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令之刺客|真凶

字数 3290阅读 94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引子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刺客者,古而有之。自太史公伊始,或见诸于史书传记,或现身于野史传奇,刺客之行迹,可谓是延绵千年从未断绝。

古之刺客者,有专诸刺吴王,聂政刺韩相,要离刺庆忌,荆轲刺秦王,无一不是感恩图报的高义之士。然则刺杀之缘由,却无非是铲除异己,争权夺利。

而今太平盛世,江湖上已鲜有刺客之身影,刺杀之事更是少之又少。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不过,有人之处便有江湖,江湖之上又几时会少得了纷争?所谓刺一人而定全局,又何乐而不为。

上阙

江湖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换旧人。

话说,自从南北武林两大宗师于八与左仲宁仙逝之后,京师大将军曹南飞、“桃花武馆”馆主刘飞扬、“霸王寨”寨主孙长亭,便是武林中公认最顶尖的三大武者。这三人一为官,一为民,一为寇,身份虽大相径庭,却又相得益彰。

除此之外,江湖之上又有“南诸葛,北司马”两大豪杰。南方是以“青叶帮”帮主诸葛勿用为首,北方则崇“红花门”门主司马济世为尊。

有好事者,亦将其并称为当今之五大高手。单论声名之盛,丝毫不亚于昔日两大宗师。

正当天下练武之人皆翘首以盼,这五人何时会仿效前人,华山论剑一决高下之时,却传出了一则震惊江湖的消息——司马济世遇刺身亡。

莫说值此朗朗乾坤的太平时节,即便是千军万马的乱世当中,似司马济世这般高手,也断无命丧刺客之手的道理。

事实真相究竟如何,一时间可谓众说纷纭,扑朔迷离。


司马济世死于太原城中。据红花门弟子所述,他自五台山访友归来,然后才到太原。发现门主遇刺之后,太原分舵立即全城搜索刺客,并飞报总舵。

太原官府得知消息,也是不敢怠慢,即刻封锁案发之地,并向京城六扇门通报求援。

司马济世虽说只是一介江湖草莽,但红花门势力遍布北六省,饶是六扇门也不敢等闲视之,派出了四大名捕之首杨不舍前往查探。

星夜兼程抵达太原城之后,杨不舍第一时间拿到了验尸卷宗。他看完之后默然不语,将卷宗递给与他一同前来的姜二郎。

姜二郎并非六扇门中人,且不懂武功。不过他对江湖上的三教九流,却是无有不通。杨不舍与他相交多年,在查案之事上得他帮助良多。

杨不舍见姜二郎合上卷宗,问道:“姜先生,可有发现?”

姜二郎闭上双眼,状若回忆道:“根据验尸结果,司马济世身上有刀剑伤口若干,但大多是皮外伤。真正致命者,在于胸口、腹部和后背三处拳脚内伤。”

“如此看来,应当是遭受多名刺客围攻致死?”

姜二郎双眼睁开,摇头道:“若是如此,那么兵器之伤应该比拳脚更为致命。”

“况且”,姜二郎继续道:“司马济世乃是当今有数的高手,即便是多人围攻,刺客的身手也不会在你之下。”

江湖中武功不在杨不舍之下者,不会超过二十人。这些人无一不是声名赫赫之辈,要让他们联手刺杀,恐怕是难于登天。


杨不舍与姜二郎在太原连日多番查探,却无丝毫进展。查探无果之下,两人只得对江湖上可能出手之人一一合计。

杨不舍先道:“昔年曾大闹长安城的马家兄弟,便是擅长刀剑。”

姜二郎摇头道:“马伯虎剑法精妙,马鹰扬飞刀见长,两人在西北有虎视鹰扬之称,可惜司马济世身上并未见飞刀伤痕。”

杨不舍再道:“桃花武馆的关威与张安守,一擅短兵,一擅拳脚。”

姜二郎还是摇头道:“关、张二人是刘飞扬的师弟,刘飞扬与司马济世齐名并列,他又怎会如此自折身份。”

杨不舍继续道:“青叶帮诸葛勿用麾下的日、月、星三大堂主,最擅联手合击之术。”

姜二郎摇头如拨浪鼓一般,道:“魏射日、廖吞月与黄落星,这三人已经证实仍在南方,未曾过江一步。”

杨不舍低头思忖,一时半会也未曾想出其他符合条件之人。

“杨捕头,有江湖传言说司马氏乃是前朝皇族之后,此事是否属实?”

杨不舍并不惊奇,淡然道:“没错,确实如此。”

“那么司马济世之死,是否出自京城之手?譬如大将军曹南飞手下,也是高手如云。”

这一次轮到杨不舍摇头,他道:“朝廷若是想除掉他,焉能有红花门今日之势。”

两人讨论了半日,依旧是一无所得。

下阙

司马济世身亡之后,红花门便由其弟司马安民暂代门主之位。与司马济世相比,司马安民在江湖上名声不显,外人大多只闻其名不知其人。

司马安民接手之后,明面上并没有什么大动作,暗地里却联络相关势力,不断向官府施加压力。首当其冲者,便是负责查案的六扇门。

身在太原的杨不舍,已连续接到六扇门、刑部、大理寺等多封公文,令其尽快找出真凶。

姜二郎虽然熟知江湖事故,但对此案却也毫无头绪,不知从何下手。

杨不舍苦笑道:“姜先生,我们这次可是接了个烫手山芋。”

姜二郎亦有同感,道:“无论是从武功手法,抑或动机缘由分析,均找不出半点头绪。且不谈是否有这般高明的刺客,问题在于刺杀之后,也没有人能得到任何好处。”

姜二郎叹了口气,继续道:“如果硬要说,那也只有司马济世之弟司马安民,在其兄死后接掌了红花门。”

“如果是司马安民的手笔,那红花门中不可能毫无破绽。”杨不舍道。他在六扇门多年,对于红花门个中情况,亦是了如指掌。

姜二郎开玩笑道:“难不成司马济世是自杀不成?”


