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请抬头

世事无常,你永远无法预料下一秒是否会生离死别

像大多数人一样我是个独生子女,不说唅着金汤匙出生,起码在家里也算是个被千般宠爱的小公主了。我和大家一样拥有着再平凡不过的生活,每天早起晚归,两点一线。说是快节奏的生活压得我难以喘息其实就太夸张了,可是,我也确实因为这对我来说有点任务过重的日子变得多疑,猜忌,敏感,甚至“自卑到骨髓”了。

我曾经被朋友抛弃过,不是一个,而是一群。她们觉得我说话刺人,亦或是我脾气太差,结果在我一点防备都没有的时候离开了我。那时候问题就已经出现了,我开始不相信身边的人,我不愿意任何人接近我,不是接近我的人,而是不准她们靠近我的心我以为我是被世界抛弃的人,对于那些关心我,靠近我的人,通通被归进了“我对她来说有利可图”的名单。被人离弃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吧,相信在读这篇文章的你也曾经历过。可,我的生活从那时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是物质,是心态。

要说后来的生活我没有接触过爱吗?答案是否定的,但也肯定的。为什么会这样说呢?细细想来,说我自己被人离弃了,没有人喜欢和我相处,没有人关心我,这话说了之后其实是有愧疚的。因为在那段阴郁的日子里,我确实拒绝心交心的感情,现在想想有三个人其实并没有离弃过我,只是我觉得她们应该走。

一个是我刚升到高中时的第一个同桌,姑且叫她燕吧。她耐心很好,我脾气很差,真是对绝佳搭档啊!刚开始我们还互相芥蒂,时间久了自然而然就会像天下大多数同桌一样互相倾诉,互相依赖,上课时一起记笔记,下课了一起去厕所,一起站在操场肆无忌惮地对在操场上打篮球的某某某“指指点点”,一起互相嘲讽,互黑,互开玩笑……可是这本该美好的一切发生得并不美好。

她做完作业比我快,收书发出声响,我觉得她在炫耀她效率比我高;上课老师讲题,我不懂,她懂了,她焕然大悟地“哦~~原来是这样!!”让我觉得她是在炫耀她比我聪明;假期里我问她你作业做完没,她笑着说“我可能那么勤奋吗”,我觉得她是在我,好让我落后于她;她悄悄跟我提起她男朋友,我好奇地追问了他们之间的小甜蜜,结果我却觉得她在炫耀她男票对她的好……

看到这,你该说“唉,这俩孩子友谊的小船该翻了”,可其实并没有。我们“很幸运地”在矛盾要僵化的时候被分到了不同班级。后来,同样的故事在我和我的第二任同桌,第三任同桌间不停地上演,就像是两年间不停重播同一场电影。我心想,没有个人倒倒苦水怎么行,然后左思右想,在脑海中搜变了“垃圾桶名单”,最后决定和燕各种告状,各种控诉,像是我从未受过如此大的屈辱一样,恨不得把我的二三任同桌描述成世上绝无仅有的奇葩,怪物。按照正常逻辑,我和燕的关系应该不会好,她也不会对我的这些垃圾情绪有半点想要包容的意思,可是好在,燕真真的是个脾气好又善解人意的人,她无条件地听着,劝着我,时不时还会逗我笑,然后告诉我“有我呢”。你大概不太能懂我现在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其实心里对她是千般万般地感谢,感谢她,在我抬起头的瞬间,让我看到她的笑脸。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接下来我想好好说说那两个从始至终并未离开过我的特殊的人

世态炎凉,人情冷暖,不论你受了多大委屈你还有家

我可能天生就具有矫情的潜力吧。

都说女人都是水做的,现在看来这句话并不是普遍实用的,因为我就是个特例,说来你可能不信,我的脑袋是浆糊做的,不是纯净水!

都说家是最坚实的靠山最温暖的避风港,可在我最低落的时期,我却始终想不起了有两个人还站在我身边,默默地守候着。

相信你脑袋的材质和我是截然不同的,所以你肯定猜得到接下来我要大谈特谈我的父母咯!

如果你也和我一样对自己身边的人事物产生了怀疑,融入不了群体,觉得自己孤立无援,那请抬起头看看,你的父母还站在那,站在那等着你“回家”。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反正我觉得大多数青春期的孩纸们都叛逆过,多恨过自己父母“你为什么没有给我和她们一样殷实的家境”“你为什么没给我张漂亮的脸蛋儿”“你为什么都没有给过我关心”“你不是不是想生二胎来替代我,你说呀,你说是不是”

如果你正这样想,或者你这样想过,那请你把你的右手放到左胸口,然后跟我一起说“我怎么会这样没良心”虽然我不敢一笼子套死说“天下所有父母都是爱自己孩子的,她们不可能对孩子做出出格的事情……”,但百分之八九十咱还是敢肯定的。如果你正陷入苦痛或被生活的压力打的找不着东南西北(可能不被打,你也找不着),那你暂时忘了“自己还有个父母可以依赖”这回事儿,我自认为还是可以谅解滴。

我这个人吧,可能有点太要面子了,说好听了那叫自尊心强,说白了,其实也就是个自卑。“被朋友离弃=被家人离弃”也不知道我是咋想的,这样的想法不知不觉在我脑子里生根发芽(要不咋说我脑袋是浆糊做的呢)。我不愿意在家人面前示弱,我宁愿让他们觉得这孩子过得勉强过得去,也不想让他们知道我内心有多累,你以为我是怕她们担心?其实说句没良心的,我只是不想被笑话。

可是直到刚才,我又一次看似毫无理由地自己哭了,我父母很着急,他们在我旁边不停问我怎么了,我像只得不到主人关心的哈士奇,瘫坐在椅子上,全然不理会父母的着急,自顾自地哭,就好像全世界就我一人经历过人生的挫折一样。

说真的,我要是我父母,看到自己小孩哭得跟羊癫疯发作似的,眼泪哗哗哗地下还伴随着呼吸困难造成的急促喘息声,时不时还朝着自个儿大腿赏个三五巴掌的,然后问她怎么了还打死不理,我可能会选择摔门而去,来个冷战什么的,可是,庆幸我父母并没有那样处置我。她们耐心地等着我,直到我愿意开口,其实也不长,也就等了一个小时左右吧,我终于松嘴了。

不过真正让我受宠若惊的是(这词好像不该这么用,但也就大概那意思吧),爸爸妈妈用了很长时间开导我,教了我很多,给了我很多,她们的耐心让我很是意外。我一直以为她们不关心我,不在意我,可是原来在我抬起头的那瞬间,她们同样也在那里等待我,从未离开过……

天上的星星数不胜数,你若不抬头,又怎会懂那是怎样一片苍穹和感动。

图片发自简书App


.

.

.

.

.

.

希望此时真经历磨难的你不要自我封闭,请你抬起头,给我们大家一个机会,一个给予你疼爱和关怀的机会,不要以为他们离开了你,你就成了孤零零的一个,不是的,在你身边,在这世界的另一端,同样有人正为你祈祷,望你一切静好。

图片发自简书App


希望大家这篇文章能对大家有所帮助我,那怕是微不足道的,我已心满意足。愿世界带你温暖如初。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