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狼群

黄沙暴杀死了狼王黑森,成了狼群的新一代狼王。他绝对不会那么轻易地饶过黑风和黑风妈妈白雪的。黄沙暴既是一个粗鲁的大公狼,也是心狠手辣的大公狼。现在失去狼王黑森保护的王后白雪还有王子黑风在他看来就像羔羊一样软弱可欺。他从记事起开始就嫉妒黑森,嫉妒他的矫健强壮,嫉妒他的勇敢智慧,嫉妒他受那么多的狼欢迎。当黑森成了狼王之后,他内心的嫉妒更是日益成长,慢慢地变成了一只毒蛇,伸着舌头窥探着狼王黑森,多少次,他都在幻想着杀死狼王黑森,让自己成为那不可一世的狼王。现在他心里的那只毒蛇终于咬死了狼王,而他终于实现了梦想成了狼王,但是他心里不满足,因为他觉得自己早该成为狼王了,享受狼王的荣耀和一切特权,都是黑森阻碍着他。这股仇恨他要在王后白雪和王子黑风身上发泄出来,这样他才能够满足。

他首先想到要霸占王后白雪。白雪虽然眼睛瞎了,但仍然是狼群最美丽的母狼,黄沙暴早就对她垂涎三尺,现在岂不是他最好的机会。黄沙暴知道用暴力或许也能得逞,但是他不想,因为他想要让白雪像爱黑森一样爱自己,崇拜自己,爱地死去活来,崇拜地甘愿为他做任何事情。这样他才能真正地打败黑森,发泄那股对黑森的仇恨。

黄沙暴当然首要要证明自己的实力。狼王黑森就是因为在恶劣的环境中不能带领狼群找到食物和水源,才失去了群狼的支持,使他命丧在他黄沙暴手里。他要证明自己比黑森强,可以带大家找到食物和水源,才能够让王后白雪爱上自己,崇拜自己。黄沙暴知道找到食物和水源并不是那么容易,狼王黑森还有崖天都是嗅觉最灵敏的狼,结果都空手而归,他黄沙暴上哪里寻找水源和食物呢?群狼都在看着他,发出不断的嗥叫声,他知道他必须尽快想到办法,否则说不定会有下一个“黄沙暴”用尖牙咬断他的喉咙。

一个想法涌入了他的脑海。在狼群活动的北边,有一个四周山脉中流淌的泉水汇聚而成的大湖,湖边山洞里生活着人类的族群。人类是一种非常奇特的动物,他们不像其他动物那样四条腿行走,而是直立着用两条后腿走路。他们没有尖锐的牙齿,锋利的爪子,这使他们的身体是缺乏攻击能力和防御能力的,在狼看来基本上是不堪一击的。但是他们灵活的双手却可以投出尖利的投枪,射出锋利的箭镞。更可怕的是他们总是组成群体,分工合作,这使他们的力量更加强大。当人类刚来到这片土地时,狼群的祖先蔑视他们,因为他们曾经捕获单独行动的人类个体,不仅品尝了人肉的美味,还体验了人类在狼面前的恐惧和软弱。狼群的祖先的欲望膨胀了起来,他们向人类聚居的山洞发起了进攻,然而结果是可怕的,人类排成一列向他们射出一只只锋利的箭,投出一只只尖锐的投枪,有的狼被投枪击碎了脑壳,白花花的脑浆流了一地,有的狼被利箭射穿了肚子,红花花的狼肚肠拖得到处都是。到处都是垂死挣扎的狼的哀嗥声。狼群的祖先从来没有如此的惨败,即使在凶狠的老虎、狮子面前狼群都不会畏惧,然而在人类面前他们害怕了。大部分的狼群祖先都死了,还活着的狼群祖先吓得匆忙撤退,直到距离人类的这片聚居地很远很远,但是他们灵敏的嗅觉仍然闻到了烤狼肉的香味,他们无可奈何,只能向天长嗥。从此之后,狼群从来不会靠近人类生活的那片区域,他们称那片区域为禁区。然而在禁区里却有野马、野牛、驼鹿、猛犸象、披毛犀这些动物,他们在大湖边生存,同时给人类提供了丰富的食物,人类的族群零散地聚居在靠近湖边的山洞里,越来越繁盛。

