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老师画张画


我最先想到的是,老师和教师不是一个概念,为教师画张画,全世界的教师太多了,画那一个呢,让我为难,如果对象有意思,画吧。画之前,有冲动,画之中,好烦,手一抖,一走神,造型就不准确,而且改不了,只好重画,随之而来的是烦恼,疲惫不堪,画画苦,苦了自己,也苦了观众,最好看看电影、球赛。

     

老师这个词,孔子说:三人行必有我师。为老师画像,也不必如此,可以画只耗子,画条山路,耗子打洞,世界第一,路弯曲,谁走过,前面还有多远,好奇心告诉人的浅薄,画一些人,自以为聪明的人。

     

克里希那穆提,书我读得不多,读起来会很慢很慢,通常,一篇文章会读很长的时间才能理解。我的兴趣在于他与世界的方式,即:以一种交流的口气和态度,谈论人的问题、世界、生命、战争。读他的作品,是一种互相交流沟通的状态,一起探讨一起反思。交流是今一个重要的主题,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当代艺术,特别是欧洲的当代艺术,或者叫前卫艺术,艺术家做作品,我把它叫做办成品,艺术家的作品大部分是由观众和作者一起完成,评论家提出了理论的概念,即关系美学,艺术抛弃了自我为中心,帷我主义的态度,注重人与人沟通,分享,相互游戏体验的过程,这种思想或观念,与克里希那穆提的哲学观念是相通的,人与人在一种平等互动中,体验艺术和熏陶。

     

木心有趣神秘,我的态度是:最好不要受他影响,不然危险。学习任何人,模仿任何人,都是很危险,人从出生就不一样,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个性、才能,况且人的地位的不同,说地位,我是把人划分等级了,现实确实存在,你不同意也好,我的办法是回到个人,个人问题的出处才是生命最有趣最美妙的归宿。木心成就自己,成全自己,文学艺术,下大雨。木心看一眼就好,好了,走开,走好,木心未必成就了世界。

     

陀思妥耶夫斯基又通宵了,看到他本人的照片,我以为他一度的失眠,一度的睡不着,地下室的日子不好受,真是苦了自己。思想家、文学家,深邃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世界的角落,张口就爆粗口,张口就让人瞠目结舌,大块人心,哪里来的激情,精力充沛,陀思妥耶夫斯基天生的一副好嗓子,叫出来,世界为之喝彩。

     

最后,一个偏偏少年,永远年轻貌美,顾诚的诗,田园上飘荡,缠绵,绕着树枝,一朵小红花,染红笑脸,孩儿不回家,摇摆着帆船,遨游,海上的波浪一卷一卷摊开,清凉。顾诚的帽子,只适合他自己,帽子戴在头上,世界就不一样了,我也要一顶帽子,最好是帽子来选我,我就等着你吧,你来,好好招待,下雪的冬日最可爱。

     

提及到老师,应该谈谈他们的思想、精神、纯粹的人生,这些词,我时常在身边的人口中听到。好可怕,一开口就思想精神,一天到晚的想这些,感觉高人一等的姿态。有能耐的人,闷着,高压锅煮火腿,味道就是不一样,宣威火腿不错,出了名。

     

今天,下了一场大雨,一直下,没有打雷,安安静静画画,鼻子、眼睛、后脑勺,他和他的鼻子,画完我要吃饭、喝水,上床休息,画来画去,歪歪斜斜的样子,画画的人都无知,杜尚明智,撒手就不干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