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感悟- What a colourful life~

黑白灰,这三种颜色自打青春期以来就一直占据我的衣橱,因为我肉墩墩的,不敢穿亮色的衣服。后来又慢慢加入蓝色、绿色、棕色等等深色系作为调剂,最近几年可能是为了抓住青春的尾巴,也开始尝试饱和度比较高的红色、黄色作为配饰点缀。讲真,现在有点后悔,翻翻仅有的几张旧照片,几乎都是乌漆嘛黑的衣服,一股子少年老成的味道。反倒现在,偷摸给自己买个嫩粉色的小包,爱不释手,有点遗憾的弥补。

也爱出去走走了,澳洲的蓝天白云,看久了有点司空见惯,不过对着电脑坐很久之后再去阳台上看看天,会突然有种“真漂亮”的怦然心动。

抬头突然觉得很美的Maquarie Uni

冷色的北海道

去年的日本之行还是有点遗憾的,因为入冬的关系,大部分时间不是下雨下雪就是阴天,难得有几天晴空万里。

刚到札幌的时候就有种不祥的预感,一下飞机我和基友就掏出准备好的羽绒服,还是被冻得瑟瑟发抖。那天又正好赶上降温大风,硬着头皮去北海道大学打卡银杏大道,明黄的银杏叶在乌压压的天空映衬下格外扎眼,把穿着深色冬装的我们趁着越发灰暗。那时候看的银杏叶只觉得冷,和在老家秋天见过的银杏叶温暖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在北海道后面几天终于碰上了大雪,一开始在洞爷湖的酒店看着漫天鹅毛大雪还觉得好玩,主要是看着来自己南方的我的基友一脸新奇的样子比看雪好玩。但是等到我们坐接驳车回札幌的路上被大雪堵了将近5个小时就真的是难熬了,在白茫茫一望无际的雪地里时间简直就是停止的,有种这辈子都回不到札幌的感觉。还好我和基友准备充分,零食饮料充电器,一边咯吱咯吱地不停吃,一边一起打游戏通关,窝在暖烘烘的大巴里也算舒适。

漫画巡礼的克拉克校长雕像和远方的札幌巨蛋

最后几天在札幌真的是冒着生命危险在玩儿,传说中日本人民会把路面的积雪结冰清理干净的情况根本没发生,从酒店走到火车站不到500米的距离我和基友蹭了快十分钟,走在冰面上提心吊胆,生怕就这么一跤摔骨折。即便如此,还是拼劲全力跑到羊之丘观景台巡礼打卡。深一脚浅一脚地踩雪地玩儿,小心翼翼地跳过积雪化成的水坑,可惜天放晴的一小会儿我们在参观博物馆,等我们出来想照风景照的时候又是乌云压顶了。在白茫茫的雪地里耸立着克拉克校长的雕像一如既往地指向远方,配着背后厚重的云,“年轻人要胸怀大志”,能体会到当时校长面对荒凉的北海道的豪气壮志。只是后来又看到远方的札幌巨蛋,想到过几天等我在关西的时候,我的真爱欧巴们会在这里开演唱会,又有些忧郁。

只有一点点暖色的关西

在关西赏枫的行程可以说是各种天公不作美,大半行程都是阴天下雨的。去清水寺二年坂三年坂的时候更惨,居然飘起了小雨,大家在二年坂三年坂上人挤人伞挤伞,根本没心情去逛旁边的小店。不管大家多小心翼翼,总是免不了自己的伞会戳到旁别的人,我和基友后来索性放弃撑伞,反正人够多够密,蹭人家的伞也淋不到我们。

只有最后一天去金阁寺的时候,终于是晴天了。讲真,当时真的很害怕那天又是阴云密布遮盖住金阁寺的光芒,但是还算走运,最后一天的大晴天,让金阁寺闪闪发光,也算是不虚此行。

金阁寺的标准照

我们在金阁寺的时候碰到了进行户外教学的日本学生,有好几拨。小学生似乎是来进行历史文物教育学习的,每个人捧个小本专心地听老师讲解,我撇了眼,勉强能看懂几个汉字。年纪大一些的中学生则是来练习英语的,老师鼓舞了几句之后一声令下,孩子们纷纷找上高鼻深目的外国人,带着点羞涩但是又很有勇气地开口搭讪。虽然我和基友也是外国人、英文也不错,可惜长了一样的亚洲脸,被冷落在一旁。本来我和基友都是不喜欢小孩子的类型,但是这时候听着小孩子叽叽喳喳反倒觉得热闹又暖和,有些怀念我们上学的时候了。


明年要和基友去日本赏樱,大概会耽误上课吧,但是我们俩真的很想在三十岁之前去看看樱花。希望到时候能碰上好天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