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开:东瀛日本的上下三千年(12)源氏崛起,凛冬塞外十二年守夜人之战

96
重舟
2017.09.11 13:03* 字数 3955

彼岸花开:东瀛日本的上下三千年目录

彼岸花开:东瀛日本的上下三千年(11)邪魔退散,平安王朝那些帅气的小哥哥们

风花雪月的篇章写完,继续回到金戈铁马的主题上来吧。

公元1027年后一条天皇在位时,朝廷柱石,“摄政即天子”的藤原道长去世,他的儿子藤原赖通继任关白。第二年坂东突然传来急报,说下总国平忠常兴兵作乱,烽火再起。

平忠常之乱

说起来这平忠常跟自称新皇造反的平将门也是有渊源的,平忠常的祖父平良文是平将门的叔父,将门作乱的时候平良文默默候在一边观望,等到将门败死,平良文趁机兼并了平将门不少的土地与属下。再传到平忠常时,其势力已经囊括泰半的坂东。所谓猛龙过江,洪兴再起,山鸡重回铜锣湾,拿了我的给我送回来,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平忠常已是坂东武门各个堂口说一不二的话事人。

社团的势力统一以后,免不了要跟条子阿Sir过过招。平忠常玩得比较大,下手也比较黑,也就是跑到安房国府,把国司平惟忠满门都细细剁成了条肉。然后二话不说又攻下了上总国府,上总国司吓得逃回平安京讨救兵去了。

关白藤原赖通心说当年杀败平将门的是平贞盛啊,那这回就派平贞盛后人平直方好了,也全不理会平直方到底是赵括还是赵云,反正根红苗正姓赵就行。平直方咬牙跟平忠常鏖战了三年,把个大好的坂东地区烧杀得是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双方依然难分难解,洪兴东星冇人可以做龙头。

平忠常之乱

藤原赖通没奈何只好放出了大杀器,派源赖信去收拾残局。这个源赖信其实大有来头,是清和源氏源经基的孙子,他和兄长源赖光都投靠在藤原道长哥哥藤原道兼的门下。源赖光就是前文书里面斩杀了肆虐京城的酒吞童子那位武将,因为庄园领地在摄津国多田,后代称为摄津源氏。源赖信的庄园领地在河内国壶井,后代便是赫赫有名的河内源氏。

平忠常那边杀得精疲力尽,堂口众叛亲离,小弟死干死绝,见到威风堂堂的源赖信来讨伐,索性就此投降,在押解回京的路上暴病身亡。

源赖信回到平安京以后春风得意,平直方见他大有前途,将女儿许配给了源赖信的儿子源赖义,然后将相模国镰仓一带的庄园作为嫁妆送给了源赖义。从此,清和源氏转入镰仓,大马金刀窥看起坂东这片良田沃土。

消停没有几年,公元1051年陆奥的虾夷人又闹起纷乱来。虾夷人原本是日本东部的自由民,桓武天皇时候把他们赶到了东北苦寒之地,设立陆奥、出羽两个保留地来羁縻之,陆奥国的领袖是安倍氏,出羽国则是清原氏,这次闹出幺蛾子的就是陆奥的安倍赖时。

陆奥出产毛皮兽骨与砂金,自古就有逐利的客商远来收购交易。安倍赖时在领地边界设置关卡,从客商那里那里征收关税,俨然独立一国。陆奥国司藤原登任带兵去阻止,在玉造郡鬼切部被虾夷人暴打了一顿。消息报到平安京,关白藤原赖通盘算一通,二十年前平忠常之乱是源赖信搞定的,源赖信的儿子源赖义这会在相模国镰仓,离着陆奥不远,于是任命源赖义为陆奥守,派他去教训安倍赖时。前两次平将门和平忠常的叛乱朝廷多多少少还是派了一些兵助阵,这一次可是除了个头衔其他啥也没给。

源赖义

源赖义带着家族郎党来到陆奥,征召了周边一些豪族武士,一切准备停当正要进兵,可巧太后病重,朝廷发布了大赦令祈福,陆奥安倍也在赦免之列。源赖义只好中止出兵,派人去申斥招抚安倍。

