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PR 教学法在少儿对外汉语课堂教学中的运用与研究 The Research and Application of TPR in Teaching Chinese as a Foreign Language for Children

0.411字数 10380阅读 1934

       TPR与TPRS的教学热潮似乎一直没有在对外汉语教学界褪去过,以下的论文是2009年我在华师大就读对外汉语专业时撰写的,希望对想了解TPR教学法的老师与在校大学生们带来一定的帮助。6年过去了,其中有些课堂活动似乎有些过时了,需要不断更新,且相信多媒体技术近几年来在教学中的蓬勃发展也可为TPR教学带来很多新的玩法。

(特别感谢华师大对外汉语学院的刘弘老师当年对我此篇论文的指导)

          TPR教学法在少儿对外汉语课堂教学中的运用与研究

摘要少儿对外汉语课堂教学中面临着诸多挑战,必须找到一种生动、有趣且突破语言障碍的教学方法来应对这些挑战。本文旨在研究如何将二语教学法流派中较为著名的TPR教学法与少儿对外汉语教学结合起来,其中将重点讨论TPR作为对外汉语起始阶段教学手段的理论依据,运用方法和效果研究。

关键词少儿对外汉语TPR教学法

The Research and Application of TPR in Teaching Chinese as a Foreign Language for Children

AbstractWe face lots of challenges when we teach children Chinese asa foreign language. It is necessary to find a method which is active,interesting and beyond the languages. Total Physical Response (TPR), which is a famous teaching method of teaching foreign languages, might be a good method for us to solve those problems. This paper presents the definition of TPR, elaborates the principles and the procedures of it, and draws a conclusion based on the results.

【Key Words】Teaching children Chinese as a foreign languageTPR

一、引言

(一)少儿对外汉语起始教学所面临的挑战

       近年来,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强,中国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也日益受到世界上更多国家的正视。由此引发的“汉语热”风潮也逐渐扩大了其席卷的范围。周边日韩越等国家已把掌握汉语作为人才选择时的必要条件;越来越多的欧美国家也旨在培养汉语人才,并以此作为提高国际竞争力的手段。

      于是,中国本土的汉语教学日渐向周边或西方国家的人士敞开,对外汉语教学也应运而生,且正成为教育界中日趋升温的议题。许多成人怀着一腔热情来到了中国,领略到了汉语魅力,也感受到了中国文化,所获甚多地回了国。可与此同时,也有一群人,他们年龄在8岁至14岁间,心智尚未完全成熟,对中国文化和汉语都毫无概念,他们随着父母的工作调动也来到了中国,进入了国际学校,被动地接受了汉语教学。他们的实际情况给授课老师带来了些许预料之外的挑战。

      积累了若干年一线教学的实战经验后,笔者将这些挑战列举如下:

1、少儿的年龄特点

(1)学习动力不足,且注意力的范围和持久度都远不及成人。

(2)自制力不强,容易偏离教师的教学要求,而心智年龄小的孩子自控能力更弱。

(3)自学能力较弱,理解程度有偏差,学习效率不高。

(4)少数学生对任何学科皆无热情,对中文(尤其是汉字)更觉头疼,于是对学习汉语产生较强的抵触情绪。

2、学生国籍不同导致的差异

(1)学习特点不同:日韩孩子好静,多数羞涩不敢开口;西方孩子好动,注意点多样。

(2)起始阶段授课方式面临挑战:翻译法?全英文?中英日三语齐上?似乎都不能涵盖所有的学生语言,也不能保证所有学生都理解教师用意。

3、中国传统汉语教学与西式教学的碰撞

     对外汉语教师大都来自中文或英文教师队伍,长期接受的中国式教育根生蒂固地影响着他们的授课方式。而这些传统教学法在西方教学形式活泼、有趣、多样的对比下,也确实引起了众多汉语教师的反思。

(二)少儿对外汉语起始教学中必须解决的问题

      面对这些挑战,我们不仅仅要改变教学思路,而应该实实在在地解决以下几个问题:

