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商

字数 8347阅读 188

情绪就像一个根植于人类神经系统的指令体系,成为人类心灵固有、自动的反应倾向,对人类生存具有重大的意义。

在进行决策和行动时,感觉的作用等于甚至常常超过思维的作用。

缓慢而奇妙的生物进化力量塑造了人类情绪,这一过程经历了100万年。

情绪(emotion)导致行动。是深层的驱动力。

人在生气的时候,血液会流到手部。

人在恐惧的时候,血液会流到大块的骨骼肌。

悲伤主要的作用是帮助个体适应重大的损失,悲伤会降低生命活动的能量和热情。

随着农业的出现,人类的存活率开始发生急剧的变化,在过去的1万年间,这种现象在全球范围内出现,人类生存危机的压力慢慢减轻了。

感性和理性两分系统类似于我们常说的心和脑的区别。

人脑由细胞和神经液组成,重约三磅,是其他灵长动物的三倍。

大脑最原始的部分是脑干。脑干没有思考或学习的功能,它只是一个预先设定程序的自动调节器。这种大脑统治了爬行动物时代。

人的情绪最早起源于嗅觉,更准确的说是起源于嗅页。原始的情绪中枢从嗅页开始进化,最终发育成足以环绕脑干顶部的构造。

由于这部分大脑还绕饼包裹着老盖,因此被称为边缘(limbic)系统,边缘一词来源于拉丁语(limbus),意为衣领。这一新的神经区域为大脑的指令系统添加了恰当的情绪。

边缘系统进化出两个强有力的工具学习和记忆。

大约在1亿年前,哺乳动物的大脑发生了生长突增。形成了大脑的新皮层。

新提成具有制定决策作出长远计划和其他谋略的功能。

没有新皮层的生物缺乏亲子感情。

心皮城虽然是大脑的高级中枢,但并不能控制全部的情绪生活。

由于大脑的高级中枢发源于边缘系统,或者说扩展的边缘系统的功能范围,情绪脑在神经结构中扮演着关键的角色。

人类的杏仁核位于脑干顶部,环状边缘系统底部附近,呈杏仁形状,是相互联接的组织复合体。杏仁核分为两大核群,均左右脑各一个。

海马体和杏仁核是原始嗅脑的两个重要部分,嗅脑在进化过程中的作用是唤起皮层和新皮层。

杏仁核,是情绪事务专家,假如杏仁核和大脑其他部分联系隔断,就会导致个人体无法判断事件的情感意义,这种情况有时候被称为,情感失明。

杏仁核如同情绪记忆的仓库,也是意义本身的仓库,没有杏仁核的人生相当于被剥夺了个人意义的人生。

杏仁核不仅与感情有关,所有的激情也都取决于杏仁核,杏仁核被切除或受到伤害动物,不会感到恐惧和愤怒,失去了竞争或合作的紧迫感。

被拥抱抚摸或者安慰可以舒缓大脑杏仁核这个区域,使人停止哭泣。

杏仁核在心理活动中处于强有力的地位,类似于心理哨兵,他质疑每一种处境,每一种认知,此时大脑中会出现一类最原始的问题:“我讨厌他吗?他会伤害我吗?我害怕他吗?”假如答案是肯定的,或者在当前时刻趋于肯定,杏仁核就会作出即时反应,像神经警报一样,向大脑各个部分发出危机信号。

除了有一束较大的神经元连接丘脑和新皮层之外,因为有一束较小的神经元,直接连接丘脑和杏仁核,这条更小更短的通道类似于神经的后院小巷,使杏仁核能够直接接收某些感觉信号,并在新皮层接收全部信号之前作出反应。

