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而复得的荣誉

1

前段日子,王技师调到了分公司,负责指导线路维修。吴师傅在车辆机修车间做保洁,和他有点拐弯亲戚。按媳妇娘家的辈次,该叫表叔。

吴师傅有三个女儿,老大老二都已出嫁,小女儿在附近一所大学上大二。老伴在学校门口卖烤地瓜和水果,老两口挣的钱,除了女儿的花费和房租,勉强够吃穿的。他的老母亲由弟弟养着,必须按时往乡下寄赡养费。

王技师在公司总部时,就没少接济他。现在到了一个段场里,抬头不见低头见,更得照顾他了。

2

这天深夜,车辆检修人员下班后,吴师傅要把车间重新清扫一遍。一台机车底下有块油布,他躬下身子,钻进车底去拾。无意中发现,有个部件断了个螺栓。

他知道问题的严重性,必须马上汇报。刚刚出了车间,要向调度室去,正巧碰上了王技师。

王技师了解情况后,马上给检修人员打电话。随后,他跟吴师傅到了现场。

吴师傅指点部位时,王技师用手机拍下了几张照片。这个部件一般不易损坏,检修时经常忽略。但一旦脱落,也危及到行车安全。

五分钟后,检修人员赶到。先是拍现场,然后抢修、拍过程。最后,又是拍照,留作档案材料。

检修部值班组长老张松了口气,满怀感激之情,“吴师傅,真是太谢谢你了!有空咱哥俩喝一杯。”

当着王技师的面,他又训斥了一顿徒弟小刘,“要不是吴师傅发现及时,明天列车出了事故,你就受处罚吧。到时候,你舅舅也保不了你!”

小刘马上掏出一包好烟,塞进吴师傅兜里,“多亏了老师傅了!改天我一定请您。”

吴师傅毫不在乎地笑了两声,“这么客气干什么?大家都在同一个车间里干活,互相照应是应该的。这点小事,请什么客?小刘刚参加工作,留着钱泡妞吧。”

老张拍一下吴师傅的肩膀,大声称赞,“哈哈哈,你们山东人就是爽快!吴师傅,大好人,大好人啊!”

大家都虚惊一场,这件事,就在欢乐融洽的气氛中过去了。

3

一个星期后,公司奖励了小刘五千块钱。宣传栏上,张贴着他的表彰材料。

黑纸白字写得明明白白:他工作积极认真,发现故障及时,抢修措施得力;消除了运行安全隐患,保障了旅客生命财产……

五六张放大的照片,赫然醒目。指认现场、紧急抢修,全是小刘一个人的镜头。

王技师十分震惊和不解。明明是吴师傅发现并及时汇报的,功劳怎么全让小刘一个人占了?表彰和奖励,也得有吴师傅的份啊!

退一步讲,怎么也得提一提吴师傅的事啊。可惜,连一个字也没有。

他愤愤不平,决定要给吴师傅讨个公道。他急匆匆赶往检修部,找老张问一下。

他刚进门,老张就知道了来意。急忙陪着笑脸,倒茶递烟。

“王工,你别生气。听我慢慢解释,我也是很为难的。”

“这有什么难的?分明是,隐瞒事实,欺骗上级。自己有名有利,欺负一个乡下老头子。”

“哎呀!老王,怎么说话这么难听?我也觉得对不住吴师傅,可也是万般无奈啊。”

“又是为难又是无奈的,纯粹是瞎扯!——你让我怎么向吴师傅交代?就是你们,整天在一个车间里干活,就不觉得难堪?”

他越说火气越大,质问老张,“我传给你的照片呢?怎么宣传栏上一张也没有?——恐怕你没敢往外露吧?”

老张急忙摆手,苦巴着脸分辨,“这可是冤枉我了!——老王,你坐稳了,听我说么。”

据他讲,在准备汇报材料时,检修部的领导发话了。千万不能让上级知道,故障是一个保洁员发现的。要一口咬定,就是小刘检查到、又及时抢修的。

“为什么?凭什么要造假?”