1、吸引学生兴趣,激发其学习中文的热情,并助之持久。

2、尊重每个学生的学习特点。

3、寻找一条突破语言障碍的教学捷径,以此提高教学效率。

4、所采取的方式必须遵循心理学、语言学中的一般规律。

     于是,不少汉语教师将眼光转向了第二语言教学界中比较著名的教学法:TPR(Total

Physical Response),“全身反应教学法”。

二、文献综述

      TPR理论的奠基者James Asher在1965年写下’The strategy of the total physical responsean application to learning Russian’一文,是TPR的开山之作。笔者通过网络找到了Asher, J.1977Learning Another Language Through Actions: The Complete Teacher’s Guide Book一文,此文是对其开山之作的补充,该文详细地介绍了其在不同学校的TPR教学试验与结果,同时细致地罗列了TPR常见主题、常用时态与语法现象的一般教学步骤。

      TPR教学法在70年代的国外风靡一时,Ramiro Garcia便是其中较为著名的研究者,并长期从事一线的教学工作。笔者在书库中觅到了其在1985年所著的Instructor’s Notebook:How to Apply TPR For Best Results一书。书中集合了他的众多教学实例和照片,并收录了许多他发明的TPR游戏(其中TPR BINGO尤为著名)。

      国外对于TPR在二语教学中的研究在上世纪末时上演得轰轰烈烈,这固然也吸引了国内部少学者与教学者的注意。笔者经过搜索中国知网数据库[1],发现TPR教学法在国内的英语教学界已引起广泛关注和研究,如:王维佳的《完全身体反应法》(《国外外语教学》杂志1996年第1期),全文讨论了TPR的理论依据,TPR的教学原则,以及TPR在我国英语课堂教学中的教学实例。王宜鸣的《全身反应法在小学英语教学中的运用》(《基础英语教育》杂志2004年第12期),该文结合《英语》(新标准)提倡的“先输入、后输出”的教学理念,探讨如何将TPR运用到小学英语课堂教学中,并列举了不少的教学实例。郭小纯的《TPR教学法与我国的英语教学》(《桂林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9年第1期)该文侧重于对TPR的理论基础、实践特点进行细化的探讨,并罗列了我国实施TPR教学法存在的问题。

     TPR教学在对外汉语教学界中似乎还未被广泛运用,与此有关的论文几乎无从查找。笔者通过询问,只找到了TPRS(Total Physical Response Storytelling,行为情景教学法,是基于TPR的理论和实践上开创出的教学法,由Blaine Rey在1990年提出)教学法的一套教材。该教材是由上海美国学校(Shanghai American School)于2006年6月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协助出版的,名为《我爱学中文》,全套四册,专门针对中学生运用TPRS进行中文为第二语言而设计,旨在“帮助学生在极短的时间内,积累和发展大量使用的会话语言,并在此基础上提高学生对中文的理解和阅读技能。”[2]在该教材中,每一课都分为三个部分:TPR Commands, Target Phrases和Personalized Mini-situation。先是通过TPR训练,把日常生活中使用频度很高的关键词语以高频率出现在句型和故事中,然后通过学生自编故事(storytelling),把这些词汇和句型不断地巩固和强化,以达到熟练掌握的程度。

      在综合阅读了众多文献与资料,笔者发现:TPR教学法在对外汉语教学中是一个新生事物,很多研究与实践并不太成熟。当然,基于TPR在中国英语教学界中的成功经验,我们可以完成这一迁徙。只是,要解决迁徙后的适应问题。说得明白些,便是要避免“全盘接受”,旨在“洋为中用”。

