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靡~八十九章 九十章

八十九章

那女子一惊,“你们从一开始就知道,为何不早揭穿我,现在又不杀我,到底想要做什么?”玄珵珏有些无奈的解开落翩跹身上的碎灵索“本君说了,本君不想与冥界为敌”看着落翩跹一脸的不可思议,玄珵珏接着说道“魔族中人一直虎视眈眈,如今庆姜封印碎裂,想必是筹谋已久,你冥界,翼族,和魔族同理同枝,你们不会看不清如今的局势。那庆姜来势汹汹,当年就连帝君都是倾尽全力也只能将其封印而无法铲除,如今三界动荡,三神物只有两件现世,若是那庆姜此时破封印而出,公主可想过后果?莫不是公主觉得,没了我天族和玄界,仅凭一冥界,或者那大半归心于天族的翼族,是那魔族的对手?”

不得不说,落翩跹倒真的把这话听进去了,玄珵珏的话是真理,如今只有东华帝君和青丘能与那魔族抗衡,若真是重创天族和青丘,谁都不敢保证那魔族会不会反咬一口而吞了他们冥界。任谁都知道,魔族的野心,绝不仅仅是这小小的三界。

落翩跹仔细的思索一番,心中有了打算,“不知太子,有何想法?”玄珵珏挑眉而笑,摄人心魄。“公主是聪明人,本君会让公主平安回到冥界,还请公主转告冥王,本君绝不想和冥界为敌,还请冥王考虑清楚如今的局势,本君七日之后会到冥界拜访冥王,还请公主带话”这话的意思,就是要让落翩跹回去了。并且还要和冥界联手。落翩跹站起身“太子殿下何不直接扣了我,威胁我哥哥岂不是更好?”玄珵珏不屑的嗤笑,说了一句让落翩跹吃惊不已的话“那样,我妻子会瞧不起我的”落翩跹心里一荡,她注意到,他说起他妻子的时候,神色柔和,并且是自称的我,而不是本君。

落翩跹到是从心里生出了几分敬佩“太子殿下放心,您的话,我会转达给哥哥”玄珵珏真诚的看着落翩跹“多谢”落翩跹此时到是有了几分公主的架势,“七日之后,本宫在冥界,恭迎太子殿下”

玄珵珏招来云霄,护送落翩跹回冥界。待他们二人离开,玄珵珏便马不停蹄的奔向太晨宫。从接到滚滚的消息,玄珵珏的心就一直悬着,他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而让络络决定提前行动,他的心就像飘荡在海面的孤舟,孤独,担惊受怕,从络络离开太子府那一刻,就没有安心过。来到太晨宫,都顾不得请安施礼,急忙拉住滚滚“兄长,可是有倾儿的消息了?”滚滚就知道他会担心,便也照实说了情况。此时东华从书房出来,脸上也是少见的露出了担心的神色。“络络一向心思缜密,处事也颇有几分手段,如今能如此扰乱她心思的,怕就是那冥王,落烟寒了”听得此话,玄珵珏如遭雷击。若刚刚说他还是担心,此时,他却开始不安起来。因为他知道,落烟寒是不会伤害络络的,落烟寒几次舍命相互,他也都是知道的,而当时,络络都能因为落烟寒而和墨逸尘决裂,可见落烟寒在络络心里,确实是不一样的。到此时,他有些怕了,如果当初不是因为落烟寒的死,络络不会和墨逸尘决裂,那么就是说,自己和络络,也就不会在一起。如今络络因为他要娶侧妃的事情负气而走,他想解释一句都没有机会。而就在她最难过无助的时候,她又遇到落烟寒。他的倾儿,会不会不要他了……

就在玄珵珏胡思乱想的时候,滚滚上前拍了他一下“想什么呢?”玄珵珏看看滚滚,又抬头看看东华“父君,儿臣,想把倾儿带回来”东华看着玄珵珏焦急的神情,也是明白几分的。“后日,我与你们娘亲要去魔族,珏儿,你要相信络络,更何况,本君以为,如今这种情况,络络待在冥界,到是更安全一些”玄珵珏不得不承认,如今战乱,不管是他玄界,还是太晨宫,亦或是昆仑虚,都是庆姜要对付的,都是危险至极,而只有现在仍然和魔族联手的冥界,暂时还威胁不到络络的安全,想到此,便对东华施礼“是儿臣愚昧了”东华上前拍了拍他的肩“不管是你,还是她,还是滚滚,你们都必须给本君好好活着,不管我们这一站最后如何,你们必须记得,你们不仅是为人子女,还是一方君主”滚滚和玄珵珏双双跪地“儿臣谨遵父旨”

