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间童书店48 - 绘本讲师

文丨红瑀

网络图片

“如果你想害一个人,就叫他开书店。”

不知道这句话出自哪里?我的童书店刚开张不久,有位书商就很好心地劝我,趁头还没洗湿赶快离场,他说台湾的老一辈是这样讲的。

我有听进去吗?当然没有。我相信自己开的童书店不一样,所以我坚持了下来。熬过开店初期的惨淡经营,之后童书店就一直顺风顺水,月营业额就像缓缓上坡的山路,爬起来不需要费很大劲儿,但我知道是一直往上走的,越走越高。

终于,我来到了半山腰,眼前出现岔路。一条平坦畅通,但是看不到尽头。一条通往山上,只是要经过瀑布才能往上走。

人性促使我很快把脚伸向那条平坦大道,走着走着才发觉真无聊,原来我在不断地绕圈子,看着都是差不多的风景,路上连个坑都没有,更别说会让人眼前一亮的惊喜。

每次经过岔路口,我都会心动,好想越过水流湍急的山泉瀑布。只要过了这个关卡,我就可以继续往上走,视野辽阔就能看到不一样的风光美景。万一哪天让我不小心到达山顶,体念一下高处不胜寒,想必是一件痛快的事情。

心动不如马上行动,我没有想太多就去做了,并且是一而再地做这种不经大脑的决定。

“真真姐,Collins这本图典卖得真好,现在只剩不到六百本。”

“团购和书讯都已经推过,这本书会安静一段时间了。下星期有两千本美国读本到货,需要腾出地方来放,不如把所有图典挪到后面仓库吧。”

“那么多读本?我们不是很少卖读本吗?”

“因为这家美国出版社要求,第一次合作就要两千本的出货量。我们童书店进口的童书,名单里面不能没有这间出版社。”

看到美华一脸讶异,我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我为什么要急着辩解?什么时候开始,我会妥协出版社的要求?我为什么不选择拿刚好的数量,宁愿折扣差一点?一连串问题把我自己都惊呆了,我确定自己犯了不该犯的错。

“美华,我做错决定了。”

“真真姐,怎么办?”

可能是我的表情吓到美华,她怯怯地轻声问,好像大声一点会让事情更糟糕。

“没事。这两笔交易不会造成太大损失,最糟糕只是不赚钱,赚到库存书而已。我不会再犯,这是我们书店唯一的两笔库存。”

我似乎明白了,好心书商跟我讲那句话的意思。我不断地挑战数量的极限,最后可能就是赚了一屋子的库存书。童书店可以走到今天,靠的就是轻装上阵,灵活变通。我竟然忘了一路以来坚守的原则,业绩持续向好,自信心也跟着膨胀起来。

幸好及时醒悟,我定了定神,整理心情,出门会客。昨天汉钰总经销林先生打电话给我,林太太今天上午在台北上课,结束后想直接来新竹找我。我们约在童书店隔几百米的那间咖啡店见面。

“来啦,今天也是一样?你为什么可以那么专情,这么多年来吃同样的餐点。我的店都要收起来了,你不想试试别的吗?”

“好,今天你做主。你知道我不吃什么,其他我不挑,你把你最满意的餐点端上来吧。不过要等一下,我约了人。”

Alan点点头,转身离开,留下一个孤独的背影给我。Alan是这间咖啡店的老板,很久以前和暗恋的女孩一起开了这家店。两年前,女孩嫁人在家相夫教子,打算结束咖啡店的生意。但他坚持留下,独自一人经营。

每家小店,可能都有一个故事。他们的故事我知道,我是为Alan高兴的,他终于学会放手。我想到我的童书店,不知道在别人眼中又是什么样的故事?

“真真,我是刘碧如。我们终于见面了。”

果然是书展会场看到的短发眼镜女士,站在我面前,热情地伸出右手。我赶紧站起来伸出手,将身体迎向前,往她的身体轻轻地一靠,并用左手紧紧拥抱了一下。我竟然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身体会说话。

“碧如姐,很高兴认识您。不好意思,应该是我要去高雄拜访您和林先生的。”

“真真,我们两个就不要客气了。林先生有没有跟你说,我很喜欢你?”

原来,人与人之间真的有缘份这回事。我为自己小人之心感到羞愧,不是每个生意人都那么现实的,就像我现在一见面就喜欢上碧如姐一样。

第一次见面,我们就热烈地聊开了。碧如姐有超过二十年的童书从业经验,行业风云人物事迹简直让我眼界大开,从她口中我还了解到童书全盛时期的荣景。我入行的时候,童书业已开始走下坡,碧如姐就是那时候退出经营,交由她先生接手,而她则转身成为绘本讲师。

“碧如姐,你怎么会想做绘本讲师的?每个星期坐高铁上台北讲课,也是挺累的,难得你坚持了那么多年。”

“兴趣,哈哈,我还挺享受在讲台上跟大家分享绘本的。汉钰的每一本绘本,我都熟悉得不得了。那时候汉钰跟台北各小学合作推广绘本和阅读,总经理找我做讲师的时候,我也很惶恐,怕自己胜任不了。没想到一做就爱上了,我先生就被我拉下水负责销售,我才可以专心做讲师。”

“难怪林先生说,拿到总经销是碧如姐的功劳,原来是这样的故事。真好,夫妻俩一个负责销售一个负责推广绘本。碧如姐在同一个行业这样来一个漂亮转身,也是很令人羡慕呢。”

“真真,如果你想,会做得比我更好。这几年来我带出不少年青讲师,没一个有你的资历和天份。你知道吗?你做绘本讲师一定会红。”

我彻底懵圈了,这不是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难道我的额头上刻着大大的“讲师”两字?第一次是开书店前的事情了,当时正流行儿童全脑开发课程。我去应征这种教育机构的行政工作,结果,课程的开发者刚好来我们机构上课,见到我就跟机构的负责人说,要培养我做讲师。

其实,我一点儿也不喜欢人多的地方,更不喜欢在众人面前讲话。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不止一个人会有这种想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丨红瑀 一大早到了书店,安排好孩子的事情,我就抓紧时间做功课。我觉得自己效率不够好,每天没做多少事,好像先生的车...
    红瑀阅读 697评论 15 25
  • 文丨红瑀 故事简介: 钟真真是香港人,一不小心成为台湾媳妇。至于为什么会这么不小心,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反正已经是...
    红瑀阅读 1,248评论 47 42
  • 看了一遍《夏洛特烦恼》,依然那么搞笑。不知道是不是看的遍数太多了,注意力也并不完全集中在剧情上,一边看一边在挑毛病...
    赵欢喜麻麻阅读 524评论 0 6
  • 小区中间有个美人鱼雕像。一群男女从旁边走过,一个操着浓重唐山口音的女声说:呀!蒙娜丽莎。旁边一高个男士马上更正道:...
    天父公主阅读 50评论 0 1
  • 一颗玻璃心,总是因为她人一句不中听的话,就算不是自己的错,也不会去辩解!然后眼泪不知不觉就开始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从...
    叶子随笔阅读 220评论 0 0
  • 1. 引言 如果你开车去酒店赴宴,你经常会苦于找不到停车位而耽误很多时间。是否有好办法可以避免这个问题呢?有的,听...
    上山砍柴阅读 42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