐桌旁,比划手脖子,“嗯,这辈子啊,就没带过玉镯子。”

“老太婆,你啥意思?”爷爷鄙视奶奶,爸爸走过去,“妈,你不会管韩霄要玉镯子?”

“奶奶,老小孩。”罗悦笑了,什么时候韩霄偷着过来?爷爷撇撇嘴,“真不省心啊,一个玉镯子就把你孙女卖了。”

“要不要玉镯子,悦悦也得生小二。”奶奶端起碗,一勺一勺往嘴里送麦片粥。孙女婿问,她自然要回答了,不能撒谎吧?

罗悦笑了,奶奶蛮有心计的!“你咋知道我过来?”罗悦接过韩霄手里的东西,韩霄换上拖鞋,率先冲爷爷奶奶比划一下,“给爷爷奶奶请安。”

“臭小子嘴甜,没安好心。”爷爷笑呵呵,奸臣啥模样,就韩霄这样。瞧他,满脸媚笑,眼睛本来就小,现在眼睛就剩一条缝,哼,肯定有事相求。

奶奶瞪着眼珠子望着韩霄,而韩霄却从包里拿出一个礼盒,双手递给爷爷,“爷爷,朋友送我一套围棋子,您老看看,喜欢不?”

“哇塞,玻璃的?挺贵吧?”奶奶凑到跟前,爷爷抬手轻轻抚摸玲玲剔透的棋子,心里有数,水晶棋子,臭小子心机颇深啊,悦悦傻丫头。

“爷爷,朋友送的,应该没有几个钱,喜欢就好。”韩霄笑不达意,玻璃做棋子?简直开玩笑。

爷爷小心翼翼地放下盒子,撇撇嘴,“嗯嗯,喜欢,相当喜欢!那套茶具,还没凉透呢,又有新礼物,臭小子又起啥幺蛾子?”

“没有,没有!”韩霄比划一下手,老爷子腔梗,按理说,比父亲厉害,可是智商没见降低?精明着呢!

罗悦拿出红色绒布盒子,轻轻打开,哇!一对翡翠镯子展现在面前,罗悦双眼瞪得滚圆,韩霄可没少花银子啊!罗悦轻轻拿起一只翡翠镯子给奶奶带上,哦,尺寸正合适!

“奶奶玉镯子喜欢不?”韩霄狗腿子般笑容,让罗悦恶寒,献媚成这个样子,恶心死人!她撤到一边去,懒得看韩霄。老妈竟然笑了,韩霄呀,没少花银子啊!笼络老两口,还真是煞费苦心。

奶奶笑着合不拢嘴,比划着左手,怎么看都喜欢翡翠镯子,等俊杰过生日啊,红包厚一点就是了。她撇一眼,“怎么还有一个?”

“给妈也买一只。”在韩霄认知里,表面看丈母娘性格温和,关键时刻,肯定是一锤定音那个人。

“韩霄,玉镯子挺贵吧?”罗悦给妈妈戴上,韩霄摆摆手,“不贵,送的。”

罗悦父亲冷着脸,走过来,冷哼道:“打住吧,花钱,就花钱吧,这玉镯子,成色,怎么也得上万吧?”

“爸,您眼神真厉害。”韩霄尴尬地笑了,那是啊,一对玉镯子,将近两万元,还没买太好的。

罗悦轻轻碰一下他的胳膊,一本正经道:“韩霄,现在戴玉镯子,可时尚了,咋没舍得给我买一个?”

“奶奶和妈妈的镯子,将来就是你和妹妹的。”韩霄眨眨小眼睛,满是算计的心思,将来她们愿意给谁,就是谁的。

奶奶放下碗,拽过纸巾,轻轻擦擦嘴,耐人寻味地瞅了一眼孙女婿,“话说生小二吧,挺好的,两个孩子是个伴。”

爷爷接过来话茬,频频点头,“嗯嗯,老太婆说得对,是那个理,如果就一个儿子,我真是没地方去。”

老罗同志阴沉着脸,韩霄一拍头,大事忘了,老丈人更不能得罪。老罗同志可是最疼罗悦的,咖啡色小盒子,双手呈上,“爸,给你买的象牙烟嘴。”

父亲接过礼盒,顺手放到茶几上,冷哼一句:“给我礼物,我也不愿意我闺女再生了,挨累的都是我家悦悦。”

爷爷挥挥手,韩霄就立马过去,扶着爷爷来到餐桌前,缓缓地坐下来。爷爷自嘲道:“小霄啊,你改改你的臭脾气,男人在外面要面子,回家就得给媳妇跪洗衣板。跟着我学点,那关起门,我就是你奶奶的小仆人。”

妈妈和罗悦先后端着餐盘走进餐厅,托盘差点没有掉地上,爷爷什么时候有那么多词了?

“哼,韩霄严格贯彻‘怀柔政策’。”爸爸不屑一顾,历史学得不错。

“爸,什么是怀柔政策啊?”罗悦一头雾水,爷爷接过筷子,点点孙女,“理科生,就不学中国历史?” 傻孩子,韩霄把你卖了,你还替韩霄数钱呢。


                                                              无戒365日更挑战营

为谁生二胎
为谁生二胎
6.5万字 · 2.5万阅读 · 82人关注
据说白羊座的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坚持】,近十年,闲和晨宇还真就是坚持下来,即使没写出什么名堂,也坚持到今天。 2017年来简书,第一篇悬疑作品《她是那朵罂粟花》于2017年12月31日截稿。 未来日子里,闲和晨宇努力敲下更多的文字,凑成更多温暖的故事。 ~~~~~~~~~~~~~~~~~~~~~~~~~~~~~~~~~~~~~~~~~~~~~~~~~~~~~~~~~~~~~~~~~~~~~~~~~~~~~~~~~~~~ 国家计划生育政策全面放开二孩,犹如一阵惊雷劈到罗悦家。 丈夫韩霄早就有再生一个孩子打算,他非常喜欢女孩子,无法用言语比喻了。每天餐桌上,议题就是让妻子罗悦辞职,尽快怀孕,给他生一个公主,全然不顾妻子和儿子的感受。 而妻子罗悦,深思熟虑以后,不想为丈夫理想买单。她已经三十五岁,儿子明年上初中,她刚刚舒一口气,为何给自己找麻烦。 丈夫韩霄大男子主义严重,竟然甩出一句话,要么生二胎,要么离婚。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