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情未了》第二十六章 爱与被爱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 亲密爱人

全章目录


吃完早餐,依依去给屋内的花儿浇水。陈嘉豪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他问依依中午想出去吃饭,还是想留在家里吃。

依依穿着睡衣,昨天那身衣服还没洗,也没有衣服换。她是真的感到很困倦,于是便对陈嘉豪实话实说了。

“你看我穿成这样可以出门吗?好累呀!还是在家里吃吧。”她温柔地望着陈嘉豪,轻言细语,但很有主见。

“那我让刘阿姨买菜回来煮饭吧。”陈嘉豪拿起手机拨通了刘阿姨的电话号码。

依依把自已的衣服和陈嘉豪的衣服快速用手洗了。陈嘉豪感到很惊喜,长这么大第一次有女孩子帮他洗衣服,而且还是用手洗,那衣领洗的特别仔细。她凉衣服的样子真是可爱,陈嘉豪看在眼里,甜在心里。这种感觉既新奇又美好。

依依凉完衣服,又把床罩也扒下来换洗。陈嘉豪看着依依忙前忙后,从起床到现在还没停过,心疼地让她把这些粗活交给阿姨做。

“怎么好意思呀。”依依指着床罩让陈嘉豪看,那是一块像玫瑰一样鲜艳的红。

“哦……”陈嘉豪愣了一阵,半天才反应过来。

昨天晚上真是太混账了,喝了那么多酒,应该好好爱怜她才对。陈嘉豪没想到依依今年都二十三岁了,竟然还是个处女。他心潮澎湃,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紧紧地将依依抱在怀里。

陈嘉豪心里明白,自己喜欢依依并不是看中她这一点。他喜欢她的温柔、善良、楚楚动人的容颜,喜欢她的一颦一笑,喜欢她走路的轻盈身姿,喜欢她那柔润的说话声音。唯独没有冲着这一点来追求她,然而却又偏偏被这一点感动了。

以前,陈嘉豪从来不敢问依依关于这方面的问题。他怕她尴尬,也怕自己难堪。当然依依更不会向他提说这个敏感的话题。

天气真好,天湛蓝湛蓝的,云特别的白。阳光穿过窗户扑面而来,陈嘉豪展开双臂,做了个拥抱朝阳的姿势。他感到好温暖,好幸福。人生总是会有意外的惊喜,这惊喜是她赠予他的。这世上,她只赠予他一人。

陈嘉豪像一个刚被加冕的皇帝,无尚的荣幸。他更加狂热地揽紧依依,想把全部的爱都揉进她那柔软的身体里。他发誓这一辈子都要好好疼她。

一阵微风佛面而来,吹的依依心里痒痒的。她微闭着双眼,细密的呼吸配合着他那加速的心跳,他们深情地拥吻着。此刻,他们心相印,情相惜。世界上最幸福的爱人大概就是他们现在这个样子。

有上楼的脚步声传来,是刘阿姨来了。陈嘉豪虽然好舍不得,但还是轻轻松开了依依,松开了她那太阳般的身体。依依快速将床罩扔进了洗衣机里,哗哗的水声终于冲走了她守护多年的秘密。

陈嘉豪打开电脑,让依依在网上选衣服。他知道她平时穿的衣服大都是在网上购买的,不同的是他们现在看的衣服全都是知名品牌。只要依依点头喜欢的,陈嘉豪不用考虑就都丢进了购物车。依依还在犹豫该留下哪件,她还想再筛选一遍,陈嘉豪却已经全部都付了款。

下午四点钟,有快递已将两箱衣服送了过来。依依感到很惊讶,以前她在淘宝上购物,最快也要第二天才能收到。没想到今天当天就能拿到衣服。原来陈嘉豪选购的都是全国知名品牌,在各大城市都有配货和专人上门送货服务。看来金钱不但可以买到好东西,还可以买到速度和优质的服务。

陈嘉豪打开包装让依依一件件穿在身上试。她那婀娜的身姿,像一只美丽的蝴蝶,在镜子前翩翩旋转。如果有T型台,她完全可以去走个秀场,一定会引来阵阵掌声。

她神情愉悦。时而清秀可爱,时而典雅大方,时而俏丽活泼,时而森女风格,时而田园风格……

陈嘉豪用手机为依依记录着这美好的时刻。他简直就是个抓拍能手,总能把她拍得美美的。

依依甜蜜地笑着,陈嘉豪全程欣赏她的微笑。她的快乐就是他的幸福。

“如果时间能永远停留在今天该多好啊!”依依跑过来搂住陈嘉豪的脖子,在他的脸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以后我要让你每天都过得快快乐乐。”陈嘉豪在依依的额头上回吻了一个,并抱起她转了一圈。

