袈澜记 二十

二十

李袈澜却一叠声的叫娘。不一会,母亲云氏并三个哥哥都先后来了,李袈澜只反复说:“她走了。”

李晋西第一个省过来,忙施法,发现李袈澜身上封印已解,澜的灵识已经不在妹妹体内。众人面面相视,传音叫了风铃来,风铃似是方才睡醒,只说是当晚立阵施法之后一切顺利,觉得有些困倦,也未见任何异象,只是觉得非常累,行功完了就和琴画交待了回房歇着去了。

风铃说完,李晋西见她面有愧色,柔声道:“她是天地灵气所化,有通天之能,你应该是被她改写了昨日的记忆。是我们大意了,不过,这也不失为一桩幸事,她到底是没有将袈澜夺舍。如此看来,我们幽离一族终究是欠了她的。”李晋西揉揉李袈澜的头:“好了,我们这下都可以放心了,不用再担心你了。”

李袈澜嘟嘟嘴,其实自她突然不用作法就能看见各种异象就知道她在觉醒,再加上最近夜里时常困倦,总爱在月下睡觉,应该是她在吸食月华之故,可惜自己浑然不觉有异,她也是铁了心要走吧。

云氏长出了一口气,吩咐追月嘱人留意往后周边的异向,又准备派人往卢山去,担心她返卢山重修遭人劫拦。倒叫李袈澜给拦了,笑她娘是急昏了头了,现放着琅琊王在建康城呢,她虽然困于封印,必然是知道琅琊王与自己相见的事,肯定不会走远的,只需要留意保护琅琊王就好。

云氏点了点她的额头,听门房来报说是楚王桓玄来访,立时定了计较,决定先绝了桓玄的念头才好,嘱咐大家绝不可将琅琊王的真实身份外泄。然后便吩咐追月给李袈澜梳妆,琴画和风铃自去休息。

到了前厅,李书青与桓玄分主客坐了饮茶,见云氏携了女儿过来,两人见李袈澜面色红润,眉宇中虽然仍有娇憨之态,但隐含的痴绝之态却是没了,两人互看了一眼,桓玄扶额直叹气,李袈澜在她母亲催促下执以晚辈之礼。

桓玄已然明了封印已破,灵识已是脱体去了,眼下还有桩要紧的,只低声对云氏道:“琅琊王终究不是可托负之人,师姐还是莫要让她二人往来才好!”

李袈澜自打上次见了他未来种种行径之后,对他深厌之,也不愿意与此人说话。

云氏却点了点头:“此事我自有分寸,只是师弟何时才能放下妄念?”

桓玄不答言却对李书青做了一个长揖,又冲云氏行了一礼:“左沁欠了桓温一个人情,桓老先生在世之时,征战四方,至力于天下一统,惜败于慕容氏之手,此为毕身憾事。今世我即为人子,定当倾毕生之力令桓氏称帝,一统九州!”

又深深望了李袈澜一眼:“师姐,师弟去了。”

李书青却一把拉住他,执手在他手心里写了一个:“留”字。

见其不解,李书青轻声道:“古来弑君者,天下皆共击之。司马德宗虽然无甚才能,令大权旁落,但并无大过。与其杀了,不如留之。”

桓玄点头应了,当日便带人回封地江陵去了。

送走了楚王,一连几日,琅琊王都不曾来过,亦无只言片语传来。李袈澜又恢复了早起起用膳,打坐调息一个时辰,找凤舞学习乐理,午膳,花下读书,小睡,去找三哥练剑,与凤舞在三哥处用晚膳,沐浴,打坐调息一个时辰,月光浴,睡觉。

井然有序,刘晋林继续充当透明人,被视若不见。

转眼三月底,已经是暮春时分,只有这满院花草,依然姹紫嫣红,好不热闹。这一日,清晨微雨过后,李袈澜只邀了凤舞坐在廊下赏雨。

空气清新湿润,雨洗后的叶子新绿如碧,衬得叶中的花枝益发鲜艳喜人。水滴晶莹如珠,李袈澜痴看着,唤过云霞来,细细打量,冲凤舞笑,只说是这两日是益发水灵了,云霞只要撕她这张没葫芦的嘴,凤舞何等剔透的人儿,便立时明了她是这园中花草中化生而来,只是不知哪一株才是她的花身。

几人闲闹着,李袈澜自是忍不住要问凤舞,如今觉得她三哥如何?凤舞只是若有所思的模样,叫云霞扯了下胳膊,示意她不要再问,李袈澜不解,却也听话转移了话头。聊起终南山的风物来。

正聊着门房报琅琊王府红鸢姑娘求见凤舞大家。

凤舞迟疑了一下,李袈澜眨眨眼,先命人去请入内院来。

小丫头领命去了,李袈澜之前少不得已经问过两人交情。知道当年两人识于微时,共同行走江湖,琴笛合奏,一时无两。只是可惜,她们遇上了琅琊王。

见面的地方是在花厅,红鸢进来,身上尽是湿的,头发衣襟,只往下淌水。刚进到屋里,不待凤舞和李袈澜反应过来,夫人已经是命人送了干爽的衣服过来,忙又让到花厅边上的小房间去换衣裳。风铃少不是命人煮姜糖水过来。

红鸢换过衣裳出来,凤舞捧起萦绕着热气的姜糖水喂她先喝下去几口,感觉身上暖和了许多,李袈澜只在边上安静坐着,心里却觉得凤舞对这位红鸢姑娘极好的样子,看着眉梢眼角都是暖意。

红鸢缓和了一下,凤舞才半嗔怪的问她:“怎的如此狼狈?”

