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读《苏东坡传》

D5

图片发自简书App


老练.

        初到黄州,苏轼就写下了“自笑平生为口忙,老来事业转荒唐”的自嘲诗。也是在黄州,才有了东坡居士的号。黄州,成就了他的“大江东去”的千古传唱,黄州,成就他探索人生哲理和现实矛盾对立的前后“赤壁赋”。

        黄州是苏东坡人生的一大历史转折点。也许就如同有人说过的那样,“磨难对于人生并没有意义,有意义的是在于对于磨难的不懈抗争。”苏东坡的人生也是如此,黄州开始才是他真正受苦的日子。

      黄州之后,再度的辗转颠簸,有过非凡经历的苏东坡写出的诗词文章,更加具有一种醇厚、沧桑的意味。在苏轼的多篇文章中,我颇为推崇的是《韩文公庙碑》。

        《韩碑》之中,“文起八代之衰,而道济天下之溺,忠犯人主之怒,而勇夺三军之帅。”这是苏东坡对韩愈的评价,我认为,这未尝不是他对自己人生的一个总结。

        “平生不为行状碑传”的苏东坡,为韩愈在为文、卫道和施政方面歌颂,正是因为两人同样的才情,同样的正气为人,同样的为民为国,同样遭受贬谪,同样磨难,才有感同身受,于是有感而发,洋洋千余字,赞韩愈“匹夫而为百世师,一言而为天下法”。

        苏东坡的文章,师从古人,也是古文化运动的坚决执行者,。他的政史之论,能从史料中出新意;纪事游记,语言凝炼,蕴含哲理,变化跌宕,波澜壮阔;而诗词歌赋,更是挥洒自如,意境开阔,如江似海。

      假如要从解读一个人去解读一个朝代,在宋朝,唯有苏东坡值得如此这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