海马体主要参与记录和理解感知模式。提供与背景有关的鲜明记忆,这对情绪的意义非常重要。

海马体记忆的是纯粹的事实,而杏仁核则保留了伴随事实的情绪味道。

杏仁核唤起把情绪唤起特别强烈的大多数时刻嵌入了记忆。杏仁核唤起的程度越强,记忆就越深刻,那些最令我们害怕或恐慌的生活经历是我们最难以磨灭的记忆。

人生早期的人机互动,塑造了一整套婴儿与照料者相处时协调和不适为基础的情绪经验。

大脑调节杏仁核激荡的开关位于通往新皮层主要神经通道的另一端,在额头内侧的前额页里。

前额叶是计划和组织对目标作出反应,包括情绪反应的地方。

在情绪失控的情况下,理性脑听命于情绪脑。

左前额叶的一个功能是控制不愉快的情绪,相当于神经恒温器,右前额叶是恐惧、攻击等负面感觉产生的地方。左前额叶通过压抑右前额页来抑制这些原始情绪。

杏仁核通常扮演紧急激发器的角色,而左前额叶则是大脑中关闭困扰情绪的神经部分:杏仁核提出动议,前额叶应对处理。

工作记忆描述对完成给定任务或问题所需的存储于大脑的事实的关注能力。

前额叶皮层是负责工作记忆的大脑区域,不过由于前额叶与边缘脑之间存在着神经回路,焦虑,愤怒等强烈情绪的信号会制造神经静电,从而破坏前额叶保持工作记忆的能力。

情绪的神经回路是由童年期的经历塑造的。

前额叶-杏仁核通道受损的病人,决策能力出现了严重缺陷。

情绪对理性有着重要意义,在感觉与思维共舞时,情绪无时无刻不在引导着我们进行决策,与理性的通力合作,令思维本身有效或者失效。

传统范式认为,理性应当超脱于感性的约束,而新范式却要求我们是头脑和心灵保持和谐。

情绪潜能是一种元能力,它决定着个体包括纯粹智力在内的其它技能的发挥程度。

加了德育1983年出版了《心境》(Frame of Mind),认为,人生成功的关键不进取,抉余某一种独占性的智能,而是取决于范围更加广泛,包含七种关键变量的多元智能。语言,数学逻辑,空间智能,运动智能,音乐智能,人际智能,内省智能。

内省智能,是一种内向的相互关联的能力,及宿州准确真实的自我模式,以及运用这种模式,有效地对应生活的能力。关键内省智能包括“正视及辨别自身感受,并以此引导行为的能力”

人际技能指理解他人的能力:什么因素可以激发他们,他们如何工作,如何与他们进行合作。人际技能的核心包括“准确识别及回应她人的情绪,气质动机和欲望的能力。”

情绪智力的五个主要领域

了解自身情绪,管理情绪,自我激励,识别他人情绪和处理人际关系

元认知和元情绪分别用来指代思考过程的觉知以及对自身情绪的觉知。

约翰.梅耶把自我意识概括为“同时意识到自身的情绪,以及自身对该情绪的想法”。

情绪感受对生活中数不胜数的个人选择起着向导性的关键作用。

要决定和谁结婚,应该信任谁乃至从事什么工作,仅仅以程式化的逻辑做,为决策的基础是行不通的,在这些重要的领域没有感觉辅佐的理性相当于睁眼瞎。

每次连续的记录或觉知,都会为,都会成为杏仁核驱动儿茶酚胺的迷你触发器,每次都建立在前一次荷尔蒙总量的基础之上,第二波在第一波平息之前,到涞水后,第三波又席卷而来,一波接着一波,迅速提升了个体生理唤醒水平。

分散注意力扭转情绪。

将愤怒或敌意想法写下来。

忧虑基本上是由大脑听觉神经,而不是视觉神经表达出来的,也就是说用言语而不是用影像表达出来的这一事实对控制忧虑很有意义。

有氧运动是摆脱轻度抑郁,以及其他消极情绪最有效的方法之一。

改变情绪更有效的方法是取得小小的胜利或者获得简单的成功。

另外一种提振情绪的有效方法是帮助有需要的人。

对于右利手的人,处理消极情绪的关键中枢位于右半脑,而主管语言的中枢位于左半脑,一旦个体右半脑,识别出令人不安的语言,它就会通过大脑两个半球纵裂底部的胼胝体,把信息传到语言中枢。