       因此,本文所要探讨的,便是TPR作为对外汉语起始阶段教学手段的理论依据,运用方法和效果研究。

三、理论基础

(一)TPR理论的核心

       TPR(Total Physical Response),产生于20世纪60年代初期的美国,是加州San Jose州立大学心理学教授James Asher提出的二语教学理论,曾一度盛行于70年代,主要用于美国移民儿童的英语教育。这种教学法是引导学生通过身体动作来习得外语,强调语言与行动的协调和互动。Asher指出,“人的脑中有一种生物机制可用来获得语言的过程可通过婴儿学习母语来观察”[3],儿童学习语言往往从听开始,当听说获得的信息达到一定量的积累时,儿童就能自然地用语言表达出自己的想法。他同时指出,“动词,特别是祈使句中的动词是语言学习和运用中的重要内容。他还认为语言是抽象和非抽象的结合体。而非抽象词通常是一些具体的名词和祈使动词,学习者可通过这些非抽象词获取认知和了解语法。”[4]

       Asher自己将TPR的理论核心归纳如下[5]

1、Understanding of the spoken languagemust be developed in advance of speaking.

2、Understanding should be developedthrough movements of the student’s body. The imperative is a powerful aidbecause the instructor can utter commands to manipulate student behavior. Ourresearch suggests that most of the grammatical structures of the targetlanguage and hundreds of vocabulary items can be learned through the skillfuluse of the imperative by the instructor.

3、Do not attempt to force speaking fromstudents. As the students internalize a cognitive map of the target languagethrough understanding what is heard, there will be a point of readiness tospeak. The individual will spontaneously begin to produce utterances.

译文如下[6]

1、学生口语理解力的培养应先于其说话。

2、学生应通过身体对语言的反应动作来提高理解力。这种身体反应由教师有计划的指令来控制。研究表明,通过教师娴熟地运用指令,学生可以学到大部分目标语言的语法结构和成百的词汇。

3、教师不应强迫学生开口。学生通过对听到的语言材料的理解,内化了目标语言的认知结构,到一定时候自然会开口说话。

笔者对TPR理论核心的理解便是:

1、听优先于说、读、写。

2、通过有计划的教学设计,可以帮助学生通过动作反应来提高理解力。

3、祈使动词先行,强调整句理解。

3、当听积聚到一定量时,学生自然会说。所以,不要强迫学生说。

(二)TPR的理论依据

      当Asher将他的核心理论展示在我们面前时,我们追根溯源,便可以看出他综合了众多学科的理论知识。

1、生理学理论

(1)左右脑协同工作

人的大脑分左右两个脑半球,负责不同的功能。绝大多数人,左脑负责:数字、逻辑、计算、推理还有语言;右脑负责:图像、色彩、音调、旋律、动作等。简而言之,左脑理性,右脑感性。

与以往学习依靠左脑不同,TPR强调右脑支配动作。语言信号发生,右脑首先让孩子出现身体的反应,继而使左脑产生最终的输出

(2)多种感官综合运用

每个人都是一个特殊的个体,在接受外部信息时,方法不尽相同。有些人走听觉通道,有些人走视觉通道。因此,在TPR强调全身反应的时候,任何听觉、视觉或是触觉优先的人皆可受益。

2、心理学理论依据

(1)“记忆痕迹”理论(Trace Theory)

该理论认为,“多次重复输入一种语言信号,使之在大脑中刻上痕迹,记忆越是经常和强烈,联想和回忆就越容易。伴随肢体活动的联系,可以提高成功回忆的可能性。而反复练习时的有意识行为过渡到无意识行为。”[7]而TPR教学正是遵循这一原则,反复地输入大量可理解的话语和动作,为将来的输出打下坚实的基础。

(2)发展心理学

Asher认为,“成人习得第二语言应与儿童习得母语的过程相似,即针对儿童的语言中祈使句居多,儿童在学会给与语言反应之前一般先使用身体反应,因此成年人的学习应当效仿儿童习得母语的方式”[8]。这完全符合了发展心理学中强调的“个体在发展中的稳定性”。

(3)人文主义心理学

“以罗杰斯为代表的人本主义教育思想,十分注重教学中的情感因素。该思想认为学习本身就应包括认知和情感两个方面,且强调个人对学习的喜爱情感在学习中的重要性。”[9]TPR走游戏路线,培养了学生愉悦的学习情绪,同时有效地缩短了师生间的心理距离。于是,亲其师,爱其课,信其道。

