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

01

有一种传染病,得了必死。现在,它,就在我身后跟着我。妈的,我为什么要打开那个金色的纸包!那里明明不是巧克力,是黑不溜秋的病毒。

“你能放过我吗?”我怕了。

“不能!”病毒很果断。

“你能成全我吗?”

“不能!”我也很果断。

妈的,我继续向前,病毒继续跟着我。

被病毒尾随,着实不是一件好事。看,大街只要能移动的东西,都远离了我。不能移动的,也都努力着,向我相反的方向,扭曲身体。于是,房子塌了,电线杆折了。就连斑马线,也从笔直的线,变成不规则的曲线。这他妈,要过个马路,没有点儿舞蹈基础,是不是还要把给胯骨扭了?

人虽然不是东西,但是也远离了我。不过人,果然真的不是东西,他们没有离我很远,而是站在不会被病毒传染的地方,带着复杂的眼神,看着我被东西和不是东西的一切孤立。

我飘了。我飘了起来。我成功地摆脱了地球的引力。我是第一个通过一己之力,摆脱地球引力的人。我要骄傲——我这一小步,完成人类的壮举。我要获得尊重——所有人都必须尊重我,所有的一切都必须要尊重我。当然,也包括紧追我的病毒。

“喂,我都摆脱地球引力了,都这么成功了,你还要传染我吗?”我居高临下,我趾高气扬。

“我呸,你看清楚,不是你摆脱了地球引力,而且引力摆脱了你!”

我向下一看,果然,下面的一切正在向下深陷,睁眼闭眼的时间,我脚下的区域就成了一个黑漆漆的洞,这洞还向外面冒着烟。

“啊,你别过来!”我一边向前飘,一边对着病毒喊。“啊,你别过来!”地上的人一边向前跑,一边喊。我必须跑,因为传染上病毒,我必死。地上的人们,也必须要跑,因为掉进洞里必死。我和地下人们,刚才还是有着不可逾越嗯距离,可,现在就这样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这变化,快过眨眼睛。

“你究竟要害死多少人,才肯放手?”我再也飘不动了,只能转回身体。“你究竟要害死多少人,才能成全我?”看来病毒也很累——它的呼吸和我一样急促。

我害人,我他妈害人?一个成天传染给别人病毒,指责我害人!“你他妈说啥?”我气到肺要炸出来了。大不了,我不活了,不过死之前,我怎么也要抽这个病毒几个耳光。近了,近了,我离病毒已经很近了。于是,我,扬手,蓄力,“去你妈的!”

“咚——”我的手还没有挨上病毒,身后传来巨大响声,接着我被一股灼热的气浪向前面吹了出去,和我一起被吹飞的还有没有挨到我耳光的病毒。飘荡中,我回头,看到离我不远处,有一团黑烟正在散开。这,这是用大炮轰了?好不容易我才平衡住身体,接着,地下传来声音。

“在那呢,在那呢!”,“瞄准,发射——”,“嘭——”,“咚——”我又被热浪吹出去好远,好远……

不知道是我命大,还是下面炮手眼神不好,我被吹出去有几百公里后,都没有被炸到。下面终于终于不开炮了,我擦了擦脸上的汗,有点兴奋。

“我这是大难不死啊,哈哈哈——”

“我呸,还大难不死!”病毒的脸被烟熏得更黑了。

“啊——你,你,你没死?”我呆了。

“你都没死,我为什么要死?”病毒也呆了。

我看着活生生的病毒,气得直搓手,“妈的,这炮手眼真瞎……”

02

炮营有个规矩,三次打不中目标,就要被处死。而,我现在等着被处死。就在今天上午,我放了三十多炮,都没有打中目标。全世界的人都觉得我丢了炮手的人,所以,全世界的人都要我死。

“你,你,你……”领导叼着烟卷,眼含泪。

“我,我,我不想死……”我和领导不同,他的眼泪是被烟熏出来的,而我是真的哭了。

“哎,那没办法,你放空三十多炮,三十多炮啊,我没办法!”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是想……”

“别说了,我不想听,现在就问你想怎么个死法,这是我唯一可以做的!”

我看着领导的已经干涸的眼睛,咬了咬自己咸咸的嘴唇,“行,我想让领导,亲自用大炮轰碎我,毕竟我是个炮手,我要死在炮弹下!”

“好,是条汉子,下午行刑……”

我的罪过太大了,足足超了死刑的十倍,所以我连见见家人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就被关了起来。我爱我的家人,无奈下,我才放了空炮,如果我把那个传染病患者打死,他就会掉下来,然后我的家人就会被传染,就会死掉。所以,我不能杀死他,只能让他远离。

就在,刚才我原本想给领导说,我是为了救下全城的人,才放了空炮的。可,我说不出来,因为我没有这么伟大。

等死,是一件比死亡还可怕的事,我用手指一下下扣着墙壁,我不想逃走,但是,我是不由自主去扣墙,不由自主地期望这墙能被我扣破……

03

“切记,一定要尽快找到别的寄主,你才能活下去,知道了吗?”

“知道了,知道了……”我哆嗦着接过来一个纸包,不停地点头。这个金色的纸包里,包着病毒,是刚从我身体剥离出来的。被传染上这种病毒,三天后必死。我刚当上炮兵营的营长,我还不想死,于是,我就找来这个医生,做了这个丧尽天良的剥离手术。

我把这个纸团做成巧克力球的样子,很快就被一个胖子捡了起来。原本,我以为事情会很顺利,结果那胖子,满城跑,最后都飘到天上去了,也没有被传染。无奈下,我调来炮兵营,想要把那胖子给轰死,然后让病毒传染给他。可是,我最信任炮兵竟然,发了疯一样,开了30多炮都打空了。

这,这,我要弄死他,弄其他,用最残忍的方式。哎,不知道那胖子什么时候能被传染上……

04

“来吧,病毒进入我的身体吧,我要回去,把你传染给全城的人!”一股冰凉,蔓延我的全身,很舒爽的感觉……

05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领导,一手扶炮,一边大声地问我。

“我想见见我的家人!”我跪了下来。

06

他,他一个孤儿,给我说他有家人?我看着跪下来的炮兵忽然觉得他有点点可怜,可是,我不能放过他。“你是不是吓糊涂了,你根本没有家人啊,我这就送你上路!”

“嘭——”

07

对啊,我没有家人,我为什么要救这个城市呢?炮弹飞了过来,我向下一趴,很好,我躲过去了。

08

太好了,我得救了,胖子被传染了!不,我要死了,刚才是我放空的第三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