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又被逼婚的春节


今年,我三十岁。从来对我的事不管不问、不干涉不限制的家里人开始对我的个人问题无比操心。我们通电话说的是介绍的对象处得如何的探底,是什么时候打算安家的盘问,是再不结婚父母年纪更大了的感慨。

这个春节,相亲、逼婚、成家、生子,更是成为饭桌上、聚会上常说不变的话题。他们关切地询问我为什么还是单身,调侃我是不是要把眼光适当降低,热情地张罗着把同事的女儿、亲戚同学的远亲介绍给我。回家以前,我看过应付亲朋家人逼婚的应对策略,顾左右而言他也好,毒舌辣口反唇相讥也罢,我还是做不到。我不知道,到三十还是单身的我在他们眼中是不是一种怪物。他们或许会觉得我性格孤僻、心高气傲,总是挑三捡四、好高骛远。他们或许会认为我情商底下、不善言辞,所以和人接触就是口舌木讷,不懂把握机会。

幸亏离家异乡工作,平时应付下单位同事、大学同学还好,无外乎推脱工作太忙,无暇顾及情感问题,或者说对象在外地、难得相聚一次,说急了或说多了,大不了沉下脸说自己事情,何需他人过问,这样的打听也就不可了之。这个春节里,最难对付的是家人的热情和关心。他们会从周围的同学已经有第二代、亲戚的孩子快办婚礼,说到我还不结婚就是要养老无望,说到最后更要感叹,家里就剩下血脉一支,再不结婚怕是对不起家中老人。我妈说,退休前的同事总是笑她到现在还是没有升级到奶奶辈分,她的同事们总是奇怪我的条件还可以,为什么到现在还是单打独斗,然后又是灵光一现想着把身边恰好还剩下的姑娘介绍给我。

我从不觉得单身着、不结婚是什么坏事。身边也有几位三十好几还单身的朋友,他们愉快地生活,高调地工作。时常会呼朋唤友地辗转各地、游山玩水,或喝酒玩闹、彻夜欢腾,他们偶尔也相亲去约会,可是总是在即将达成婚事之盟,又是迅速恢复单身身份。我不知道他们是否习惯了单身,喜欢无约束的生活,所以会对婚姻家庭生活诚惶诚恐,会对此生永远面对一人心生焦虑。单身是不是成为他们的习惯了?对我而言,单身早就没有太多困难,不结婚也没有什么不好。

我想,我是习惯了无拘无束?还是畏惧婚姻本身?前者是因为前三十年晃晃悠悠的生活,已经成为日常状态。后者是因为周围亲朋在我记事起就家庭纠纷不断,已经让我看不到油盐酱醋以外的意义。

即便如此,我在三十岁,还是没有勇气告诉家里人,我不想选择婚姻的决定。我没有勇气去说服他们,一个人生活也会过得精彩,我不会告诉他们,我独自走过那么多城市,独自挺过生病的夜晚,独自面对工作的压力,虽然也会面对更多挫折,不过心会变得更坚韧顽强。

三十岁之前,我就慢慢懂得人生承担各种责任,从学习到工作,从家庭到生活。可是,三十岁过后,彻底明白压力再大,可是最难应付的是悠悠之口。说到底,结婚是在为养老设防之外,除去恋情成熟和经济契约行为外,也在应付家人亲戚的再次安排。这和从小的安排一样,在适当的年纪就是要去努力读书、玩命考试,去寻觅工作、挤破头颅。考试要争取高分,考学必须名校,工作要务必高薪。要不然别人怎么看?别人家的孩子超过你怎么办?道理并没有错,可是好多时候,他们看着我们飞得高不高的时候,却少有想着飞得辛不辛苦,累不累。

其实,身边也有朋友到三十多或四十,嚷着要独身主义,最终无法妥协、选择组建家庭。他们告诉我,为了完成家庭嘱托,为了延续香火,所以委屈了自己。他们再无被逼婚的烦恼,老实地经营着自己的幸福,可是也有人耐不住寂寞,偶尔出来偷嘴尝腥。我还没有想明白,我是否能面对组建家的责任,我是否能管住自己,不去犯不必要的错。也许这样的纠结,仍会在以后的生活中继续。

是的,我还未想明白,是强撑下去,还是委屈一下。总说幸福就在自己手上,可是逼婚的人会明白,幸福未必就和结婚有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