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会不会杀死了新技术?

李安新片《双子杀手》,肉叔中午刚看完。

没错,最贵的场——

卡梅隆称为“好莱坞新白金标准”视觉技术的4K、120帧、3D场次。

小小吐槽一下,尽管在电影院打印出来的票面价格是87元票价+5元服务费,但肉叔实际网上购票支付价格是120元

影院这不是打我们李安脑残粉的劫吗??!!

当然这不是最糟心的。

脑残粉嘛,别说区区120块钱了,影院就是卖121、122,甚至123肉叔也还是会去看的。

最令肉叔想不到的是,看完《双子杀手》肉叔隐隐约约有种不祥的感觉,就是今天的标题——

李安,很可能亲手葬送了,曾经他亲手开创的新技术标准。

1真实

电影上映前,肉叔就专门写过一篇稿给大家科普过,4K、120帧、3D,意味着高亮度、高帧率、高动态范围、广色域、沉浸式声音……

翻译成人话就是:更清晰、更流畅、更纤毫毕现。

——一种跟平时观影截然不同的视觉体验。

3D不需要解释,4K的清晰度一个例子就足够证明。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中,比利·林恩脸颊上滑过的那一滴泪,清晰到泪珠流经肌肤表面每一条细小褶皱时的流动轨迹,变化都如此清晰:

重点在于120帧——

以往的绝大部分电影,每秒只有24帧。

肉叔多嘴解释几句:

由于人眼的视觉暂留作用,当图像出现在视网膜、再传入大脑神经后,并不会立刻消失,而会停留大概0.1~0.4秒。利用这个作用,连续的静态图片组合起来,就会在大脑中形成动态图像。

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小学时候大家都玩过的翻页动画:

一张静态图片称为1帧,每秒播放大于10帧,就能“看”到动态图像。

但就像上面那个翻页动画,因为帧数太低,会出现卡顿和闪频。

与之相反的就是:帧数越高,画面就会越流畅。

就用《双子杀手》的例子来说吧。

同一个镜头,这是24帧效果:

这是120帧:

别说车厢看得清清楚楚了,就连车厢里的人影都能看得见。

作用很明显。

有一幕水中抛尸戏,摄影机在水下仰拍,水的波纹、涟漪、气泡和血水化开的氤氲,沦陷在一片湛蓝中,说是今年银幕上最炫的一幕也不为过。

甚至《复联》那种特效场面跟它相比,简直是小儿科。

真实的旁观感,也会让你在看这种追车戏时,身临其境般地掌心沁汗。

最直观的视觉差异,就在动作戏里。

还记得《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中的那场血战么?

随着流弹、尘土、眼底的血丝、身后的血迹,一个细节都没漏掉地搬到银幕上,死亡毛骨悚然般真实地呈现在我们眼前。

恐怖分子眼底渐渐布满血丝那一幕比任何恐怖片都吓人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还算是剧情片,对于强动作片《双子杀手》而言,这种仿佛把疼痛直接凿进你眼睛里的真实感,几乎贯穿全片。

一老一少两个威尔·史密斯之间的打斗,每一个动作都清晰到无与伦比(这不是形容,这是实事求是地说明)。

不怕丢人地说,片中一次突然的枪响,吓得肉叔一个激灵,动作幅度一点不比《比利·林恩》中PTSD的士兵小……

俩史皇互殴时,每互捶一拳,肉叔旁边一个小姑娘就咬着后槽牙“嘶”地吃痛一声。

当然新技术不止这种细节上的视觉差异,《双子杀手》的另一个卖点就是——

500多名视觉特效工作者合作2年打造的,年轻版威尔·史密斯。

特效师们,参考他年轻时的作品,仔细研究面孔和早期表演风格,还研究了他衰老的过程,包括鼻子的长度增长、眼球的层次变化、皮肤黑色素的变化等等。大到骨架、细到每一根汗毛都一遍遍来回打磨。

特效成果呢,用李安的话来说:

别的不敢说,就他(威尔·史密斯)的脸来说,我比他妈妈还要了解他。

实际效果?

你基本上察觉不出来电影中的“小克”,是一个全CG电脑特效做出来的“人”。

比单纯的技术革新更要命的,是李安让技术,成了《双子杀手》故事的一部分。

故事是说51岁的老特工亨利退休之后,知道了点国防情报局见不得人的秘密,被黑衣人追杀,结果发现黑衣人是1995年组织上用自己的DNA克隆的年轻版自己。

发现没:

李安是在用一个银幕外的人造“人”,去扮演一个电影里的人造人。

电影本身的叙事空间,突然跟现实尺度重叠上了,那种前所未有的、虚实结合的观影体验咋说呢,就是很容易让你沉浸进去,恍惚间误以为——

银幕上发生的一切,是真实的。

但问题随之而来——

2电影需要真实么?

好了,肉叔知道自己一旦说“电影不需要真实”,一定会被资深影迷怼,大概率会从石器时代的《火车进站》开始讲,最早人们对电影感兴趣,就是以为“火车真的会驶出银幕碾压观众”啊。

这话肉叔只同意一半。

因为电影需要的,只是有限程度的真实。

举个例子吧,你看这个镜头酷不酷、好看不好看:

圣女挥剑的一瞬间,眼神苍茫坚毅,双手剑如同撕碎敌人一般地撕碎了眼前的雨丝风片。

好看得一批。

但它真实么?