黄沙暴也知道人类的可怕,进入禁区如果遭遇了人类,就可能重演祖先的悲剧,说不定自己也会变成烤狼肉。但是现在呢?饥渴在狼群中蔓延,他自己也是数日没有喝水,没有进食,格斗又消耗了大量的体能。对食物和水源的欲望强烈地诱惑着黄沙暴,更重要的是黄沙暴要证明给狼群还有王后白雪自己的实力。看来现在必须进入禁区了。黄沙暴心里想人类或许并没有那么可怕,是狼群祖先的愚蠢成就了人类。他黄沙暴是最聪明的狼王,一定可以找到人类的弱点,不仅仅可以捕猎湖边的野兽,或许还能够想办法捕获人类,吃到传说中美味的人肉。到时候当他把人肉放在白雪面前的时候,白雪一定会爱上他,还会无限的崇拜他,这样他就真正地打败了狼王黑森,一解长期的嫉恨。

黄沙暴决定带着狼群冒险北进,进入那片禁区。他登上一块巨石,向着人类禁区的方向发出响亮的嗥叫,那是向众狼宣告自己的决定,向人类禁区出发。狼群却一片静谧,众狼眼中闪现出一种饥渴和恐惧杂合的目光。黄沙暴眼露凶光,再次仰天长嗥,停顿一会,那几只追随黄沙暴的大公狼跟着也嗥叫起来。黄沙暴再次用尽力气仰天长嗥,终于其他的狼也都陆续跟着发出嗥叫。只有白雪和黑风一家,还有崖天和雪灵儿一家没有跟着嗥叫。因为他们牢记祖辈的告诫,进入禁区与人类为敌,必然要付出惨重的代价。这也是前狼王黑森一直遵守和告诫他们的。

黄沙暴跳下巨石,带着群狼向人类禁区进发。只有崖天挡住黄沙暴的路,用愤怒的眼神看着他。黄沙暴知道崖天的意思,但是他轻蔑地不予理睬,从崖天身边走过,故意用肩碰了崖天一下,将其碰到一旁,群狼从崖天身边经过,也都不再理睬崖天。崖天看着身边的白雪、黑风还有自己的女儿雪灵儿,只能无奈地带着他们跟随群狼前行,因为单凭他一己之力,在这茫茫荒原,是无法获得足够食物的。

一望无尽的荒原上突然卷起了狂风,沙土扬起,发出凄冷的哀叹。黄沙暴不知道他的这一决定,将改写狼和人类的命运。

黑风永远忘记不了那场他所见过的最为惨烈的屠杀。那是一种软弱的动物被另外的一种强悍的动物无情吞噬的惨象。黄沙暴带领群狼进入了人类的禁区。狼群在饱饮了湖水,捕食了一些小猎物,补充了体力之后,便在夜色的掩盖下,悄悄地靠近人类生活的洞穴。黑风清楚地看到洞穴里十几个人类围躺在篝火旁边,有成年人,也有几个还没长成的孩子,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放哨。长期平静的生活让人类放松了警惕。他们以为火可以驱散任何可怕的野兽。黄沙暴让十几只大公狼当前锋,悄无声息地潜入洞穴。这十几只大公狼发挥着灰狼狡诈的天性,他们将尖牙对准熟睡成人的咽喉,猛地撕咬下去,恐惧和疼痛的尖叫声顿时从洞穴中传出,那些成人伸出双手想要掰开恶狼的嘴巴,但是已经晚了,恶狼猛烈撕扯,瞬间撕开他们的喉管,鲜血从他们的颈部喷出,他们捂住自己的喉咙,鲜血就从他们的指尖中汹涌流出,他们无力地翻滚挣扎,一会就不再动了。转眼间十几个成年人就被恶狼杀死。那几个孩子也被成人的尖叫惊醒。当他们看到眼前血腥的一幕的时候,他们全都害怕地哭泣起来,连滚再爬,躲到了洞穴的一角,相拥在一起。