前额叶皮层执行工作记忆的功能。前额叶皮层还是感受和情绪交汇之处,如果在前额叶皮层,汇合的边缘系统神经回路受到困扰情绪的束缚,后果之一就是影响工作记忆的有效性,无法保持思路清晰。

一群能力大体相当的人,其中有些人从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处于最拔尖的水平,关键在于他们很早就开始年复一年地进行艰苦的常规训练。

华裔美国人的平均智商为120。

对四岁孩子进行考验的软糖实验,始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斯坦福大学的一所幼儿园。参与者主要是斯坦福大学教职工和研究生的孩子,研究从受测者四岁追踪到他们高中毕业。

及时兑现的小朋友语言时满足的小朋友在情绪和社交方面显示出极大的差异。

三岁看大。

轻微的情绪高涨,似乎对作家及其他要求记录清晰,想象力丰富的创造性职业最为理想,这种状态接近于,倒U形的顶点。

心情好的人在制定计划或决策时会产生一种,认知倾向,使他们的思维更加开阔和积极,部分原因在于记忆总是和特定的情景联系在一起,我们在心情好的时候会想起更多积极的事情。在衡量某种行动的利弊时,如果我们感到很高兴,记忆就会推动我们从积极的角度进行衡量,比如促使我们倾向于从事轻度冒险或者有风险的事情。

希望不仅能给痛苦提供一丝慰藉,而且对人生有着难以置信的作用。

希望处在高水平的人存在某些共同特质,比如能够自我激励,感到有能力找到实现目标的方法,在紧要关头坚持认为事情会好起来,头脑灵活,能够寻找不同方法,实现目标或者在目标难以达到时及时调整目标,善于把艰巨的任务,分解成比较较小的容易管理的部分。

在所有推销行业,平静地接受拒绝是必不可少的能力,尤其是在推销保险产品的时候,推销员碰钉子的比例高得令人气馁,也正是因为这样,大约4/3的保险推销员,在三年内就放弃了这份工作。

最富有挑战性的任务,用最少的心理能量完成。在心流状态,人脑处于冷静状态,其神经回路的唤起和抑制与当前要求协调一致。

如果人们从事不需要努力集中和保持注意力的活动,大脑就会安静下来,表现为大量皮层唤起减少。

无法接受他人的感受,是情绪智力的一个重大缺陷,是人生的悲惨失败,从根本上,关怀起源于情绪的协调性,起源于同理心,

同理心,即了解他人感受的能力。在人生很多竞技场上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人们用语言表达出来的情绪很少,情绪更多是体现为其他信号,凭直觉感知他人的感受,关键在于理解非语言信息的能力,比如,声调只是面部表情的。

语言是理性脑的模式,而非语言,是情绪脑的模式,如果一个人说的话与他表现出来的声调、姿势或其他非语言方式不一致,那么他的真实情绪在于他说话的方式,不在于他说话的内容,传播研究的一个经验法则是90%或以上的情绪信息是非语言的。非语言信息——声调里的焦虑,快速动作中所包含的怒气,通常会被对象对方下意识地接受,没有特别的留意信息的本质(身),只是心照不宣地接受并回应。

在成人生活中,与母婴之间亲密的协调最为接近的也许是做爱。

情绪的同步性心照不宣,而且难以为意识所察觉。

善于协调的母亲与宝宝之间的互动交流。

童年期缺少协调的情绪,代价非常大,会对儿童的一生产生影响。

布拉泽斯指出,杏仁核极其与视觉皮层的连接区域,是形成同理心的关键大脑回路的一部分。布拉泽斯喜欢把同理心称为情绪沟通。

情绪脑以强烈的反应驱动身体时,很少会或者不会产生同理心,同理心要求个体保持足够的冷静和感受力,以便情绪脑接收和模仿他人微妙的情绪信号。

同理心的最高水平出现在童年期后期,在这个阶段,儿童能够超越当下的情景来理解困扰。

如果情绪性词语闪过,受测者的判断会更迅速,其大脑对情绪性词语表现出一种独特的脑波模式,而对于中性词就不会出现这种现象。

演员是情绪表达的专家,他们的表现力在观众当中激起了强烈的反响,我们当中的一些人无疑也是天生的演员,不过我们情绪表达的熟练程度差异很大,部分原因在于我们学到的展示规则由于不同的榜样示范而大相径庭。