东华没有骗人,他早已安排司命,把倾辰送到碧海沧灵,大战在即,即使是东华,也没有把握全身而退,他必须把所有的后顾之忧全部都安排妥当。凤九他是拦不住了,也罢,就让她陪着自己吧,东华想,若是凤九有个三长两短,那自己独活,该是多残忍的一件事,所以这次,他不会逼迫凤九活下来,他能做的,就是由着她去任性,不管是什么,他东华,都给得起。

九十章

落翩跹回到冥界,便不敢耽误的去见落烟寒,把事情前前后后的,不敢有遗漏的呈报给落烟寒。落烟寒听着,一直都没有说话。落翩跹看着哥哥,没有开口去打扰她,便起身退了出去。

落翩跹想出去透透气,玄珵珏的一番话时刻在脑子里回想,是啊,到底求的是什么呢?她是公主,却在小小年纪就被囚禁于幻冥咒,那种苦楚和惧怕,她至今无法忘却。她仍然记得,在哥哥救他们出来的时候,因为哥哥身边的叛徒出卖,哥哥险些命丧幻冥咒中,是父君和母后,拼尽了最后一口气,把她和哥哥送了出去。她得已重见天日,和哥哥团聚,却永远失去的双亲。落翩跹仍然记得,她拉着母后的手不肯放,母后对着她说“为了母后今日的死有价值,你定要好好活下去”母后说完,便和父君拼着力气把她和哥哥推出暂时开启的结界,随后便和父君开启冥界禁术,让自己和那些可怕的人,同归于尽。落翩跹和落烟寒回到冥界寝宫时,都没有哭,那日的事情,谁都没有再提起。他们一心只想报仇,想一统三界,哥哥是冥界之主,那必是有可能会成为三界之主的。可而今看来,这一路走来,是不是错了。落翩跹抬眼看着雾蒙蒙的天,生生的逼回了自己的眼泪。她不能哭,她也没有资格哭。突然一阵微风拂过,竟是传来一阵清香,落翩跹有些奇怪,便低低的问出声“冥界竟会有如此清香的味道?”身旁的侍女赶紧上前解释到“公主,这是荼蘼的味道”落翩跹有些惊讶“荼蘼?我冥界居然能种荼蘼?”侍女回到“是君上种的,君上每日都会亲自打理这些花,听说是,那天族公主最爱的花”

落翩跹有些动容,自己与哥哥从小遭遇家变,哥哥的未婚妻红颜惨死,从哥哥带她出幻冥咒到现在,她很少在哥哥脸上看到笑容。如今哥哥竟是对这个公主,如此尽心。当日在玄界太子府,落翩跹只是匆匆与络络见了一面,她只记得她极美。想到此,便随着侍女指路,提步往荼蘼花处走去。远远的,她便看到一大片白色的盛开的花朵。摇曳生姿,却也让人感到宁静安心。她果然在那里,落翩跹看到一个一身纯白衣裙的女子。头上未簪任何头饰,发髻也是最简单的发髻,脸上未施任何脂粉,可就是这样,她都是那样美。

落翩跹没有让侍女跟上,她慢慢走进络络,她似乎在出神。落翩跹在她身后侧,“我是该称呼你公主?还是太子妃娘娘?”络络闻声,转头看来人,络络微微晃了晃神“你是?依依姑娘?你果然是冥界的人”在络络转头的一刹那,即使落翩跹不想承认,但她还是被惊艳到了,白皙的小脸,把额间凤羽花称的娇艳欲滴。落翩跹不知道他们俩是不是该敌对的,但是此时,她不讨厌她。她看着络络,浅浅笑了“我叫落翩跹”络络有些惊讶“他还是找到你了”落翩跹也是有些吃惊“你知道我?”络络微笑“知道”落翩跹看着她,又看向那一片荼蘼花“哥哥倒是把他们照顾的极好”络络有些哀伤“可是,他们不属于这里”落翩跹有些触动,此时到是生出几分惺惺相惜来。她看着络络有些哀伤的身影,叹了口气“七日后,在这里等我”还未等络络问什么,落翩跹便转身走了。

此时的络络看着这些荼蘼花,有些感慨,此时的她,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冥界是养不了荼蘼的,她知道在冥界养荼蘼的人,必遭反噬。可她,却无能为力。落翩跹离开络络,便又回去找了落烟寒,落烟寒在批阅奏折,知道是妹妹去而复返,肯定有事,便放下手里的东西看着她。落翩跹走过去看着哥哥,有些心疼“哥,你为何要强种荼蘼花,你不知道会遭反噬吗?”落烟寒没有说什么,只淡淡的笑笑说了一句“她喜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