紧接着,黄沙暴带领着群狼冲进了洞穴,扑向那些卧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尸体,将他们撕扯开,痛快地吞咽着。整个山洞被血腥的气味填满。崖天和雪灵儿也参与了攻击,这是狼的本性,在狼看来,人类和其他猎物没有什么不同。

只有黑风和妈妈白雪待在洞口,没有参加狼群的袭击。妈妈眼睛瞎了,不能攻击,而黑风却是因为其他的原因,因为他瞥见了凶残的一幕。黄沙暴的儿子沙里翻和其他几只大公狼的儿子包围了人类的几个孩子。这几只小公狼都是和黑风差不多大的半大公狼,他们意识到这是他们锻炼捕食技能的好机会。他们要将这几个人类孩子当成自己捕食锻炼的牺牲品。那几个孩子吓得躲到了一个山洞里的一个犄角旮旯里,一个大概十岁左右的男孩在最外面拿着一根木棒守着,弟弟妹妹们都躲在他的身后。男孩很勇敢,但是沙里翻很狡诈,他猛地跳起来,咬住男孩拿着木棍的手,其他小公狼一拥而上,咬住男孩的手和腿,还有一只小公狼咬住了男孩的咽喉,男孩痛苦地哀嚎着,被拽到在地。他已经无力反抗,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他的目光竟向黑风这边看来,那目光中充满了遗恨和无助,这目光刺痛了黑风,因为他曾经从狼王爸爸那看到过同样的目光。男孩的喉咙被咬破了,鲜血流了出来,很快就不再挣扎。那些小公狼又一拥而上,将另外几个小孩拽了出来,咬烂了他们的脖子,撕裂了他们的肚子,还有一个很小的婴儿更是被两只小公狼撕扯成了两半。黑风想起了自己的哥哥姐姐们就是这样被残忍的杀死。不知为何他对这些人类有了一种狼不该有的同情。

屠杀结束了,群狼也都吃饱了。崖天从一个人的大腿上撕下一块很肥的肉,想要叼给白雪吃,却远远地看到黄沙暴早已经叼了一大块肉殷勤地送到了白雪面前,不停地朝她低声嗥叫,那叫声中是一种热情和骄傲。崖天放下了口里的肉,呆呆看着,他知道很多的母狼都是唯利是图的,只要给自己分享食物,不管有什么仇恨,都可以忘记,她白雪会不会也会是这样呢?崖天很快发现自己的怀疑是多余的,虽然白雪也好久没有吃饱,但是他听出是黄沙暴的嗥叫声,便紧闭双目,丝毫也不去理睬。黄沙暴叫了一会,见白雪竟然不理睬自己,他恼羞成怒。在他心里他早已经把自己看成了英雄。是他带领着狼群果断地进入人类禁区,击碎了长久以来狼族从祖先那继承来的对人类的恐惧。他现在已经真正成为了获得群狼尊重的狼王。而她白雪竟然这样对自己无礼,胆敢不理睬自己对她的殷勤,这实在有失他狼王的颜面。他想要将白雪扑倒,用他的尖牙给白雪洁白的皮毛上留下几个血窟窿,让她知道对自己的不尊重的代价!可是他又想到自己做为狼王去撕咬一只母狼也不是很光彩。他扫了一下周围,看到有两只母狼正注视着这边,眼睛里充满了酸溜溜的嫉妒,那两只母狼,一个叫黑妞,一个叫白妞。黄沙暴记得这两只母狼在黑森做狼王时,就一直想要得到黑森的宠爱,百般殷勤,百般讨好,用尽力自身的媚术,可狼王黑森却只爱白雪,对他们毫不理睬。而那个时候他黄沙暴根本就没被这两只心高气傲的母狼看在眼里。他几次向这两只母狼献殷勤,给她们叼来食物,帮她们驱赶蚊虫,都没能得到她们的倾心。而现在他黄沙暴成了狼王,这两只母狼就变了样,连他给白雪送块肉,她们都心里淌酸水。黄沙暴心里好生得意。他想不如让这两只母狼教训一下白雪,也满足一下自己的虚荣心。于是他冲着这两只母狼使了个脸色,然后冲着白雪面前他叼来的那块肉撒了一泡尿,然后转身离开。黑妞和白妞心领神会,她们立刻面露凶相,冲着白雪扑过来,瞎眼的白雪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扑倒在地,两只母狼狠狠地撕咬着白雪的后背,白雪痛的直叫唤。黑风想要去帮妈妈的忙,没想到刚刚杀死人类孩子的沙里翻和另外几只小公狼扑了过来,他们早就嫉妒前狼王子黑风,早就想找机会收拾他。现在正是时候。黑风始料未及,被沙里翻扑倒在地,另外几只小公狼一拥而上,狠狠地撕咬黑风。