真实个鬼,这是高速摄影机一边快速平移、一边高速拍摄几百帧照片,再以24帧模式放出来的慢动作

而且还是镜头使用了大光圈导致小景深的背景虚化,而且还加入了后期调色

这么说吧:

除了人是真的、挥剑的动作是真的,其它你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

片场的真实情况是这样的:

你说你在电影院,更愿意看到那个假的,还是这个真的?

(说更喜欢后面的这个一人发一块创可贴,赶紧把嘴巴粘起来略略略)

别说120帧了,以往电影甚至故意追求“掉帧”。

早年间香港武打片有时会在打斗片段采用21帧播放,不需要特效,仅仅靠低帧率的虚影,就能轻轻松松实现刀风剑雨、拳风腿风。

《醉拳》,低帧率下棍棒的虚影

你看。

电影需要的真实,仅仅是在有限的时间内保证故事的可信性(入戏)就足够了,不需要让你相信银幕上的故事是真实正在发生的。

而《双子杀手》的问题就是……

它太太太太真了,当画面无限逼近肉眼的真实视觉,电影看起来就越来越不对劲。

绝大多数画面,就像下面这张剧照,一切都是清晰的,没有任何景深(虚化):

宣传照是剧照师用照相机拍的,背景还是稍微虚化了点。你把后面的砖头想象得能看见颗粒和缝隙,就是电影中画面了。

奇怪就奇怪在,明明李安是用这么复杂的摄像机拍的,咋就看上去反而更像是用20年前的便宜傻瓜照相机拍的……

过分的真实,在《双子杀手》中,开始反噬。

你不仅不会相信如同肉眼视觉的画面、肉耳听觉的音效,反而会对那种“这跟我平时看的、听的也差不多啊”的廉价感产生质疑。

随之而来的糟糕之处,是跟李安的设想相反。

你的注意力,不仅不会因画面异常清晰而陡增的信息量而牢牢固定在银幕上,真实反噬出的廉价感,反而会让你有闲心去——

3质疑剧情

因为今天首映,肉叔就不做太多剧透,只说一点点:

肉叔本来是对李安的故事有期待的,安叔就是擅长这个啊——

细腻地剖析父权(“父亲三部曲”:《推手》《喜宴》《饮食男女》),都在神圣威严的父权中找到一点点溃败迹象。

《推手》。

一个擅长拳脚,一招就能把200斤的胖子打飞的父亲,却死活打不开父子间的心结,只能在最后一走了之的离家出走时,展露最深处的无可奈何:

从前在国内多少个苦日子,我们都能相亲相爱地守在一起

现在美国这么好的物质生活,你们家里却容不下我来

《喜宴》更是冷酷,传统的父爱,反而是同性恋儿子最沉重的负担。

一个惊悚的细节:

伟同上楼叫爸爸吃饭,看见父亲歪在椅子上熟睡,第一反应不是叫他起来吃饭,竟然是……

伸出手指,探了探父亲鼻息。

肉叔读过对父子关系最好的描写,是顾城的“你召唤我成为儿子/ 我追随你成为父亲”。

但李安,一部还不够味,非得一口气用三部曲去强烈质疑这种“召唤和追随”的理所应当性——

因为召唤在先,所以应当随意指使?

因为追随在先,所以应当必须顺从?

有这层剖析父权的底子在,你说肉叔怎么可能不拔高对《双子杀手》的期待——

剧情明显带了一点点“弑父”的情节。

克隆人“小克”的枪口,分别对准过自己DNA的父本亨利,和抚养他长大的养父克雷。

养父克雷

但……

只能说是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小克知道自己是克隆人身份的第一时间,几乎没有经过什么挣扎和犹豫,立刻就背叛养父克雷,倒向自己DNA父本亨利。

草率得一丁点思辨都没有,剧情就立刻转向展示技术的打打杀杀。

李安这次连陈凯歌都不如(凯歌导演的电影“弑父情结”也贼严重,有空咱们慢慢聊),哪怕是烂片《道士下山》,好歹也有彭乾吾看着病榻上的父亲,一脚踹碎父亲的镜中倒影,这般想弑又不能弑的、余味绵长的复杂瞬间啊。

《双子杀手》?

没有。

作为李安的脑残粉,说实话,肉叔真心不看好《双子杀手》的成绩——

某种程度上,电影艺术成了电影技术的献祭品。

而没有故事性的纯粹炫技,你觉得能有多少普通人喜欢。

资深影迷请打住,肉叔知道李安为拍《双子杀手》做的技术革新,甚至颠覆了以往的画面构图、现场打光等一系列固有标准。

但这有啥用?

普通人还不是看故事,就连《复联》也得塑造个铁人、美队让你动情不是?

商业社会就是这么残酷。

为啥3年过去,还是只有李安一个孤零零的开创者在坚持高帧率?

还是不怕赔钱。

要想播放120帧电影,单个影厅改造成本是550万人民币+单厅票房分成。

2016年,全世界只有纽约、洛杉矶、北京、上海、台北的五家电影院能播放120帧的《比利·林恩》(如果没记错的话,纽约的120帧场次只有2K清晰度)。

现在,光国内就有27家影院可以播放4K、120帧、3D的高规格格式,还有一大堆能播放2K、120帧、3D的影院。

想想看,为了《双子杀手》,全世界电影院的改造费用得花了多少钱?

再推一步,如果《双子杀手》票房溃败,谁还会毫不犹豫地为符合“新白金标准”的影厅改造买单?

唉,作为脑残粉,越说越难受,说完眼槽里满满一包泪。

尽管电影内容一般,肉叔还是想劝大家有机会还是去高帧率场次看一眼。

毕竟这前无古人的视觉体验,很可能就……

后无来者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