“我说老王,你是真气糊涂了?非得让我明说吗?弄不好,不光小刘受处罚,我这个组长也跟着倒霉。”

王技师猛然醒悟:如果把吴师傅的照片交上去,就证明小刘失职;这样一来,性质就严重了;处罚事小,连续五年的“先进班组”荣誉称号就毁于一旦。

他进退两难——一边是媳妇的表叔,按道理说应该得到奖励;一边是共事多年的老工友,从感情上讲更该救他于水火。

他不好明确表态,只一个劲儿喝茶、抽烟。

老张见他一言不发,恳求说,“下班后,我让小刘把吴师傅请来。我们吃个饭,沟通沟通。”

“也只好这样了。”王技师顺水推舟,也给老张个台阶下。

车停在大门口,等着小刘和吴师傅。老张一直喋喋不休,说着抱歉的话。

小刘灰心丧气地来了,“吴师傅怎么劝也不肯来,看来是气得不轻。”

“这事搁谁身上不生气才怪呢!”

“老王,回头我让小刘专门去他家一趟。不管他了,我们去喝酒。”

4

第二天一大早,王技师还没有从昨天的宿醉中清醒过来,吴师傅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侄女婿,上班前,你能不能来我这儿一下?我们经理有要紧事和你谈。”

“你们物业公司找我有什么事?”

“他听说机车故障是我发现的,要找你证实一下。”

“什么?你把那事说给你们经理了?”

“没有!我看了宣传栏,心里不服气,就嘟噜了几句。我工友听到了,再三追问,我才说了那天夜里的事。当天下午,经理就来找我了。我没有证据,就说你也在现场……”

接完电话,王技师心里咯噔一下,疑惑不解,“物业公司的经理怎么会插手这事呢?”

他不免忧心忡忡,无法猜测将会发生什么事。刚要打电话给老张通报一声,转念一想,“先弄清那个经理到底是什么动机,再找老张商量对策。”

刚到物业公司大门口,徐经理就热情地迎了出来,“哎呀!王工,可把你请过来了。”

进了办公室,刚一落座,徐经理就直奔话题,“王工,吴师傅说,机车故障是他发现的。我找你来,就是想证实一下。”

“他没有撒谎。”王技师脱口而出,紧接着又后悔。

“那就好,那就好!请你说一下经过。”

他迟疑一下,不得不说了。

“那天夜里一点多,我下班路过机修车间,正好碰到吴师傅要到调度室去……”

听了他的讲述,徐经理一拍大腿,兴高采烈地说,“和吴师傅说的一样!王工,你拍的照片,能不能传给我?”

王技师又是一惊,试探着问,“你要照片干什么?”

“呵呵,是这样的。我们物业和你们公司合作了这么多年了,如果把吴师傅这件事当成典型,会为我们公司赢得荣誉,也为下一步续签合同增加条件。”

“哦,这个可以理解……”

徐经理没等王技师说完,接着表述自己的计划,“下个月,就是我们公司成立十周年。我准备表彰一些员工,一是鼓舞士气,二是好好宣传一下公司的良好形象。”

“嗬!徐经理真是善于经营管理啊。好,我配合你的工作。”

不知怎的,王技师一时兴起,对徐经理产生好感,竟把老张那头给疏忽了。

他边说边掏出手机,“我这就把照片传给你。”

他打开相册,翻找着照片。

徐经理继续说着,“你们公司奖励小刘五千,按说也得奖励吴师傅五千。先不管能不能兑现,我们公司绝不会亏待他,准备另外奖励他。至少五千……”

王技师突然僵了一下,清醒过来。昨天夜里,在酒场上和老张约好的,替他遮掩这件事。可眼下,自己却主动给徐经理提供证据。

这不是出尔反尔吗?这不是揭了老张的底吗?以后,怎么和他共事呢?

可徐经理这里又怎么办?刚才的话,已经证实了吴师傅的事,覆水难收了。手机已打开了相册,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怎么办?怎么办?给还是不给?不给又怎么说得过去?