这时,崖天冲了过来,想要给白雪和黑风解围,但是却被另外好几只大公狼拦住了去路。现在黄沙暴带领狼群打败了人类,在狼群中已经树立了威信,如果说以前还有狼同情前狼王黑森,现在也没有了,几乎所有的狼都唯狼王黄沙暴马首是瞻。崖天看清拦住他去路的不全是狼王黄沙暴的那几个伙伴,还有黑耳、灰火、风尾好几只曾经对前狼王黑森很忠诚,和他也很好的大公狼。他们都瞪着眼睛看着崖天,露出尖牙,威胁崖天不要冲过去。崖天的心彻底凉了,他知道黑森的时代早已过去了。但是他又看到黑风和白雪被撕咬着,听到他们让人心碎的惨叫声,内心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哀伤和愤懑。他似乎看到好伙伴黑森的那张神情哀伤的脸,那张埋怨他不能帮忙照顾自己妻子孩子的脸。他不管了,今天即使死在这,他也不能对白雪和黑风不管不顾。崖天低下头,瞅准一只挡着他路的大公狼扑了过去,将那只狼压在身下,狠狠地咬了一口,但他很快就感觉到自己的腿,背,后颈,前肢都受到了袭击,大公狼锋利的牙在他身上留下了一个个血窟窿,他左右反击,然而寡不敌众,不仅没能突围,反而身受重伤。

黑风这个时候已经被那些小公狼咬地遍体鳞伤了,可他并不在意自己的伤痛,他还是想要扑过去,解救自己的妈妈,妈妈已经被那两只可恶的母狼咬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似乎已经没有了反抗的力量。黑风撕咬地很勇敢,但是几只小公狼的围攻,也使他顾此失彼,被紧紧困住,没法突围。

就在黑风快要陷入绝望时,突然一道白影闪了过来,黑风看到沙里翻被扑倒在地,一个他熟悉的身影轻灵地出现在她面前,是雪灵儿。雪灵儿靠着娇小的身体躲过了群狼的堵截,不顾一切地前来解救黑风。

黑风很喜欢雪灵儿,发自内心的喜欢,虽然他不知道这是不是爱情。在狼王爸爸还在世的时候,他经常和雪灵儿玩耍,他们在沟渠里一起追逐野兔,在小河里一起捕捉小鱼,一起躺在草地上晒着太阳。有一次雪灵儿重病,需要吃一种药草。是黑风奔跑了几十里路,叼回了药草,给雪灵儿吃。黑风永远不会忘记,当雪灵儿看见黑风叼回药草时的那种欣喜,还有那感动的表情。

