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虽经典,一挑一个错!

96
漪禾渡江
2017.09.08 17:21* 字数 2004

一、宝钗到底多大?

这薛公子学名薛蟠,字表文起,今年方十有五岁……还有一女,比薛蟠小两岁,乳名宝钗,生得肌骨莹润,举止娴雅。

第四回,《薄命女偏逢薄命郎,葫芦僧乱判葫芦案》,这宝钗赴京之时,照本回目的文字来看,正好十三岁。

注云:“杏花陪一盏,坐中同庚者陪一盏,同姓者陪一盏。”众人笑道:“这一回热闹有趣。”大家算来,香菱、晴雯、宝钗三人皆与他同庚,黛玉与他同辰,只无同姓者。

第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死金丹独艳理亲丧》,明白写着,宝钗、香菱、晴雯和袭人同庚,也就是同一年出生。

门子道:“这一种拐子,单管偷拐五六岁的女儿,养在一个僻静之处,到十一二岁时,度其容貌,带至他乡转卖……虽隔了七八年,如今十二三岁的光景……”

而在第四回的上半篇,葫芦庙沙弥出身的门子,在向雨村陈说薛蟠案的隐情时,清清楚楚地点明:香菱这年十二三岁。

香菱和宝钗同年,宝钗十三岁,香菱十二三岁,这倒是相合的。宝钗又是正月二十一的生日,香菱或许小些月份。这一年,薛姨妈带着薛蟠、宝钗进京,宝黛钗会面,宝钗十三岁。

凤姐听了冷笑道:“……薛大妹妹今年十五岁,虽不算是整生日,也算得将笄的年分儿了。老太太说要替他做生日,自然和往年给林妹妹做的不同了。”……谁想贾母自见宝钗来了,喜他稳重和平,正值他才过第一个生辰,便自己捐资二十两,唤了凤姐来,交与他备酒戏。

第二十二回,《听曲文宝玉悟禅机,制灯谜贾政悲谶语》中,宝黛钗见面一年后,贾母给宝钗过十五岁的生日。也就是说,宝黛钗见面时,宝钗十四岁。

出了回目,宝钗的年龄便错了一岁,这也就罢了!关键是,说到宝黛的年龄,也就错得太离谱了!

二、宝黛究竟多大?

说来又奇:如今长了七八岁,虽然淘气异常,但聪明乖觉百个不及他一个……

第二回,《贾夫人仙逝扬州城,冷子兴演说荣国府》,在冷子兴的闲话中,我们已经知道,宝玉此时“长了七八岁”。等到“出月初二日”,也就是次月,雨村便与黛玉一同入京。

今见王夫人所说,便知是这位表兄,一面陪笑道:“舅母所说,可是衔玉而生的?在家时记得母亲常说,这位哥哥比我大一岁,小名就叫宝玉……”

第三回,《托内兄如海荐西宾,接外孙贾母惜孤女》,黛玉入府后,王夫人提及家里的“混世魔王”,林妹妹说,自己母亲常说这位哥哥,比自己大一岁,“小名就叫宝玉”。宝玉七八岁,黛玉小他一岁,那就该是六七岁的光景。

今如海年已四十,只有一个三岁之子,又于去岁亡了。虽有几房姬妾,奈命中无子,亦无可如何之事。只嫡妻贾氏,生得一女,乳名黛玉,年方五岁……

照应第二回的文字,雨村当林黛玉老师时,黛玉“年方五岁”。教书“一载有余”,贾夫人仙逝,雨村闲来无事,遇见冷子兴。次月便乘船入京,掐指算来,黛玉恰好六七岁。

宝玉便走向黛玉身边坐下,又细细打量一番,因问:“妹妹可曾读书?”黛玉道:“不曾读书,只上了一年学,些须认得几个字。”

宝黛相会时,黛玉告诉宝玉,说自己“不曾读书,只上了一年学。”文字前后照应。由此看来,宝黛见面时,宝玉七八岁,黛玉六七岁,这是无可置疑的事。然而,事情哪有这么简单!

三、增删誊抄有误?

雨村另有一只船,带两个小童,依附黛玉而行,有日到了都中……不上两个月,金陵应天府缺出,便谋补了此缺,拜辞了贾政,择日上任去了,不在话下。

再一起回看第三回,《贾雨村夤缘复旧职,林黛玉抛父进京都》,雨村依附黛玉而行,不日到了都中,攀附上贾政。不过两月,便赴金陵上任。

如今且说雨村,因补授了应天府,一下马,就有一件人命官司详至案下。

待雨村到任,便接下薛蟠打死人命案。这时间,竟似马不停蹄,分毫不错。而彼时,这薛蟠年方十有五岁,宝钗小他两岁。不久,宝黛钗会面。读到这里,我彻底糊涂了!

宝玉听了,忙上前悄悄地说道:“……第二件,你先来,咱们两个一桌吃,一床睡,从小儿一处长大的,他是才来的,岂有个为她远你的呢?

第二十回,《王熙凤正言弹妒意,林黛玉俏语谑娇音》,宝玉见黛玉生气,便替她排解,声称:二人是“从小儿一处长大的”,宝钗是“才来的”,“岂有个为她远你的呢?”

话说也不过是路上几个月的时光,宝黛这就从“小”长大了么?

忽然抬头见宝玉进去了,宝钗便站住,低头想了想:“宝玉与黛玉是从小儿一处长大,他兄妹间多有不避嫌疑之处,嘲笑喜怒无常……”

第二十七回,《滴翠亭杨妃戏彩蝶,埋香冢飞燕泣残红》,黛玉被晴雯关在院外,闷坐到二更方睡。第二天芒种节,女孩们都在园内玩耍,独不见黛玉。宝钗起心去闹黛玉,却抬头见了宝玉进去,私心忖度他们“是从小儿一处长大”的,不方便进去。

这段文字倒是和二十回文字相合,看来曹公的原意,宝钗未来之前,宝黛二人相处了相当长的时间,绝非几个月这般短暂。

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

再想到第一回中,历叙《红楼》成书经过,雪芹“批阅十载,增删五次”。或许,作者既羡慕青梅竹马,又贪爱一见终情,虽难以两全,却留下些微踪迹来。我是痴人,纠结若许,还在梦中!

漪禾物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