安倍赖时是知道源赖义能耐的,赶紧服软,五花马,千金裘,可着劲地往源赖义这里送,只求送走瘟神好过年。

公元1056年,源赖义巡视陆奥领地,途经阿久利川扎营过夜时突然遭到夜袭,人马多有损失。源赖义问发动袭击的事主是谁,属下藤原光贞报告说是安倍赖时的儿子安倍贞任。源赖义回到陆奥国府以后,传话给安倍赖时,要他交出儿子的首级来抵罪。安倍赖时当然不认,召集部众再次扯起了反旗。

阿久利川夜袭这事很有蹊跷,源赖义这个时候任职到期,很快就要离开,安倍赖时原没有必要去撩他,惹祸上身。反倒是源赖义大老远跑一趟,领地资财一无所获,悻悻然颇有不甘。这个事他自导自演栽赃他人的嫌疑倒是更大一些。

听说虾夷人又造反,来接替的新任国司掉头就跑,不敢来上任,平安京也没辙,继续任命源赖义为陆奥守,让他去讨伐陆奥安倍氏。

源赖义自己是很有信心的,手下武士弓马娴熟,盔甲鲜明,对手无非是一群衣不蔽体的蛮子罢了,军麾所指,无往不胜。两员先锋将领平永衡与藤原经清原本是安倍赖时的女婿,熟知奥州的风土人情,劈山过河,很有战绩。

另外自己这边还有一员勇将,长子源义家。义家十四岁时在平安京郊外的石清水八幡宫举行的成人仪式,所以人称“八幡太郎义家”。源义家为人勇猛,战阵之上一马当先,身先士卒,破阵杀将有如摧枯拉朽。

八幡太郎源义家

有此三将,取砂金之国陆奥如探囊取物耳,源赖义大概是这么想的。

世事不遂人愿,源赖义很快就吃到当头棒。陆奥的虾夷人团结一心,人人争先,个个奋勇,源赖义的军马仿佛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寸步难行。战事胶着以后,非但人马粮草的补充陷入困境,连属下追随的军兵也人心浮动,各怀心思。

源赖义恼羞成怒,走了一步昏招,用通敌的罪名砍掉平永衡的脑袋,想着要震慑人心,结果反倒吓着了藤原经清,后者转身就投奔了安倍赖时,反攻倒算,源赖义军连吃败仗,劣势明显。

僵持了大半年,源赖义看着独吞陆奥是不可能了,第二年七月派人策反了安倍赖时身后的另外一支虾夷人首领安倍富忠来南北夹击。安倍赖时叫同族的人马伏击,战死沙场。

安倍赖时死后,其子安倍贞任组织起全族的兵力,于当年十一月迎击源赖义。这一战可谓是日本历史上的小巨角河战役(1876年印第安苏族部落歼灭美国第七骑兵团的战役),四千虾夷军包围了两千的源赖义军,源赖义大败亏输,全军覆灭,全靠着源义家的武勇仅以七骑逃离战场。长年跟随源赖义的诸多亲随郎党尽数凋零,葬身殒命。

公元1062年,源赖义喘息休养,安倍贞任在陆奥却是势力膨胀,直抵到源赖义的眼面前,眼看就要将源氏一门碾成齑粉。源赖义走投无路,用宝马珍奇联络出羽国的虾夷首领清原光赖。清原光赖考虑再三,派出弟弟清原武则统领一万军马与源赖义合兵一处攻击安倍贞任。

安倍贞任这一次可就无力回天,接连战败,最终负伤被俘,连同先前投靠他的藤原经清一起斩首了事。

这场乱事自1051年源赖家就任陆奥守起,1062年安倍贞任授首败死止,前后战火连绵约九年,称为奥州前九年之役。战役的结果虾夷首领安倍氏固然灭绝无孑遗,源赖义也没有落好,奋战九年用尽心计,陆奥国还是落到了出羽的清原氏手里,真是为谁辛苦为谁忙。

话说陆奥安倍的嫡流灭亡,安倍贞任的弟弟安倍宗任流放到了九州,千年之后子孙里面出了一个安倍晋三,是现任的日本首相,说来也算是给祖先报了一箭之仇。

虾夷人清原氏吞并奥羽两地以后一分为二,出羽首领依然是原先的清原光赖,陆奥的领袖则是弟弟清原武则。清原武则的儿子武贞见死鬼藤原经清的妻子年轻貌美,顺便一起都接收了。