情绪感染在大多数的时候是非常微妙的,是一种无声无息无处不在的人际交流,我们彼此传达和接收情绪,在这条心里暗涌中,有些是有害的,有些是有益的。

能够帮助他人舒缓情绪的人,具有很高的社会价值。

两个人进行互动交流的时候,情绪传递的方向是从情绪表达更有力的一方传到较为被动的一方。不过有些人更容易受到情绪感染,他们内心非常敏感,体内的自主神经系统更易受到启发。

卡乔波:“不管你是否意识到你在模仿对方的面部表情,仅仅看到了别人表达情绪就会引发你同样的感受,人们之间的情绪总是在不停的传递,步调一致,好像在翩翩起舞,情绪的同步性决定了你对人际互动感到舒适或者不适。”

人们在人际互动中感到情绪一致的程度,体现为交谈时双方身体动作的协调性,这是无意识的,亲密的衡量指标。一方发表观点,另一方点头;或者双方同时变换坐姿;或者一方向后退,一方向前倾。

有效的人际交流的一个决定因素,是人们运用情绪同步性的熟练程度

不善于接受和发送情绪信息的人容易遇到人际关系的问题,原因在于别人与他们相处时常常感到感觉不舒服,但是他们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

从某种意义上说,确立情绪互动的情绪基调是个体在深入和亲密的层面处于主导地位的象征,即个体可以驱动他人的情绪状态。

在人际互动过程中,情绪表现力更强或者更有影响力的一方,通常会夹带另一方的情绪。

能把未言明的群体性情绪准确的表达出来,引导群体向特定目标前进。

社会形象特别好的人,往往善于调节自身的情绪表达,与他人的反应方式非常协调。从这个意义上说,他们就像老练的演员。

儿童通过社会互动的同步,以及社会和谐的潜规则,获得了数不清的经验,这些经验非常关键。

社交礼仪的作用是让每一个参与者与社会交往的人感到轻松自在,笨拙,引起焦虑。缺乏交际社交经验的人不仅没有社交的分寸感,而且不善于调节他人的情绪,他们所到之处会引起混乱。

他们总是以自我为中心,而且无视别人转移话题的试探。缺乏人际交往的空间感,缺乏节奏感。

受欢迎的小孩会花时间观察小团体,在加入之前搞清楚当前的状况,然后用行动表明他们接受小团体的规则,等到自己在小团体的地位确立之后,才主动建议小团体该做什么。

关注他人的敏感性。

在美国,18290年,结婚的夫妇大约10%以离婚收场,1920年结婚的夫妇离婚率是18%,1950年结婚的夫妇离婚率是30%,1970年结婚的夫妇离婚率是50%,1990年结婚的夫妇,离婚概率徘徊在67%左右。

离婚率的上升很大程度上并不是因为情绪智力的下降,而是因为社会压力的逐步消解。离婚的坏名声、妻子对丈夫的经济依赖等。社会压力不再是维系婚姻关系的粘合剂,那么,夫妇之间的情绪力量对于,婚姻的存亡就变得更为关键了。

对于十岁的孩子,生气时具有明显的攻击性,倾向于公开对抗的男孩和女孩的比例大体相同,但到了十三岁开始,出现非常显著的性别差异,女孩比男孩更善于运用巧妙的攻击策略,比如排挤、恶意中伤以及间接性报复等。总体来说,男孩被惹恼后会继续针锋相对,不懂得采用更加隐蔽的策略。

