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写作月入过万?我信你个鬼!

在这个“钱差不多是万能的”的时代,人人都想有个副业挣点额外收入,写作挣钱就成了一个切实可行的目标。

我,全职妈妈一枚,关键还是个自尊心极强的全职妈妈,总觉得不挣钱好像矮人三分。所以,如果写作果真能挣钱......嘿嘿,我何乐而不为?

写吧。

写了一篇文章,几个阅读量,再写一篇,几个阅读量,坚持再写一篇......好吧,请允许我哭一下下再来。

......

继续。

我开始向那些能挣钱的写手学习,点开了很多诸如:“做副业,月入过万”,“我怎样实现睡后收入的”,“我怎样让副业为我打开财富之门的”等等文章来拜读。

一开始看得那个认真啊,逐字逐句地读,逐句逐字地理解,好像如此这般看完后真能领悟到挣钱之道似的。

后来发现,这些文章大同小异,大有抄袭揉捏再成文之嫌。

再后来发现,类似的文章很大一部分甚至空洞无物,妥妥的标题档,只为博人眼球,增加阅读量。

如果这样的文章,这样写文章的作者也能月入千、月入万的话,我和挣钱之间恐怕是差着一个宇宙的距离。

当然,全民写作的自媒体时代嘛,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的,总有那么两只奇葩的鸟,能以各种奇葩的方式飞得高而欢的。

那不会是我。

算了,不去想挣钱与否了,喜欢写就写,不想写便放置,全当简书是个笔记本了。

现在想想,自己当时是被金钱冲昏了头,多少人连主业尚且做得力不从心,还想轻轻松松靠写作这个副业月入上万?

钱不是个好多西,蒙住了我犀利的双眼,迷晕了我澄澈的心灵,扰乱了我智慧的大脑。竟会相信那些鬼话连篇的鬼文章。

等我好不容易从“钱眼”里挣脱出来后,又开始想,我写的文章没人读也是伤自尊的,虽然这自尊谁也看不见(简书里没有认识我脸的人)。

好吧,又说回到我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人啦,没办法,吃俗饭,操持俗务,存活于天地俗世间,那不就俗人一个呗。

我又开始点人家阅读量几千上万的文章来看。抛开写得好的不讲,有很多文章跟空虚寂寞的人一样,心无一物,没有可读性。

至于阅读量为什么那么高?这本身就是一个能让阅读量增加的问题。

“吃一堑长一智”,我这次很快就看清了这个实事。

我怎么那么聪明智慧呢?

唉,我好像又不是那么聪明智慧呢,这么黑“简书”,也不知这篇文章会不会被锁哟?

倒是无意间刷到很多阅读量寥寥无几的文章,却是内容充实饱满如甜蜜的果肉,情感丰富细腻如温柔的母亲,文采精美绝伦如梦幻般的仙境。

嗯,好文章被埋没也是好不稀奇的事。

读了那些优美的文章,我突然明白,我哪会写什么文章?顶多算会写字罢了。不能靠写口水话挣钱,不是太正常不过了吗?

想通了,又开心的继续写,自娱自乐。

然而,手不听使唤,隔三差五的,总要点开简书看阅读量。

说好的自娱自乐呢?

可能,潜意识里还是希望被认同的。

倒是阅读量确实在乖乖地长,由一位数升至两位数,后来又变成三位数,也算得上是一种慰藉吧。

前段时间,一对我们都认为不可能离婚的夫妻偏偏就离婚了,我有感而发,写了一篇题为“最好的报复”的口水字。

绝对不会出意外,阅读量稳定的保持三位数(最高位上的数还是1),绝不下降,那么稳定的成绩,必须先给自己点个大大的赞,哈哈。

两天前?还是三天前?这篇口水文字的阅读量开始猛增,坐了几十天冷板凳后,它是怎样在这浩如烟海的文章堆堆里被翻出来的?又是怎样进入大家的视线的?

看着这4000的阅读量,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一头雾水。

也不知是基于对金钱的渴望还是基于对自尊的渴望,我这颗布满雾水的头,竟然想到:“流量时代,不是有流量就有钱钱吗?”

揣着“扑通扑通”乱跳的心脏点开“我的”,仿佛马上就会有几万银元等着我似的。原谅我这没见过大世面的小女人,心脏硬是跳得压都压不住。

资产栏显示的还是一百多,乐极生悲了两秒钟,我又马上悲转为喜了,你想,这个数字要真是变成了几千几万,我激动得心脏出了问题怎么办?权衡利弊,这个数字还是没长的好。

话又说回来,这个资产是不是那个资产?它又是怎么增加的?它又是什么贝啊钻啊的?太晕了,从来没搞懂过。

也罢,以我的个性,大致上是不太愿意把它搞懂的,以我这智商,大致上也是搞不懂它的。

索性就继续在想写的时候写自己的口水文字,把其它放一边吧。以后就不再信那些“写作能赚几千几万”的神话了,至少,我与那神话的创造者之间还相隔万水千山,千山万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