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儿弯弯

一连过了两个星期,墨如玉也没有看到那个姑娘。

他掏出胸前的玉佛,看得出神。

身体的疼痛渐渐消失了,可心里总有一个地方,产生了隐约的期待。

是期待她么?墨如玉不确定,可是,这种感觉,还是平生第一次有。

冷紫月更是坐卧不安,自从那晚开始,墨如玉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这在之前可从来没有出现过。她心中有很深地不安“难道?如玉外面有人了?”

这是她难以容忍的,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一大早,她特意亲自下厨做了墨如玉平日里爱吃的点心。提着食盒直奔墨如玉办公的地方。

整个大楼戒备森严,墨家的所有人都隐在暗处。冷紫月一踏进大楼墨如玉就知道了,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手下的人悄无声息地回了自己的位置。

冷紫月一路畅通无阻地走了进来,一路上偶有碰到的人,都恭敬地喊“少奶奶好!”她心满意足地点头微笑,挺直了腰,迈着小碎步进了墨如玉的房子。

“哼!看你能演多久!”一阵轻微地低语声。

顾新月看到冷紫月进了屋子,她手一扬,再转身已经换了一副容颜,这次生得明眸皓齿,顾盼生情。

她不走正门,巧妙地躲过墨家的眼睛,一闪进了墨如玉的屋子。

来得正是时候,冷紫月刚放下食盒,正在轻启朱唇“夫君,是不是公务太过繁忙?不回家也没关系,但千万别累坏了身子!”

“知道了!”墨如玉坐在椅子上,并未起身。

冷紫月快速扫视了一个整个房间,没有任何女人的痕迹。墨如玉素来性子冷淡,她淡淡一笑“夫君,这是月儿亲手做得点心,你尝尝!”说完,她捏了一块,递到墨如玉嘴边。

就在这个时候,她听见了一声娇笑声,似乎还带着点不屑。冷紫月一愣,点心掉在了地上。

墨如玉“霍”得一下子站了起来,他的脸色很奇怪。但冷紫月看得出来,他竟有些期待。

“夫君,你这还有人?”冷紫月未语先泣。

墨如玉还不曾开口,就有一团影子从房顶旋了下来,正好落在他的怀里。那如铃铛般的笑声也随即而来!

“啊!”冷紫月吓得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墨如玉低头一看:不是那日的姑娘,容貌相差甚远。他脸色微变,就要松手。

顾新月双手环住他的脖子,双腿早就缠住了他的腰。只见她脸上带着戏谑地笑意“墨少爷,几日不见,就翻脸不认人了?”她说话的功夫,手很不安分地在对方的脸上来回摩挲。

墨如玉黑着一张脸,任由她胡闹。

冷紫月一口气堵在胸前,眼泪哗啦哗啦就下来了。

这张脸虽然不是那日见到的,可这个姑娘,武功却跟那天的不相上下。

“哎呦呦,我还没过门呢,你就哭成这样。我要进了门,你不得寻死觅活!”顾新月抱着墨如玉,语气轻柔。这话,却像一把刀子,插在了冷紫月的心口。

“夫君,你们?”她抬起婆陀泪眼。

“这还用问,他又不爱你,演了四年的伉俪情深。如玉早就累了,他现在就想日日跟我待在一起,唉!真是没办法!”顾新月说这话时,一脸娇羞,她的手还时不时的滑进墨如玉的胸口。

墨如玉还是一动不动地站着,只是他脸上的神情,已经带了隐约的笑意。

冷紫月看着他,一颗心如坠冰窟。费劲心思地嫁进来,难道就这样放手?她不甘心!

她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看着顾新月像蛇一样缠着墨如玉。心中的怒火一下子燃烧起来,她悄无声息地抽出了藏在袖子里的匕首,脚步快速移动,朝顾新月挥了过去。

顾新月一个转身,藏到了墨如玉身后,匕首不偏不倚正好插进墨如玉的胸口。他抬起头,难以置信地看着冷紫月。

“夫君!”冷紫月大惊。

就在这个时候,顾新月忽而冲了出来,她一脚踹在失神地冷紫月身上。冷紫月被踹翻在地,她看也没看,拨出墨如玉胸口的匕首,狠狠地插入冷紫月的胸口。

随即她走到墨如玉跟前,伸手在对方的怀里,扯下了那枚玉佛。

就在她转身离开的时候,她听得见一阵清冽的口哨声。一会儿功夫,屋子里已经全是墨家的卫兵。

顾新月冷笑了一声,掏出一把枪,顶在了墨如玉的额头“放我走!”

“休想!少爷,你怎么样?”

“无妨,我穿了金丝软甲。”说着他站了起来。对着冰冷的枪口,他无动于衷!

“你是谁?”他盯着顾新月。

“哼!你该先问问,她是谁?”她冷眼看着倒在血泊中,一息尚存的冷紫月。

“夫君,救月儿!”冷紫月挣扎着。

“她是谁无关紧要,我只想知道,你是谁?”墨如玉看着顾新月。

“漠北故人归!”她说话的功夫已经扯下了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一张面容姣好的脸来。

“冷紫月,你可还认得我?”

“你……你……鬼呀!”冷紫月最后提着的一口气,也没有了。她满脸惊恐地倒在地上,死了!

“你是顾家的小姐——顾新月?”墨如玉问道。

“现在,我能走了吗?”

“你得留下一枚玉佛!”墨如玉说道。

“好,都给你!”她从怀中摸出两枚玉佛,递给墨如玉。

“放她走!”墨如玉沉声吩咐。

“少爷!”

顾新月冷笑一声,收起了枪,再也不看墨如玉一眼,径自出了房门。

在离开墨城时,她托人给墨如玉送了一封信。

墨如玉借刀杀人,又得了十万漠北军,正在暗自欢喜。

其实,顾新月长得还算可以,可如今这乱世,有了军队才会有权利,有了权利还怕没女人?

他是一个热衷于权谋的男人,尽管心中有几分失落。但这都不算什么?

听说顾新月留了信给自己,他还颇为高兴。要是江山美人都可得,那岂不是人生最大的幸事?

他打开信,越看脸色越难看,最后铁青一片。

信很简短“十万漠北军是顾家的,就算没有玉佛,我也是顾家的当家人,漠北军的将军!墨少爷果然心思深沉,新月领教了!”

墨如玉暴怒,将信纸撕得粉碎。他辛苦筹划这么久,不过是一场空!居然被一个小丫头玩得团团转!

“天涯海角,我一定杀了你!”墨如玉狠声道。

忽而,他感觉身子越来越沉,似有千万条虫子在啃噬自己。他栽倒在地上,大睁着双眼。

刚才撕得太急,没有看到信纸下方的一行小字“灭门之仇,不得不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 男孩叫陈小七,今年刚满16岁,长得瘦瘦小小活像一只猴子。他从去过远方,这里的人世代生活在松城,日子过的普普...
    头秃木木阅读 282评论 2 2
  • 熟悉的旋律响起来了,伸出手按掉闹钟,闭着眼睛,还是舍不得温暖的被窝。 待一会儿,再享受一会儿温暖,终于狠下决心,一...
    素馨若霞阅读 324评论 0 10
  • 临睡前,我领着孩子们在院子里看星星和月亮。 夜幕幽蓝闪烁,华美无比。 夜风拂在面庞,空气中弥漫着宁静。 大宝说,妈...
    任真阅读 591评论 46 42
  • 孩子考上了当地最好的高中,那可是本地尖子生比拼的地方。做父母的无限自豪,常拿孩子的成绩比拼。孩子考不好,...
    天马行空云飞扬阅读 99评论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