男孩对任何妨碍他们独立的事情都会感到威胁,而女孩更容易对关系网的破裂感到威胁。

男人喜欢谈论事情,女人则寻求情绪的关联。

女孩变得善于理解语言和非语言情绪信号,善于表达和交流感受;男孩变得善于使与脆弱内疚,恐惧和伤害有关的情绪最小化。

到孩子上小学后,男孩的表情变得收敛了,而女孩的表情则更有表现力。

男性对于维系感情关系这项任务看都没有女性那么重要。“我想和她一起做事,而她想做的就是说话”

对于轻微的否定,丈夫比他们的妻子更容易出现情绪泛滥,被配偶批评后,情绪泛滥的男性要多于女性。

男性消极作对,通常是为了保护自己免受情绪泛滥的危害。一旦男性开始消极作对,他们的心跳每分钟大约减少十次,主观上感受到有所解脱,不过一旦男性开始消极作对,你妻子的心跳就会突然加速,这是情绪极度困扰的信号,两性间寻求危机的方式正好相反,这种情绪探戈,导致他们对情绪对抗的,不同立场,丈夫希望摆脱情绪对抗的热切程度与妻子寻求情绪对抗的程度是一样的。

妻子闹情绪,只是为了突出他对问题的强烈感受。

男人还要注意避免太早,提出实际解决方法,导致双方讨论,出现短路。对于妻子来说,感到丈夫愿意听她发牢骚,并对他感受产生同理心,这种感觉更加重要。妻子也许会把丈夫提出建议看成他对他的感受不够重视。

情绪脑会按照过去愤怒和伤害时所获得的经验进行回应,过去的情绪经验具有主导作用。

墨尔本·麦克布鲁姆是一位喜欢发号施令的上司,他的脾气让跟他一起工作的人都感到害怕。如果麦克布鲁姆在办公室或工厂上班,那么这一点还不算什么,但是他是一名飞行员。

1978年的一天,麦克布鲁姆驾驶的飞机即将降落在俄勒冈的波特兰,但他突然发现飞机起落架出现了问题。因此,麦克布鲁姆把飞行设置为等待航线模式,飞机在机场附近的高空盘旋,而他则在拨弄飞机的机械装置。

在麦克布鲁姆专心研究起落架的时候,飞机燃料读数渐渐接近于零。副驾驶员们害怕麦克布鲁姆发怒,在灾难即将降临之际居然什么都没说。最后飞机坠毁了,造成10人死亡。

压力之下必有愚夫。

系统论中的反馈原因是关于系统的一部分运作情况的数据交换,系统的一部分会影响其他部分,因此任何阻碍进程的部分都应得到改善。在企业中,每个人都是系统的一部分,因此反馈也就是信息交流,相当于组织的血液,人们据此了解,他们所做的工作是否符合要求,或是需要调整、升级甚至彻底转向,没有反馈,人们就会一头雾水,不知道怎么与上司、同事相处,也不知道别人对他的期望,随着时间流逝,这些问题会越来越严重。

恶意的批评显示的批判者的无知。让人根本无法回应,也不知道如何改正,恶意批评只会让批评者感到无助和愤怒。

批评某人愚蠢或无能这种人格,攻击并没有批评到点子上,你一下子把它置于防守的地位,他再也听不进你让他改进的意见。

如果员工只听到他们做错了,但不知道具体错在哪里,也就无法改进,这样会打击员工的士气。

对于赞扬,具体同样重要。

当面表达,批评和赞扬一样,在面对面和私下场合效果最明显。

对本族群保持忠诚的心理成本,是对其他族群感到反感,尤其是在有着长期敌对历史的族群之间。

这种感觉源于童年期家庭对他们的影响。

组织化团队工作最基本的形式,也许是开会。

非正式网络对于处理意想不到的问题尤为关键。

改进员工合作方式将是提升知识之本,发挥关键竞争优势的一个主要途径。

人体的免疫系统跟人脑一样具有学习能力。

免疫系统是身体的大脑,决定身体对自身的感觉,即判断什么是属于身体的,什么是不属于身体的,免疫细胞随着血液,流遍全身几乎与其他所有细胞进行接触。零细胞能够识别出来的细胞就会安然无事,识别不出的细胞就会遭到攻击。

