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鹊梁上话喜鹊:颜值担当,文武双全,人见人爱!

喜鹊悬飞

文 | 朱芙蓉

喜鹊梁位于河北张家口宣化县,海拔约2000米,属于高山草甸。盛夏,绿草依依,野花盛开,彩蝶飞舞,最高气温比北京低10度,是个避暑的好地方。

喜鹊梁的高山草甸

自驾去喜鹊梁,一路见到很多喜鹊,或在路中间溜达,或在高压线上瞭望,悠闲自在。飞翔时,展开黑白相间的翅膀,时尚而潇洒。然而一开嗓,嘹亮的叫声实在不悦耳,让人忍不住想起大明星周迅,呃,个性美!

喜鹊是很有人缘的鸟,喜欢把巢筑在民宅旁的大树上,并在居民点附近活动。在清华读书的时候,我经常在校园里见到喜鹊。


喜鹊俊美的飞行姿态

喜鹊是个好鸟。它们的食物组成随季节和环境而变化,夏季主要以昆虫等动物性食物为食,其他季节则主要以植物果实和种子为食。80%以上的食物是危害农作物的昆虫,比如蝗虫 、蝼蛄、金龟子、夜蛾幼虫或松毛虫等,15%是谷类与植物的种子,也吃小鸟、蜗牛与瓜果类以及杂草的种子。清晨在田中劳动的农民,看到喜鹊或成双成对、或三五成群地在田间草地上跳跃追逐捕食害虫,便心生喜爱之情。

糊涂的老妈分不清喜鹊和乌鸦,觉得它们都一样。也难怪,喜鹊是鸦科的成员,外形和乌鸦差不太多,和乌鸦亲缘关系最近。可喜鹊的肚皮明明是白色的,与乌鸦全身黑的打扮还是很有差别的。


喜鹊与乌鸦

同为鸦科成员,喜鹊跟乌鸦一样爱好群居,而且具有极强的领地意识,不论是什么鸟侵入领地都将引发一场血战。喜鹊单打独斗不行,打群架可是一把好手。在北京,每年都有被喜鹊打死打伤的各种大型猛禽,对付小型猛禽更是不在话下。前几天,好友在小区里驱赶了两只喜鹊,拯救了一只被欺负地瑟瑟发抖的小刺猬。


喜鹊驱赶猛禽

喜鹊并非匹夫之勇,还很聪明——它是目前唯一通过“镜子测试”的非哺乳动物,可能是最聪明的鸟。所谓“镜子测试”,就是通过判断动物是否能够辨别出镜中的像是它自己,而判断其自我认知的能力。通过这项测试的动物凤毛麟角,就连人类婴儿也要到一岁半左右才能够弄明白镜子里的那个人就是自己。

在这项猫、狗纷纷折戟的项目上,喜鹊傲然通过测试,其他通过镜子测试的动物包括:所有类人猿种(侏儒黑猩猩、黑猩猩、猩猩、人类、大猩猩)、猕猴、瓶鼻海豚、逆戟鲸和大象。当然,猫、狗属于靠气味辨别的动物,不能通过镜子测试,并不代表它们没有自我意识。


经典测试:对镜子反应最强烈的野生物种

我是满族人,在满族人心目中,乌鸦和喜鹊是值得敬重的“神鸟”。自清代以来满族人就不伤害鸦鹊,有“不食其肉,遗碎肉、粮食饲之”的说法。

在沈阳故宫清宁宫前立着一根朱红木杆,有丈余高,顶部有一碗形物,木杆置于汉白玉基座上,这便是满族宫廷用来“祭天享鹊”的索伦杆。在满族人聚居的地区,许多普通人家的院子中也立着高高的木杆子,顶上有一只斗,斗里装有猪肉、猪下水以及米等作为乌鸦和喜鹊的食物。


