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当户对之临时合租(二十七)

上一章

陆亦风没想到林思凡这个样子还有心思开玩笑,心情跟着不由放松下来,语气也温柔很多:“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在这里等我一会儿,之后我送你回去。”

“哦,不用了,谢谢。我自己回去就行,你忙你的。”林思凡急忙接话道。

陆亦风挑眉道:“跟着我安全些,我不保证你再碰到那个人时我会在你身边出现。”

林思凡听到陆亦风拿自己刚刚对他说的话来堵她,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接话,陆亦风见她没说话,只当她同意了,拉着林思凡向办公室走去,林思凡就这么呆呆地跟着进了会议室。

“总裁,你总算来了。”陈灿见陆亦风进来急忙说道,而后看见陆亦风身后的林思凡脱口道,“你不是那天抱着大白的那个……”

陈灿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陆亦风打断了:“你先拿资料进去,我马上就来。”没等陈灿说回答就转身对林思凡嘱咐道,“先去那边坐一会儿,无聊的话旁边有杂志可以打发时间,我很快出来。”

“嗯。”林思凡心不在焉地点点头,此时的她还没完全缓过来,也就没在争辩什么,乖乖地走向一旁的沙发。

陆亦风这才推门进入里面的会议厅,敛了所有情绪挂着礼貌的微笑:“不好意思,各位,临时有事来晚了。”

“陆总是大忙人,理解,呵呵。”对方代表张总开口应道。

“嗯。”陆亦风点点头,随后从陈灿手里接过合同说道,“合同之前我看过了,没什么大问题。”

“哦,没问题就好,那陆总您看我们是不是就可以签合同了?”张总接话道。

陆亦风勾了勾唇道:“张总,我的是说没什么大问题,而不是没什么问题,不过我想这问题对于你们而言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什么意思?”张总被陆亦风绕口令似的话语弄糊涂了。

“意思很简单,我想要加个条件,不知张总意下如何?””

“关于什么的?”对方也不含糊,直接问道。

“之前说好整体买给你们的,我不再参与管理运营,所收金额一半转为资金入注,对吧?”

“嗯,这个我们已经协商过,没有问题。”

“我知道,我是说这一条我要改一下。”看到对方张口要说什么话,陆亦风没有给他机会直接说道,“最上一层我原先的地方不卖,也就是说除却那一层其他地方保持不变,当然我入注的资金相应地会减少,说清楚点就是我的股份持有权将降低百分之三,如何?”陆亦风含笑的眼睛看着对方。

“这……”对方显然有些为难,“这我们得商量一下,麻烦陆总等一会儿。”

“可以。”陆亦风说完便和陈灿离开了会议室。开门的瞬间目光就看向了沙发区,看到林思凡正手捧着书发呆,不知在想些什么。陆亦风吩咐陈灿出去拿果汁后才来到林思凡的身边坐下,出声问道:“在想什么?”

“啊?哦,你忙完了。”林思凡回神看着陆亦风问道。

“没有,中场休息。”

“上班也要中场休息的?”

“呵呵……嗯,他们那边跟不上我的思路所以叫暂停了。”陆亦风玩笑道。

“我不知道你的工作方式竟然是打篮球的规则。”大概是陆亦风说话的语气逗乐了,林思凡心情放松了很多。

“总裁,你要的果汁。”不知什么时候陈灿拿了一杯果汁进来。

“嗯。”陆亦风伸手接过来,“去看看他们讨论得怎样了,可以了叫我。”说完便将果汁递给了林思凡。

“好的。”陈灿点头离开。

“谢谢。”林思凡放下手中的杂志接过果汁。

“不客气。”

陆亦风说完二人突然间没了话题,谁都没有开口,气氛一时有些尴尬,好在陈灿及时出现救场,不然林思凡真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陆亦风和陈灿进入会议室之后,外面又安静下来,林思凡放下手里的杯子,起身几步来到窗边,看着外面熙熙攘攘的街道又陷入了沉思中。

会议室内,张总满脸笑容道:“陆总,你提的条件我们同意,还有其他问题吗?没有的话我们现在就把合同签了吧?”

“好!”陆亦风接过对方的新合同看了一眼,确认无误后提笔签字,“恭喜!”

“同喜同喜,合作愉快,陆总!”对方与陆亦风握手寒暄道。

随后大家前前后后地出了会议室,张总开口道:“陆总,您喜欢什么口味的菜系,我马上让人订桌庆祝一下。”

林思凡听到说话声就已经回过身来,只不过没有说话,而是安静地等在一边。陆亦风看了一眼林思凡,对身边的人说道:“抱歉,我还有事,下次吧。”说完对身后的陈灿吩咐了几句,就离开人群向林思凡走去。

张总一行人有些尴尬,陈灿及时说话打了圆场,带着一行人离开了办公室。林思凡见陆亦风走过来开口问道:“结束了?”

“嗯。走吧。”

“去哪儿?”

“吃饭,然后回家。不然你想一直在这里待着?”