他胡乱地翻着相册,借以掩饰自己的尴尬。脑海里,两种念头在激烈地冲撞着;额头上,布满了一颗颗汗珠。

一幅幅照片从眼前闪过,他的心也剧烈跳动着。

近百张图片已经翻到底部,他突然意识到,怎么没有了那几张照片?

奇怪了,自己没删过啊!怎么就没有了呢?

他这次可是认真起来,慢慢地,一幅一幅地向前翻找。当看到日期已经够靠前了,还是没有那几张照片。

他忽然回忆到,昨夜喝酒时,自己去了三次厕所。记得清清楚楚,手机就放在上衣口袋里。难道,老张或者小刘趁机动了手脚?

看来,老张还是信不过自己,早有防备啊。

王技师的身心,猛然间被重锤打蒙了似的,刚才是满头冒虚汗,这一刻,是浑身冷汗淋漓了。

“徐经理,不好意思。昨天夜里,我喝醉了。手机掉在地上,摔掉了电池,怎么也开不了机。来之前,我让修理铺鼓捣了一下。谁知,有些数据丢失了……包括一些照片。”

“是吗?还有这么巧的事?——太遗憾了,我的计划落空了。可关键是,吴师傅只能受委屈了。你要知道,这对他很不公平!”

王技师心里也清楚,这么憋足的理由,精明的徐经理怎么会相信呢?他最后那句话,不是特意说给他听的吗?

他如坐针毡,再也待不下去。

徐经理客客气气地送他出门时,他分明觉察到,对方的目光充满了鄙视。

5

他一整天恍恍惚惚的。脑子里都是老张和小刘的奸诈和得意,又幻想到徐经理的遗憾、吴师傅的失落。

傍晚下班回家,一进门,就看到媳妇怒气冲冲坐在沙发上。茶几上堆了一些烟酒,吴师傅默默地在椅子上抽烟。显然,这些礼品,是一个长辈给一个晚辈送的,这不是打他的脸吗?

他清楚表叔来的目的,也预感到媳妇绝不会放过他。他尴尬极了,努力笑了笑。

“表叔来了。——媳妇,做几个菜,我陪表叔喝两杯。”

“喝你个头!你个没良心的,胳膊肘往外拐。和那些狐朋狗友合起伙来,欺负自己亲戚。就不怕别人笑话?我怎么有脸回娘家?……”

“大侄女,别发火,好好给侄女婿说话。”

“我不发火行吗?我们都远在他乡,在这个城市里,也只有咱们能互相照应。前些年,表婶给我们看孩子、洗衣做饭,一直到孩子上了初中。她的情,我一辈子也还不清。可他呢?做的是什么事啊?”

“大侄女,你别哭,也别闹。如果因为我的事惹你们吵架,我,我还不如不来呢。”

“表叔,我听您的,先做饭去。您慢慢给他说,看他知道错么?”

吴师傅还是默默地抽烟,思索了很久,才不得不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上午,徐经理根本不相信你的话。他不想放弃这个机会,一定要得到那些照片。”

王技师低着头,无言以对。

“徐经理说,他争取让你们公司公平对待,给我应得的奖励。他还答应,物业公司这边,奖励不会少于你们公司。”

王技师仍然说不出话来。

“如果两方都能奖励,加起来,至少一万块啊。徐经理说了,这是我应得的荣誉,不能说我是贪财。”

王技师不得不承认,公司的奖罚制度有明文规定。他点了头,表示支持表叔的观点。

“从我私下里讲,我也不舍得失去这次机会。你是知道的,我辛苦一个月,工资才一千多。这批奖金,可顶得上我大半年的工资啊!”

王技师愧疚得低下头,也觉得这笔奖金对表叔有多重要。

“我和你表婶供你妹妹上大学,已经够吃力了。乡下还有个老母亲,你二表叔养着她,心里当然有气。我和你表婶,就是宁可饿肚子,也从来不敢拖欠给他的钱……”

吴师傅泣不成声,厨房里,媳妇也放下菜刀,用围裙不住地抹眼泪,“你就把照片给徐经理吧!让他帮表叔把奖金讨回来……”

“我,我……”王技师实在无法开口。他眼里也含着泪,可一时怎么说得清?

