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爱

1

入冬的夜来的比较早,还未到7点世界就已漆黑一片,路灯没有歇着,暖暖的让雅兰忘记了前面那条路的旁边是乱葬岗,那条吓得自己全身颤抖的小路。

每天下班后白舟都要在报社里上网偷会菜才肯罢休,这时他正好经过雅兰的身旁。

白舟回过头,“你怎么那么晚才回家?”

“你是?”在黑色的夜里,雅兰很难判断身前跟自己说话的是离她家不远的邻居白舟。

白舟停下了自行车,回头看着雅兰。雅兰不敢向前走,直到在下一秒确定了白舟之后,才向前走了一步。

“上车吧!我载你!”白舟的邀请,雅兰没有半分犹豫,因为墓地的阴森强过一切危险,再者这个戴着眼镜的邻居给她的印象还不错。

“你怎么这么晚才回家?”

“陪同学去借书了,所以就晚了。”

早在几年以前他们就认识了,那时候白舟上高三,雅兰上高一,就读于同一所学校。上学的时候偶尔会碰面,可两人没有过多的交流,只是一两句而已,如同今晚,两人的话仍然不多。

白舟:

她是挺漂亮的,还很可爱,又苗条,声音那么好听。她叫李雅兰。

可这又跟我有什么关系呢?不就是运气好点而已,碰巧遇上了美女嘛!别想太多了,傻瓜!她还是个学生呢!睡觉吧!

李雅兰:

今天终于借到《乞力马扎罗的雪》了。

2

“怎么今晚还那这么晚才回家?”和昨晚一样的场景,白舟把自行车停在沉迷于走路的雅兰身旁。以前读书的时候,就跟同学笑话过雅兰的屁股,她可以去当模特。

雅兰回过头,向白舟露出了她早已准备好的笑容,“今晚陪同学去河边玩,忘了时间。”

在雅兰坐上自行车后座的时候,白舟闻到了雅兰的体香,让人有种注射了兴奋剂的感觉,白舟有点愧疚的是昨晚竟然没有注意到雅兰身上的香气。对白舟来说少女的体香是种稀缺的物种,在平日里白舟接触到最多的也就是男人,在报社里除了打扫卫生的阿姨和已经身为人母的大姐,还有就是奶奶这三位有交际的女性以外几乎没有女性朋友。所以在这种本来就具备杀伤力的体香下,白舟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怎么了?”雅兰在他后面拍了几下,这才让白舟回过神来。

“没!哦!”

雅兰在后面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噗嗤一笑,雅兰她自己也说不出为什么。可能她已经看到白舟的脸已经红了,但在这样的夜里是看不到的,何况雅兰还坐在白舟的后面。或许是在心里看到了吧。

白舟:

那体香是我闻过的最吸引人的了,最让人舒服、最让人心脏膨胀,那种浓厚的程度,还是人生第一次闻到。不!是第二次闻到,第一次的时候竟然没有发现,可惜了。这简直就是享受。我想我做梦都会梦到她的。好了,做梦去了。

李雅兰:

他叫什么名字?他也没有告诉过我,他只问过我叫什么,今天打算要问的,没想到忘了。是被动的忘记,因为他很长时间都没有出声,我以为他不喜欢跟我说话,所以才沉默的,后来才发现他的不对劲。不过,他好像也有点意思!记住明天要问他叫什么名字。不过,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也是,怎么两天都同时遇见他的啊?不要再想了,看书。

3

今晚,天气有点冷,风也呼呼的驶过,让雅兰的身体有点颤抖。

“你!”白舟把车停在了雅兰了的身边,对着她满脸的惊讶,白舟不知道这是巧合还是谁在导演着这场戏。

雅兰没有回应,也没有像昨晚那样说“你也那么晚!”而是向白舟微微的点了点头,脸上还是那永不凋零的兰花。

“来吧!把我的衣服穿上,把书包给我。”白舟脱下外套递给雅兰。

“那你呢?你不就只剩下一件衣服了啊!”

“没事!我是男的耶!身体强着呢!”说完,先把书包抢了下来,再把脱下的灰色外套塞到雅兰手里。

在那一刻,全世界的人都看到了雅兰脸上的幸福。女生就是这么容易被感动。

雅兰被白舟的外套包的严严实实,寒冷似乎在这个入冬的夜里消失了。雅兰没有在面前这个男的衣服里闻到其他的气味,但她还是很喜欢把鼻子贴在白舟的外套上,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怎么你今晚也有事吗?”白舟的话,惊醒了雅兰。

“没有!”雅兰迅速改口,“哦!不是!今晚是我的班级开会呢,研究活动的事!”

他们的谈话还是寥寥几句,跟见面打个招呼的性质相差不远,可白舟已经一脸满足。做为一个没有女朋友的单身狗来说,能够为一位漂亮女生当司机那是件多么荣幸的事。

白舟:

我想这肯定是上帝安排的戏,是上帝让我来担当她的守护神,这一切都是上帝的命令。没错。可这样又会维持多久呢?不知道明天她会不会出现,对了!只要我早点到不就行了吗?在她回家之前到达那里。可她放学的时间比我下班的时间还早上半个小时。看来也是没希望的了。现在就祈祷上帝能让我在明天也与她相遇。我会好好珍惜的。

李雅兰:

他对我这么好,他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连外套都给我穿了,而且这是第三次了耶,哪里有那么巧的事啊!可也没发现他在哪个角落等我啊!或许他确实是躲在什么地方等待我的出现吧。不知道,反正现在我不能喜欢上谁,即使他对我再好,我都不能喜欢他。我现在要以读书为中心,明年就要高考了,我可不能落榜!不过,他确实对我很好,很关心我,自己那么冷都还把衣服给了我。我该怎么办啊?