3、语言学理论依据

(1)TPR遵循了“先输入,后输出”原则。TPR强调理解先于开口,说的教学应该在掌握理解技能后开始,语言表达是语言理解的结果。

(2)TPR遵循了“此时此地”的原则。“在教学中强调语言的意义而不是其形式。TPR认为,真实有意义的语言,能将语言和环境紧密相连。”[10]

4、教育学理论

     “美国心理学家耶克斯和多德森发现,紧张的动机和学习成绩呈“倒U型曲线”,即焦虑水平过低,动机过低不能激起学习的积极性,但过强动机表现为高度焦虑和紧张,反而引起学习效率的降低。”[11]

     TPR理论充分考虑到了焦虑对学习效率的负影响,正如Asher自己所说,’By focusing on meaning interpretedthrough movement, rather than on language forms studied in the abstract, theleaner is liberated from self-conscious and stressful situations and is able todevote full energy to learning’[12]笔者将其翻译如下:当学习者关注于通过动作来阐明含义,而不是抽象地学习语言形式的时候,他便能从自我意识和环境压力中释放出来,并能投入全部精力来学习。

       由此可见,TPR是在众多学科的成熟理论上应运而生的,对二语起始阶段的教学帮助是无可厚非的。因此,将TPR纳入少儿对外汉语课堂教学中,也将是一个值得尝试与探讨的议题。

(三)TPR的教学原则

      Ramiro Garcia在Instructor’s Notebook:How to Apply TPR For Best Results一书中谈到所有的教学者都应遵循以下的原则[13]

1、The “no room forerror” Principle

笔者的理解是教学者必须做到无错的示范,以免引起学生不正确的猜解。

2、The Factorial Principle

强调“阶乘”原则,意思是从单词单句开始,组合出形式多样的复句。

3、Avoiding the student’s nativelanguage

强调不说母语,以此淡化第一语言给第二语言学习带来的阻碍。

4、Don’t be too predictable

笔者的理解是:教学设计要出其不意,不能每次都让学生猜到你的下个步骤。

5、Relax your discipline habits

营造宽松的教学氛围。

6、The long-term retention principle

要能使教授内容长期地滞留在学生的脑海中。这也是TPR中最终的一个目标。Ramiro

Garcia指出,要做到这一点,必须要先提高“可信度”。正如他所说的, ‘—and that feature is believability.If the input isunderstood but not believable, the result is only short-term retention.’

四、TPR的教学原则以及在少儿对外汉语课堂教学中的运用

(一)TPR的基本教学步骤

       如表所示,“在使用TPR进行教学时,学生遵循母语习得规律:先听,再做动作,然后再说。”而教师在学生输出语言之前允许他们经历一个沉默期,“是学生在已经理解了所学内容的基础上加以动作练习,从而实现语言知识的内化”[14]

(二) “沉默期”——TPR教学法中的关键一环

       在查询TPR资料的过程中,笔者阅读了不少关于在英语教学中引入TPR的教学论文,但其中有不少老师对“沉默期”有所忽略。大家都知道用肢体带动学生学英语,也知道听先于说,但是老师往往很快地就进入了“练习阶段”:“请和我一起说……”。学生重复着自己还不熟悉的词语,既想顾及动作的标准,又想兼顾发音的准确。

        “沉默期”之所以重要,在于它给了学生一个消化的过程。“著名的外语教学法专家帕尔默指出学习外语应该有个‘孵化’的阶段,学说话之前,有一段时间的‘默听’,就像鸡蛋不能立刻变成小鸡,而需要‘孵化’一样。从表面上看,似乎没有什么变化,实际上,一直在变化。”[15]从量变到质变的累积过程中,“沉默期”是学生的必经之路。

