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于未来,终于未来——云赞史

2020 年 3 月 10 日,一篇名为云赞家园 || IT小弟简村重现,云赞家园新体验的文章在简书火了起来,获得了各大合伙人的超赞,冲上了文章排行榜。

当时,云赞已经内测了一段时间,入驻账号七十余个,总权重约一千万。

用户对用户的去中心化运营方式,让小程序的用户量得到了极大的增长,平台积分总量节节攀升,资产流动性增强。

我也是在这段时间加入了云赞,当时看一个广告还可以获得七个积分,截止到云赞关闭前,已经变成了一次三个积分。

关于小程序的合规性,文中是这样解释的:

小程序只是辅助简友更好地玩转简书,通过活跃贡献,获取平台派发的收益,并不违背平台的法则。

既然简书中各种模式下的互动都具有了支持写作和社交游戏的两面性,而平台上的主流用户都是在写作路上的爱好者,尽管水平有高低,都是值得鼓励的。所以,在每个人的投票能量里,一部分拿来针对性地点赞好文和获取伯乐奖,一部分拿来广泛性地互相鼓励和支持,是完全合情合理的,前者靠用户带着自己的评判标准选择性点赞,后者则可借助小程序支持平等化的互动。

现在看来,由于排行榜新规和合伙人点赞连坐制度的出现,这种说法可能有一定局限性,但在那时,这种思想非常超前。

因风而起

2020 年 4 月份,得益于各大合伙人的权重助力,云赞家园已经有了两千多名用户,日活五百,而权重则翻了一倍多,达到了两千五百万。

而在这篇阶段总结文章中,有一段话预测了未来:

在年龄上,我们看到,最大头是 18 - 24 岁的年轻人,其次是 25 - 50 岁之间几个段的中青年人,不可忽视的还有 17 岁以下和 50 岁以上的群体,今后,也许他们会在云赞、也是在简书整个用户群里更加突出。

高年龄群体我接触的比较少,在这里不做评价,但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简书的未成年作者确实得到了很大的发展。

但在这篇文章中,也有一段预测了云赞未来的走向,这段话描述了云赞的成员类型:

低权重用户,希望文章有更多的曝光和阅读量; 高权重用户,无精力日更,提供点赞、攒下积分,供更文的时候换赞; 想节省时间、提高互动效率的简书活跃用户; 高权重用户,利用云赞,补充冲榜所需的热度; 简书推广员,利用云赞丰富促销手法,吸引新会员和会员升级。

对于低权重用户和想要节省时间的用户来说,云赞是一个工具,而对于高权重用户和专职推广的用户来说,云赞使用不当则可能适得其反。

九万里

为了控制运营带来的时间消耗,阮新宇将云赞的日常运营工作交给了丹思心舞

这段时间内,陆续有很多简友发布了关于云赞的推广文章。虽然我再没有看到直接的运营数据,但可以依据这些文章的阅读量推测,简书至少有五千人加入了云赞家园,而其中的几百人选择了入驻提供能量。

而在这时,运营团队面对用户“什么时候上线批量兑换”的问题,也给出了自己的答复:为了规避可能的滥用风险,暂时不开放批量兑换。

但在后来,批量兑换功能还是上线了,而且其运作方式就是服务于冲榜的。

也是在这段时间,云赞的自助入驻开放了,简友可以自主参与问卷测试,达到一定分数后申请入驻。

我在这段时间和开发者交流了一下,云赞的主要运作模式是公益性质的,唯一资金来源是广告收入,单个点赞兑换不收手续费,手续费只在有价值的功能上收取。

记得当时统计连载数据还要收取 10 积分,截止到云赞关闭前,工具箱中的所有功能都变成了免费开放。

八月份,简书开始了全站文章审核,同时加入了发布文章的限制,使得云赞官方账号每天发布点赞列表文章的方式不可行了。云赞团队紧急开发了复制点赞功能,解决了这个问题。

“是啊,成熟期了,我也只求稳定不出问题。”每个运营都希望自己的产品能长久。

由于云赞的用户量增加,服务器做了升级,开发者则承受了几千元的亏损。但在接下来的捐助活动中,这一亏空被简友们补回了四分之一。

如果云赞当时就开始某种方式的收费,结果会不会更好?会不会以一个少量盈利的方式结束运营?我们不知道,但我想不会,因为云赞的运营初衷就不是盈利性质的,收入只是为了补全亏损,开发者本就没想着盈利。

随风摇摆

云赞的黑名单功能是在四月份上线的,同时上线的还有拒赞功能,这里简单给大家解释一下:

黑名单,这里指的是用户黑名单,用来加入自己不想点赞的用户,加入后双方都会扣除积分,用途是解决由于私人恩怨导致的不想点赞。

拒赞是解决由于单篇文章质量导致的不想点赞。

而黑名单和拒赞功能是要消耗积分的,依据官方文档所述,是“为了避免滥用”。

但这两个功能的使用较为复杂,一直没有被有效利用,这也间接降低了社区的可靠性,当恶意兑赞突然出现时,社区不能通过自治体系快速应对,这也是云赞覆灭的原因之一。

同时,排行榜规则的修订也使得高权重用户点赞变得小心翼翼,同时,甄别文章带来的时间消耗与云赞的运营初衷“高效互动,静心创作”有冲突,一部分简友跳过甄别强行点赞,导致水文上榜,破坏了大环境,这也是一大原因。

细数云赞经历的各种苦难:简书限制文章发布、小程序默认大赞无法直接跳转、全站文章审核、评论字数限制、排行榜新规、运营精力分配......

而在 2020 年即将过去时,新的苦难又将来临。

终落幕

这一次,云赞没有挺过去。

2021 年 1 月 14 日,云赞发布了停运公告。

快一年了,没想到以一个这样的方式结束。我们等着庆祝云赞的生日,没想到会迎来这个结局。

按照既定规则,剩余积分以 100:1 的比例转换成简书贝,由运营者统一转到用户账号上。

我没有填写补偿信息,我的积分只能兑换十几个贝,但对于一些高权重用户来说,可能可以兑换几百甚至几千贝。

但云赞本就没打算盈利,这笔资金还要运营者独自去承受。

云赞直到运营的最后一天,都没能实现收支平衡。

就连这个补偿入口,现在都已经关闭了。

三百余天,我们一起见证了一个第三方平台的崛起和灭亡。

但至少云赞的痕迹仍在,这可能对是众多简书人唯一的安慰了吧。

每个简友的痛,大家都感同身受。

也许还会有类似云赞的产品出现,也许还会有平台因此消亡,但它们不是匆匆过客,而是和我们同属简书人的故事亲历者。

尘埃落定,结局可能不如人所愿,但为了大环境的发展,云赞只能做出牺牲。这个产品描述了简书中的乌托邦社会,希望在某个可预见的未来,这个梦能真实出现在我们眼前。

在某一个转角,我们一定会重逢!

云赞,感谢有你,未来可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