4

天气越来越冷,风也越来越嚣张,开始撕裂嘴唇了。

白舟把车停在雅兰的身边,示意雅兰上车,可雅兰停在原地,头小幅度摆动着,没有抬起来。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白舟下了车,可雅兰立即向后退了几小步,这让白舟一头雾水。

“谢谢你!不用了,我自己会走路回家的。拜拜!”雅兰说完就从白舟的身边走过,头始终没有抬起来。

白舟站在原地,过了几秒才重新踩着单车追了上去。停在离乱葬岗最近的路口,旁边的雅兰被他吓到了,呆滞、惶恐的望着白舟。

白舟把雅兰拉到后座旁,自己站起来,把雅兰按到座位上,自己又迅速的踏上单车,用力踩踏自行车。

骑得太快,让雅兰有点怕,雅兰默默地抓住座位,脸上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失落,或者说是悲伤,还有刚刚流过的泪水,现在在脸上剩下的只有泪痕和惊慌,还有些愤怒。

今晚本来是打算自己步行回家的雅兰,没想到还是被白舟拦下。她下了车,没有说谢谢,默默地背着白舟走了。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我希望你能开开心心的,不要这么不开心,因为还有很多美好的东西在等待着你,希望你不会生我的气,刚刚我太鲁莽了。对不起!”白舟说完,以为会等到雅兰的原谅,可雅兰只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在白舟说完后,把手抬到脸部来回的移动,几秒过后,雅兰突然拔腿冲进了家门。

白舟站在原地脑袋运转不过来,一直在想雅兰今晚是怎么了?想了许久,他才踏上单车回了家。

白舟:

我不知道她怎么了,可我知道她很不开心,她还哭了,我知道她害怕一个人独自走那条路,所以才把她拉上车的,希望她不会为此讨厌我。

李雅兰:

我怎么会真喜欢上他了啊!不!不会的!我好像为他哭了,怎么可能呢?可我确实是哭了。怎么回事啊?我会为他哭?一定是我自己弄错了,我怎么可能为了他哭呢?我是哭了,可不是为了他哭,那我为什么哭啊?还有他怎么可以对我那么粗鲁!他以为他是谁啊?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在那个时候怎么没有反抗?我怎么回事啊?我应该阻止他的。他最后为什么说了那样的话?他难道以为我是因为其他的事所以没有坐他的车,他以为我因为其他的事不开心?所以,他就想把我更快的送回家。难道他不喜欢我吗?不可能啊!他对我那么好,还每天都在那里等我。可他喜欢我干嘛又不说啊?

5

白舟在那条路的入口处停下了,他四处张望,昨天固定的美丽景色消失了,那个身影从此深深地烙在他的心里。

他往前飞快的踏着单车,比上次还要快,他想雅兰应该走到前面去了,可让他失望的是,直到雅兰的家门口,都没有发现雅兰的踪影。白舟不好意思上去敲她家的门,他立刻掉头向路的另一头飞奔而去。他想起昨晚的雅兰,内心不如的担心起来,速度越来越快。到了路口,白舟放慢了速度,头不停的向路两边摇摆着,寻找着那个无比熟悉的影子,那让自己飘飘然的体香。

白舟忘记了今天是星期天,因为他有稿子要赶才加了一天的班。

上帝可能只是导演了一场只有两个人,一辆单车,没有剧情,没有结局的短剧。

白舟一直追到了学校门口,看到的是,学校的大门已经关闭。白舟没有在那里浪费时间,而是四周搜索完毕后立刻又掉头飞奔。

上帝导演的这场戏就这样结束了。

白舟把车停在雅兰家门口,回过头去,温柔的说:“小姐,到家了。”这次没有雅兰从车上下来,也没有雅兰那甜美的声音“好的,你下班了。”但白舟还是说“好的,明天我再为你服务。”

白舟:

对了,我怎么会去找她?怎么回事?我竟然会回去找她?不可能!我找她干嘛?我肯定是鬼上身了,对,那条路的不远处就是乱葬岗,对,我肯定是鬼上身了,才会回去找她。可我确实是去找她了,我确实是喜欢上她了。

李雅兰:

对不起!

6

“我不想上大学的,我想画画,告诉你哦,我已经拿过几次国内中小型奖项了,可我爸妈要我上大学,他们说画画没出路的,我也没办法!”白舟在这几天不停的的重复雅兰说过的话,一直在回忆着和雅兰的那点点时光,也一直没有忘记雅兰那诱惑的体香。

上次见到雅兰是什么时候了?过去多长时间了?白舟不知道,他只知道今年又过去6个月了,时间很快,没有给人任何机会。

白舟:

很长时间没有见过她了,不知道她现在有没有考上,不知道她有没有把我给忘了,不知道她现在会不会还在那个时间出现在那个地点。

李雅兰:

终于考完试了,不过结果已经对我不重要了,因为爸妈已经同意让我走上艺术的道路了。可不知道他会不会忘记了我,忘记这个穿了他衣服让他全身发抖的女孩,这个搭了4次顺风车的女孩,这个被他强行拉到车上的女孩。

7

夏天的夜晚来的有点迟,晚上七点的路灯还没有点亮,光线足于清晰的看清百米之外。

白舟远远的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身影他再熟悉不过了。

雅兰望着远处,可她等了很久都没有看到白舟的身影,还有那辆亲切的单车。

白舟走加快了步伐,朝那个背对着他的雅兰跑去,白舟知道她在等一个人,一个她期待已久的人。

李雅兰已经等了很久了,可她忘记了今天是星期天。她注视着白舟家的另一头,渴望着奇迹的出现。


2010.11.30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