“侄女婿,你和大侄女平时没少帮我,按说,今天我不该为难你。可这种机会,一辈子也就一次吧?不试试,能甘心吗?……如果你实在为难,我也不强求你,……唉,认命吧!”

表叔抹一把眼泪,缓缓地站起来。看样子,不想再待下去。

媳妇终于忍不住,冲出厨房,“你哑巴了?表叔这么求你,你也该说句话啊!”

王技师无路可退,只好抱头哭出声来,“表叔,对不起,对不起!……照片,真的没有了!真的删掉了!”

“哗啦”一声,媳妇身子一颤,手中的几个盘子跌落在地上,砸伤了脚趾,鲜血从指甲盖里浸了出来……

表叔也震惊地目瞪口呆,瘫倒在沙发上。

6

这次吵闹,二十多年来,是夫妻之间最剧烈的一次。

媳妇简单包扎了一下脚趾,一瘸一拐地送表叔回家了。他要替她去,她恨恨地瞪他一眼,猛地把他推倒在沙发上。

把表叔气成那样,他是没脸面对表婶的。自己惹出的祸,媳妇再恨他,也得替他去赔罪。

一直等到凌晨一点多了,媳妇还没回来。打电话过去,始终不接,最后只是回了个短信,“没事,别烦我!”

没事就好!她和表婶亲如母女,今天闹这么大的气,肯定要留下来,好好谈谈心。

厨房里,切好的肉和青菜,分成堆,放在菜板上。锅里也倒好了油,电瓷炉已插好电源……

这一切说明,媳妇尽管生他的气,可还是乐意做这顿酒菜。她是满怀着多大的期望,让丈夫尽量帮表叔随了这次心愿。

可他呢?给她这么大的打击,她怎能忍受?

她当时简直气疯了,举起手要掴他的脸。可终于不忍,瘫坐在沙发上痛哭不止。

她跟着自己受尽委屈,可总是忍让自己。这一次真的伤透了她的心,她撕心裂肺的哭声,一波又一波地刺痛着他的愧疚之心。

一夜未眠,他反复思量,是自己的失误,让表叔遭受了不公平。当时,如果不拦住表叔,让他直接到调度室汇报,结果绝不会是这样。最起码,荣誉是少不了表叔的。

一切变故,都是他自作主张,私下维护了老张。替别人消了灾,却坑害了自己人。

提起老张,他就来气。老张就住在对门,他和媳妇闹腾得这么凶,他都不来劝劝。过河拆桥,真是个小人。

小刘更不是个东西!听表叔说,这两天,他连面都不敢见,总是鬼鬼祟祟地躲着表叔。耍手段得到荣誉和奖金,真是昧了良心!

他忽然想起,照片不是发给老张了么?只要他还保存着,一定让他重发过来。

这是目前,唯一的希望了。

7

第二天一进公司,他就去找老张。谁知,老张先他开口了。

“老王,你以为我会把照片再传给你吗?”

“你怎么知道我来要照片?”

“哼!不瞒你说,昨天晚上,你家那么大动静,不就是为了照片么?”

“你个卑鄙小人!不但不去劝解,反而去偷听。我说我家门口咋有几个烟头啊?咱俩这么多年的交情,我真心待你为兄弟,你却……”

“老王,你骂也好,气也罢,大不了咱们不做朋友,我也不稀罕。——你这个书呆子,你以为还能把事情扳回去么?痴心妄想,白日做梦!”

“你……你咋变成这样了?还是那个挤在一个窝棚里睡觉的好兄弟吗?”

“好兄弟?说实在的,我混得不如你。你慢慢地成为技师了,我呢?混到今天,才是个小组长。你要是把事情真相捅出去,断了我的路,我决不会放过你!”