鸢看了余下的人一眼,凤舞微笑着宽慰她:“她们都不是旁人,都是热心肠的姐妹,你有什么,只管说。”

李袈澜在一旁接着说:“嗯,若是在那琅琊王府受了欺负,就在我这住着好了。”

红鸢却只是摇了摇头,冲凤舞道:“妹妹想求姐姐一件事呢。”见凤舞等她示下,接着说:“求姐姐移步去琅琊王府客居几天。”

屋子里的人闻言就愣了,红鸢忙细细解释。原来自打琅琊王上次被云夫人婉拒了,近些时日就一直不曾登过李府的门。但连日来不思饮食,经常怔怔的出神,今儿早上府里的厨子做了些甜点,是前几日王爷点名要的榆钱糕之类的,王爷见了只是出了会子神,竟然一口没动。随即就进宫陪皇上去。听说近日朝局不稳,几个手握重兵的权臣将皇上逼得甚狠,琅琊王也忧心的很。她想着前些日子琅琊王日日来李府,虽也常愁眉不展,可总也有微笑的时候,如今是连一丝笑意也无,眼见着日渐消瘦,朝堂上她一弱女子帮不上,平日里想为王爷吹曲子解解忧愁,王爷也似乎不在此间。左右想想,怕心思还是在凤舞这,只好来求凤舞。

听着红鸢解释,李袈澜倒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他天天上我这来是为了凤舞姐姐呀,哼,不行,凤舞姐姐是我三哥的心上人!”扭头告诉风铃:“你去告诉娘亲,以后这人再上门,不许放进来了。”

红鸢就笑:“我的好小姐,平日王爷来对您也是上了心的,挑拣东西,无不一费心思拣姑娘喜欢的。是姐姐不会说话,你就别跟王爷这气恼了。王爷也常夸小姐天真活泼,不经雕琢,神韵天成,是世间少有的女子呢。”

李袈澜这才有些得意的道:“这还差不多。不过呀,回头也不能轻饶了他!”说着一把拉过凤舞的衣襟:“姐姐不许去!”

红鸢见她先搅缠上了,暗觉自己失策。到底是风铃机灵,问:“不知姑娘方才因何如此狼狈?”

红鸢见瞒不过,只是道:“前次,因为王爷拣选了送与李晋西公子为侧室,府里并建康城里不知道多少女子眼红。如今无功让人送了回去,王爷虽然因前次之事责打了南路,但府里的人多少看不上我。今次见我要出门,只说风雨阻路,不便出门,实在要去,便让我自己出去。我一赌气,就自己出来了。”

李袈澜到底机灵,先笑出来了:“我知道了,红鸢姐姐你是怕请不动凤舞姐姐,狼狈些好叫姐姐心疼你,不好拒绝你。这招我以前经常用呢!”

红鸢被她说破,面上微红,凤舞叹了口气,斜了李袈澜一眼:“那日在前院,你原是个盲的。”见红鸢不解,拿手一掐李袈澜面颊:“真真是给你背了这黑锅了,心心念念都只在这你头,旁人一句是拿你做幌子,你就信了,我看你不仅是个痴的,也是个心盲的。”

红鸢睁大眼睛:“袈澜小姐是好,可怎及姐姐的绝代风华。”

凤舞哪里有空理她,已经和李袈澜又掐面又挠痒痒的顽在一处,风铃只是笑:“姑娘莫急,今儿个应该不会白忙的,你先在这歇着,等外面雨住了,若一会没人来接你,我们再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二十二 晚间雨早住了,李袈澜邀了凤舞并红鸢过来一起用饭。观二人情形,红鸢貌似要暂住在凤舞这里,李袈澜也乐是多个人陪...
    笔间流年阅读 103评论 2 1
  • 二十一 这两人正说着话呢,李袈澜已经拉过风铃来挡着躲到了后面,风铃只得拦了凤舞:“好大家,别跟这小姑娘一般见识了,...
    笔间流年阅读 74评论 2 1
  • 上一章 少年愁肠 第二十六章 妖姬 魅灵与公子白 琅琊王府这边,红鸢照常每日来书房侍候笔墨,绿玉来得更勤,在锦画前...
    笔间流年阅读 90评论 2 1
  • 1、编辑脚本文件。例如 test.sh 保存到 /Users/电脑用户名/Documents 目录下。内容: !/...
    LeLeBa阅读 10,916评论 0 0
  • 一 对面门口桔子树盆栽还没撤走,新年已经过去一个月了。那桔子树,底下的瓦盆被一个深色藤编花盆包裹起来,果实看起来稍...
    疫苗小姐阅读 615评论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