         所以,大量输入的同时,允许学生不做任何的输出。教师要有耐心,有长远的眼光,当然,也要有充足的课时安排。因此,在笔者看来,TPR不适用于短期的汉语培训教学。

        在完成了对TPR的相关研究之后,笔者尝试了在小学和中学不同年龄段的起始阶段,进行对外汉语TPR的教学实践。

(三)TPR运用在少儿对外汉语课堂教学中的实践

1、准备阶段

(1)角色定位:Asher曾经说过:“教师是舞台剧的导演,而学生是演员。”所以一切教学设计都应以此作为出发点。

(2)教案设计:确定教学内容,本着有趣且有效的原则,设计大量带有“阶乘”性质(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滚雪球式”)的祈使句训练。

(3)教具准备:为配合名词教学和课堂游戏,必须准备相应的实物、图片或是多媒体用以辅助教学。

2、授课阶段

(1)充分调动每个学生的肢体语言,帮助学习理解每句话。

(2)允许个体差异性的存在。

(3)允许学生经历“沉默期”,并使用多样的形式反馈学生的学习成果。

(4)“阶乘”式地将旧知与新授巩固在一起,使学生融会贯通。

3、课后总结

(1)当堂记录学生反馈出的结果,改进之后的教学。

(2)每隔一段时间对学生进行词汇或句式理解的测试,记录成绩,以做对比参考。

4、课堂教学实例

        由于TPR的教学具有很强的灵活性,因此既可以作为整堂课的教学,也可以作为课前热身运动或是课中的活动来进行。

而笔者一般是采取三个阶段来实施:

第一个阶段:6-8个课时的TPR完整教学;

第二个阶段,每个课时的前十分钟作为课文教学前的热身运动,此阶段一般到上半个学年结束;

第三个阶段,作为课文教学后的拓展:TPR十分钟加上五分钟的Storytelling,一直到下半个学年结束。

         笔者授课的学校为上海某著名国际学校(浦东校区),每周5个课时,每个课时50-60分钟。小学中文班人数在15个左右,西方学生居多。中学中文班人数在20个左右,日韩和西方的学生人数平均。

         笔者尝试了不少TPR的教学设计与游戏,以下将根据不同年龄段以及不同阶段,共呈现六个教学设计用作讨论。

(1) 教学设计一:

教学对象:小学生

教学阶段:第一阶段,第一堂课(初次上中文课)

教学目标:“破冰”(增进感情,激发兴趣);掌握“站、坐、跑、跳”等词汇与相关祈使句,掌握“快快”和“慢慢”的含义。

教学过程:事先在教室白板前放置了五把椅子。热情地向学生问好之后,我选了四个孩子与我一起站在五把椅子之前。随后,我夸张地大喊:“坐下来!”同时自己快速地坐下。第一遍时,四个孩子只有一个会模仿我坐下,我用手势示意他很棒。待我第二遍讲指令并坐动作时,四个孩子都能做到了。依此类推,等四个孩子都掌握了“坐下来”、“站起来”、“转个身”之后,全班同学也大都明白动作的含义和指令的含义了。于是我让四个孩子回到自己的座位,全班一起来做。此时,口令发出后,没有人会做错了。在这一基础上,我又TPR操练了以下的句子:

站起来——坐下来——快快地站起来——快快地坐下来——慢慢地站起来——走——快快地走——转个身——慢慢地走——走到那里(指向门)——转个身——走到那里(指向窗)——转个身——走到那里(指向白板)——快快地走到那里(指向板报)——慢慢地走到那里(指向门)——转个身——快快地(略做停顿)坐下来

这一年龄段的孩子都因为最后出其不意的动作而笑了起来。当他们的热情被调动之后,我单独指名几个学生做。与此同时,由于小学生的“沉默期”非常短暂,很快地就便会有人脱口而出一些指令。这个时候,我也会请他当场喊些口令,让台上的学生做。然后,便是巩固:教师说口令并做动作,学生跟说口令做动作——教师说口令不做动作——学生做动作,口令可以说也可以不说——让学生自愿来考考老师,学生说口令,老师边说边做动作。

