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28日 星期二 阴雨 / 向往的生活

      一夜安眠,山里的夜静谧凉爽,没有闹铃的召唤,睡到自然醒,却也不是很晚。洗漱后下楼,阿姨已经煮好了苋菜馄饨,外面下着小雨,是几乎看不见雨丝的濛濛细雨,沾衣不湿的那种。

      一上午就在门口的小竹椅子上坐着,听着流水潺潺,看着竹林和远山。很想出去走走,可是下着小雨,不太方便出门,还是等雨停吧,这雨一会儿就会停的。

      这里的流水潺潺,是真的有一道山涧水从门前经过,哗啦啦的清脆水声在耳畔环绕,却不觉得厌烦。这是大自然的赐予,白天悦耳,夜晚助眠。

      中午大约十一点多开饭,有道菜是清炒南瓜藤,清新爽口,很好吃。我家那边的菜高油高盐,这边的菜都很清淡,放盐很少,还不放糖,是很健康的饮食。

南瓜藤

      午饭依然丰盛,荤素搭配,我还吃到了柴火饭,真正用柴火在大锅里烧出来的米饭。出入厨房总是占着手,不是端菜就是洗碗,没随身携带手机,忘了给柴火饭拍照了。

丰盛的午餐

      饭后我到楼上卧室休息,刚想睡个午觉就收到川川发来的信息,问我想不想出去走走,雨停了。

      这还用问,一直想啊,赶紧穿鞋下楼,顺便问一鸣想不想出去玩儿。一鸣告诉我不想出去,他和一个小姐姐在玩游戏。好吧,川川带着我去玩儿了。

      我们顺着上山的路走,去看竹林。路上看到很多栗子树,结满了毛茸茸的栗子。我用手摸了摸,好扎得慌。据说熟了的栗子会有裂口,我还是等着吃糖炒栗子吧。

栗子

      除了栗子,还有好多银杏树,挂满了一串串白果。以前看到的银杏树都是只长叶子不结果的,是不是他们的使命不同,有的为美而来,有的为万物而生。

白果

      很快我就发现一处画一般的所在,这真的就是手机的拍摄效果,没有任何调光修饰。看这山涧水,清澈透亮,从高高的山上流淌下来,流淌了几百年甚至上千年,还保持着原始的模样。

山涧水

      我是从那条很隐秘的小路走下去的,特别幸运拍到了上面的照片。这个角度看也是美的很梦幻的感觉,远处的山上雾气缭绕,深深浅浅层层叠叠的绿色,美的都不真实了。

山涧深处

      山上植被覆盖率百分百,目光所及之处皆是生命之绿,云雾笼罩之下,更添一层神秘。我突然想到,以前费劲的从网上找护眼的电脑屏保壁纸,我拍的这些不就是吗,还有后面好多张,几乎都可以用做壁纸。不是我的拍照技术有多好,实在是太美了,360度无死角的美。

还是绿色

      约莫十几分钟就走到了竹林,先来一张川川的照片,站在竹林前,川川好高大啊!

川川

      没有任何特效,没有美颜,没有滤镜,这就是竹林本来的样子,也是川川本来的样子。

川川

      不知什么时候又飘来一阵雨,我们没有往竹林深处去,有点遗憾。不过也挺开心的,这么美的竹林,我终于看到了。不想太多文字扰了这份清静,这张并不完美的照片,希望看到的你能感受到片刻安宁。

竹林深处

      山涧水滋养了这片竹林,也滋养了其他花草树木,果然是“有水则灵”。茂密的竹林深处,应该生活着很多小动物吧,平日里没有人来打扰它们,该是多么自由自在。这里,是它们的家园。

山涧水

      上山时只顾着寻找美景,下山才注意到路边这些被砍倒的竹子。不知它们会被送到哪里,做成家具,或是工艺品。听说现在人工费太高,没有人愿意去收竹子,以后竹子的命运是个未知数了。

砍倒的竹子

      大山脚下,几畦菜地一陇瓜,看庭前开花结果,屋后竹影婆娑,这,不就是神仙过的日子吗?

大山脚下

      我们向往而不得的,并不需要付出什么去换取,舍弃一些不必要的追求,最朴实的生活无非柴米油盐酱醋茶,怎么就那么难呢?

大山脚下

      又是十几分钟,到家了,天也晴了。此时的光线柔和,拍出的竹林是另一番景象,不知道怎么形容了,反正挺好看的。

阳光下的庭前竹林

      到家小歇一会儿,聊着天说到苏南第一峰黄塔顶,就在岭下村,刚才我们去竹林是往山上走,反方向就是去黄塔顶的路。去爬山的话这时间是来不及了,去看看吧,能走多远走多远。

      这条路的风格与刚才通往竹林的路截然不同,刚才若是风景画,这就是田园诗歌了。道路两旁一侧是住宅区,一侧是庄稼地,我看到了非常熟悉的农作物玉米,要不是芭蕉叶挡在前面,真以为回到了北方。

庄稼地

      走到这里,我们没有再往上走。一路走来,没有看到村民,没有看到伐木工人,只有这一堆堆竹子,略显孤单的躺在潮湿的土地上。竹子的未来,是个谜。

走到这里止步

      并不清楚哪里是黄塔顶的顶峰,随手拍了一张远山,留作纪念。到不了的地方,都叫美好。

远山

      回去的路上我和川川一人捡了一根竹棍,听着“笃笃笃”的声音,想象着手里拿的是丐帮的打狗棒。看到很多不认识的植物,因为拿着打狗棒没拍,这就是穿裙子的不方便了,没兜儿。这个有小球球的叶子很是眼熟,有认识的吗?

好看的小球球

      有家小楼前种着几棵芭蕉,经川川提醒,我才猛然想起这就是芭蕉扇啊,铁扇公主不就靠它在火焰山实现独立自主的吗?

芭蕉扇

      岭下村附近正在施工,好像在建高铁。听阿姨说,以前开窗通风一个星期都不会落什么灰尘,因为湿度大,空气里飞不起尘来。自从施工队来了,空气都变浑浊了。一面是发展,一面是生态,很难两全。

正在建高铁

      再次回到小别墅前,必须留个念。这里的生活是慢节奏的,因为村里留下的大多是老人,他们守着这片大山,不管外面的世界如何风云变幻。

小别墅

      老屋和新居做个对比,老屋更有历史的沧桑感。新旧更迭是趋势,希望我们的未来是崭新的开始。

老屋·新居

      特别享受这两天,仿佛时间到了这里就慢了下来,我可以不慌不忙的上楼,不慌不忙的收拾衣服,不慌不忙的吃饭,不慌不忙的四处走走。这样的不慌不忙,是我以前没有的,是我的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