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买了一台电子琴

文/陈建清

        二零一九年八月,用了150元钱在街头买了一台二十九键的电子琴。这样,我们家就添置了第二件家用电器。二零一零年前,我有过一台彩色电视机,那都是没有家庭小孩前买的。那台电视机在二零一零年五月的风暴屋塌中损坏了。之后,我家唯一的家用电器就是电饭锅。后来建造了这水泥盒子般的小平房,夏天实在太热,别人送了一台旧的小电扇。但盛夏的午后时间,小电扇也不管用的,我们都躲在屋外树阴下。

        有的朋友也许不解,会说现在生活条件这么好,你怎么这么穷啊?是的,说来很惭愧,因为女人是精神病分裂症,我得照顾三个年幼儿女,为他们洗衣做饭,接他们上下学……,我失去了外出工作挣钱的机会,不得不就这样子过吧。

        也可能有的朋友又会不解了,你既然这么困难,又为什么还要去买什么电子琴呢?

        是的,为买这台电子琴,我确实经历了极大的思想斗争,也和我的孩子们有过讨论和约定。

        大概是去前年开始吧,每到孩子们的暑假期间,在我们所在的集市上就有人来卖电子琴,卖电子琴的一边演奏揽客。一面左顾右盼专盯大人带小孩一起的,极有热情和耐性怂恿小孩上手去试学。也用各种话语说服乃至激将大人为孩子出钱购买。

        我九岁的大儿子禁不住诱惑,也伸手试试,买电子琴的一个劲的夸他。我警觉到“此地危险”不可久留,就拉着孩子离开了。

        其实我年轻时也爱好音乐,笛子二胡什么的都能拨弄几下。并且不论是笛子还是二胡,那都是我自己亲手制作的。但后来,特别是有了家庭小孩后,女人得病,岁月蹉跎,不论是笛子二胡,提笔写字等都不玩了。

        我发觉我的大儿子爱好音乐,平时也咿咿呀呀的唱谱。但他并不要求我买电子琴,但我看着他的内心是渴望的,这让我心里隐隐着痛。二儿子并不喜欢唱歌什么的,他还一天到晚缠住我要去买电子琴。

        我心里甚是为难,150元,对我来说不是个小数目,捉禁见肘的开支令我实在没余钱去买孩子向往着的电子琴。不买吧?万一孩子有这个天赋呢,我岂不耽误了他们。

        于是,我把孩子们叫到身边,女儿还小,我主要是跟俩儿子说,你们想要电子琴吗?二儿子一蹦多高,至嚷嚷:“要买要买……。”大儿子欲言又止,没说话。我心里痛下决心,对他们说:“买吧!但你们要答应我,现在猪肉很贵了,我们暂时不买猪肉了,我们得减少开支节约出来买电子琴这150元钱。你们同意吗?”孩子们不但同意了,还太高兴了。

        接着有又对他们说:“还有,电子琴买回来了,只能在我指定的时间内练琴,并且只能练习弹奏我指定的曲目。”这一条其实就是对大儿子说的。并且还告诉他:“你练习的第一首曲子就是《天父世界》。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自己从没接触过电子琴,电子琴买回来后,仅限于业余爱好,学习简单的弹奏似乎也不难,大儿子学习的《天父世界》已弹奏的有模有样了。

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三日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