最后,课结束前,我说指令,单独指名学生做动作,但最后一个动作皆为“走到那里(门)——挥挥手(教师示范)——再见。”

第一节中文课结束后,学生热情高涨,兴趣迸发。几乎每个学生都在课上开口说了几句中文,也都能理解每个指令的含义。课后,不少学生已经在走廊中操练着“走到那里——坐下来”

教学要领:指令衔接设计要巧妙,教师动作越夸张有趣越好,尽量要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2) 教学设计二:

教学对象:小学生

教学阶段:第二阶段,课前热身活动

教学目标:复习课文中已学的“几点了?……点了。”句型。补充TPR词汇:穿衣服、洗洗脸、背书包、坐校车、洗洗手,吃午饭、拍拍球、跳跳绳等。

教学过程:针对小学生爱动爱跳爱唱的特点,我用PPT显示时间和场景作为辅助,带着学生们边做边唱以下儿歌:

“当——当。几点了?七点了。穿衣服,洗洗脸。

当——当。几点了?八点了。背书包,坐校车。

当——当。几点了?十二点。洗洗手,吃午饭。

当——当。几点了?两点了。拍拍球,跳跳绳。(两点时学生课间休息)

当——当。几点了?四点了。挥挥手,明天见。“

教学要领:小学生在非母语低段尤其喜欢儿歌表演,而且记忆时间较长。当表演熟练后,可配上有趣的音乐,再让学生模仿不同的动物来又说又演。

(3) 教学设计三:

教学对象:小学生

教学阶段:第三阶段,课后拓展:

教学目标:复习所学的水果名称,训练听力理解,培养初步的段落表达。

教学过程:

第一步:白板上贴有很多水果的图片,指名学生A上台表演“买水果”,听教师指令做动作:“走到这里(示意白板)——拍拍西瓜——摇摇头——拍拍香蕉——点点头——拿起香蕉——摸摸衣服——摸摸裤子——摇摇头——放回香蕉——拍拍葡萄——转过身——哭了”

第二步:教师快速问所有同学一些TPRS的套路问题:“A拍拍西瓜了吗?A拍了什么?谁拍了西瓜?A买西瓜了吗?A没有买什么?谁没有买西瓜?A拍拍香蕉了吗?A拍了什么?谁拍了香蕉?A想买香蕉吗?谁想买香蕉?A摸了摸衣服,对吗?谁摸了摸衣服?A又摸了摸裤子,对吗?谁摸了摸裤子?A有钱吗?谁没有钱?A放回了香蕉,对吗?A放回了什么?谁放回了香蕉?最后A拍了拍葡萄,对吗?最后A拍了拍什么?最后谁拍了拍葡萄?他怎么了?谁哭了?”要求学生快速理解问题,快速反应,整句回答。

第三步:A再从头至尾演了一遍,教师在一旁讲解:“一天,A来到了水果店,他拍了拍西瓜,摇摇头。他又拍了拍香蕉,点点头。他拿起香蕉,摸了摸衣服,又摸了摸裤子,哎呀,没有钱,他摇摇头,放回了香蕉,又拍了拍葡萄,哎~~~他转过身,哭了。”然后,可以让程度好的学生上台复述教师的原话。

教学要领:第一步演示时要选择比较灵活且具表演感觉的学生。第二步教师提问时一定要速度快,不能拖沓。第三步教师复述时要语速较慢,部分语气词要夸张。

(4) 教学设计四:

教学对象:中学生

教学阶段:第一阶段

教学目标:复习“我的”、“你的”、“他/她的”,学习身体部位的名词和“拍、摸、握”等动词

教学过程:

第一步:我带领学生做以下的TPR操练:“我的手——我的头——我的脸——我的肚子——我的腿——你的手——你的头——你的脸——你的肚子——你的腿——拍拍(我的手、脚、肚子、头、脸)——摸摸(我的手、脚、肚子、头、脸)——握握手”。

第二步,学生两两配对,互相喊口令训练。

第三步,是高潮部分,我从教室外拉进了一个事先准备好的、来自生物实验室的人体骨架(为了减低恐怖感,我事先给它穿上了我们耀中的校服,戴上了帽子),我把它(取名为“Mr. X”)介绍给同学们,同时解释这是塑料制成的。随后,指名学生上台做动作:“握握Mr. X的手——拍拍Mr.

