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念丨这是你执念的北京啊

前两天跟家里人打电话,父母都跟我说别太累了,跟女朋友两个人别太忙了。母亲劝我说,没事儿,在北京咱们毕竟不容易落脚,那是大北京啊,咱哪有那么大本事啊,儿子你别失落,好好回来,过个安稳日子不也挺好么。我现在已经可以正视这件事了,能想清楚自己到底是需要什么了,不再为了自己不能留在大城市而觉得失魂落魄,难过肯定是有的,不过相对来讲,还是希望自己能有自己的正常的生活计划的。

也许是,父母身边的长辈从小的潜移默化的影响;也许是,电视上,上海、深圳和广州总是那么灯光耀眼;也许是,不服输所以一直想要往大城市走。小时候,我会指着那些高楼,对我爸妈说,我长大以后,一定要住在那些高高的楼上。然后,他们就拿这个一直笑话我。我那时,当然不知道住在这高高的楼上,需要付出多少。

毕业三年,从哈尔滨跑到北京。在别人眼里,我是为了一个突然冒出的想法说走就走的人。但只有我自己知道,为了实现自己的这个想法,我太狼狈了。从哈尔滨到北京,从当初来到现在基本熟悉北京哪儿的房租最低,工资从 1200 到 3000 再到 7000。现在虽然不用考虑租房子的问题了,但在生病的时候依然很怕,因为我倒下了我的身后可能空无一人。父母原来以为我已经存下了五六万的小积蓄,但我后来告诉他们,因为投机取巧,我赔了将近3万块钱,还都是信用卡。还好的是债务问题已经处理完了。现在的日子,房租要押一付三,工作要慢慢熟悉,现在每个月的工资有三分之一存下当房租,三分之一生活,还有三分之一的人情世故。其实哪有那么多舒服的日子在过着,在北京上海深圳的朋友们,都有着自己不为人知的一点点小苦恼,有的想买车,有的想买房,有的甚至想去看看病的时候有点钱,不会害怕自己连药费都付不起。

当初来北京,第一次坐车上班的时候,真的觉得这日子太苦了,每天我要挤公交挤地铁,然后一身臭汗到单位,情绪不能不好,做事不能不周到。现在似乎坐很久的地铁也不会特别累,睡一觉有时候也能很快醒,不过睡眠质量越来越不好,睡得早的时候,天不亮就醒了,睡得晚的时候,第二天醒来就头疼的不行。或许这里教会我太多不同的道理,但是我却终于放下了这里,也放过了自己。

有一次上班到了深夜, 走进地铁,发现在候车厅里等候末班车的人不止我一个。 有穿着西装神情有些疲惫的人,也有牵着小孩的爸爸妈妈,更多的是一对对的小情侣。我们素不相识,但是那时候的我见到他们,莫名地觉得很温暖。 现在想想,原因大概是他们的存在使我觉得自己不是那么孤单,虽然我工作到这么晚,需要来赶末班车,但是这个城市总有人和我一样,因为各种原因和我站在同样的地方,期待着同一趟末班车。到家里的楼下的时候,有时会跟楼下的小摊老板要一份麻辣烫,有时候会要一份煎饼,有个同龄的东北老板说,都不容易,我们在这儿等你们一天,你们也真是够辛苦的,我总会笑笑说,都是生活嘛。

不过无论怎么样,我还是想告诉你,深夜里,有人与你同行,这个城市的你,并不孤独。

晚安了,好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