“不是。”

“那走吧,想吃什么?”陆亦风问道。

“随便吧,你做主就好。”林思凡毫无吃饭的心思,也没在意自己说了什么。陆亦风则不然,听到“你做主就好”几个字,感觉心房瞬间被填满了,因为此时她的话就像家里老妈常对老爸说的话一样,满满的信任,让人很温暖。

“那好,我们走吧。”陆亦风弯着嘴角说道。

“嗯。”林思凡点点头没再说话,亦步亦趋跟在陆亦风的后面。

十几分钟后,银灰色的跑车缓缓驶入了街道,林思凡至上车后一言不发,两眼无神地看着外面,不知在想些什么。陆亦风熟练地开着车,偶尔偏头看看副驾,也无任何言语。

“啊!”突然看到道路旁边一闪而过的银行,林思凡顿时响起自己今天来的目的,转头看向旁边的陆亦风说道,“我还没有给周洁放礼钱呢,怎么办?”

陆亦风丝毫没有被影响,车子依然稳定地向着目的地行驶,淡定地回道:“你想怎么办?都出来这么久了,现在放也来不及。”

“哦,是吗?”林思凡又恢复了刚刚安静的状态,“那再找时间给她吧。”

“那个周洁性格怎么样?”陆亦风突然问道。

“大概还不错吧,我们关系一般。”林思凡不知道他为什么问这些,但还是老实地答道。

“既然关系一般,那你再找时间解释岂不是很不给人面子?”

“什么意思?”林思凡盯着陆亦风问道。

“我的意思很简单,我们只会在熟悉的人面前肆无忌惮,一般人面前客气,所以既然你们关系一般,我建议你最好现在给人打电话解释清楚,另外把礼钱从银行汇过去。”陆亦风一字一句地解释道,没有丝毫不耐烦。

“嗯,知道了。”林思凡同意地点点头,不能否认陆亦风说的那些很有道理,于是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给周洁。

“你干吗?”陆亦风问道。

“你看不见嘛,当然是打电话解释啊。”林思凡晃了晃手机。

“我说大小姐,现在这个点对人家来说应该正是婚礼进行时,你确定你电话能打得通?”停车熄火,动作自然地对着林思凡说道。

“啊?哦,对不起,我忘了。”林思凡呐呐地说道。

“你没对不起我什么,所以无需道歉。下车吧,我们到了。”

林思凡没再说什么,下车后跟着陆亦风进了一家江南风情的小店,在服务员的引领下来到一个包间坐下,然后看着对面陆亦风点菜的动作神思恍惚。

“我不喜欢别人在和我吃饭的时候神游太虚,特别是你。”陆亦风清冷的声音响起,拉回了林思凡的心思。

“对不起,我,我只是……”后面的话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低头沉默。

“我认识的林思凡可是个脾气很臭,胆子很大,什么都有理的女神经,你现在这样还真是让我眼界大开啊。”戏谑的声音从陆亦风的嘴里发出却没有嘲讽之意。

“你才神经,你全家都神经!”林思凡没好气地回道,“你才脾气臭,你才胆子大,你才蛮不讲理……”越说越委屈,越说越想起那个人,林思凡的眼泪再一次决堤。

陆亦风本来是想让她借和自己吵嘴的事转换个心情,却没想到起到了反作用,起身几步来到哭成泪人的林思凡身旁,轻轻拥住她安慰道:“嗯,我才是神经病,我才是脾气不好,我才是最不讲理的那个。乖,不哭了,嗯?”

靠在陆亦风的怀里,林思凡所有见到曹嘉延的悲伤感都倾泻而出,听不清头顶的人在说什么话,只知道这一刻他是自己最温暖的依靠,哪怕一时也好,她都不愿放手,紧紧地揪着陆亦风的西装,宣泄着自己的情感。

不知道哭了多久,林思凡才渐渐止住眼泪,不好意思地抽离陆亦风的怀抱,抱歉地说道:“对不起。”

看这怀里一空,陆亦风的心似乎也空了一角,不过面上并没有流露什么,平静地说道:“我说过,你没有对不起我什么,所以无需道歉。不过,还是想问一句,林小姐我们可以开始用餐了吗?”

“啊,哦,可以。”林思凡以为陆亦风要问自己为什么哭,或者要自己解释一下今天的行为,但是并没有,心里缓缓松了口气。

可口的饭菜加上席间陆亦风难得的温柔,林思凡心情转换了不少,对陆亦风这个人似乎有了新认识,不再那么讨厌。饭后林思凡看见时间差不多给周洁打了电话解释一番后,又在陆亦风的陪同下找到一间银行把钱汇了过去。回家的路上,林思凡心情显然已经好了很多,虽然今天自己碰到了曹嘉延,但是幸好有陆亦风陪着,真的幸好!

看着驾驶席上的陆亦风,林思凡开口道:“今天,谢谢你!”

陆亦风嘴角弯了弯,回道:“不客气。”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