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30

"我谁也没有等,谁也不会来。这终究是一场梦,一场充满遐想的梦。"


   

图片发自简书App

    那年,宣卿白犯了错被天庭打入凡间渡劫。临去前,天帝问她:“你可知罪” 。卿白微微抬起头道:“卿白知罪”!卿白眼框中的泪虽止可脸颊上泪迹斑驳,身上穿的白色纱裙更显得她是一位脱俗的神仙。天帝又道:“既然你犯错定当要重罚,可念你是青丘女帝。这次就当是去凡间的一次历练吧。从下一刻起,便敛去你的法力与记忆。在凡间,你要记住你不再是青丘的女帝宣卿白而是往生阁的阁主宣漪涟。”    宣卿白被敛去了法力与记忆,并改名为宣漪涟。现在的她只记得自己是往生阁的阁主她除了往生阁还有她除了往生阁身后还有众多势力

,落入凡间前的种种都化为了灰烬这对她来说何尝不是一件好事。“漪涟姐,漪涟姐。”漪涟好一会才回道:“啊?什么事?”小十四一把就抱住了漪涟说:“漪涟姐,带我出去吧,漪涟姐~~~~。”小十四用祈求的目光看着漪涟边说还边摇着漪涟的手。漪涟看了看小十四:“干嘛啊,干嘛啊。你才来没几天就想出去玩,周伯父是带你来学东西的不是带你来玩的。身为女孩子像什么样,一天天的心都飞到外面去了。”小十四依旧求着漪涟:“诶哟,我的漪涟姐姐我求求你了,就出去一会儿。我温柔倾城的漪涟姐姐求求你了。”小十四看漪涟还是不理不睬的,小十四便走到漪涟的面前用真切的目光看着她:“漪涟姐姐~~~求求你了,就一小会就一小会。”漪涟终于受不了小十四的唠叨:“好好好,真是受不了你了。我的小姑奶奶,事先说明啊就一小会。”小十四激动的说:“嗯嗯嗯,就一小会就一小会。太好了!我就知道我的漪涟姐姐是最最最好的了。”漪涟沾花一笑:“走啦,还愣着干什么。”小十四回了一声:“嗯,好!”

        小十四出了门伸了伸懒腰道:“诶呀呀,终于出来了憋死了这才是真正的太阳啊 。漪涟姐,走,咱们走难得出来一次去醉月楼吃顿好的。”漪涟看到小十四着急的样子不由一笑:“你小心点别碦着,慢点!”正当小十四在点菜的,醉月楼下一片喧哗似乎在议论着什么。小十四耐不住自己八卦的心拉着漪涟就往下一串。由于人太多的原因就算小十四跳高还是踮脚也还是看不到,于是她就拉着漪涟拥向了人群。“麻烦让一让,麻烦让一让。”小十四拉着漪涟在人群中“奋斗”了好一会儿才成功的挤在了最前面。

        在小十四与漪涟面前的是一个晕倒在地上衣衫上血迹斑驳,手臂上还有些擦伤留下的伤痕额头上还有刚撞伤在久鲜血还未凝固伤疤的孩子。小十四看此情形找来四周围观的群众问道:“请问您知道这个孩子发生什么事了吗?”四周的群众摇了摇头,他们说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个男孩看样的是落难来到汜柳城的吧。

        漪涟见此况赶忙抱起男孩跑回了往生阁,悉心照料没过多久这个孩子就已和其它的孩子并无区别能跑能跳,可一问及家人时却什么也不说脾气开始暴躁起来了。弄得往生阁上下都不知如何事好,正当漪涟一筹莫展之时她记起了今儿自己房间里刚送来的桂花糕于是漪涟就想到了用美食来引诱男孩说话。于是她命人又做了一盘桂花糕,她捧着那盘桂花糕来到男孩面前轻声的说:“临安,不如你说一下你的家人我就把这盘桂花糕给你吃好不好。”临安可能已经饿了,他咽了咽口水道:“这可是你说的。”“嗯,我不骗你。”“那……我们拉钩诚诺。”“好好好,都听你的。”“那好这可说好的了,拉了钩可不能变的了。”