清原武贞原本有个儿子真衡,藤原经清妻子改嫁武贞时带过去一个拖油瓶叫清衡,然后武贞跟新妻子又生下一子家衡。清原真衡、清衡、家衡这三兄弟血缘其实各自不同,各有疏离,这就为二十年后的陆奥后三年战役埋下了祸根。

清原武则、清原武贞先后去世,陆奥国传给了清原真衡。公元1083年,真衡的养子娶源赖义的女儿为妻,婚礼上真衡沉迷于跟奈良法师的围棋棋局,轻慢了家中长老吉彦秀武。秀武将作为贺礼的满满一捧砂金洒在庭院里面愤然离开,然后就联络了清原真衡的弟弟清衡、家衡与之对抗。

源赖义之子源义家这时正担任着陆奥守,又是真衡的小舅子,当然就跟清原真衡站一边了,帮着真衡打退了两位弟弟的进攻。

清原真衡讨伐出羽时得病死亡,事主都死了,剩下的人于是就坐下来谈判。源义家主持分家仪式,把陆奥六郡对半平分,一半给清原清衡,一半给了清原家衡。

分家这种事情,两厢情愿的少,各自觉着吃亏的才是多数。清原家衡跳起来说自己才是清原的真嗣,你清衡不过是藤原经清家过来的拖油瓶,凭什么分我一半家产。清原清衡也不乐意了,说陆奥本来就是我外公安倍赖时的领地,回到外孙手里理所应当。两边谈不拢,又叮叮当当打成了一片。

后三年合战绘卷,金泽栅附近,1087年

这一回清原家衡首先发难,带领兵马突袭清衡的宅邸,清衡只一个人逃出生天,全家老小都被屠戮一空。

清衡投奔到源义家那里,求义家出头。源义家觊觎陆奥多年,欣然接受,出兵攻打清原家衡的领地,结果跟前九年战役他父亲源赖义一样陷入了陆奥国的苦战而不能自拔。

源义家向平安京请求援军,当权的白河法皇皱着鼻子哼了一声,理都懒得去理他。源义家的弟弟源义光这时正在朝中做官,闻听哥哥有难,辞官不做千里走单骑来支援哥哥。源赖义三个儿子,八幡太郎义家、贺茂次郎义纲、新罗三郎义光。源义光这一出解官挂印,慷慨就难从此成了日本史上有名的“兄弟同心其利断金”的故事。(还有两出是源赖朝、源义经和丰臣秀吉、丰臣秀长两对兄弟的故事。)

相传源义光擅长吹笙,曾跟着丰原时元学习吹笙,时元生前将深爱的笙管“交凡”送给了源义光。义光出走陆奥时丰原时元的儿子时秋一路追随不肯离开。走到相模国足柄山时源义光恍然大悟,吹笙一曲将“交凡”回赠时秋。

足柄山新罗三郎吹笙

源义光到来,源家武士士气大振,最终咬牙击破了清原家衡,取得了陆奥后三年战役的胜利。

只是源义家占据陆奥砂金国的美好愿望再次落空。白河法皇命令将陆奥交给了清原清衡,后者不久恢复了生父藤原经清的姓氏,构筑了奥羽藤原氏的庞大领地。

源义家这边,白河法皇判定是关东武士的内斗私战,非但没有封赏,还要追究源义家靡费国资的罪名,将他陆奥守的职务给一气撸掉。

源义家也不失是一条好汉,为了报答那些追随他苦战三年生死与共的部曲和地方豪族,他索性将河内国的源氏祖产尽数变卖,全部拿来赏赐部下。此事一举轰动坂东,各家豪族都夸赞源义家为人高义,奉他为“武家栋梁”。一时之间坂东的豪族纷纷将庄园领地寄进给源义家,以他为天下弓矢之总本家。

河内源氏的名声在坂东一带如日中天,朝廷公卿柔弱,惟我源氏栋梁的快马长刀可一试之。

(第十二节 完)

彼岸花开:东瀛日本的上下三千年(13)平家复兴,抢班夺权还是要靠枪杆子

作者的专题:
镰仓
彼岸花开:东瀛日本的上下三千年
夜泊舟
魔都动物园

彼岸花开:东瀛日本的上下三千年
15.6万字 · 1.3万阅读 · 105人关注
从高天原的八百万神明到明治维新,日本历史有如滔滔大河,滚滚而逝。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