雪灵儿也喜欢他。在黑风最危急的时候,雪灵儿出现了,不顾生命危险来解救黑风。黑风也是满满的欣喜和感动。一瞬间,他似乎又充满了力量,他猛地从两只小公狼身体的夹缝间冲了出去。那两只母狼,黑妞和白妞,还在撕咬白雪,没有注意到黑风突然的出现。黑风趁机在黑妞的后腿上狠狠地咬了一口,又在白妞的后腿上也狠狠地咬了一口。两只母狼疼得“嗷”的一声,急忙转身,看到了身后的黑风。她们气不打一处来,不再撕咬白雪,而是向黑风扑来。黑风看到那两只母狼凶恶的眼神,他知道这两只成年母狼一定是要来将他撕成碎片的。成年狼的牙齿,不同于小公狼,是尖利的,足够致命的。黑风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黑妞扑倒在地,在他倒地的瞬间他也看到白雪也被沙里翻和另外几只小公狼扑压在身下了。黑风闻到了母狼满嘴的腥臭正逼近自己的咽喉。他知道这一次他是凶多吉少了。

可是就在这时,突然一声高昂的狼嗥响起,是狼王黄沙暴。他的这声嗥叫,明确地传达了他的意思,那就是所有的狼都不要撕咬了。黄沙暴并不是良心发现,想要放掉这几只不听管教的狼。黄沙暴有自己的想法,在他心里自己还没有征服白雪呢,只有征服了白雪,让白雪无比崇拜他,他才能从内心中打败前狼王黑森。对黑风,他也不希望让他这么轻易地死去。他要让黑风受尽欺辱,成为一只性格懦弱的公狼。对崖天,他有一种狼天性中的对勇士的尊重,而对雪灵儿,他更有自己的想法。因为他看出雪灵儿身上那独特的气质,那是狼王后才有的高贵。他的儿子沙里翻将要继承他的王位,需要一位配得上的王后,在他看来,雪灵儿就是最佳的候选者。所以,当他看到已经教训了白雪、黑风还有不服管教的崖天和雪灵儿之后,他要及时地终止这场惨烈的格斗。

群狼安静了下来,大公狼放开了崖天,小公狼放开了雪灵儿,而黑妞和白妞也不再撕咬黑风。他们虽然不愿意这样做,却要绝对服从狼王的指令。黑风来到妈妈白雪身边,舔着妈妈的脸,妈妈还活着,只是非常虚弱。崖天和雪灵儿也来到黑风和白雪的身边,大家彼此舔舐着,无情的命运摧残着这些相爱的狼们,但是彼此的爱让他们体验到一种世界上最宝贵的温情。

这次偷袭得手之后,狼群对人类的恐惧彻底消失了。黄沙暴被疯狂的野心所刺激,带领着狼群对人类展开了一次又一次的偷袭。人类有弓箭有长矛,但是黄沙暴阴险狡诈,他总结出经验,总是带领着狼群在夜色中行动,并先派出最凶狠的大公狼打头阵,趁人类熟睡,发动进攻,把有反抗能力的成人先咬死,接着群狼一拥而上,将剩下的人类全部咬死。他的这套进攻方法抓住了人类的先天的缺点,因为人类夜晚的视力很差,听力更差,远没有狼所具有敏锐的夜视力和听力。一般即使有放哨的人,狼也很容易偷偷潜行到那个人附近,通过快速的攻击,杀死他,进而攻入人类栖息的山洞,将那些还在熟睡的人一一杀死。狼群逐渐占领了这个大湖边猎物充足的区域,人类的数量却逐渐减少,逐渐在这大湖边销声匿迹了。

黄沙暴更是被群狼看成了英雄,他享受了比狼王黑森还要多的赞誉。狼群机会把他当成狼神一样崇拜,他打破了祖先的禁忌,让狼群获得了更丰富的食物,他是新时代的开创者,他是最伟大的狼王。

