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妇科碰到男医生怎么办?

前两天斜姐在知乎看见这样一个问题:媳妇去医院检查妇科,被男医生检查下体,心里很难受怎么办?

不出意外,题主已被唾沫星子淹到喘不过气来了。其实在医生面前,你的身体只是无性别的物体而已,他为了职业不得不看。

今天的作者就是来分享就医时尴尬的经历的。希望看完这篇文章,大家看妇科碰到男医生时能有个更平和的心态,男同胞们也多理解妹子们的苦衷。

我是一个多发性乳腺纤维瘤患者,左右胸共长了7颗1厘米左右的瘤。上个月我在乳腺科做了纤维瘤切除手术。

手术前一天,主刀女医生带我去做定位和标记,她用超声波加手摸很快定位了2颗瘤的位置,开始做标记。

我本以为她会使用高科技纳米笔之类的东西,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她拿出一根“办公室专业黑色大号油性笔”在2颗纤维瘤的位置潇洒地画了两个圈

当天晚上洗完澡,我发现标记变得模糊了不少,赶紧找了护士,护士二话不说,把我拉到换药间,撩起我的衣服,又拿出一根“办公室专用黑色大号油性笔就”在原来的记号上使劲多描了两圈,我定睛一看,果然清晰了不少!

做完手术第二天早上8点,值班男医生带着一群护士浩浩荡荡来查房,问我伤口怎么样,还没睡醒的我揉揉眼睛刚想回答,只见医生直接走过来,直接掀开我的被子,撕开我胸上的纱布,看了看伤口,丢下一句“嗯!不错! 伤口很好”。

一群女护士围在他的旁边,打量着伤口,附和道“不错,伤口长得很好。” 然后医生合上了纱布,一群人扬长而去。剩下我这个被强势围观了的猴子在风中凌乱。

术后回家一周,发现手术的位置有肿块,我赶紧回医院复查,护士把我带到门诊的一个房间里,然后关上了门,让我站在离门很近的位置。

我左边有道帘子,她走到帘后叫出了一位参与我手术的男医生,他俩一起走到我面前。医生带着手套,看样子正在给其他病人看诊,我描述了症状之后,他怕打扰到帘子另一侧的看诊,小声回答说“你给我看下”。

请注意,他没有把我请到某个房间,拉上帘子,让我坐下,转过头,等我慢慢地脱下衣服,再转过来检查,而是直接说“让我看下”。

我面露难色,问他“这里吗?”他说“对!”

我心想越扭捏越尴尬,还不如大大方方的,乳腺科的男医生早就见胸不是胸了,怕什么!

于是我站在房门和帘子隔出的不到1米的细窄空间里,在可以感受到男医生和女护士呼吸的暧昧距离上,在两个人的严阵以待的紧紧注视之下,我直接掀开了衣服......

然后医生轻巧地伸出手按按了肿块说,“没问题,这是血块,1到3月后会自动消除”。

然而比起乳腺科,更让我尴尬的是看消化科。有段时间我平均4~5天便便一次,各种偏方都对我无济于事。为了找到病因根除便秘,我去了医院消化科做检查。

接待我的是一个大约50岁的男医生。走进病房,只见里面有一张突兀的大床,床尾放着一个突兀的大竹篓。

医生问了一些排便周期饮食习惯饮水习惯类的问题,然后他在让我脱了裤子趴在床上。

旁边的女护士立即在床上铺了一层薄薄的白色泡沫纸,我茫然地趴了上去,脱了裤子,屁股朝上露在外面,不知道医生要干嘛。

猛得一下我瞥见他的手里拿了两根巨大的棉签,大概有家用棉签的3倍那么大。正当我冥思苦想这个棉签是干什么用的时候,我感觉到第一根棉签深深地扎进了我体内的便便里,并且还做了360°旋转自由停。

3秒以后棉签被拔了出来,是拔出萝卜带出泥的那种“拔”。紧接着第二根棉签进入了便便360°旋转-自由停-拔出。当时我那个尴尬啊,真是恨不得返回娘胎重新做人啊。

然后医生扔给我两张纸巾说,擦擦吧。我擦完“带出的泥”把纸巾扔进了竹篓子里。丢完纸巾我一拍脑门终于明白了竹篓的用途。

转过身,我看到医生拿着两根棉签仔细地看了看,继而伸到鼻子跟前闻了闻,最后扔进垃圾桶里。然后拿起笔,在病历上写道“大便干结,排便干燥,建议多饮水,少吃辣”,并给我开了几味药。

我想着自己便便那绵长醇厚的味道,临走之前给医生深深地鞠了一躬。

其实就医时的窘状是每个人此生必须要面对的,医患之间需要相互信任才能建立一种和谐的关系。

比如鼻甲手术时要剪鼻毛,我们也可以诙谐地问护士一句:“这矿洞勘测得怎样,里面的煤炭储藏量丰富吗?”

没准人家接了这茬, “先清理下里面的煤渣再说吧”,两人笑笑,尴尬自然不见了。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7,456评论 4 361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763评论 1 290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7,265评论 0 238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716评论 0 202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2,071评论 3 286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435评论 1 212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751评论 2 310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437评论 0 195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148评论 1 239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411评论 2 244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912评论 1 257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281评论 2 252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913评论 3 234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20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776评论 0 19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462评论 2 269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350评论 2 262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