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在倒数的第一天——二八少女的进击

在十月的开始才醒过来嘱咐自己要抖去身上的懒惰,小小地写一下九月的总结和十月的计划。我在脑海中飘过那么点嫌弃,眼见嫌弃无果,唯有迅速让自己接受浮躁。

因为想在国庆期间漂过香港一趟,于是就想着如果能快速写满字数,肯定就能玩得高兴啦。

抛开不切实际的念头,我还是想安静地允许自己先写写总结和先做做计划。

九月的写作总结无外乎是克服偷闲的自责感占据,但撇开这些负疚感,也是收获累累。在九月中,最明显的记忆是我在二美组织的48小时十篇千字文挑战中成功结业。

为什么要挑战?因为企求突破。为此,我还甚是希望二美能在每个月都来一次。

但理智却反问我,为什么要去等二美组织才动手?若内里渴望得到突破,其实若空闲,自己组织自己每个月来一次也可以啊。往后若还喜欢,可以将这种变态的活动发展成“周活动”。

想想未来,那是多棒的事啊!

结论是可以先从这周开始自己玩一次万字挑战。在群体中有群体共同的期待,因此动力十足。若脱离了群体,想在自己这里毕业又是一种令人兴奋的挑战。

不知怎的,我却期待这种挑战。

九月在阅读方面有记录在册的书,有四本:陈渠珍的《艽野尘梦》、李笑来的《把时间当作朋友》、咪蒙的《我喜欢这个功利的世界》、中岛孝志《4点起床-最养生和高效的时间管理》。

除了稍有历史感的《艽野尘梦》,其余三本突显浮躁,稍显功利。

至此,我只能积极地安慰自己,活在这浮躁的世界,取巧之余更需要好好面对自身的坚持和信念。

回归现实,进入十月,离明年1月1日,还剩下91日,三个月的时间。想知道的东西更多,想着手准备的事宜更广,心底对获取的渴望从未间断,害怕在独处的空白期彷徨,所以在剩下日子里,我只能不停地告诫自己:别慌,去把握、去找、去守望。

想在剩下的日子设一个可攀登的上限,以期在12月30日于北京看1月1日天安门升起国庆时尽情地哭泣。

但什么上限能让我喜极而泣呢?我在安静的图书馆一点点地剖析自己,唯布置一间温馨的房屋与痛快地和外国友人无障碍交流使我快乐。

这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心愿吗?不,不过是我从未试过,又极度渴望的心愿而已。

——那你还好吗,九月?

——嗯,我过得还好,只是盼着十月能更好。

——那你十月想做些什么?

十月我想看四本中文书,两本英文书:吕思勉的《中国文化十八讲》、谢丽尔·桑德伯格的《向前一步》、加斯·桑顿姆著小庄译的《利用业余时间拯救世界》、文若愚《你不可不知的艺术常识》。

电子书方面,我还想看一个路易士·海和谢丽尔·理查森编著的《生命的重建》,以及完成阅读赵周著的《这样读书就够了》。

于是,将读后感码个尽。

在写字方面,我想将侧重放在写政治理论文上,初步设在写满15篇。

十月还想重拾画画,但画的方面侧重室内设计,目标是将室内的图纸画出来、画满25张。

在看剧方面,我想将《请回答1988》重新看一遍,拆分成一个个暖人的小事例。

在观影方面,我要看四部电影,写四篇看后感。

码着目标的时候,就想着要设立一个能达到的高度,才能有成就感。于是,不自觉地在时间后面调整了一个可达到的高度。

昨晚是10月写作群的组员分配夜,我毫不犹豫地选择跟随木棉姐。抛出的理由是为了省点时间看《请回答1988》,但事实上,我未说出口的理由是想在木棉姐身边多待一段日子,她和小伙伴们的目标以及正能量十足地写字、过日子的生活方式让我在有限的生活条件中,充满欢乐和信心走过一个又一个完成目标前只拥有期盼的日子。

所以,感谢你,木棉姐。

感谢在群里遇到的小伙伴们。

后语:

今天早上醒来,因缘巧合加入了一个由丢丢组建的2016倒计时群。时间过得飞快,眨一眨眼竟离2017年剩下84天。以下是我为2017年到来准备的礼物:

“我是马心,现在广州,向专业进攻的选手。

正在码字道路暴走,爱好画画、跳舞。

近期想重拾自己喜欢的翻译,以及室内设计努力实现一万小时。

是一个努力将爱好和喜好填满一万小时,时而安静似猫儿,时而能唧唧歪歪似鸡啄米念叨的二八少女。

我想做的几件事如下:

1.阅读100本书,剩93本书(20本英文,73本中文);

2.码1million字;

3.每天画一幅画,剩85副。”

加油!

厚着脸皮将月初码下的”写在十月的开初“拉出来示众,权当昨天的作业。

抖抖身上的懒洋洋,要进击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