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来了个老孙子

李岗村来了老孙娃儿 宛城区溧河乡李岗村东头来了一辆电动三轮车,车上装满了西瓜。 一位六十四五岁的老头,西式短裤,上穿了灰色的圆领衬,戴一顶长舌网格遮阳帽,但胳膊脸上露出的是酱肉色。他吆喝着:西瓜来了,便宜了,五毛一斤。声音有些嘶哑。他没有用别人常用的录音喇叭。 前面有一棵合抱粗的大桐树。墨绿的大叶无序的摞着,硕大的树冠将太阳阻挡于树梢,地上很凉快。 他把瓜车停在树荫下。对坐在树下的几个老头打招呼:“老哥们有福,这树底下真凉快呀。” 八十一岁的玉才见他嘴张了几张忙说:“坐这儿歇歇吧。”他耳朵背。没有准备听不清说的啥。 李岗东头都是姓刘的。玉才和金玉是这个村辈份最长的两位。 卖瓜老头也不客气,坐在一个空凳上。 “你是哪庄儿哩?”玉才眼盯着卖瓜老头问,说罢忙侧过耳朵。 “我袁黄庄的。”卖瓜老头答。 “袁黄庄的?你姓啥?”玉才听清了。 “我姓刘。” “姓刘?啥派儿?” “我是星字派儿的?” “星字派的。那你得问我喊爷。”玉才一脸皱纹的脸上满是笑意,如漾开的涟漪。 “那你是玉字辈的。听说李岗玉字辈还有几个。”卖瓜老头问。 “我是玉才,刘家玉字辈最小的。还有一个金玉,袁黄庄加李岗就剩下俺俩玉字辈的了。”玉才有些自豪地说。 宛城区茶庵乡袁黄庄村与溧河乡李岗同出一脉,远祖同是从社旗刘老家分出来的刘百儒。袁黄庄是长门的半支,而李岗则点了四支。 “我真得问你叫爷。”卖瓜老头站起来抱下一个西瓜,不由分说,用切瓜刀切开,递一牙红沙瓤的西瓜给玉才说:“爷,孙娃子别的没啥,孝敬你老一块西瓜吧。” 玉才接过西瓜说:“那爷就不客气了。亲有三代,祖有万载。咱这是真一个刘,是真一家儿。” “袁黄庄是长门,人旺,现在都是有金字辈的人了吧。”玉才问。刘氏宗谱玉字派下面原本只有八个字了,即:文星耀广,金鼎书芳。后李岗刘文会牵头,又续写二十四个字。即从文字辈开始,下面共有三十二辈。 卖瓜人想了想说:“那可是,有金字辈的人,不多。”卖瓜人想了想笑了:“金字辈的娃儿们见了你该咋称呼啊。你这里往下数第六辈。你是老老老太爷了。没法叫了。真得叫老祖宗了。” 玉才听了也笑了。笑昨开心,开心极了。 “人丁兴旺好啊。只要有人啥事都不怕,都有个盼头。你坐这儿树荫凉底,一会儿我去庄上替你吆喝去。晌午就在咱家吃饭。到家了。” 树底下一片祥和气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永远保留30%的神秘感。出浴时半遮半掩的女子最动人,有悬念的镜头最吸引,有伏笔的预告片最好看。​2、别为了省...
    商铺圈阅读 2,645评论 8 104
  • 我现在所处的产线上,有个九六年生的姑娘。姑娘长的一般,牙齿有些微微的龅牙。但是身材娇小玲珑,喜欢穿性感的衣服。 我...
    初心不改2020阅读 16,978评论 62 428
  • 1、 话要反着听。 留下吃饭吧的另一层意思是,你该走了 顺路坐我的车吧另一层意思是,我先走了, 女朋友说你昨晚很厉...
    大白社阅读 2,927评论 17 97
  • 在一个周末的早上醒来。 发现又是自己一个人睡在空旷的房间里,内心有一股深深的失落感。 非常的愤怒和悲伤。眼泪不经意...
    金刀大菜牙阅读 8,100评论 61 183
  • 许是换胎有些累,凤九满头大汗的躺在床上。 自凤九怀孕后,王君把照顾凤九照顾的像“祖宗”一样,转眼一年过去了 近几日...
    Dear_夕夕阅读 1,338评论 3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