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缘

生活中,人们的喜好千奇百怪,爱好什么的都有。生活在黄河边上的人,有玩黄河石的喜好,我也跟着堂弟玩了几年黄河石。

记得那几年,周末有空就会骑着摩托车,带上一天的干粮和水,去到黄河边採砂场捡石头。当淘砂车载着砂石到石料石时,捡石者们就会八字排开,等到石料一倒,捡石者们一拥而上,睁大自己明亮的双眼,去捡与自己有缘的石头。

为什么说是有缘呢?因为,有时,无数人捡过的场地,就有后来者捡到好石。

记得有一次,我们七八个人捡了大半天,也没有人捡到很好的石头。可下午三点了,来了两位男士,不一会儿,在我们捡过的石料场捡到了两块画面石,一块像两枝干枝梅,颜色鲜艳,一块像文字石,是个“川”字。

大家你拿着欣赏一阵,他举着赞叹一凡。然后两男士带着奇石高兴地开车离开。

这种奇缘,我也遇到过。一个周三日中午,我一人骑摩托车去黄河边採砂场捡石头。因为是中午,砂场没有人,只有採砂船在河中央淘砂。

我在石料场里细细地搜了一遍,没一个看上眼的。转到河边的细砂处,看到有一块像黄河玉的小石头。我踩着表面晒的发白的细砂往进走,一脚踩下,我的腿整个陷进了砂里,吓得我伸开两臂就地爬下。我定了定神,双手伸向前方,慢慢爬出像沼泽地的虚的细砂坑。浑身湿漉漉的坐到石料场的砂石堆上晒衣服。

我底头扫视着周围的石头,就发现眼前有块石头上有不太明鲜的纹路,起身捡起,用还湿的袖头擦了一下,纹路已显现。我赶紧拿到水坑边洗净,慢慢转动,仔细端详,发现有一人,且双手合十,再看,这不是唐僧吗?

《唐僧》


我高兴的快跳起来了,忘了陷入砂坑的惊吓,忘了衣服的潮湿,感叹今日有缘得此奇石,心m满意足。

不顾衣服的脏湿,把宝贝奇石装进包里,骑车回家了。

人遇石也是一种缘,缘分二字,当真妙不可言。

鹊雀戏鱼

《母女情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