满族宫廷用来“祭天享鹊”的索伦杆

满族人为何崇敬乌鸦和喜鹊?最流行的说法是源于清始祖的神话:《满洲实录》记载,布里库雍顺数世后,子孙暴虐,被杀,幼儿樊察脱走,逃至旷野,“会有神鹊,楼儿头上,追兵……疑为枯木桩,遂回”。另有传说与此近似,《竹叶享杂记》载:努尔哈赤自明将李成梁家逃归,“匿于野,群乌覆之,追者以为乌止处必无人,用是得脱”。由于乌鸦救助努尔哈赤脱险,所以他告知其后世子孙及族人不得伤害乌鸦。至于索伦杆的传说,系指努尔哈赤用的索拨拉棍,天神佑护他得以采参致富,招兵买马打天下。

然而,为什么救人的是鸦鹊而不是别的鸟类呢?这是跟原始的满族对于鸦鹊的动物崇拜有关。


满族赋予鸦鹊种种神性

满族的历史大概可追溯到三干多年以前的肃慎地区。此地以乌苏里江流域和牡丹江为中心,森林茂密、气候适宜,最适合人类生活和鸟类繁衍。乌鸦和喜鹊属于很警觉的鸟,它们遇险发出的惊叫成为一种报警信号,为过着渔猎生活的满族先民传递着信息。由于生产力落后,对自然界和生物认识的不足,以及受到萨满教万物有灵观念的影响,满族的先民便因鸦鹊有传递信息的功能而赋予它们种种神性,即先知先觉的能力、护佑的能力、沟通人神的能力,故而敬之。

这种观念世代传承,深深积淀在满族人的集体无意识当中。鸦鹊拯救祖先形象的出现正是这种集体无意识的体现。


喜上眉梢

汉族人也喜爱喜鹊。早在两千年前,他们就相信喜鹊能报喜。唐朝小说家张鷟的《朝野佥载》中有这样一个故事:贞观末期有个叫黎景逸的人,家门前的树上有个鹊巢,他常喂食巢里的鹊儿,长期以来,人鸟有了感情。一次黎景逸被冤枉入狱,倍感痛苦。突然有一天,他喂食的那只鸟停在狱窗前欢叫不停。他暗想好消息可能要来了,果然三天后他被无罪释放。

有故事作为凭据,画鹊兆喜的风俗便开始流行。两只喜鹊面对面的画,叫《喜相逢》;双鹊中加一枚古钱,叫《喜在眼前》(以“钱”谐“前”),一只獾和一只鹊在树上树下对望,叫《欢天喜地》(以“獾”谐“欢”)。流传最广的,则是鹊登梅枝报喜图,又作叫《喜上眉梢》(以“梅”谐“眉”),齐白石、徐悲鸿等大师都画过。


徐悲鸿的喜鹊图

结婚时,朋友送给我一对红色谭木匠梳子,大红的漆面,刻有凸起的喜鹊和梅花,正是取“喜上眉梢”之意。打开这份礼时的欢喜之情,迄今仍记得。


谭木匠喜上眉梢对梳

最为人们熟知的,当属汉族民间传说牛郎织女鹊桥相会了。每年七月初七,喜鹊在银河上架桥,牛郎和织女桥上相会,情意绵绵。唐代权德舆在《七夕》中云:“今日云耕渡鹊桥,应非脉脉与迢迢。”

实际情况是怎么样的呢?今年“七夕”,我画了一张《洪荒之力·双喜图》,在配文里做了说明:牛郎和织女相距16光年,约151万公里,喜鹊使出洪荒之力架桥,然并卵。

最简短的鹊桥科普图

无论怎样,喜鹊还是那个喜鹊。勇猛聪明惹人爱,给人们带去无数美好的期盼和憧憬。愿大家天天都能喜上眉梢,欢天喜地,真心相爱不必等到每年七月七。


-关于作者-

朱芙蓉(自称“盐妈”):清华本硕,学过艺术设计和新闻传播,做过科技记者和科普编辑,两个孩子的妈妈。希望以动物为纽带,把艺术、科学和儿童教育结合起来,做些有意思的事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