“你以为我不敢么?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天无绝人之路,总会有办法的!”

“书呆子,你就傻吧。提醒你一下,针对我,也许你不怕。可小刘是谁你不清楚吗?为了一个乡下老头子,至于毁了自己的前程么?好好掂量掂量吧!”

“哼!我怕什么?不像你,芝麻大的官,也怕丢了,一心巴结着小刘往上爬。我只对技术有兴趣,他舅舅官再大,大不了给我小鞋穿。我凭本事,离了他,离了这个公司,照样可以晋升工程师。官是别人封的,随时都有可能不保,可技术是永远不会丢失的。”

“哈哈哈,十足的呆子!那好,等着瞧。”

接着,下午就传来不幸的消息,吴师傅的岗位被别人顶替了。

徐经理找到王技师,说,“检修部的领导要求换人,我也只能照办。当初安排他进车间,是为了照顾他。没想到,有人借机把他赶出来……唉!”

“老张真不是个东西!徐经理,我配合支持你的工作。照片的事,我一定会想到办法的。”

8

那天夜里,在场的人只有他四个,其中,也只有王技师才有资格当证人。

王技师有电话记录,徐经理说,“这说明不了什么。”

他们暗中查了监控视频,只能看出四个人进出的先后次序。抢修现场那一块正巧是个死角,也不能证明什么。

老张和小刘洋洋得意,几次故意挡住车位,挤得王技师没地方停车。对他们的恶意挑衅,王技师更坚定了扳倒他们的决心。

吴师傅见他这么任性,担心他受到报复,就劝他,“侄女婿,咱不要这个荣誉和奖金了。本来就是可遇不可求的事,过去就过去了,何必太较真?”

“表叔,我这样做,不单是为了你。是为了公平,换了别人,受到屈辱,做为目击者,也会站出来作证。”

慢慢地,很多人听到了风声。员工们议论纷纷,评说不一。有关领导也开始调查此事,分别找双方谈了话。

可老张和小刘有照片为证,王技师空口无凭。况且,公司的表彰已经过去半个多月了,既成的事实,哪有这么容易翻案?

物业这边,离十周年庆祝表彰大会只剩三天了。徐经理每天都打电话询问,王技师急得差点崩溃了。

又是一天过去了,只有两天的机会了。他还是一无所获。

只有一天了,他急火攻心,病倒了。

女儿从另一个城市里赶过来看望他,看到父亲消瘦憔悴的面容,止不住哭了十几分钟。

他躺在病床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女儿陪护在身边,悄无声息地看着手机。

他做了个恶梦:物业表彰会上,吴师傅没有参加。他受不了人们的讥笑,辞职了。媳妇彻底和他翻脸了,又哭又骂,要和他离婚。他拉着媳妇的手,一句一句地哀求,“云,云,云……不要离开我。”

女儿把他推醒,“爸,你怎么了?是叫我,还是叫我妈?”女儿和她妈的名字里,都有一个“云”字,女儿当然要问了。

“我,我刚才做恶梦了。你妈不要我了……”

“呵呵呵,怪不得,你一直喊叫,云、云、云。”

“你说什么?云?——云!对!女儿,快把我的手机掏出来……”

9

当天傍晚,徐经理的桌面上,就摆上了几张放大的彩色照片。这是王技师的女儿通过云端把删去的照片同步到手机后,又紧急冲印的。

当天夜里,徐经理召集公司几个领导,共同论证。王技师的照片上,水印的时间,恰好比老张的早了六分钟。

第二天,表彰大会如期召开。

吴师傅在热烈的掌声中,含着泪水走上领奖台。两方的公司领导分别把奖金发到他手里,并亲自给他戴红花、送锦旗。

总经理,也就是小刘的舅舅,慷慨激昂地发了言,“……这种歪风邪气必须铲除!……这次,我们要特别嘉奖王技师……”

会上,同时又宣布了一项决定。老张和小刘按公司有关规定,予以相应的处罚。小刘的奖金被追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