“我是在做梦吗?”依依眨着大眼睛问陈嘉豪。

“梦是没有影子的,你看,我正在帮你制做一个音乐像册。我要把这美好的今天永远记录下来。”陈嘉豪拿着手机让依依欣赏他抓拍的美照。

“嘉豪,你对我真好,谢谢你。”依依痴痴地望着陈嘉豪,陶醉在甜蜜的爱里。

“你值得拥有更好的,真想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买下来送给你。”陈嘉豪情深似海,字斟句酌。

依依感动地说不出话来,脸上挂着笑意,眼眶里却有泪光闪烁。爱真的可以把人甜蜜死。她想,如果就这样死在陈嘉豪的怀里,她也愿意。

以前依依还没爱上陈嘉豪的时候,他说的情话对她来说,全都是轻佻又荒诞的语言。可现在她已深深地爱上了他,他说的每一句情话,却都会让她感动到流泪。看,这就是爱情的神秘之处。

依依的手机突然响了,是小普打过来的。她叫依依快点回来,但没说什么事,只是一再强调要她快点回来。

陈嘉豪本来想让依依过了今天晚上再回去,明天早上他顺便送依依去上班。可他看着依依已经收拾东西了,也只好顺着她的意思。陈嘉豪的情商真的很高,说话总是能一语双关。

“你带一些衣服回去,留几件在这里,明天回来就有的换了。”他的眼里尽是不舍和留恋。

“嗯。”她只一个字就已表达了对他的爱意。

陈嘉豪把依依送到她的小区门口,他们在黑色的夜幕下吻别。她像新婚的妻子告别自己即将分别的丈夫一样,一步三回头,舍不得离去。他不停地向她摇手道别。陈嘉豪等依依上楼进到房间里,打了电话报了平安,才扬长而去。

不知小普又去哪儿买了打胎药,连注意事项都没看就服用了。从中午肚子就开始疼,现在疼得更厉害了。她痛得在床上蜷缩着,呻吟着,豆大的汗珠从脸上一个劲地往下滚。她脸色煞白,样子非常吓人。

依依想要送她去医院,可小普偏说不用了。她说不想再去看那些医生的脸色。这么说她今天早上是去过医院了,可能医生对她的态度不好,又没人照顾她,她又跑回来独自服下了打胎药。依依这样想着,但她没有追问小普,因为她已痛得没有力气说话。

依依没有这方面的知识和经验,只能在旁边眼睁睁的看着小普受罪。她心痛又着急,但别无办法。也许生孩子就是这样的吧,依依突然感到很害怕。

看着小普不停地扭动着身体,在黑夜里发出吓人的叫声,依依的心里也一阵一阵揪着痛。

凌晨两点钟的时候,有血从小普的双腿中间流出,染红了床单。依依扶着小普去卫生间,她的嘴唇哆嗦着,用手掐着依依的手背。小普一个劲地喊"疼",依依的手也被她掐出血来。

胎儿还是没有生出来,小普却已痛晕了过去。因为之前她服过太多安眠药,身体还没恢复过来。她虚弱无力,根本不可能凭借自已的能力将胎儿生出来,看来非得去医院不可。

望着倒在血泊中的小普,依依吓坏了,但不知为什么,她没有打电话向陈嘉豪求救。她太爱他了,她不想让他大半夜的沾上这血光之灾。依依颤抖着拨通了急救电话,救护车的速度并不快速,差不多半小时才来到。小普终于被抬上单架,送去了医院。

小普最终还是要看医生的脸色,在医生的一阵数落声中,她被送进手术室。小普盲目乱吃药,又不遵从医生叮嘱,这种不智之举给她带来了严重的后果。医生宣布她以后可能再也没有生育能力,如果万一再次怀上了,就一定得生下来,否则将会搭上这条性命。

小普的不幸一茬接一茬。她强健的身体已被一点点透支和破坏,她曾经美丽善良的灵魂也在一点点腐蚀和变质。也许终将有一天,世界会将她磨成一把尖刀,她会麻木无情地刺向世人,甚至刺向离她最近的人。

谁知道呢,她会变成什么样子,她的眼里蓄满了仇恨。

小普本来以为吃药可以节省一点钱,可没想到她这样一折腾,反而花了更多的钱,还把身体搞坏了。人生就是这么悲催,生活和她想像的美好世界大相经庭。她痛苦,她绝望,但每一次看到依依,她就觉得生命中还尚存一些美好的东西。她多么希望这个好朋友能陪伴她一辈子。

医生让小普在医院里院观察一天,可她执意要回家休养。无奈,依依只好陪她回家。

依依炖了鸡汤给小普喝,小普心酸又感动,她泪流满面。依依已成了小普活下去的精神支柱,她紧紧的抓住依依的手,不肯放开。


第二十七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