数日之后,这边杨不舍与姜二郎仍在苦心追查,那边红花门也终于开始有所行动。所谓不动则已,一动便如狂风暴雨,山崩海啸一般。

先是红花门太原分舵冲击府衙,要求迎回司马济世尸身下葬。双方一番冲突之后,官府只得将尸身送回。至于冲击府衙之事,在红花门斡旋之下,竟不了了之。

随后红花门各地分舵也纷纷出手,大肆搜捕刺客,间中顺带铲除异己,收编各处势力。如此动荡之事,在亲附红花门的官员口中,亦变成民情激愤而一笔带过。

紧接之后,暂代门主的司马安民,向江湖通告为其兄长复仇,并指认幕后黑手便是戍卫京城的大将军曹南飞。

接闻此消息后,杨不舍与姜二郎马上连夜赶回京城。甫一进城,两人便发现京城之中也是纷乱如麻。

红花门弟子与曹南飞手下相互对峙,双方更是不时爆发冲突。红花门以江湖恩怨为名,挑衅、辱骂、偷袭等各种手段齐出,只差最后一步还没有暴动而已。

姜二郎叹气道:“天下太平许久,连朝廷威严也为人所淡忘。”

杨不舍冷冷道:“红花门上下勾结,蒙蔽官员,其罪当诛。”

“那为何朝廷至今仍未动手?”

杨不舍长叹息一声,道:“想来他们在朝中的帮手亦是非比寻常,如此局面都压制得住,连曹大将军都不敢轻易出手。”

“看来大乱将至……”姜二郎叹道。


就当京城风雨飘摇之际,司马安民与诸葛勿用联袂进京。司马安民以复仇之名,向曹南飞发出挑战,请诸葛勿用作为见证人。

此举无异于火上浇油,将天下武林之目光全部聚焦于京城。事到如今,曹南飞是否刺杀司马济世的真凶,已非关键之所在。

江湖人更为关注之事,是司马安民与曹南飞之战谁胜谁负。

曹南飞虽身居庙堂之高,却也是出身于江湖。兼且他又娶了左仲宁之女左依为妻,算是继承了北方武林第一宗师“无忧先生”左仲宁的衣钵。

司马安民能继任门主之位,想来武功应当也不会比其兄长逊色多少。红花门借搜寻真凶之机,大肆兼并扩张之后,基本上已经统一北方武林。

如若司马安民能够胜出,挟大胜之威,又有为兄复仇之旗号,势必将会有一番更大的动作。即便告负,也能一战成名,为日后之作为奠下基础。

此战可以算是继当年在嵩山少林寺,于、左两大宗师比试之后,江湖上声势最为重大的一场比武决斗。若论影响之深远,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尾声

司马济世安葬之处,在司马氏一族的故里怀州。

此时距司马安民与曹南飞一战,已过一月有余。当日两人交手二十余回合,司马安民最终稍逊一筹,不敌落败。然而在一旁见证的诸葛勿用,却突然向曹南飞出手。

曹南飞在二人夹攻之下,当场毙命,由此也拉开一场乱世的序幕。

红花门趁曹南飞身亡之后,朝廷还未反应过来之时,兴兵作乱。京城一时之间群龙无首,再加上有心之人推波助澜,顿时天下大乱,正如姜二郎当日所言。

诸葛勿用离京南下,途中顺路到司马济世坟前一拜。他对着墓碑自言道:“司马兄,自古刺客者,刺一人以保家国安天下,你却是刺一人以乱天下。”

“当年我自诩妙算无双,推动于师父北上挑战左先生,本也是想搅乱这一方太平,未想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如今看来,我终究还是不如你。你多年苦心筹划,最后竟不惜以身作饵,一死以碎太平……”

诸葛勿用独自一人感慨许久,然后才施然离去。

这正是:自古艰难唯一死,皇图霸业袖手间。

(完)

武侠江湖

琅琊令第三十八期:刺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是共读群共读《学习之道》的第一天。在这之前,我已经通读了一遍,但是对于这种提供给我们很好的学习方法的书是值...
  • 孤独。不一定是不快乐的象征 是给受伤的自己一个静思的机会在自己的角落自我反省如何让伤痛转化为成功的动力,寂寞。曾经...
  • 晚上8点,手机来电--同学老宁,接起来电话里劈头盖脸一通炮火。 “作为一个老师,怎么能这么说话?我还没见过素质这么...
  • 生来喜雨,淋雨便成一桩乐事,走走停停,躲躲藏藏, 或提成写字,涂鸦,总有不完的故事。 总会想起一蓑烟雨的人,实意了...
  • 西北地区的燥热也许来的更加的汹涌直接,没有南方地区的轻和柔软。记忆中的盛夏,也许就是这个样子。看着窗外有些炽热的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