阿德的发现促使科学家重新研究免疫系统和中枢神经系统之间的关系。

科学家发现,在大脑和免疫系统活动最为广泛的化学信使,在调节情绪的神经领域分布也最为密集。

费尔腾注意到情绪对自主神经系统有非常显著的作用,从胰岛素的分泌水平到血压无一不是由情绪调节的。他还与妻子及同事共同发现了自主神经系统与免疫系统淋巴细胞与巨噬细胞直接对话的交汇点。

借助显微镜,他们发现自主系统神经末端有,突触状的触点与免疫细胞直接接触,这种物理的接触点处是神经细胞,释放神经递质,以此调节免疫细胞。

一项关于候诊室病人的研究发现,平均每问病人有三个或更多问题准备询问医生,但在进入候诊室后,他们平均只问了一个半问题。这一发现是当今医疗服务,无法满足病人情绪需要的众多表现之一。病人心中的疑问没有得到解决,就会助长不确定性和恐惧感,甚至会产生灾难性后果,病人不得不战战兢兢地与他们无法完全理解的医疗体制打交道。

这种情绪学习出现在人生的最早阶段,并贯穿于整个童年期,父母与孩子之间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都隐含着情绪的玄外之音,情绪信息一直重复多年,从而使孩子形成情绪见解和能力的核心。

在出生后的3到4年内,幼儿大脑的大小均未完全发育成形的2/3。

赫尔曼开提出的创伤复原的步骤。

第一个步骤是重新获得安全感,也就是转变行为想办法,使过于惊慌不安的情绪神经回路平静下来,为重新学习创造条件。

第二个字,要不就是以安全的方式重述和重构创伤事件,是情绪神经回路,对创伤记忆以及初级记忆的事物重新获得更切合实际的认识和反应。

最后,需要哀悼创伤所造成的损失。

为什么严格会减少孩子的恐惧呢?因而受到吸引,逐渐靠近某个物体时,如果被,母亲不许碰的警告阻拦,婴儿就会由此学到经验,婴儿就突然被迫面对了轻微不确定的情况。在婴儿出生后的第一年,如果类似的挑战重复出现成百上千次,婴儿就持续获得练习机会,一点一滴学会应对人生中不确定的事物。

人脑在个体出生时并没有完全发育成形。童年期是大脑发育最迅猛的阶段,个体出生时的大脑神经细胞要比大脑成熟后保留的神经细胞多得多。通过所谓的修建过程,大佬实际上抛弃了,较少使用的神经元连接,而形成的最常用最强有力的,突出神经回路连接。这一过程经常发生,而且非常迅速,几个小时或者几天就可以形成突触连接。个体的经验,尤其是童年期的经验塑造了大脑。

感觉区域在童年期早期发育成熟,边缘系统在,青春期发育成熟,而负责情绪自控理解、和巧妙回应的前额叶,在青春期晚期继续发育,直至16-18岁。

在出生后的10到18个月的关键时期,婴儿前额叶皮层后的眶额区迅速与边缘脑形成连接,因此眶额成为困扰情绪的重要开关。

情绪直面的意思是“心理、感受、刺激的激动或骚动,任何激烈或兴奋的精神状态。”

情绪可以促使人们及时作出动作,无需停下来思考应该做什么,因此情绪比理性反应迅速很多。

情绪所引发的行动有着特别强烈的确定感,这是高效、简化的看待事物的产物。

这种认知模式的快速是以牺牲精确反应为代价的,只依赖于第一印象。

情感第一,思想第二,“第一冲动”源于心灵。

宗教符号和仪式很少,从理性出发,而是从心灵的语言表达出来。

李欣欣,你在原因和结果之间建立逻辑的联系,但情绪心理是任意的,他把仅仅有着明显相似特质的事物联系起来。

与特定状态相联系的情绪体系活跃的一个标志是选择性记忆。心理对某种情绪状况的部分反应是调整记忆和行动选项,是最相关的记忆处于最优先的序列,因此更容易按照这种记忆行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