当黄沙暴在狼群中的威望与日中天时。黑风和妈妈白雪的日子就变得更不好过了。黑风对捕食人类一点也没有兴趣,因为那个勇敢的男孩在临死前的眼神,深深地震动了他。他是狼群中善良的一类,就像人类当中也有很多善良的人类一样。但正是由于黑风和妈妈从不参加对人类的袭击。他们在狼群中的地位就越来越低了。狼王黄沙暴也在继续他的复仇计划。他见白雪不愿意屈从于他,就变本加厉地纵容黑妞和白妞欺负白雪,更让他的儿子沙里翻还有其他同伙去欺负黑风。崖天和雪灵儿想方设法地想去保护黑风和白雪,但是他们势单力薄,崖天还是一只瘸腿的公狼,难以对抗群狼的阻拦,每次他想去保护白雪和黑风时总是被其他狼咬地遍体鳞伤。雪灵儿也多次在和黑风一起对抗沙里翻一伙的格斗中受伤。

黑风发现自己的性格也慢慢变了,他似乎变得懦弱了,当群狼行进时,他总是走在群狼的最后,当群狼嗥叫时,他却发不出声音,每次捕猎成功,群狼进食时,他总是躲得远远的,等群狼吃完,她才和妈妈一起过来捡些残羹剩炙。

崖天看到这一切心中焦急,他知道黑风是狼王兄弟黑森唯一的希望。黑风正在变成一只懦弱的公狼,恐怕以后为自己爸爸复仇的勇气都没有了,会成为一只被任何狼都看不起,随时都会被欺负的窝囊狼。一个想法涌入了他的心头。他想带着白雪、黑风还有雪灵儿离开狼群。是的,离开狼群,在这气候寒冷,食物匮乏的地方很难生存,失去狼群的保护,他们会面临很多危险,但是这也比黑风变成一只窝囊狼要好。至少黑风可以重振雄风,变成一只勇敢的大公狼,到时候还是有可能杀死黄沙暴,重新夺回狼王位的。他的狩猎会艰难些,但是只要他坚持,随着雪灵儿和黑风的长大,慢慢地他们都能很好狩猎,他们的日子就会好过起来。

于是,在一个雪日,当群狼在草原上捕猎,忙着抢夺猎物时,崖天和雪灵儿来到黑风和白雪面前,崖天凝重地看了看白雪和黑风,目光指向远方。黑风和白雪心领神会,虽然他们担心大家的生存,但是崖天目光中的坚定,给了他们信心,他们跟随着崖天的脚步,慢慢地向山谷深处走去,在那里,再也没有了欺凌,再也没有了恐惧,只有浓浓的温情,他们相信只要努力,只要相爱,未来就一定会是美好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 这是一万多年前的一个寒冷的冬季,地点是中国北方与蒙古草原相接的那片绵延千余公里的阴山山脉。 肆虐的暴风雪刚刚止...
    温克雷阅读 2,241评论 0 11
  • 沙里翻终于回到了狼群,他向着爸爸黄沙暴发出阵阵哀鸣,那双被人类的箭射瞎了的眼睛看起来格外恐怖。黄沙暴向着眼前的大湖...
    温克雷阅读 383评论 2 1
  • 这是一万多年前的一个寒冷的冬季,地点是中国北方与蒙古草原相接的那片绵延前余公里的阴山山脉。肆虐的暴风雪刚刚止歇,雪...
    温克雷阅读 184评论 0 0
  • 雪停了,雪花慢慢沉积到苍茫的大地上,妈妈白雪和雪灵儿的幻影也消失了,冷风又把他拉回现实。命运夺走了他对美好生活的希...
    温克雷阅读 154评论 0 1
  • 寒风越来越强,不一会,天又阴沉了下来,黑风不觉打了几个冷战,看来雪儿还没有下完,又要下雪了。黑风并不讨厌雪,因为妈...
    温克雷阅读 186评论 0 0