      原来临安是官家的孩子既然父亲身为朝庭命官当然会惹来事非临安一家就被刺客暗杀,临安的父亲查觉到了,就提前把临安送出去找一个后台硬的门派拜师。可临安孤身一人,连一个暗卫都没有就这样一人回来了。漪涟摸了摸临安的头:“临安,你要找的门派是哪个啊姐姐帮你找。”“真的吗?”“嗯”“谢谢姐姐,呐这就是那的门派的令牌(临安从衣袖拿出令牌)这是往生阁的令牌。嗯…………听说阁主是个漂亮的大姐姐叫宣漪涟。姐姐听说阁主姐姐脾气不好找到她时你能不能陪着我。”漪涟呆住了,缓了缓:“临安啊……这漂亮是不错可脾气吗还是可以的,你觉得姐姐的脾气好不?”临安点了点头:“好啊,怎么了。”“其实,姐姐我……就是往生阁的阁主。”“啊?”临安显得有些吃惊。“好啦,既然是这样。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往生阁的门徒了。”漪涟道。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日新月异 ,转眼间。临安已过十九,再也不喜欢漪涟的桂花糕了也不会与她划伐饮酒了。“看来,那年埋在树下的酒再已无人陪我饮了吧。你已长大,去实现你的抱负。”漪涟道。每年冬日,漪涟都会为他送去冬衣与一两句叮嘱。临安二十二那年,他回来了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简单的报了个平安。漪涟在心里安慰自已:他…………的佩剑上还挂着我亲手做的流苏是否因该满足…………

        临走之前,临安转身轻言似乎这是的问候“你…………在等谁?”“我谁也没有等,谁……也不会来。”漪涟道。“那你为何不走?”漪涟苦笑一声“我怕一转身,连你…………也不见了……”等漪涟说罢临安便转身离去了。        相隔十年,那时的宣漪涟已回到了狐族回去了那个高高在上的女帝宣卿白的时候了。相隔十年的宣卿白并没有忘记,她在凡界的那个徒儿。每隔几日,就带着她以女帝身份收的女徒儿到凡界去。卖一碟桂花糕,坐在她与临安小时常去的桥旁等到夕阳西下。

        这次,她想往常一样带着女徒儿到凡界去。在夕阳西下时的桥旁碰到了临安,可只有那感觉却不感轻言。想笑问大侠何笑姓名竟不知,可想想却笑自已那笑容有多讽刺只好转身离去。

        殊不知,临安也一直在等着。可两人却一次次的错过。随同着临安的小徒儿问道“师傅,你这一天天的在这儿看着。莫非在等谁?”临安同当年卿白所言如出一致"我谁也没有等,谁也不会来。这终究是一场梦,一场充满遐想的梦。"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安全第一》说话练习总结 一、安全问题 1.家庭安全: (1)注意家电用品的使用,不能用湿的手碰开关。(房漪漩) ...
    略略略dd阅读 168评论 0 0
  • 一个月的瑜伽教练培训班昨天下午落下帷幕,这个月我从一开始的什么都不知道到最后的能磕磕巴巴地讲一小时,期间经历了太多...
    GXM幽兰阅读 281评论 0 2
  • 总该长大 总该试着去成熟 放弃一些曾经你以为不可分离的东西 即使这个过程漫长且难捱 当做睡前关上的灯吧 天总会亮的
    一个luki阅读 42评论 0 0
  • 那天下午老公回来垂头丧气,说今天什么事也没干,白浪费了一天时间。是啊,时光一分一秒的流逝,每一秒都是我们最年...
    杲杲1218阅读 66评论 0 0
  • 我1981-86年读的小学。小学叫工农小学,小学大门朝东,对着王屋,门口是个很大的场地,场地似乎没有什么用,除了奔...
    春风Hua雨阅读 391评论 6 9
  • 格格: 亲爱的宝贝,我们家的小公主,今天应该是第三次给你写信了。距离上一次写信真的有一段时间了,心里感到又积攒了好...
    山高人为峰1阅读 4,978评论 2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