X的腿——摸摸Mr. X的头——拍拍他的肚子——摸摸他的脸——用Mr. X的手摸摸你的脸——用他的手拍拍你的肚子——用他的手摸摸老师的头——用他的手拍拍某某学生的头……”学生惊叫声连连,但同时也异常兴奋。随后,他们的“沉默期”也很快被打破,主动要求自己喊口令,捉弄其他同学做动作。

第四步:用经典游戏Simon Says来复习所有的所学知识。

教学要领:中学生注意点多样,且鄙视幼稚的游戏。设计和操作时要充分抓住他们爱刺激和爱幽默的心理。

(5) 教学设计五:

教学对象:中学生

教学阶段:第二阶段,课前热身活动

教学目标:针对中学生不太主动开口的情况,设计多样游戏来检验他们对TPR补充词汇的理解。

教学过程:游戏一:“拍苍蝇”。事先准备苍蝇拍,和一幅自己制作的图示海报(样板见图1[16])。学生听到指令要求快速拿起苍蝇拍拍向对应的图画。

游戏二:TPR BINGO,由Ramiro Garcia首创的TPR经典游戏。规则同BINGO游戏,可以是九格游戏,也可以是十六格游戏(样板见图2[17])。


教学要领:理解学生的“沉默期”。多样化地检测学生的理解,但不做听力理解之外的更高要求。

(6) 教学设计六:

教学对象:中学生

教学阶段:第三阶段,课后拓展

教学目标:复习TPR的相关祈使句,并帮助学生拓展运用的范围。

教学环节:

第一步:看《史莱克》电影片断(去除声音):史莱克在森林中用常人难以想象的方式清洁自己的场景。请学生记住片中史莱克的动作,可做笔记或是图示。

第二步:两两配对,一个人演史莱克,一个人按动作发生的顺序喊口令,比如:“用虫子刷牙,用泥巴洗澡……”。完毕后,可互换角色。

第三步:学生再看一遍电影片断,随后便请自愿的学生上台来为电影配音,要求每个指令要说在史莱克做动作之前,看看指令与动作是否一致。

教学要领:所选电影片断一定要动作性强,而且主人公要有趣。(之前的课上调查显示,史莱克是中学生最喜欢的卡通人物)

五、结果与讨论

(一)对于TPR教学法教学效果的讨论:

1、教师对于学生学习效率的观察

在从事TPR两年教学后,我发现经历过TPR训练的学生具有以下的特点:

1)情绪高昂,幽默感强。

2)学习中文词汇有热情,与教师关系比较亲近。

3)有主动学习的内需,对新词汇不抗拒。

4)短时间内可以掌握教材外近百的词汇,几十种句子,且遗忘率较低。

5)用IGCSE(英国剑桥大学设立的全球性认证考试)的中文非母语样卷测试学生,百分之八十的学生可以在一年的学习后,在“listening”一栏中拿下“A”分或“A+”分。

2、对采用TPR教学的教师进行的调查

对我校6名使用过或正在使用TPR教学法的教师进行了口头调查,结果如下:

所有教师都认为TPR教学法简单易学,且能有效吸引学生兴趣,激发学习热情。5名教师认为TPR教学法能帮助学生更好地消化教学难点。4名教师认为她们今后所有的教学都会以TPR作为起点教学。

3、对接受TPR教学法的学生进行的问卷调查

对我校30名接受过或正在接受TPR教学法的学生进行了问卷调查,结果如下:

“TPR让我学习起来没有压力,感觉轻松”的回答占据了90%。87%的学生认为:“TPR让我在很短的时间内理解了不同主题的词语”;70%认为“TPR帮助自己加深了记忆。”最后,100%的学生认为“希望以后的中文课中还有TPR的相关训练”。

(二)TPR教学法在少儿对外汉语教学中的优势

从以上的教学实例和调查反馈中,我们不难发现TPR具有不少优势:

1、能充分激发青少年学习中文的热情,拉近师生间的距离。

2、降低了起始阶段教学的难度,跨越了语言的障碍,缓解了学生的心理压力。

3、在肢体动作的协助下,学生记忆词汇与句型的持久度也在增强。

4、大多数的学生一旦过了“沉默期”,会爆发出比教师预想更多的词语与句子。

5、是一种教师较为容易去模仿和操作的教学法。

(三)关于少儿对外汉语课堂教学中TPR使用的反思

两年的TPR教学实践与观察,结合近八年的中文教学经验,笔者总结出以下几点需考虑的问题:

1、带领青少年做TPR训练时,应做好课堂气氛与纪律掌控之间的平衡。虽然TPR原则中说到“营造宽松的课堂气氛”,但是在笔者看来,任何的教学实施都应以良好的教学秩序作为基准的。第一周的纪律掌控若是失败的话,之后更为复杂的TPR便很难继续。

2、TPR在强调“听说先行”的时候,是非常忽略“读写并行”的,尤其汉字教学的特殊性,也是TPR很难覆盖的。因此,TPR只能作为起点教学,一旦学生上了轨道,TPR便只能转型为热身活动或是拓展环节,用来辅助或充实课文教学。

3、TPR是一种手段形式,而并非目的,因此学会对指令的反应并不是最终目标,相反应该尽量多地拓展这些词句的沿用范围。作为教师,情景的创设应丰富且真实。

(三)总结

总而言之,将TPR系统化地纳入少儿对外汉语课堂教学中是需要一个过程的,也需要众多教师不断地实践、反思、再实践。这样,才能真正做到“洋为中用”。


【参考文献】 

[1]中国知网,中国优秀博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http://www.edu.cnki.net/

[2]章悦华、李翚,《我爱学中文(中学用书第一册)》[M],北京大学出版,2006年6月版,P6

[3]王春芬,《全身反应教学法在初中英语中的运用》[J],六盘水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5年第二期,P70

[4]冯丽娜,《全身反应法解析》[J],教科文汇,2009年第二期,P166

[5]Asher, Learning Another Language Through Actions: The Complete Teacher’s Guide

Book,[J],1977,P13

[6]译文出处:〔日〕佐能正雪(Masayuki Sano)著,熊学亮翻译,《如何将全身反应法纳入英语教学》[J],国外外语教学,1989年第1期,P35

[7]郭小纯,《TPR教学法与我国的英语教学》[J],桂林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9年3月,P112

[8]贺亚丽,《探析全身反应法与〈新标准〉的整合》[J],四川教育学院学报,2007年第四期,P22

[9]郭小纯,《TPR教学法与我国的英语教学》[J],桂林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9年3月,P112

[10]http://hi.baidu.com/zhaozhi2006jlu/blog/item/f4949c22f2036df9d7cae2ba.html

[11]贺亚丽,《探析全身反应法与〈新标准〉的整合》[J],四川教育学院学报,2007年第四期,P22

[12]Jack C. Richards and Theodore S. Rodgers,1986Approaches and Methods in Language Teaching,P91

[13]以下英文部分皆出自Ramiro Garcia,Instructor’s Notebook:How to Apply TPR For Best

Results[M]1985, P13-17

[14]表格和引文皆出自:贺亚丽,《探析全身反应法与〈新标准〉的整合》[J],四川教育学院学报,2007年第四期,P22

[15]边静,《TPR教学法在儿童英语学习中的运用》[J],宿州学院学报,2007年第4期,P148

[16]Ramiro Garcia,Instructor’s Notebook:How to Apply TPR For Best

Results[M]1985,VII-9

[17]Ramiro Garcia,Instructor’s Notebook:How to Apply TPR For Best

Results[M]1985,VI-16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